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归桥
    沈百盛!听到这个名字,在场诸多修士都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向了他。甚至连一向心高气傲的柳寒清也多看了他一眼。

    墨染年看了柳寒清,又看了沈百盛一眼,苦笑道:“无玄宗和我们玉苍门两大奇才在此地碰面,也算难得了。”

    “原来是沈道友,难怪会为这两名女子出头。”那名筑基后期修士冷哼一声,他顾念这无玄宗的名头,不好对沈百盛出手,心中颇为不满。

    沈百盛淡淡一笑,对着三名修士说道:“三位道友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你们只知我沈百盛,却不知这位仙子是玉苍门的柳寒清么?”

    三名修士顿时变了脸色,得罪无玄宗他们已经极为不愿,玉苍门身为四大宗门之首,柳寒清更是玉苍门出了名的天才,若非沈百盛说出来,他们竟险些自掘坟墓了!

    柳寒清淡淡扫了沈百盛一眼,不知喜怒,只是往前走上一步,将中毒那只手微微抬起,在众人注视之下,袖中发出一片清澈的蓝光,蓝光所至,那些黑斑渐渐消退,最终被逼出体外。

    “雕虫小技。”柳寒清冷冷说着,在这一刻她终于将玉苍门内门大比魁首的实力展现了出来:“玉苍门的人,你们既然动了,就得做好觉悟。”她原本是不想透露自己身份的,不过既然已经让这些修士知道了,那便要拿出玉苍门弟子的气势出来!

    三名修士顿时脸色煞白,直至此刻他们才知道,方才柳寒清和自己等人斗法完全是敷衍了事,这个号称玉苍门结丹以下第一人的女子的真正实力怎么可能会受制于区区蚀骨毒?

    墨染年看到这一幕,暗自摇头,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柳师姐的实力,这蚀骨毒自己若要逼出决计要比柳寒清多上数倍的时间才行,当下也忙着逼出体内之毒,恢复实力。

    沈百盛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侧过身子给柳寒清让了一条道,神识悄悄传音道:“柳仙子,需要在下相助么?”

    柳寒清看也不看沈百盛,对沈百盛的询问置若罔闻,只是轻哼一声,身子顿时一动,便见她浑身蓝芒暴起,气势惊人。柳寒清扬起手来,袖中发出璀璨蓝芒,直逼三名修士。

    “她竟想以一敌三。”沈百盛微微一笑,颇有兴致的看着柳寒清朝着那三名修士攻去:“也好,让我看看玉苍门筑基第一人实力究竟如何?”

    密地第三层之中。

    楚云凡沉入灵液之中修炼半日有余,在这里修炼她感觉到了外界所不能及的好处。她平日的修炼是将天地灵气引导入体随后利用清心诀将其转化为灵液,但是这里不同,这里的灵气早已被转化成了灵液,她只需要将其炼化为自己丹田之液就足够了,而这一切足以令她的修炼速度超过外界数十倍不止!

    天目的神念回到楚云凡身旁,看着她的浑身气势正在逐渐攀升,微微笑道:“这丫头的资质惊人,而且有清心诀相助,再配合此地的灵液,在这里修炼比外界那些修士修士数十年还有效!”

    这里修炼虽好,楚云凡却也知道自己的来到密地之中的目的是什么,如此只是修炼了一日就停下了修炼,感觉自身实力恢复的差不多这才站起身来朝着周遭说道:“天目前辈,你可回来了?”

    天目回应道:“老夫回来了,丫头你怎么不继续修炼?”

    楚云凡轻轻一笑:“密地开启后剩余不过百日,晚辈总觉得这里修炼虽好,但是若是能够得到那只玉箫,自然更好!”

    天目赞赏了说道:“难得你想通了,老夫本尊修炼的愿力与此地灵气相克,无法进来,老夫一缕神念无法穿过那些紫色光幕,只能依靠你的肉身穿梭,你若不愿走下去,老夫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楚云凡点头赞同,随后问道:“前辈,你可知道如何闯过这第三层密地进入第四层?”

