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七十章 层层守卫
    距离出发前往赵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楚云凡觉得自己不能这么等死下去,她忽然想起来梦中的事情,逃跑!

    楚云凡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了,不过当她看到彩云殿外密密麻麻的甲士便泄了气。怎么办呢,这里可不是做梦,没有突然冒出来的舅舅带走自己,可是要凭自己的本事逃出楚国,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

    梦中的事情总是不真实的,然而楚云凡却拼命去回忆那似真似幻的梦境,那梦中的经历太真实了,毫无办法的楚云凡想看看梦中能否找到什么方法让自己不用嫁到赵国去。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平时也没做过那样的梦啊,莫非这梦境就是给我的指引?”楚云凡抓住了重要的一点,激动万分,不消多时心中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每晚君妃都会来彩云殿陪一陪楚云凡,大概也是因为知道等楚云凡到了赵国母女便再难相见,她每晚在这里都留的很晚,直到楚云凡在自己的安慰下入睡才离去。

    这一晚,君妃一来彩云殿,楚云凡便一把将君妃拉倒床榻上小声说道:“娘亲,女儿有件事情要你帮忙啊。”

    君妃看着楚云凡急切的模样,无奈说道:“孩子,娘亲和你父王说了很多遍了,但是他还是决意要你去赵国,他是君,我们是臣,你还是不要拂逆了他,免得招惹祸患了。”

    楚云凡连忙摇头:“娘亲,赵国的事情我已经不再多想了,我是有另一件事情想要做。”

    听到楚云凡没有违背楚王的意思,君妃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只要你听你父王的话去赵国,我想你再有什么要求他也不会忍心拒绝的了。”

    “这一点我也知道,但是如今这个敏感时期,父王他未必会答允我这件事,所以还需要娘亲帮我说道说道。”楚云凡一脸无辜的望着君妃,弱弱的说道。

    君妃心头略奇,便问道:“那是何事?”

    楚云凡微笑道:“我听闻咱们楚国边境有一座钥崆城,里面有一间天目庙,女儿在出嫁赵国之前,想前去那里祈祷一番。”

    君妃一脸的古怪,打量了楚云凡好一番,这才苦笑着说道:“钥崆城名义上是楚国城池,但是即便是你父王也很少过问那里,至于祈祷,你在这里也可以的。”君妃心中苦叹,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可以满足楚云凡的一切要求,但是楚王定然不会同意的,此去钥崆城的路程不比去赵国近,中途若生变故该当如何是好?

    楚云凡沉了脸色,一脸黯然,低低说道:“如此,那……就算了。”

    君妃面上一痛,抚着楚云凡脸颊,轻轻说道:“小凡,你为什么突然要去钥崆城呢?”

    梦境中的事情,楚云凡不敢再说实话了,否则君妃定然以为自己又胡思乱想了,那自己就真的没机会了,当下便道:“其实我深居王宫,对咱们楚国的城池都不太清楚,更不知道钥崆城是否有这么一间庙,但是就在昨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又是梦?”君妃心疼的看着楚云凡,这孩子,又胡思乱想了么?

    楚云凡知道君妃现在在想什么,当即说道:“在梦中,我看到一名一身白衣面目慈祥的老人,他对我说我嫁去赵国是顺应天意,不应该有所违背的。他还说我与天目神将有缘,让我出嫁前去钥崆城找到天目神将的庙宇诚心祈祷,如此可保佑楚国百姓平安太平。”

    君妃面带犹豫之色,这次看楚云凡的模样的确不像说胡话,而且钥崆城的事情连自己也不太清楚,她何意知道那里有一个天目庙?莫非冥冥之中真有神灵指引,她真的与仙有缘?

    “这……我会尽量和你父王说的……”君妃无奈,这件事情她也只有尽力了,楚王怎么想的她也没办法决定。

    楚云凡焦急的等待君妃的回应,过了一日,她接到了消息,楚王答应了!

    对于这个女儿,楚王还是疼爱的,而且根据楚云凡平日的表现来看,的确没什么可能接触到其他城池的信息,楚王不由得想到莫非自己的女儿真的有上天庇佑,如此的话切不能怠慢。

    至于楚云凡会不会是借这个机会逃走呢?楚王想过这个问题也觉得这有可能,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派出了数百名甲士护卫,实则是监视,死死盯紧着楚云凡。

    这一次楚王当真是多此一举了,楚云凡没有逃跑的打算,她这次是为了求证一件事情。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做那些奇怪的梦,更加不可能认为是自己胡思乱想,所以她想去看一看梦境中的天目庙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话,或许这是自己的转机!

