<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零二章 毒计
    碎星指蕴含着风虎一族最强奥义,如今蓝端和再无任何凭借,完全以肉体接受楚云凡这一记碎星指,仅仅是瞬间便传来巨大轰鸣。蓝端和身下右侧被生生打出一个足以容纳四人的巨坑,蓝端和半边身子倾斜着,右边一半的身子都化为血色,以及半边身子一只手臂都被巨大的力量彻底粉碎。

    蓝端和张着大口,双目欲裂,死死的盯着自己半边血肉下隐隐可见的森森白骨还有完全被摧毁的右臂,却是丝毫发不出声音来。

    楚云凡终究没有下杀手,在碎星指发出的瞬间转变了方向,没有攻击蓝端和要害,却是生生毁了他半个身子,如今这幅摸样看上去正是人不人、鬼不鬼,惊骇至极。

    楚云凡轻叹一声,如今蓝端和受到了巨大的教训也就是了,总算性命无碍,这便唤醒了呆滞的楚云歆,便要离去。

    过后不久,似乎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蓝端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呼。但当楚云凡二人快要启程离开,蓝端和瞳孔闪过一丝诡异的紫芒,随后竟然拔地而起,拖着残破的半个身子冲着楚云凡飞去,浑身气息全不稳定,仿佛是要同归于尽一般。

    楚云凡万分不解,虽然她不喜欢蓝端和,却也知道此人惜命无比,如今受到重伤应当前去疗伤,为何不顾一切冲上前来?自己已经放过他了,他有什么必要紧追不放?

    蓝端和浑身气势狂暴,竟然攻势如虹,楚云凡堪堪之下竟有些难以抵挡,如此,楚云凡更加不解,“这蓝端和为何受了重伤反而战力大增?”

    原本楚云凡已经收了杀心,但眼见蓝端和毫无理性逼命一般攻击,终于忍无可忍,使出了自己这个境界能短时间内使用的最后一次碎星指,直指蓝端和的心口!

    碎星指的威力瞬间将蓝端和整个身体爆裂成无数血块肉片散落四周,周遭终于平静了下来。

    看着散落地上的碎肉,楚云凡无言以对,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宗门之内杀人,这必定是触犯了门规,但……其中的缘由说来复杂,此事不能全怪自己。思索片刻,楚云凡便决定回去将此事告知含素,看看有什么方法解决。

    楚云歆已经愕然无语,方才楚云凡的攻击实在太过强大可怕了,一个如此强大的修士瞬间就尸骨无存,委实令人胆寒!

    正当楚云凡要带着楚云歆回云渺峰告知含素此事,忽然间天际之上划过一道豪光,楚云凡感觉浑身都被衣服无名大力所禁锢,动弹不得,心中一凉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回头望了望地面的碎肉,脸色渐白。

    那道豪光落在楚云凡面前,显露出了一个人。楚云凡看见此人,心中仿佛明白了,这一切莫非都是此人有意为之?

    “弟子拜见纪炜真人。”楚云凡咬了咬牙,勉强镇定自己的心神。

    纪炜真人扫了楚云凡二人一眼,随后瞥见地上的碎肉,登时大怒喝道:“大胆楚云凡,竟敢在宗门之内残害同门!”

    事已至此,楚云凡明白,蓝端和今日所作所为,只怕都和纪炜真人脱不了干系了。但是令她想不到的是以纪炜真人堂堂渊成峰峰主,并且执掌宗门刑法,竟然可以为了自己一个筑基弟子做到如此地步,当真可怕!

    感觉到了楚云歆瑟瑟发抖的身子,楚云凡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算是安慰一番而后才压着心中不忿对纪炜真人说道:“回禀真人,此人乃是会忻峰弟子蓝端和,因为他对我率先出手,弟子是自卫。”

    纪炜真人面目冷酷,阴冷说道:“此人死在你手下,若他真能率先出手,你又岂能杀他,本座看你是罔顾门规,行杀人夺宝之事为实!今日本座便要将你带入天柱峰请松允真人一同惩戒你。”

    残害同门,这个可是比以下犯上还要严重,楚云凡庆幸此事的严重使得纪炜真人不敢私自处理,只要能够去天柱峰,到时候查明真伪,自然不怕纪炜真人。如此想着,楚云凡便放心许多,对纪炜真人道:“此事既然发生,弟子就随真人去往天柱峰查明此事真伪。”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随后踏空飞去天柱峰。以他所想,楚云凡自然不会逃跑,一者她在玉苍门生活多年,可谓感情不浅,二者她问心无愧,自然不怕自己。不过纪炜真人却不管这些,偏要先楚云凡一步将此事告知松允真人。

    楚云凡轻叹一声,对楚云歆说道:“云歆,此人是一峰之首座,我与他故人之子有仇,这次的事情想来与他有关了。”

    楚云歆面色煞白,惊慌不已:“若是如此,该当如何是好?”