    天目叹了叹气,说道:“这第三层密地之中有灵液之胡,就是你现在所在的,而出口则在另一边的妖液之湖,那里充斥着妖气之雾,任何人族修士若是接触到妖雾或者妖液,都会被其妖化。”

    楚云凡闻言,心中顿时犯难了妖气和灵气颇为复杂,妖族有将灵气转化为妖力的功法,但是人族并没有将妖气转化为灵气的功诀,若是如此,这第三层自己是无法闯过去的。

    “不过老夫终于找到了这第三层有一条不受妖液妖雾影响的路可以直通第四层。”

    楚云凡白了一眼,这个天目前辈是不是觉得这样戏弄自己很有意思,害得自己白白担心。即便如此,楚云凡还是很快收拾好心情:“前辈,你这就带我前去吧。”

    天目说道:“你一直往前走,会遇到一片陆地,陆地之后便是妖液之湖,你不必管他,直接往陆地右边前行,到时候自然会看到通道。”

    楚云凡闻言不再迟疑,当即召出罗天绫催动之下朝着前方飞驰而去,只是施展风行诀的瞬间楚云凡就被自己突然加快的速度吓了一跳,自己的速度很明显的比以前快出一个层次了,此刻内视自己丹田,惊喜的发现自己丹田之中的灵液增加了不少,原本占据了丹田三成的丹湖此刻已经扩展为四层。

    修为提升,楚云凡心中高兴,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她很奇怪,自己在妖族的时候与妖兽斗法之后突然在丹湖之中出现的那株碧绿色的两叶草一直停在自己丹湖的中间,这段时间楚云凡看到这两叶草和一开始没什么不同,只是下方的根茎似乎变长了一些,仿佛扎根一般沉在丹湖之中。

    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楚云凡决定先不想这些问题,于是便全力催动罗天绫前行,如此过了许久终于来到天目所说的陆地了。

    楚云凡看到陆地的一面青绿色的妖液之湖好青色雾气,仅仅是一眼都看不见尽头,如何能飞越这片妖湖呢?

    “丫头,通道在右边。”天目提醒道。

    楚云凡当即点头,当下继续催动罗天绫往陆地的右边前行。这一次她飞行的时间比之前还久,足足多了一倍的时间才终于看到陆地的尽头处出现一条通往对岸的大桥。

    这座大桥被无形之力保护着,周遭妖液和妖雾都无法靠近,此桥通往便与否楚云凡并不知晓,但是她一眼望去却也看不到这桥的尽头何在,料想是通往对岸的。而桥的左下方立着一块半人高的石碑,碑上只有二字,是为“不归”。

    “不归桥?”楚云凡走进了这座大桥,看着那两个字,喃喃念道,细细琢磨便觉得此事不是很简单便对天目说道:“前辈,我觉得这桥有古怪。”

    天目道:“自然有古怪,这第三层的考验大概就是这妖雾或者这所谓的不归桥吧。”

    楚云凡看着那石碑上的“不归”二字,总是觉得这似乎隐含其他含义,不归不归,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莫非这桥上有什么古怪凶险?

    楚云凡犹豫了半晌,拿不定主意是否要上这不归桥,她更拿不定的是这不归儿子究竟适合含义。此桥出现在妖液湖之上,要想通过只有这一条路,否则就只能留在这第三层了。

    天目静静等着楚云凡作出决定,这不归桥他或许了解一些,但是如果楚云凡最终选择留下来的话,那也没必要说出来了。

    “好吧,这不归桥如此古怪的名字,我偏要看看它究竟哪里古怪了?”楚云凡大声说着,似乎是给自己壮胆,虽然心中底气未必足够,但是总归是做好了决定!

    “丫头,你决定闯关了?”天目问道。

    楚云凡点了点头,面露坚定之色,一开始自己也曾以为无法冲过第二层密地,但是现在自己却站在了这里,现在岂能被这一座桥就吓得不敢前进了呢?说不定这不归桥的石碑就是谁故意放在这里糊弄人的呢!

    楚云凡这样想着,忽然觉得似乎很有道理,便来到石碑旁,在那不归之上也刻了一字上去,看了一眼,微微笑道:“无不归桥,如此才和我心意啊。”

    楚云凡这番举动天目看着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更多的是欣赏,楚云凡这般动作至少证明她已经克服心中对不归桥未知的恐惧,便将自己对不归桥的猜测说了出来:“丫头,这不归桥的不归二字或许别有含义,稍后你过桥的时候须得谨记四字,不归、不回!”

    “不归来,不回头么?”楚云凡深思片刻,依然明白天目的指点,微微点头,道:“晚辈谨记。”

    心中再无疑惑,楚云凡找到了闯第二层密地时的感觉,什么也不去管,不去管不归桥的含义,也不管自己能走多远,她只记得自己的目标是走到对岸,走到第四层密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念头。

    楚云凡塔上了不归桥,在这桥上,她没有催动罗天绫,而是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或许这段路很远,她不知道会走多久,但是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此路,不能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