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拷问
    墨染年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这段日子其实都是这么过来的,忽然神识笼罩的范围内观测到楚云凡正一路小跑而来。墨染年略感诧异,自己这个师妹还是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情况出现,当下立马翻身而起坐在床上挥手将房门拉开。

    楚云凡一觉踏入房间,看到墨染年正坐着望着自己,心里也不惊奇,还未等墨染年开口,便当先说道:“师姐,咱们走吧。”

    墨染年眨了眨眼,面露古怪的说道:“师妹,你方才还说不知道做什么,怎么这么快就有事了?”

    楚云凡微笑摇头:“此时我一人便足以了,但是如果师姐要觉得无聊,不妨一同来。”

    墨染年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是以二人当天住房当晚便退房,搞得客栈老板摸不着头脑、

    楚云凡所做的事情很简单,便是跟踪着日间那两名文士,那二人看上去极为警觉,走了几步便要停下来四处看看,二人穿梭在常城街道小巷,饶了好几个弯终于进入一个看似隐秘的房间。二人在房间内摆弄几番,竟然从房间内打开一条密道,二人不说话,都是纷纷走进了密道之内。

    楚云凡和墨染年待在不远的屋外,墨染年神识笼罩间已经将屋内发生的事情都看的真切了,便不由得叹气道:“师妹,原来你说的事情就是追踪两个凡人啊。”墨染年突然觉得其实睡觉比这个有趣得紧,身为筑基修士追踪两个凡人,真是丢人啊!

    楚云凡嗔了墨染年一眼,连忙问道:“别闹了师姐,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若非她元神受损,而且风虎神识的元神之力用来感应陆家先祖还好,用来追踪凡人实在是太浪费了,否则她也不会一心要拉着墨染年前来了。

    墨染年也不逗楚云凡,笑道:“屋内有个密道,他们进去了。”

    “还真够狡猾的。”楚云凡冷声说道,她如果猜的不错,这两个文士应该是赵国的派来齐国的人,而且既然这里有密道,说明赵国安插在齐国的细作还真不少,白天看他们言语此行应该是要对楚国不利,当下便说道:“师姐,你能否看穿那密道的轨迹和路线?”

    墨染年轻笑一声,傲然说道:“简单,师妹随我来!”

    墨染年当即施展炼气期的身法穿梭于街道夜间,神识扫视范围内,那条密道的所有路线全无遗漏的展现在脑海中。楚云凡紧追其后,二人施展的是修士神通,不过少许时间,已经来到城外。

    此地是一个小山丘,遍地是杂草。墨染年指了指前头小山丘下一个小山洞说道:“密道尽头便是这里。”

    楚云凡环顾四周,但见周遭尽是杂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却不知那两名文士来到这里是为什么,当下便对墨染年说道:“师姐,你我藏匿起来,看看他们搞什么玩意?”

    墨染年和楚云凡当即将身形隐入杂草中,施展几道障眼幻术,在黑夜中仿佛消失了一般。

    二人速度其实快得很,足足等待了半晌才从山洞内传出两个人的脚步声和细谈声。

    “范大人,咱们在赵国也是大臣,此次奉命来齐国请齐王发兵攻打楚国,可算是冒着性命危险啊,这城中不知有多少楚国暗探在盯着咱们呢。”这声音楚云凡一听便知是日间那名黑衣文士,当下撇了撇嘴,心道这二人果然是要对楚国不利。

    随后是略带沉稳的声音说道:“季大人,大王有命,咱们不得不来,这一路上咱们都是通过密道进城出城,只要咱们自己万事小心,便能安全见到齐王。”

    “哼,这攻打楚国是那个国师的主意,却要我们来做这苦差事,好歹你我都是一品大臣,也不知为赵国做过多少贡献,大王不知从哪里招来一个国师,第一件事竟是要我们这些国之重臣去做这要命的差事!”黑衣文士的声音越说越气愤,楚云凡想象这此时那人定然一脸通红。

    国师?楚云凡冷哼一声,虽然自己对楚王是什么心思复杂难明,但是楚国毕竟是自己生长之地,这个国师自己看来要寻个机会去会一会了。

    不消多时,两名文士的身影便出现在山洞之外,只是二人都停在这里不再动作,楚云凡索性也待着不动,倒是要看看他们要搞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墨染年轻轻说道:“师妹,远处有一辆马车正向这里开来。”

    楚云凡登时明白这两人在想什么了,既然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楚云凡也就不再隐藏了,当即显露身形踏步上前。

    两名文士正在焦心等待马车来接,忽然间眼前窜出一道黑影,还未待看的真切是什么,二人便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墨染年走进仔细瞧了瞧,嘟囔着说道:“师妹,你打算怎么对付这两人?”

