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真正的离开
    楚王闭目沉思,说道:“事情过去数十年了,娴妃不记得也是正常的,即便是本王也记得不清楚了。”

    楚云凡原本是不想理楚王的,但是他既然主动开口,楚云凡也就不介意顺着他的话说道:“一国之君主外出,王宫之中难道没有记载么?”

    说起记载,娴妃眼前一亮,微笑的对楚王说道:“大王,当时我们不是有几名文官随行么,他们应该有所记录。”

    楚王点了点头,说道:“待我宣他们进宫。”

    楚云凡一言不发,眼下只能静待楚王行事了,不过楚云凡只是信不来到宫殿一角盘膝而坐。

    过了许久便看到几名大臣共同进入大殿,待看到角落处的楚云凡,都目露诧异,又看见娴妃正陪在楚王身旁,更是惊讶不已,这大殿之上一向是不许后宫妃子进入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几名大臣心中犯着嘀咕,却还是不失礼的给楚王叩首行礼。

    楚王匆匆摆了摆手,随后说道:“本王今日传召几位爱卿是有要事相询。”

    几名大臣面面相觑,都不解楚王话里含义。要说楚国现在的要紧事有两件,一是赵国,而是云歆公主,但是这些事情找他们文官有什么用?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往前走了一步说道:“大王请吩咐,老臣知无不言。”

    楚王道:“本王记得二十多年前曾与娴妃君妃外出游玩,那时有几位爱卿随行,你们可记得?”

    听到楚王这么说,几名大臣都面露慌张之色。平日里楚王最很别人提起君妃了,当初因为有一个大臣无意间提到君妃就被楚王抓起来,无端受了数月牢狱之灾,自此以后大臣们都闭口不谈君妃,但是楚王今日自己反倒提起来了,几名大臣顿时忐忑不安,不知道如何开口。

    楚王看大臣们面面相觑却无人出声,有些不耐烦,喝道:“本王说的话你们没听见么!”

    楚王一怒,几名大臣再不敢闭口,纷纷点头称是。

    娴妃摇头笑了笑,说道:“几位大人不必惊慌,大王只是想询问一下当年我们外出的时候你们可有记录下一路行踪和大小事情。”

    那名白发老者松了一口气,说道:“每次大王出巡,老臣等都会记录下来,这些都被收录在老臣家中。”

    楚王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楚云凡,说道:“你都听到了吧。”

    几名大臣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楚云凡身上,只见她一身灰色长衣,一头青丝很是显眼,容貌秀丽的紧,一看便是女子。

    楚云凡站起身来缓缓踱步来到白发老者面前,说道:“这位大人能否找到那一年所记录的卷册?”

    几人看到楚云凡完全无视楚王,心下骇然,一时之间人人不知如何自处,却也不敢看楚王。

    楚王不耐烦的喝道:“没听见公主问你们的话么?”

    公主?几名大臣大眼瞪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楚云凡,他们为官数十年,何曾见过这么一个公主?但是此话出自楚王之口却又不得不信,莫非此女是楚王在外的私生女?

    楚云凡不知道几名大臣的猜测,但是楚王这话听起来却极为不爽,当时便转过头去看着楚王,淡淡说道:“自我离开楚国那日起,便再也和楚国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我之间恩怨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你也不要想着我再认你为父!”

    楚王满脸通红,他没想到楚云凡会在这么多大臣的面前如此说话,只是他此刻心中也是愧疚,想着自己亏欠楚云凡太多,竟然也不忍出口责难,只是坐立不安,模样颇为滑稽。

    几名大臣眨了眨眼,目瞪口呆的看着楚王一副不自在的模样,这是什么情况,是他们在做梦还是楚王在做梦?但是随后娴妃说了一句话让他们更加无言以对:“云凡,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父王,你母亲当时什么也不肯说,你父王如何知道其中是否有误会,而且现在我们也不知道真相如何。”

    楚云凡不愿在这里多耗费时日,便对那名白发大臣说道:“这样吧,你带我去你的府中寻找。”

    白发大臣询问的望了望楚王,楚王叹气,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白发老者当即告退,并对楚云凡道:“公主,随老臣来吧……”既然楚王都说了,白发老者也不管楚云凡的态度,就这般称呼着。楚云凡皱了皱眉,却也懒得争辩这些,微微点头,临去之际转头望向楚王,淡淡说道:“我此次离去便不会再回来了,至于赵国,你大可不理会他,待我办完事情,便会让我师姐送云歆回来。”

