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是老祖?
    楚云凡看着小路子唾沫飞溅,激动万分的将天目神将的事迹述说了一遍,心中也是肃然起敬。在她看来那位天目神将自然不是凡人口中的神人,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是修士,但是那定然是一位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的大修士。

    念及这位天目神将的所作所为,楚云凡竟然真的生出要去天目庙参拜一番的心思,当下便道:“如此我也想去看看那天目庙,小路子,你可愿给我引路?”

    小路子嘿嘿一笑,收了楚云凡大块银子,自然任凭吩咐了,当下连忙伸手一引,恭敬说道:“客官请随我来。”

    楚云凡扬手,顿时从袖中飞出一把折扇,楚云凡手中把玩着,倒有几分世家公子爷的模样,便见她用扇子拍了拍小路子的肩头,轻轻笑道:“如今离开茶棚你还叫我客官,旁人听来定觉奇怪,你叫我公子便是。”

    小路子展颜一笑,点头说道:“是,公子请!”

    楚云凡微笑不语,小路子也不多言,就在前头引路,带着楚云凡穿过钥崆城街道,只见城西位置处有一大段石阶,延绵而上,似有上百丈高。

    小路子指了指石阶之上说道:“公子,这石阶便直通天目庙。”

    楚云凡点了点头,招呼道:“好了,我这里无事了,你自便吧。”

    得了吩咐,小路子满心欢喜雀跃着离开。楚云凡低声笑笑,随即一脚往石阶上踏上去。

    石阶之上并非楚云凡一人,还有着三三两两的或单独一人或结伴而行,楚云凡速度不慢很快就超过前方不少人。这一路走来她却看见不下百名人士正往天目庙行来,思索着眼下距离朔月还早,却已经每日这么多人前来供奉,可见这天目神将在当地的威名了!

    不消多时楚云凡便看到眼前一座巨大庙宇立在身前,抬头一看正见门口巨大牌匾上书:天目庙。

    楚云凡看到里面人也不少,便踏步走了进去。

    天目庙内的装饰很普通,只是中间一打打庭院走廊,走廊尽头是一间大堂,大堂之上排放十余个蒲团,旁边桌案上放着细想,还有一名庙祝。

    那庙祝一头黑发,带着小帽,留着几寸灰色胡须,身着一身古朴的白衣,面容淡然平和。

    楚云凡来到桌案前,朝着庙祝一拱手,那庙祝也立刻回礼,说道:“公子请。”

    楚云凡当即丢下一锭银子,在那庙祝怔怔的目光下取了三支细香随后跪在蒲团上拜了几拜,算是尽了礼数,却在此时脑中传来风虎神识急促的声音:“丫头,你看那是什么!”

    楚云凡心下不解,随后明白风虎神识是让自己看那天目神将的神像,当即将目光看了过去。

    那天目神将有两人高,脚下踏着玉台。楚云凡一眼便看见那神像威风凛凛,浑身白色长衫,头戴金冠,只是那神像眉心之处有着一条黑黑的线,压低了声音说道:“前辈,你是说那条黑线么,我也觉得奇怪。”

    “不是……”风虎神识很着急的模样,连声道:“你看他手中是什么?”

    楚云凡定睛望去,便看到神像右手紧握一柄七尺金黄长剑,那长剑被龙纹剑鞘收入其内,但是那剑柄竟好似一条龙尾,栩栩如生。

    “昔日天目神将的兵器便是这般模样的?看上去的确威风的紧!”楚云凡赞叹一声,只可惜这是神像,却不知那当初的天目神将本尊如何?

    风虎神识有些得色,嘿嘿一笑,故作神秘的说道:“丫头,你可知道那剑叫什么?”

    楚云凡自然摇头:“天目神将乃是万年前的前辈,我如何知道这是何物?”

    风虎神识似乎很高兴,或者说是很激动,这种情况楚云凡还是第一次看见,便听见他细细说道:“那剑,名为生杀剑!”

    楚云凡当即变了脸色,难以置信,怔怔的望着那神像,喃喃念道:“前辈,你说的是,陆家老祖那个生杀剑?”

    风虎神识道:“没错,就是此剑,没想到今日一来便看到此剑的模样。”

    楚云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自己这么快就找到了陆家先祖?可是随后风虎神识就泼下一盆凉水来了:“生杀剑的确是那模样,但是陆老鬼却并非这个人,这也是奇了,陆老鬼的灵宝为何会跑到这个所谓的天目神将手中。”

    楚云凡心生不妙之感,低声说道:“难道是老祖遭遇不测,被这天目神将打劫了?”

    风虎神识当即否定,坚定的说道:“陆老鬼一身化神后期巅峰修为,而且有生杀剑在手,除了分神期,分神期以下没人斗得过他,而且那传说我也听了,这个天目神将虽然战败诸国,但是居然还是死了,即便一个元婴修士也不可能如此无用!”

