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筑基中期!
    守卫在客栈外的军士是按照规定轮流值守的,时至半夜,已经交替了今天最后一班,准备充足的军士重新站在了客栈周围仔细守卫着。这是黑面将军下的死命令,必须紧紧看牢了公主,若是出了事情只怕人人难以自保。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军士敢有所松懈。

    静若无声的街道上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干军士纷纷警觉了起来,凝神以待。

    从街边缓缓出现一道白色的身影,一群人看到了都目瞪口呆。那女子缓缓行来,眉宇间有着淡淡愁容,一身洁白薄裳在这月色下显得苍白异常。

    客栈外的军士们顶着那女子徐徐走来,竟然都望的痴了,那女子生的绝美,而且一身气质清冷,一眼望去便惊为天人了。

    女子来到客栈之外,扫了一眼这里的军士,低叹一声:“这,便是小凡的心魔么?”

    女子抬脚便要往客栈内走,一直注意她的军士们都变了脸色,上千阻拦道:“姑娘,这间客栈被我们将军包了,你去别处吧。”

    女子抬头望了望前头的那人一眼,沉默了片刻,轻轻说道:“为何你不问我夜深人静还在街上有何企图?”

    军士们都愣了愣,这女子半夜还在街上行走的确可疑,但是他们都为其美貌所惊,一时间竟然都忘了这一茬,只是众人还没有看到那女子如何动作,只见她身上忽然发出一阵强烈白光。白光过后,一众军士都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女子并不管这些人,缓缓踏入客栈之内,其后客栈内有军士听到此处动静,都纷纷跑了出来。

    楚云凡忽然听到客栈大堂传来动静,心中一奇,便想去看个究竟,正在此时门外传来军士的声音:“公主,似乎有刺客!”

    楚云凡心中略奇,觉得这行刺仿佛是来的及时,自己正愁没机会呢,当即装作很焦急的对着门外吩咐道:“你们快去大堂下看看,莫要让贼人得逞。”

    几名军士连连称是,当即也顾不上楚云凡了,纷纷提起武器冲下了大堂。楚云凡见状心中欢喜,确认这里没人看着,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顺着另一边的通道直接去了客栈后门。

    后门是安放坐骑的地方,楚云凡看到马厩里一堆马,心中高兴的紧,连忙挑选了一匹上等黑马便直冲出了后门。

    此时客栈内的所有军士都倒在了地上,女子看着躺在地上的军士,面色平淡,正要去寻楚云凡,却忽然感到周遭空间一阵扭曲,脑海中传来一声爆喝:“臭丫头,不许干涉他人过关!”

    女子轻哼一声:“小徒受困前辈考验的心魔当中,为人之师岂能坐视不理?含素已决意要与小徒共进退!”

    “臭丫头,你是太闲了是不是?虽然本尊的不归桥奈何你不得,但是此乃那丫头自己的心魔,外人的介入毫无帮助,你若当真无聊不妨去闯那第四层!”

    含素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含素行事从不后退,今日我必要带小凡闯出梦魇。”

    “找死!”一股巨大之力袭来,仿佛来自虚空。含素看也不看,只是挥了挥手,便看到周遭蓝光暴盛,一团巨大冰莲虚影在身后出现。

    “什么?”那声音一怔,随后略带古怪的说道:“你是月奴?”

    含素脸色沉了下来,轻哼一声,不再理会这声音,一脚踏了出去,便看到一脚落地,地面便有一层冰莲徐徐展开,步步生莲,这诸多的冰莲在含素身后散步着冰凉之气,过后不久,她便消失在了客栈内,而冰莲也渐渐消散在空中。

    “这丫头竟然是月奴!”密地第三层之灵略带思索的说着。

    天目神识微微笑道:“那丫头虽然也自封修为了,但是老夫在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是曾是月奴了,不过如今看来,她不仅没有成为莲肥,竟然能够反客为主,彻底控制了月莲。此女可算的上古今少有的奇才了。”

    “控制月莲?天目,你白费一身修为了,竟然如此天真。那月莲是何物?区区凡人也能控制,简直妄想,只怕是那丫头运气好,趁着那月莲主人不在,月莲虚弱才逃脱一难,而且因祸得福得到此物。”

    “陆云霄曾说过,玉箫之内蕴藏着成仙的秘密,所以对于此物他一直视若生命,除此之外最令他心动的便是这月莲了,不过这月莲和玉箫都是他不清楚底细的存在。”天目轻叹道。看了看盘膝坐在楚云凡身边的含素,有些感慨的说道:“没想到她们是师徒,这师徒二人委实令人吃惊啊……”

    “哼,若非看在月莲的面子上,本尊定叫那丫头和她徒弟一起沉入梦魇永不苏醒!”

    楚云凡纵马奔驰在荒野上,心中说不出的畅快,今夜突如其来的刺客真是上天送下来的礼物啊,如今自己已经骑马奔驰,就算那黑面将军发现了也是为时已晚。

    感觉到了自由的空气,楚云凡好想大叫一声,忽然间发觉自己似乎兴奋过头,失去往日的平静温和,今天的自己似乎和以往很不一样,多了几份野性……

    “小凡……小凡……”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阵温柔的女子呼喊,楚云凡心神一震,这声音她听起来太熟悉了,这分明是自己梦境中那师父的声音啊!

