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五十章 天目神将
    钥崆城和楚国其他城池有一点不同,对于这片区域楚王一直没有对其掌控太紧密,因为钥崆城之后是连绵千里的山脉,而这山脉却不在归属楚王所有,也并非赵、齐所有,而是另一个实力远胜这三国的另一大国。

    钥崆城在这里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虽然名义上是楚国领土,但是其中人口复杂,汇聚了三国各方人士,甚至还有千里山脉之外的势力,莫看这里楚国和赵国三国争锋,其实这只是极西之地外围最小的三个国家,极西之地更深处还有这更多比楚国强大数倍的大国。

    论时事而言,这极西之地外围的争锋在那些大国眼中不过是小打小闹,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里有着千里险恶山脉,即便是那些大国也不曾出兵讨伐过此地,至多是有些商贩来到钥崆城与外界之人交易。

    楚云凡初来钥崆城便感到一阵稀奇,眼见着古城内兵士极少,街道上偶尔有三三两两的士兵谈笑走过,模样轻松无比。街道上的人服装各异,既有楚国的也有其他两国服饰,还有一些楚云凡从未见过的装扮。

    说起来钥崆城是楚国诸城中人口最多,地域最广的,但是这里的防守却几乎是最差的,楚云凡摇了摇头,走到街旁一个小茶棚内寻个位置便坐下了。

    很快便有一个头上包着灰色头巾但满头黑发四散的伙计走了过来招呼道:“客官是要喝茶么?”

    楚云凡听着这男子装备甚是古怪,也不多说,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来一杯。”

    伙计很快端茶递来,含笑说道:“客官,一文钱便好。”

    楚云凡伸手放出一锭银子摆在桌上,淡淡说道:“剩下的全当打赏了。”

    伙计顿时两眼放光,他本是说一文钱的,但是没想到眼前这客官如此阔绰,这一锭银子足够买多少茶棚了?竟然只说是打赏,如此一来他至少有一年不愁吃喝了。伙计颤颤的抓起银子,对楚云凡感恩戴德的说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办到。”

    楚云凡打量了伙计一眼,说道:“我是从别处城镇前来游玩的,你可给我介绍介绍着钥崆城中有什么值得一去的地方。”

    小伙计顿时满脸堆笑,拍了拍胸脯说道:“客官你算是问对了人,我小路子在这钥崆城住了十几年了,这里小的熟悉的很。客官既然是前来游玩的,那风景自然是少不了的,且听小的细细道来。”

    小伙计得了银子正是高兴的紧,连一旁掌柜都不理会,只是站在楚云凡身前认真介绍了起来,从各处风景区到城中各处稀奇古怪的去处,应有尽有,楚云凡却听得意兴珊阑,她听了这么多地方,却没听小路子提到过天目庙,只是如此她也不好直接发问。

    楚云凡思索片刻,心中已有计较,便微笑说道:“我出门之时家中长辈曾有吩咐,出门在外时须得祈求上苍保佑一路顺利,其实繁琐之极,不过家中既有此吩咐,那游玩之事权且放在一旁,你们钥崆城可有什么庙宇,我想去看看。”

    小路子颇为怪异的看着楚云凡,似这般胆小出门都要祈祷的人,也真算少见了,这位客官的家中长辈也实在多事。小伙计心里替楚云凡叫苦,不过这是别人家事,他也没说什么,便微笑说道:“客官家中供奉的是哪路尊神?”

    楚云凡思索片刻,含笑说道:“太上道德天尊。”

    小路子抓了抓头,面露苦笑:“客官,我们这里不曾听过什么道德天尊,不过咱们钥崆城倒是有一座天目庙,是用来供奉天目神将的。”

    道德天尊乃是三清之一,楚云凡在拜入玉苍门之时就早已知晓,三清为道门之尊,早年楚云凡拜含素真人为师之时也曾沐浴净身在三清神像前恭恭敬敬参拜,但是想来是极西之地没有修士,连带这些事情也就无人可知了。但是楚云凡自己却也并未听说过有什么天目神将,不知这是什么名堂,便发问道:“这天目神将我也所知甚少,你且说一说吧。”

    提到天目神将,小路子面带兴奋,激动不已的说道:“说起来小的对于天目神将的事情也只是从长辈口中听到的,咱们这钥崆城中庙宇只有这么一座天目庙,其内香火鼎盛,尤其每到朔月之日都会人山人海,其内热闹情况可真是令人心惊啊!”