    是啊,楚云凡愁眉深锁,这件事情太过蹊跷,古怪之极。陆家老祖灵宝何以落入天目神将手中?天目神将既有化神修士的灵宝,为何会死于凡人之手。

    很快风虎神识就发觉一处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生杀剑当初是被陆老鬼用精血认主的,除非他死了,否则其他人根本无法动用,可是这天目明明不是陆老鬼的模样!”

    “时间算来,天目神将出现在极西之地是一万年前,但是那个时候正是陆老鬼来到极西之地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将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凶险难测,所以最后放我自由,任我离去。这生杀剑是他依身不离的灵宝,他怎么可能会丢了?除非……”风虎神识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仿佛想到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却偏偏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

    “前辈,除非什么?”楚云凡听着风虎神识的分析,也觉得此事严重,正在此时,她察觉到不远处庙祝的目光朝自己这里探来,当即一惊,思索片刻就往前朝着庙祝拱手道:“在下告辞。”

    庙祝拱手相送,目送楚云凡离开大堂,随后眯了眯眼,轻哼一声。

    离开了天目庙,楚云凡寻了个僻静所在,这才悄然询问道:“前辈,你想到什么了?”

    风虎神识叹息道:“想不起来了,那段记忆太遥远了,我只是残识,要记起来很困难的。”

    楚云凡无奈,只得作罢,但是此刻她可以确定,陆家老祖的确和天目庙有关,心下便打算留在钥崆城慢慢查探,这天夜里便寻了一个客栈住下了。

    夜里,一切静若无声,楚云凡心中思索白天在天目庙所见,心中难以平复,偏偏此事风虎神识还没有想起他一直想不到的事情,楚云凡便打算今夜潜行去天目庙瞧一瞧!

    夜无声,楚云凡刮起一阵风,身子迅速掠过街道,风行诀之下,不消多时便来到天目庙之下。楚云凡遥望高出的天目庙,正打算一鼓作气上去瞧瞧,风虎神识忽然说道:“有人来了!”

    楚云凡当即将身形隐入一旁,暗自查看,便看到从街道中走来一名中年男子,楚云凡细细一看,惊讶的发现这人便是白天的庙祝。庙祝此刻依然一身白衣,一切和白日装扮毫无出入,但是他却,面色阴沉,闷闷不乐。

    庙祝来到石阶旁并未上去,而是换股四周一番,轻哼一声:“藏头缩微,算什么好汉?”

    楚云凡此刻心中惊骇不言而喻,在她看来,那名庙祝是纯粹的凡人,她本是不在意的,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行踪竟然被发现了,当下出生询问风虎神识:“前辈,怎么办?”

    风虎神识沉声道:“我看他也只是凡人,说不定是故作模样,你且不理会他,看他还能做什么?”

    楚云凡心下一松,便如风虎神识所说一般,不为所动,依然静静观看。

    庙祝等待了片刻,语气渐冷,淡淡说道:“白天那位楚公子,你要老夫亲自请你出来么?”

    楚云凡这下子不得不惊,自己在外的确是以楚公子自称的,但是并未向庙祝透露,他是为何知道的,当下自知无法躲避,心道他一个凡人,自己何必躲避,便显现身形,出现在庙祝面前,拱手说道:“尊驾好手段!”

    庙祝不为楚云凡的行为所动,反而随意扫视了楚云凡几眼,竟然面露赞叹,抚须而道:“老夫等你已经很久了,云凡公主!”

    这下子莫说楚云凡,连风虎神识也坐不住了,惊讶说道:“他究竟是何人?完全不像修士隐藏了修士,我看上去的确是凡人!”

    楚云凡神色变冷,淡淡说道:“你是谁?”

    庙祝淡淡说道:“小公主,你外出行事也太不小心了,你和你识海中那缕神识交谈也不在乎我这个凡人在旁边会否听到。”

    楚云凡脸色变得铁青,这个庙祝知道自己的身份倒也罢了,怎么连风虎神识也被他发现了,她自妖族而来,一路上见过多少修士却都没人发现,但是这个看上去完全是凡人的人竟然看破了一切。

    楚云凡感觉自己完全处于被动,此刻说多错多,便索性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对方。

    庙祝好笑一般的别过脸去不看楚云凡,长笑道:“小白,没想到一万年不见,你竟然堕落至此,需要一个筑基小娃娃的识海藏身。”

    “我道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陆老鬼,你什么时候搞这么一个花样了?”风虎神识气哼哼的生存从楚云凡身上传了出来。

    楚云凡这下子可算是真正被惊骇了,发愣看着眼前的庙祝,这个人,难道就是陆家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