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搜寻密地
    寂静是一种可怕的存在,尤其是在这不归桥上这种寂静更是被升华到了极致。楚云凡走在桥上,即便步履轻盈,但是每一次落地都会听到那一声清晰的碰撞声,这种声音很奇特,它的发出似乎能够和心跳同步,因为这种关系,楚云凡也心跳的越来越快。

    走了很久,楚云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回头了。若在平时,她也极少会回头,但是偏偏今日这桥的名字时常在脑中显现出来,看着脑海中那“不归”二字,原本不以为意的事情,楚云凡竟然觉得古怪万分。

    似乎是天目的提醒起了作用,楚云凡不得不时常心中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回头,又或者是源于这不归桥本身带着令人战栗的气息让楚云凡本能的不愿回头,直到她听到了一个诡异的声响。

    这声音和自己的脚步声如此相似,从身后传来,仿佛很远,又似乎就在身后。楚云凡的心咯噔一下,停下了脚步,过了一会,那声似远似近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楚云凡身子轻颤,屏住呼吸,又过了一会,那声脚步又传了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楚云凡闭着眼,想开口询问天目,但是张了张嘴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此刻竟然说不出话来。她并非哑了,也并非不能开口,但是似乎有一种诡异的力量环绕在身边,令她无法出声,这下子,楚云凡当真是急了。

    桥上很安静,唯独那脚步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来。奇怪的是,楚云凡听到的脚步声时远时近,却都是从自己身后传来,自己的前方一直安静如常,这种情况之下,楚云凡想要转过头看一看身后,但是却谨记着天目的指点,不能回头,是以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十分艰难的往前而走。

    楚云凡每往前踏上一步,身后便紧跟着有脚步声传来,听上去就像一直有人跟着自己,楚云凡不得已只好停下来等待片刻,确定没有再出现脚步声才继续往前走。

    不归桥上不能回头,这是天目的吩咐,楚云凡此刻不知道身后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既不能回头,又不知道能否用神识探测,偏偏此时天目的声音没有再传来了,这里平静的只剩下脚步声,仿佛这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了。

    这座桥究竟有多长,楚云凡不知道,但是她已经在这桥上走了几个时辰了,眼前的桥被一层层的浓雾遮掩前路,楚云凡谨记不归二字,所以不曾动用神识,更不知道自己距离这座桥的尽头还有多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身后的脚步声阴魂不散一般一直在自己身后传过来。

    按耐住自己心底蠢蠢欲动的好奇,楚云凡咬着牙往前走去,此刻只是在心中不断祈祷:不要再跟过来了,脚步声不要再响起来了!

    楚云凡的祈祷完全无效,那脚步声如影随形,楚云凡动,则它也动,如此又过了几个时辰。仍然没有看到尽头的楚云凡急了,为何自己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走到尽头?此处密地虽然庞大,但是还不至于让自己走半日还走不过去,这一座桥又是如何悬空而存在?世间上有谁能够造出如此巨大的桥?

    直至此刻,楚云凡才若有所思,似乎理解了几分不归桥的含义。

    “从一开始我不以为意,认为只要不回头就能够走过这座桥,但是在这桥上走了几个时辰,半日都过去了,却还没有走到尽头,这桥究竟有没有尽头?偏偏此桥名为不归,我若回头,或许真如天目前辈所言会有巨大危难,但是如果一直走下去,究竟能不能走到尽头?”楚云凡心中苦叹道,眉宇间显露出一丝疲态。

    楚云凡心下决定,自己再试着往前走一段时间,如果还是这般处境,只怕真得另谋打算了。

    此刻,密地第一层内,从四方赶来的修士们大多已经进入了密地之中,众人一看到密地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蓝色灵雾顿时间心花怒放,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好歹还能坚守自持,但是大多散修或是家族修士都喜言于表,惊呼出声。

    此地灵气之浓郁即便是那些大宗门弟子都为之震惊,任谁都看得出来此地修炼远远超过外界数倍!当下各方修士进入密地的第一件事便是盘膝而坐吸收周遭灵雾。

    此地遍地皆是灵雾,处处可以修炼,而且这密地之中没有什么洞府,这些修士都不分场合,只是寻找空旷处便开始修炼,即便这些修士不知道密地开启不过百日,但是他们却依然不愿让费丝毫时间,争分夺秒的疯狂吸收灵气。

    即便诸多修士疯狂,但总是有少许修士与常人不同。

    一身绿裳的云梦行走在密地之中,神识完全散开,一尺一尺的扩散出去,探测着密地之中的一切,同时不断在四周游走,她一眼看去整个密地之中,自己所见的修士无不盘膝修炼,自己看上去倒是颇为异类。

    莫说其他人,便是她身后两名黑衣修士也有些难解,这般看着云梦四处游走有了好一会,一名长须修士才忍不住问道:“仙子,我们还是停下来修炼吧,此地灵气不可浪费了啊。”

    另一名短须修士赞同的点了点头。云梦扫了二人一眼,淡淡说道:“你们也是结丹修士,虽然压制了修为,见识怎么也与筑基修士一般见识了?”

    两名男修被云梦冷淡的说了一句,顿时都尴尬了起来,当下不敢多说,只得跟着云梦继续走着。

    结丹修士的确没有几个笨蛋,两名修士很快都明白云梦在做什么了。但见云梦将神识探测出去,四处游走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他们很快明白了过来,云梦仙子这是在寻找此地是否别有洞天?