    楚云凡勉力一笑,道:“无妨,我心中坦荡,这就要前往天柱峰了,云歆,你速会冷宁居,将此事原委告知师父,十大内峰之内,唯有师父能够镇压纪炜真人!”

    “我这便去。”楚云歆二话不说,连忙召出灵鹤全速飞回云渺峰。楚云凡默然不语,召出罗天绫也朝着天柱峰缓缓飞去。此次纪炜真人率先行动,目的就是要先自己一步去扭曲事实,而且以楚云凡的修为,断无追上他的可能,既然如此,索性一切如常,让松允真人看到自己的态度。

    临近天柱峰之际,前方空中漂浮一人朝着楚云凡径直飞来,那人一身青衣。楚云凡看见此人,目露感慨,这般许久未见,他也筑基了么?

    燕青繁和以前一般的服饰,但是身上已经是筑基初期的气息了,不过气息并不平稳,显然刚突破不久。他来到楚云凡的身旁,感到她如今的修为,轻叹一声,道:“上次见你还是筑基初期,如今已经是中期了,恭喜。”

    楚云凡知道燕青繁和纪炜真人不同,虽然自己因为纪炜真人的关系和燕青繁有意无意的疏远了不少,但是在她心中还是有这么一个朋友的。凝视燕青繁半晌,楚云凡才露出一抹微笑,轻声说道:“我也要恭喜你筑基成功了。”

    燕青繁并没有回复楚云凡的话,而是定定的看着楚云凡,面露复杂之色,沉默许久,才幽幽说道:“那件事情,是师父一手操纵的,那蓝端和今日所做一切都并非出于本意。”

    虽然早有猜测,但当楚云凡真的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身子倒退一步,而后却是满腔怒火。那个纪炜真人口口声声说要维护宗门规则,却为了对付自己如此残忍。

    楚云凡经过燕青繁的提醒,已经有些了解纪炜真人的所作所为有何目的了。

    楚云凡认为因为秦庚的关系,纪炜真人应该一直在监视着自己,所以他自然知道那一月来蓝端和对自己的追求,他更加知道自己讨厌蓝端和。如此纪炜真人索性便用一个办法操控蓝端和,让他来对付云歆,其实是为了逼自己出手。

    “纪炜真人打的好算盘。”楚云凡冷哼一声,淡漠说道。纪炜真人这一步棋的确下的妙,凭借蓝端和筑基后期的修为,面对筑基中期的自己也是有优势的,若是蓝端和能够将自己杀掉,不仅能够为秦庚报仇,更加可以和纪炜真人撇开关系,到时候纪炜真人就以残害同门的罪名将蓝端和处死罢了,如此死无对证也无人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蓝端和的事情不外乎两种结果,令楚云凡叹服的是纪炜真人将两种结果都想到了,而且每一种结果都是对他有利的。加入蓝端和被自己所杀,自己就触犯了门规,同样要处死。

    楚云凡目光越来越冷,这纪炜真人好心智,好心狠,蓝端和从始至终都是在他手中必死的一颗棋子,而在他的计划中自己也同样是个死人,不过是不同的结果死去的时间也不相同罢了。

    燕青繁微微摇头,说道:“师父这番算计,就是针对你的,所以天柱峰去不得。”

    楚云凡看着燕青繁,目光复杂,沉吟半晌,才摇头说道:“我心中坦荡,一切据实说来,又和可怕?”

    燕青繁摇头不语,却是放弃了阻拦,侧过了身子。

    楚云凡看了燕青繁一眼,微微点头,而后再次飞往天柱峰。

    天柱峰长老殿内,松允真人位居首位,纪炜真人在其下首,楚云凡踏入殿内,朝着松允真人施礼道:“弟子楚云凡,见过松允师伯。”

    看着楚云凡,松允真人心情很是复杂。前不久楚云凡还贡献了一大堆的传承,这对玉苍门贡献不小,但是今日却有了蓝端和被杀之事。蓝端和可是会忻峰长老弟子,和寻常弟子不同,而且被纪炜真人看到了,一下子就将三峰都牵扯了进来。

    松允真人微微摇头,摆了摆手,让楚云凡起身,而后才徐徐问道:“云凡师侄,纪炜师兄说你击杀了会忻峰弟子蓝端和,此事当真?”

    楚云凡转过头扫了纪炜真人一眼,忍住了将真相说出来的冲动,若是说出真相,不仅对自己没有帮助,纪炜真人还是顺便说自己以下犯上,诬陷首座,可算罪加一等。思索片刻,楚云凡才说道:“此地不假,但事出有因。”

    松允真人有些失望,无论是什么原因,即便是私人仇怨,也应该去宗门之外解决,或者就在宗门之内布下擂台。可是楚云凡为何如此不懂事,非要意气用事呢?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道:“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能成为你残害同门的理由,宗门之内一切以宗门为重,你为了自己的私情罔顾门规,其罪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