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蛛丝马迹
    说完这话,楚云凡便不再理会殿下众多军士表情各异,端坐在王座之上,仿佛置气一般非要楚王看到自己坐着他的位置。

    过了一会楚王赶到了大殿,只看见满殿军士恭敬行大礼,又看见楚云凡正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心中大怒,但一想到楚云凡之前施展的诸般手段,心底便没了些底气,只是走到楚云凡面前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楚云凡却是连看也不看楚王,随口说道:“我说了,将我娘亲生前的仆从唤来,我有事询问。”

    楚王何事受过如此窝囊气,只是气的浑身哆嗦,冷声说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或许是想到眼前之人始终是自己女儿,楚王也并非如其他人那般畏惧。

    楚云凡理也不理楚王的话,只是淡淡说道:“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内,我要见到人!”

    楚王冷哼声,说道:“娴妃已经去找了,过一会便来。”

    楚云凡不理楚王,仿若未闻。楚王憋着气朝着殿下众人怒喝道:“都聚在这里做什么?滚下去!”

    楚王发怒,殿下军士再也不敢待在这里,只是匆匆行礼退下了。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楚云凡睁开眼看了看楚王,淡淡说道:“人呢?”

    楚王心神一紧,没想到娴妃去找人竟然找了这么久还没来,此刻看到楚云凡目光冰冷,完全说不准她会做出什么事请。

    正当气氛紧张的时候,娴妃终于赶来,楚王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后却看见娴妃身后并无他人,便有些慌乱,连忙询问:“怎么救你一个人?”

    娴妃轻叹道:“大王,你忘了么,当初你将那些婢子尽数遣散,只留下了一名年老老仆在冷宫养老,臣妾原本想着是去找那老仆的,但是去了才发现她已经年老病危,奄奄一息了。”

    “那又如何?将她抬来便是!”楚王大怒喝道。

    楚云凡站起身来扫了楚王一眼寒声说道:“老人家已经病危,如何受得了颠簸之苦?人命在你心中究竟算什么?”说完便对娴妃说道:“请你引路,我去看看。”

    娴妃愣了愣,随后朝着楚王投出一丝询问目光,楚王摆了摆手,显然很不耐烦,娴妃这才点头说道:“你随我来吧。”

    楚云凡当即不理楚王,跟着娴妃离开了大殿。楚王看着她离开,气极而道:“这就是我的好女儿?一个老仆在你心中竟然比本王还重要!”

    “你那个该死的老爹似乎吃醋了?”风虎神识传来一声古怪的笑意,淡淡而道。

    楚云凡冷哼一声并不言语。

    冷宫是在王宫最偏僻的地方,那里寂静凄凉,居住的都是失宠嫔妃或者宫内无用老仆,对于嫔妃而言这里冷宫的冷足以浇灭身上所有的温度,而对于这些年老无用的仆从而言,这里是他们度过余生的安息之所。

    楚云凡跟着娴妃来到冷宫的深处,来到一处矮小的砖瓦房外,这种房间即便在冷宫之中也是下等,楚云凡问道:“是在这里么?”

    娴妃点了点头说道:“这里面住着的是你母亲身旁的桂嬷嬷,已经七旬了。”

    七旬老人在凡人中已经算是高寿了,不过到了这种年纪也的确差不多了,楚云凡心中有些庆幸,自己若是晚来些时日或许就见不到了,当下对娴妃说道:“你回去吧,我一人留在这里便是了。”

    娴妃站着并未动作,而是出声问道:“云凡,你将云歆带到哪里去了?”

    楚云凡道:“我将她安置妥当,现在是我师姐在照顾她,等楚赵两国的事情平息后我便送她回来。”

    娴妃松了口气,随后却只顾摇头说道:“这两国要平息下来太难了,而且云歆失踪的消息传到赵国,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云凡并不言语,此事无需多说,她到时候会和墨染年去赵国一趟的,当下便伸手推开屋门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很简陋,完全不似在王宫之中一般,甚至比之外界的民房还要差一些,楚云凡默默叹息,她正看到床榻上一名白发老妪气息奄奄。当即走上前去看见那面容枯犒憔悴不已的老妪便轻叹一声说道:“桂嬷嬷,你感觉如何?”

    桂嬷嬷微微睁开眼看着楚云凡,头轻轻晃动一下,算是回应。楚云凡看着桂嬷嬷身体虚弱便将她手轻轻握住,传入一丝丝的灵气滋养其身体内衰竭的部分。

    这样只是暂时缓解而已,楚云凡很清楚自己无法改变凡人生死,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好受一些。

    在楚云凡的帮助下,桂嬷嬷增加了一些血色,气色好了不少,恢复了很多精神,当即看到楚云凡微微一怔,面容和蔼的说道:“姑娘,你是谁啊……”

    楚云凡微笑道:“桂嬷嬷,我是楚云凡。”

    桂嬷嬷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一变,有些哽咽的看着楚云凡轻轻说道:“云凡公主,原来是你,当初你和娘娘分开口老奴原想去照顾你,但是大王却将老奴提前召入了冷宫。”

    桂嬷嬷说的声音很小,而且语速缓慢,不过楚云凡很有耐心的听她细细说完,这才回道:“这些都不碍事,桂嬷嬷,云凡这次来寻你是有件事情想请教你的。”

    “公主你尽管吩咐吧。”桂嬷嬷笑着说道。

    楚云凡思索片刻,开口说道:“我想问一下,桂嬷嬷你跟着我娘亲有多久了?”

    桂嬷嬷面露追忆之色,轻叹道:“老奴跟随娘娘有十年了。”

    楚云凡点了点头,说道:“请问你跟着我娘亲的时候是否寸步不离的?”