    楚云凡的车架伴着数百甲士的随同开始前往钥崆城,楚云凡表面平静,实则紧张不已。她心中在想着,若是钥崆城没有天目庙该怎么办?若是有天目庙,自己又该怎么做?

    怀着这种心情,楚云凡终于来到了钥崆城,当下毫不犹豫的派人前去大厅天目庙的存在,得到的结果令她激动万分。天目庙的确存在。

    此刻楚云凡的心情很复杂,她没想到自己一个梦境竟然果真应验,当下连忙吩咐大队甲士护送自己前往天目庙。来到天目庙下,当下命令甲士在外守候,自己独自进去。

    或许是楚王早有交代,那些甲士没有听从,走出了十几名跟着楚云凡。楚云凡无奈,知道自己使唤不动这些人了,便只好任由他们跟着,自己便踏入了天目庙中。

    和记忆中那天目庙相比,这里的天目庙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因为楚云凡的到来,原本来到这里的信徒都被遣散了,这也是楚云凡的意思。她要做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十余名甲士分别站定四周,楚云凡感到十余双眼睛盯着自己,浑身不自在,心里却知道这些人是奉命行事,才不管自己什么心情呢。

    楚云凡跪在面前的蒲团上恭敬的拜了拜,抬头看向那天目神将的神像,顿时觉得这和自己梦境中的神像一般无二,那神像额头一道黑线还有手中的生杀剑都清晰的摆在自己的眼前。楚云凡不由再一次怀疑自己的梦境真实性。

    “天目前辈,凡女楚云凡在下,前辈若有灵,请为小女子解惑。小女子曾有一梦,梦见天目前辈告知小女身世,深知前辈修炼的乃是愿力。那场梦境经历太长,原本我想去各处求证,寻求此梦的真相,但是我父王决意将我嫁入赵国。我……时日无多,故而冒昧来到此地请见前辈,前辈若当真有灵,还请现身一见。”

    一切平静如常,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楚云凡怔怔的看着那神像,默默垂下眼眸,轻轻摇头:“回去吧……”

    终究是没有任何用处。楚云凡心如死灰,眼下看来,她只能去嫁给赵国的王子了。但是,不甘心啊,什么事情都没弄清楚,就这么嫁了过去?

    楚云凡虽然很不理解眼前的事情,但是却有一种预感,如果真的嫁到了赵国,一切都将无法挽回了。

    “吴将军。”楚云凡来到天目庙外,对着一名黑面将军说了一声。

    那名将军当即拱手道:“公主有何吩咐?”

    楚云凡微微一笑,指了指那名将军□□之黑马,说道:“我坐车坐的乏了,想上马骑一骑。”

    黑面将军面色有些难看,讪讪说道:“畜生顽劣,公主千金之体,若有损伤,末将万死难赎啊!”

    楚云凡冷淡的看着黑面将军,似笑非笑的说道:“吴将军,我这次回去立刻就要前往赵国,今后岂有今日这般自由?你莫非连我这点心愿也要扼杀?”

    黑面将军面色一急,连忙说道:“公主息怒,实在是大王有命,令末将好生保护公主,末将不敢有所大意。”

    保护她?是监视她吧!楚云凡心中冷笑,语气渐冷:“好,你说是父王下的命令,父王让你惹我生气了么?我只不过想骑马,你却百般阻挠,如今我要嫁入赵国是对楚国有益的事情,我若有些心愿父王岂能不允?你若再多加阻挠,回去之时我自会向父王言明!”

    黑面将军额头有汗,显然紧张不已,现在看上去似乎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好,若是公主待会借机跑了,那该如何是好?不过若是公主当真去和大王告状,那也非同小可……

    “好吧……”黑面将军妥协了,却是吩咐甲士牵着一匹瘦弱无比的马来到这里,说道:“公主,这马体质不好,和其他烈马相比温顺的多,您若要骑马,就骑这一匹吧,如此末将也放心了。”

    这样的马……楚云凡粗略扫了一眼,微微点头,略带深意的看着黑面将军:“这样的马,想来吴将军的确可以放心了吧。”

    黑面将军一言不发。

    楚云凡并不多言,一脚跨上马背,对黑面将军说道:“吴将军请吧,我跟在你身后。”

    黑面将军微微点头,对着队伍中的军士一声令下,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开始了行程。

    今夜,楚云凡和军士们都赶到了下一个小镇,很快的寻找了一个客栈休息。楚云凡熄灭了灯烛,却丝毫也睡不着,看了看客栈周围密布的甲士,一阵头疼。

    这次在安阳城外,是楚云凡最好的逃跑机会了,若是回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逃离了。楚云凡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看着客栈被封的严严实实,心中委实难过。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离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