    二人当即露出激动之色,不错,这秘境开启的时候声势惊人,甚至惊动各方宗门,怎么可能只有这一片空间的灵雾?再者说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极西之地有秘境,于情于理也该先搞清楚此地的一切,二人当即也来了精神。

    但是这密地之中范围委实不小,三人都小心查看,如此不免多费时间,云梦轻叹一声,说道:“我们三人暂且分开,各自探查,若有发现便用遇见传讯,二位觉得如何?”

    两名修士都点了点头,如此的确能够增加效率,三人商定之后便分开行动了。

    云梦按照原先的路线继续探查,神识笼罩之内清一色的都是盘膝打坐的修士,云梦见状微微摇头,心道这些修士目光短浅,这密地开启声势如此浩大,绝非仅仅这些灵雾,此地一定不会如此简单的。

    云梦一路探查而去,神识所见之中忽然出现了与其他修士不同的三人,心中微微好奇,便看了过去。

    云梦神识所见之内,之间一名蓝衣女子和一名红色女子并肩而行,两人身前还有一名白衣男子,三人看上去皆气宇超凡。以那名白衣男子为先,两女在其后,三人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云梦见状,心中便以为他们或许发现了什么,当即加快速度朝着三人飞驰而去。

    那三人并非别人,正是玉苍门的柳寒清、墨染年,至于那名白衣男子,却是无玄宗的沈百盛。

    之前在密地之外,柳寒清因为遭到三名筑基修士的暗算,心中不忿,便施展了自身全部的实力,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敌三,将三名筑基修士生生斩杀,实力之强,手段之狠,令人心惊不已。

    沈百盛见柳寒清表现如此,心中一动,便提出要与二女同行,他本是和柳寒清齐名的天之骄子,虽然修为比不过柳寒清只是筑基中期,但是名声在外,岂有弱者?柳寒清一番思量,觉得多一份助力也是好事,便泰然应允,是以三人便结伴进入密地之中了。

    进入密地之时,三人都被这灵雾所震惊,但是无论墨染年还是柳寒清,亦或是沈百盛,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没有与其他修士一般坐下修炼。

    “我想着秘境应该是多层空间,这里灵雾的确惊人,但是此地太过单调,太过简单。”沈百盛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墨染年皱了皱眉,望向了柳寒清:“师姐,我们是否应该四处探查一番?”

    沈百盛见墨染年似乎是无视了自己,也并不生气,略带笑意的看向柳寒清,道:“柳道友,这里你修为最高,我等皆听你吩咐。”

    柳寒清并不在乎什么领头与否,但是既然墨染年和沈百盛都这么说了,她也不会推脱,便点了点头,道:“我等散开神识,四处探查一番,看看是否另有通路。”

    墨染年点头称是,沈百盛则含笑说道:“自当如此。”

    三人一路而行,速度只快不慢,而且专挑修士稀少的地方寻找,有修士修炼之处大多略过了,这是柳寒清的意思,她认为那些修士数量不少的地方自己等人没必要前去一探,若那里当真有什么异常,早被人发现了,因此三人的探查速度很快,不消多时就已经将密地搜寻了一半的范围。

    搜寻了密地一般地方仍没有发现什么,三人并不泄气,反而大有精神,却听沈百盛笑道:“早些搜寻完了也好,无论结果如此,都能早作打算了。”

    柳寒清一言不发,心中却是赞同沈百盛的说法,墨染年轻哼一声,看也不看沈百盛,于是沈百盛见二女都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颇为尴尬,抓了抓头,便继续赶路了。

    搜寻到另一半密地的时候,沈百盛忽然神色一变,定住了身形,这番动作被柳寒清二人看到,二人投来疑惑的目光。沈百盛见状,收敛了自己的戏谑,认真说道:“二位道友,此地似乎有些不同。”

    柳寒清和墨染年对视一眼,都面露不解,随后说道:“此地有何不同?”

    “此地,似乎有些妖气……”沈百盛思索一阵,幽幽说道。

    妖气?柳寒清和墨染年一惊,这里她们只感到浓郁的灵气,丝毫妖气也没有感觉到。沈百盛当即解释道:“此地灵气极盛,但是妖气稀少,是以妖气被灵气掩盖,寻常修士都无法感知到其存在。”

    听出沈百盛话中玄机,柳寒清皱了皱眉,墨染年轻哼道:“我倒不知沈道友与寻常修士有何区别?”

    沈百盛苦笑一声,这个墨染年似乎对自己颇有偏见,不过这些于他而言都是小事,便掀了过去不再多想,说道:“在下是无玄宗弟子,无玄宗有密法,感知天地万物的存在比寻常修士更为敏感和精准。”

    墨染年不说话了,面露沉思状。柳寒清思索片刻,便对沈百盛说道:“那有劳沈道友引路。”

    沈百盛当仁不让,微微拱手道:“二位道友在我身后跟随,若有异常可及时应变。”

    这一半密地便换成了沈百盛领头,沈百盛运用本门功法感应此地的异常,越是深入,便越发感受得到妖气的浓重,这些妖气被灵气压制,常人感受不到,他确实清晰的感应得到。

    柳寒清和墨染年跟在沈百盛的身后平静无事,过了良久,柳寒清微微变了脸色,对墨染年说道:“云梦仙子来了。”

    墨染年的修为不及墨染年,但是随后她的神识内也感受到了云梦仙子争吵自己这边飞来,新下微微好奇,便道:“云梦仙子是结丹期的前辈,为何要来寻我们。”

    沈百盛闻言,微微笑道:“大概整个秘境之内只有我们几人在探索,云梦仙子应是来询问我等是否有所进展吧。”

    墨染年和柳寒清深以为然,这事不算坏事,柳寒清原也想和云梦仙子结交一番,便做好姿态正经的等着云梦仙子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