    楚云凡苦笑,看来是自己对那梦境太向往了,她渴望那样一个世界,那样一个师父,但是她很清楚那些都是假的,当下甩了甩头,镇定心神专心纵马奔驰。

    含素的声音再次传入楚云凡闹钟,楚云凡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今夜为何如此古怪?不对,一定有什么事情自己还不知道!

    楚云凡停下了马,想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过了片刻,果然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尖锐破空之声。楚云凡转头望去,便是一惊。

    和梦中的人一般无二,楚云凡清晰的看到了含素,这一刻,她脑中一阵轰鸣,之前梦中的情形再度出现,清晰无比,她迷惑了。

    “师父她……真的存在?她不是我梦中臆想出来的!”楚云凡惊喜万分,连忙对着向自己赶来的含素挥手,热切的喊道:“师父,我在这!”

    “小凡……”含素轻叹一声,加快速度,终于来到了楚云凡面前,看着楚云凡的面庞,平和一笑:“小凡,你可明白了?”

    一切迷雾仿佛都解开了,楚云凡想通了一切,重重点头:“看到了师父,我就明白了一切,原来我在梦中,却还不知何为真,何为假。知道师父你出现在我面前,就仿佛是将水面虚假的倒影荡起一阵涟漪,让我看到了这一切。”

    含素微笑道:“真真假假,要想看出来并不容易,但是若有一颗石子前来闯入虚假的幻境中,真假自然会显现出来。”

    楚云凡心中愧疚,低声说道:“徒儿无能,劳烦师父给我充当这颗石子了。”

    含素淡淡笑道:“举手之劳罢了,不过为师能够帮你看破虚假已经是极限了,这不归桥的考验终归要靠你自己的力量去冲破。为师会在秘境的第四层中等你前来。”

    含素说完这话,身子便渐渐模糊了起来,楚云凡知道含素该离开了,便行了个礼,恭敬说道:“徒儿恭送师父!”

    虽然看破自己所在的世界是虚假的,但是楚云凡的确还是凡人之身,所以,还是得跑!

    含素苏醒过来,看着不归桥上还在沉睡中的楚云凡,轻叹一声,踏步往前走去。

    “咦,本尊没想到她竟然独自出来了。看来她只是让那丫头知道自己的处境,但是却没有直接将她带出来!”

    天目神念面露赞许之色,连连点头说道:“她知道凭楚丫头自己的力量闯出来远远比在她庇护之下安然脱困更好,所以她只是去引导,而不会去决定丫头的前路,有这么一个师父,这丫头真是福分颇大。”

    “哼,她就这么相信那丫头能够闯出来?即便那丫头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虚假的,那也无妨,本尊倒看一看她如何面对自己的心魔。”

    楚云凡纵马来到一片悬崖,鬼神神差般的就往前走了过去。

    看了一眼万丈悬崖,楚云凡心中微微一凉,自己现在没有了修为,可是地地道道的凡人,这么高掉下去必死无疑啊。明知道这个事情,楚云凡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这悬崖旁。

    看着那悬崖之下,楚云凡若有所思。

    “我为何要来到这里?若是掉了下去,必将死无全尸。可是这世界既然是虚假的,那它为何存在?”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推动着楚云凡往前迈出一步,等到楚云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坠落,这一刻,原本疑惑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不归桥?桥是通往彼岸的渠道,而我,向往彼岸……既然向往彼岸,岂有回头之理?”

    “长久以来,我心中对楚王怨憎不减,一是在于他杀害娘亲,二是难忘他将我嫁入赵国的打算,归根究底,我对他的很,其实是我在害怕。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我看到过云歆,对她生出过同病相怜之感,因为她经历过的,我感同身受,她和我一样,也在害怕。我们,都在害怕……害怕被人抛弃么?”

    楚云凡笑了笑,这一刻,一切仿佛豁然开朗,无论自己对于楚王的恨是因为娘亲的缘故,还是自己被抛弃的原因,那些都过去了。往事无法回头,执着于过往阴霾,那便无法通往彼岸,通往彼岸的路,其实来源于自己……

    “路……就在脚下。”

    天目神念和第三层之灵忽然感觉到不归桥上的气势壮大了起来,在楚云凡周身笼罩着一片青色光辉,同时周身出现一片巨大的无形之力。

    这股力量将这片空间庞大的灵液和灵雾纷纷牵引二来,形成一片漩涡,而这漩涡的中心正是楚云凡。

    “哼,果然让这丫头闯过去了。”

    天目哈哈大笑:“心魔一开,这丫头也该突破了!”

    澎湃无比的灵雾和灵液纷纷汇聚在楚云凡体内,楚云凡体内清心诀自行运转,身上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

    一声轰鸣,楚云凡浑身被灿烂青光笼罩,当周遭一切平静下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而此时楚云凡身上显露出来的修为不再是筑基初期了,而是……筑基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