    桂嬷嬷有些奇怪,楚云凡为何要问这些问题,不过对于她而言这些并非秘密,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便说道:“几乎如此,老奴的责任就是随时照顾娘娘。”

    楚云凡松了一口气,桂嬷嬷这么说她就放心了,虽然桂嬷嬷大概是不知道其中内情,但是总能察觉到一些异常的,便这正色问道:“桂嬷嬷,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你一定要认真想想,你可曾记得我娘亲在与人私会那天之前有什么异常?”

    桂嬷嬷仿佛是收到刺激一般,连忙摆手说道:“没有,娘娘没有与人私通,娘娘是被人诬陷的!”

    楚云凡神色议案,叹道:“娘亲她自然是被人诬陷的,桂嬷嬷,我就是说我娘亲被人诬陷之前可有过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者去过什么地方?仔细想一想,这很重要。”

    桂嬷嬷是如今唯一一条线索,楚云凡只得牢牢抓紧她。

    桂嬷嬷闭上眼回想起来,以她如今的年纪,而且事情过去太久了,所以楚云凡等待了很久,只是她一直很耐心,没有流露出丝毫不蛮。或许是这种耐心打动了桂嬷嬷,她更加努力的思索,也许也是知道自己来日无多,也想尽力完成一件事情。

    一个时辰,桂嬷嬷终于想起来,带着些激动的声音说道:“公主,我想起来了,娘娘在那之前曾经和娴妃娘娘跟随大王出去游玩过。”

    “还有么?”楚云凡继续追问道。

    桂嬷嬷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除了那一次,娘娘在宫中一直很平静。”

    楚云凡告谢离开了冷宫,轻声说道:“娘亲曾和楚王还有娴妃外出游玩过,看来应该是在这游玩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请。”

    风虎神识赞同道:“你说的不错,看来此事只有找你那个老爹问个明白了。”

    虽然不想再见楚王,但是楚云凡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当下二话不说便驾鹤前往王宫大殿。

    楚王还在大殿之中,娴妃也正赶来复命,而后不久二人便看到楚云凡驾鹤而来。

    之前见识过一次灵鹤的二人此刻虽然还是很稀奇,但是毕竟没有那么震惊了,楚王算是明白了,这九年楚云凡一定是在外面得到什么奇遇了,或许真的和那些军士所说一样,她成为仙人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楚王心思就有些浮动,如果楚云凡真是仙人,说不定此刻的楚国危机立时可解!突然之间想起九年前楚云凡求见自己的一幕,楚王心中有些发虚,自己这样对待她,她愿意帮楚国度过危机么?

    带着心事,楚王迎上了楚云凡,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强硬,而是底气不足的说道:“你到冷宫去做了些什么?”

    楚云凡淡淡说道:“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

    楚王胸口一闷,他身为一国之主,竟然被自己的女儿如此看轻,如何能不气,当下说道:“无论如何我都是楚国之王,你的父亲!”

    楚云凡冷笑道:“是么?亏你记得起来自己还是一个父亲。”这样的父亲,她不需要,但是以后云歆是要回来的,楚云凡心思一动,便说道:“娴妃娘娘,等我有闲暇就和我师姐去赵国一趟,处理完赵国的事情后我就会将云歆送回来的。”

    娴妃感激的连连点头,忙道:“谢谢你了,云凡!”

    楚王原本还犯难不知道怎么让楚云凡帮助楚国,但是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就说出来了,一时之间想到自己从未对她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心中竟有些歉疚,如此一来口气也柔了一些:“云……云凡,这些年父王的确没有好好对过你,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母亲,所以本王才迁怒于你的。”

    楚云凡很想将事情真相说出来,但是仔细一想却也不必了,至少现在她还有要事去做,这件事情的真相以后有的是时间解释,便对楚王道:“我听桂嬷嬷说,你曾和娴妃娘娘和我娘亲外出游玩过,可有此事?”

    楚王点了点头道:“没错。”或许是因为楚云凡答应解救楚国,楚王又感念自己对女儿的亏欠,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那般煞气。

    楚云凡却不管楚王,转头对娴妃说道:“娴妃娘娘,你可记得你与我娘亲跟随楚王游玩的过程中去过什么地方,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这……”娴妃没想到楚云凡会突然询问自己,不过随后想了想当初一路上自己的确和她母亲相处的比较多,只是时间太久远了,只得说道:“云凡,这事情过去太久了,很难想起来,你询问此事是为了什么?”

    楚云凡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此事很重要,而且我娘亲的死,也和此事有间接关系。”

    牵扯到楚云凡生母之死,楚王坐不住了,连忙说道:“你说什么?这和君妃之死有关?”他明明记得是君妃和别人私通才被自己处死的,怎么现在楚云凡却这么说?难道当初之事另有蹊跷?

    楚云凡不看楚王只是盯着娴妃,说道:“娴妃娘娘,此事或许不仅牵扯到我娘亲,甚至包括我,还有云歆妹妹都和此事有关。”

    这种猜测不是楚云凡自己想到的,而是风虎神识猜测的,因为风虎神识曾经感觉到楚云歆身上有着异于常人的气息,而且楚云歆天生长得容貌胜过修士,着实怪异。再加上楚云凡天生风灵根却是出生在极西之地这种灵气匮乏之地也是大异。

    这两件事情虽然怪异但是却没有联系,可是当风虎神识听到桂嬷嬷说君妃和娴妃都曾出去过一次,而这次之后君妃就密会陆曼空,将这些蛛丝马迹窜连起来,风虎神识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测。

    “你母亲的死,你的风灵根,还有你妹妹的绝世容颜或许都是因为她们那次外出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件事就是促发这一切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