    说完这话,楚云凡再不理会楚王,一脚踏出大殿,正看见白发大臣等候多时微笑着伸手说道:“公主随老臣来吧。”

    楚云凡一路无语,只是静静跟着老者缓缓而行,中间老者叫了轿子,楚云凡却理也不理,只是兀自走着,只是如此老者也不敢坐轿子,一并步行。

    过了小半个时辰,老者老的满脸通红,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府中,此时心中却好生奇怪,心道这公主自己从未见过,而且脾气竟然如此古怪,偏偏大王还这么听她的话,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走进府邸,老者径直来到藏书房,带着楚云凡来到一个书柜面前,说道:“公主,老臣所记载的一切有关大王离宫的事情都在这里了。”

    楚云凡微微点头,说道:“你可知道他们那次离宫是多少年前的?”

    老者思索一阵,道:“其中具体事情下官不记得了,但是日子依稀记得,应该是二十五年前。”

    二十五年前……楚云凡轻叹,那是自己出生的一年,也是娘亲受难的一年,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

    楚云凡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在这里找一找。”

    白发老者当下便告辞退出房中。楚云凡这便开始在大大小小的柜子中翻查起来。

    楚王每次出宫几乎都会带上这名老臣,这里面记载的事情有很多,都是楚王每次出宫的一些经历,楚云凡直接略过一些年代稍近的寻着数十年钱的那个年份的卷册。

    忙活了半日,楚云凡终于从一堆卷册中翻到一卷,里面长长的记载开篇便是点注了年份,楚云凡一看正是二十五年前楚王携娴妃和君妃外出,心下一松,随后却又紧张起来了。

    这卷册中到底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信息呢?楚云凡不知道,但这也是她唯一的线索了,如果这个里面也没有记载,那她真的只能够和风虎神识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了一会,楚云凡发现这卷册之中记载着的是楚王和两名妃子在宫外各处城池游玩的经理,其中大多是流水账,记录了每天的开销,比如今日买了什么东西,明天买了什么东西,今天吃什么等等诸如此类的。

    楚云凡皱了皱眉,自己要看的可不是这种信息,不过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期盼后面有所不同。

    突然之间楚云凡眼前一亮,卷册之上一行子清晰入目:元让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君妃娴妃二位娘娘食用早膳后听闻有一座天目庙,带十余名随从前去查看,半日才归。

    楚云凡将这个位置记好,随后继续翻看了下去,但是后面的内容再也没有出现君妃娴妃二人同时出现的事情了,楚云凡边疆目光锁定在了这一行字上。

    元让是楚王的年号,这上面清楚的记载了楚王即位十二年后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他和楚云凡的母亲感情甚好,但也正是这一年一切发生了改变。楚云凡仔细推敲了这一行字,随后轻声说道:“前辈,这行字你觉得是不是重要线索?”

    风虎神识道:“你心中早有答案,何须多言。”

    楚云凡点头说道:“那我便去天目庙一探究竟。”楚云凡看了看这行字前面的内容,这个天目庙是在最西方的一边边城之中,此城名为钥崆城。此城之后是连横数千里的山脉,这里也就是楚、赵、齐三国的势力尽头。

    “那我便去钥崆城瞧一瞧!”

    楚云凡挥手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便看到门外一名下人卑躬屈膝的说道:“公主可是有吩咐?”

    楚云凡摆了摆手,淡淡说道:“无事,告诉你家大人,我走了。”

    楚云凡再不理会这府中一切,径直离开,待到无人之处,这才召出罗天绫驭器破空飞去。离别之际,楚云凡最后看了一眼楚国的都城,这个地方,自己真的不愿再回来了,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楚王宫内,楚王听着白发老臣刚上报的消息,失落的坐在王座上,长叹摇头:“她真的走了……”

    娴妃柔声说道:“大王不必担心,云凡答应过我们,等她办完事情,赵国之危可解。”

    楚王怔怔的看着前方,双目空空,木然硕道:“娴妃,你说君妃她……当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云凡她就是不说……即便本王错了,至少也要让本王知道究竟哪里错了啊!”

    娴妃目光一黯,叹息一声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