    楚云凡打出几道法诀将二人浑身禁锢,伸手便提起一个含笑说道:“当然是好好拷问一番了,师姐,那个就交给你了,咱们先寻个隐蔽的所在。”

    墨染年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白衣男子,不管其他,当先便是一脚踢了踢。楚云凡额头冒出冷汗,尴尬的说道:“师姐,你别把人踢死了……”筑基修士对待凡人,能够乱踢的么?

    墨染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看到男子就不爽,不踢两下不痛快。”话虽如此,墨染年也没有再踢了,便伸手抓着白衣文士的脚一把提起来,与楚云凡对视一眼,随后纷纷隐入黑夜不见了。

    幽寂黑夜,银白的月光下,一辆马车徐徐而来,驭马的是一个一身粗糙的农民装扮的汉子,只见他驾着马车来到山洞前等待。过了许久,终于没有任何动静,汉子神色闪过一丝慌乱,当即朝着山洞内喊道:“范大人,季大人!”

    汉子咬了咬牙,当即进入山洞之内,过了一会再出来时已经是满脸落寞,轻叹一声驾车往回离去。

    两名文士昏迷了许久,醒来之时只看到眼前是一片陌生的环境。这里是一片空地,周遭是树林环布,此刻已经是正午,日头正高,二人都感觉身上流出了不少汗,似乎睡了很久……

    “范大人,我们这里怎么回事?”黑衣文士拍了拍头站起身子环顾四周警惕着说道。

    白衣文士浑身没有力气,身子动了动,要站起身来,忽然感觉自己腰间传来剧痛,当下痛哼一身摔在了地上,咬牙说道:“不知道,为何我身上这么痛?”

    黑衣文士顿时慌乱了起来,手足无措,忽然间不远处正徐徐走来一道红色的身影,定睛一望,顿时呆若木鸡。

    “美,好美……”黑衣文士痴痴的看着缓缓行来的墨染年,怔怔说道。

    白衣文士挣扎着转过头望去,一时之间也吃惊不小,惊叹着摇头,道:“若非之前我曾在楚国见过云歆公主,此女姿容绝对无人可比。即便如此,但比上云歆公主,也未必逊色太多,她……她究竟是谁?”

    二人的话语传入墨染年耳中,墨染年嘴角浅浅一勾,伸手便是一巴掌,隔得老远却只听见清脆的响声,两名文士痛呼一声,脸颊纷纷多上了一道通红的掌印。

    “妖法,这是妖法!”黑衣文士惊骇莫名,一个踉跄倒在地上,看着墨染年嘴角含笑缓缓走来,心中恐惧倍增。

    白衣文士也并不好过,此刻心中也是恐惧占据大多数。

    “师姐,你别吓唬他们了。”楚云凡看不下去了,别自己什么事情还没问出来这两人就被墨染年给打死了。

    墨染年轻哼一声便背过身去不再理会二人。

    黑衣文士看见这里又突然多出一个人,心中恐惧更甚,连忙双手抱头身子颤抖的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白衣文士比较冷静,看到楚云凡出现,仿佛看到转机,便镇定了一下心神,拱手说道:“这位兄台,你们将我们二人掳来此地有何吩咐?”

    楚云凡不由得多看这名文士一眼,只是微微笑道:“在下知道二位是赵国大臣,此次来齐国是要请齐王发兵攻楚,不知我说的可对?”

    “你,你怎么知道……”黑衣文士和白衣文士满脸惊骇,他们一路上自认为够小心了,为何还会泄露?

    “阁下是楚国的探子?”白衣文士心中苦笑,低头说道。

    楚云凡摇了摇头,说道:“我对二人没什么想法,只是询问一番事情以解我心中困惑,事后自然放了二位。”

    “此话当真?”白衣文士重新燃其了希望,定定望着楚云凡说道。

    “那是自然。”楚云凡轻笑着,杀两个凡人还真没必要,何况赵国可以派出两个人来以后也会继续派人,自己总不可能一直守着来一个杀一个吧?

    “好,阁下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白衣文士松了口气,缓缓说道。

    楚云凡看时机已到,便开口说道:“我知道二位来齐国的目的,所以二位也不必对我有所隐藏,二位所说是真是假,我自有辨认之法。”

    楚云凡这么说,就是要让这两人知道自己不可被欺骗,而且也欺骗不了,说吧随手会出一掌,便看见十丈之外一棵碗口般粗的树应声而断。

    白衣文士和黑衣文士吞了吞口水,讪讪说道:“阁下问吧,我们一定不敢欺瞒。”

    楚云凡点了点头,扫视了二人一眼,随后就对着白衣文士说道:“告诉我,赵国和楚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