    楚云凡脸色一黑,淡淡说道:“说重点。”

    小路子轻咳一声,嘿嘿笑道:“说起这天目神将,咱们钥崆城中老少谁人不知?这事情还得追溯到一万多年前呢……”

    话说一万多年前,极西之地内诸国纷争不断,每人都为了争夺土地展开厮杀,那时人族所谓的国家只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的部落,那时候的人们以兽皮裹身,以人或兽为食,各个部落之间每天都有争斗,每天都有数之不尽的人被杀害。

    这样的争斗对于那些部落而言自然是为了扩大地盘得到更多的利益,但是部落之中有许多向往和平的人,但是大权皆在另一方。那个时候的极西之地完全是不开化的野蛮之地,人与兽没有本质区别,人吃兽,兽吃人,人吃人。

    这样的争斗持续了数百年,忽然有一天,极西之地出现了一个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人,他穿着的是各种色彩的华丽服饰,头顶戴着金冠,英气逼人,更为奇异的是,此人眉心处有一道小小的黑色裂缝,无人知道这裂缝因何存在。

    这个人的到来给极西之地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他拥有着这里所有人所不具备的知识和气质,他能够制造出弓箭,而那个时候的人们只会用石头投掷,他更加教会了人们用山上的木材建造屋舍,用各种植被变作食物,他的到来令这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希望。

    那些向往和平的人开始追随那人,他们跟着那人建造屋舍,离开了曾经居住过的山洞,他们发现比起山洞来,这样的屋舍竟然舒服了很多。

    那人很耐心的教导众人识文断字,努力让一切和野兽分化开来,他当时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天生万物,唯人为长,人若与兽无异,何以算人?”

    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努力,极西之地终于不在有部落,而是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文化,无论文化各异,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生活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与兽为伍的日子了,他们这才达到了那位自称天目的人口中所说的一种标准“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代又一代人渐渐更换,唯独是那位天目始终是一副青年的模样,但是随着岁月流逝,他终于渐渐被人不识,即便还有着传说流传,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眉心带着裂缝的青年就是他们口中的神人!

    天目没有什么失落,反而很欣慰,他自认为自己做对了一件事情,遂后隐藏于深山之中,不再见世人。

    平静的日子终于被打破了,当人脱离野兽发展成一个个的国家,随之而来的是规模更加庞大的战争,各国之间为了争夺地盘开始了惨烈的厮杀,这个时候没有人记得天目,所有人眼中都是利益。

    天目默然的看着这一切,当他的足迹遍布极西之地时,四周皆是无尽的叹息和哭泣。

    “原来即便是拥有了思想,拥有了智慧,人性始终如此。”天目仰天长叹一声。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如今看来不过一场笑话。

    天目来到一座巨峰之上,这是横断山脉最高峰,在这最高峰之上,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一袭青衣的老者,他背对着天目盘膝而坐,双眼静静看着前方,似乎是再看那些流动的云,又似乎双目空洞,什么也没看。

    “我感觉到了你的叹息。”老者幽幽说道。

    天目平静的看着老者背影,淡淡说道:“这一路……我看到了无数的叹息,和挣扎。”

    “是么?那……便够了……”老者惨然一笑。

    “我败了。”天目低下头,幽幽念道。

    老者平静的说道:“赢了你,没什么值得兴奋的。”

    天目冷笑道:“你或许会后悔,耗尽自身一半元神就创造出我这么一个没用的人。”

    老者闭目不语。天目看着老者,目光也阴沉了下来,自嘲一笑:“我们无论谁赢了,都是输,你想从我身上找到进阶分神的方法,但你却始终找不到。而我努力做了一切,也都化为乌有。”

    “至少,留下了你。”老者忽然笑了笑,随后取下自己腰间的佩剑,丢到天目面前,说道:“生杀一念,此剑就由你保管吧。老夫的道,走到了尽头,但是你的道才刚刚开始。走下去吧,在没有走完之前,不要停下你的脚步……”

    天目离开了,他回到了极西之地,对着那些叹息着的,挣扎着的人清晰的说道:“天目回来了。”

    诸国没有因为一个天目而停止征战,天目手中握着一把金黄色的长剑走遍各国,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以一人之力战败所有国家的军队,但是他浑身是伤,奄奄一息。

    天目最后停在了一个山脉之中,此山名为钥崆山,在这山上,他终于闭上了眼,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他临死前对天发出的巨吼之声:“天目在这里立下诅咒,这座山脉之内,若有任何一国再起战祸,定遭天罚!”

    这声音传遍极西之地,所有人都感觉到这是一个人临死前最后的声音,所有被天目救下的人都痛哭流涕。

    那一日是朔月,万里黑云,没有丝毫的光辉挥洒大地,然而那一夜天空中电闪雷鸣,这巨大的雷光将一切照耀的恍如白昼,所有人都惊骇了,认为这是天目显灵。

    战祸还未消除,各国之间没有人因为一个诅咒而停止争斗,但是在各国争斗之后不久,每个国家的君王都在王宫之中忽然猝死,毫无例外。

    天目的诅咒终于生效,那些国家终于不敢再起纷争,因此无数的百姓免受战祸之苦,此时此刻,大家都想起来这位名唤天目的英雄。百姓感念天目功绩,来到钥崆山,却没有找到天目的尸身,不得已众人便在山下建立一座新城,名唤钥崆城,还在里面为天目建造一间庙宇,因为思及天目一人战败各国,便赐名为天目神将,永受百姓香火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