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花名合蕴
    昨夜楚云凡难得看见墨染年没有躺床上睡觉,却只是待在一旁打坐,到了第二日问起来,墨染年才解释说今日可能有大战,自然要多准备一分了。

    很快就到了和罗临约定的时间,楚云凡做好一切应变准备后就朝着墨染年招呼一声说道:“师姐,出发吧。”

    墨染年轻轻点头,摆动了下双手,楚云凡便隐隐看到袖中有红芒闪烁,心下了然。当下拉与墨染年携手去往罗临的管事房间。

    罗临的房间居于灵舟正中心,这里的灵气浓度只能算中等,全然比不上紫牌房间。楚云凡当先上前叩问,过了一会在感到房外禁制松开,房门朝内两旁拉开,里面正是罗临正满脸微笑的看着二人。

    “楚兄弟和墨仙子果然守时,在下没等多久二位便来了。”罗临半眯着眼勾起嘴角轻轻笑道。

    早点看看你耍什么花样呀。墨染年心中暗讽着,一边给楚云凡轻轻踢了一脚。

    楚云凡耸了耸肩,走在墨染年之前上前拱手道:“罗道友如此好客,我们夫妻自然不能怠慢。”

    罗临也不多说,当即将二人迎如房间,随后关上房门,便指着面前一张大桌上十余道菜说道:“二位尝一尝这几道菜吧,这些可都是用不同妖兽和各种灵植配以秘法制成,味道可算一绝。”

    进了修仙界,尤其筑基之后,这口腹之欲楚云凡早已忘得干净,不过现下她只是显示炼气期修为,当下表现的对这些菜很感兴趣的模样,惊喜说道:“我在宗门内也不曾吃过这么丰富的大餐,娘子你吃过么?”

    墨染年随意扫了桌上各类菜色,只是漫不经心的说道:“夫君你忘了,我筑基多年,早已辟谷,这些早就不吃了,最多吃吃灵酒罢了。罗道友,我想这些不是为小妹准备的吧?”

    罗临露出果然如此的模样,轻声笑道:“在下所猜不错,在下心想楚兄弟还未辟谷,平日里吃食在所难免,但是墨仙子和在下都已筑基,所以这些都是给楚兄弟准备的,不过若是墨仙子想尝尝,那也无妨。”

    墨染年指了指桌上十余道菜,略带惊讶的说道:“这么多都给我夫君吃,罗道友你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至于我,对这些早就没了心思,今日小妹是冲着罗道友的灵酒来的。”

    罗临哈哈一笑,当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三壶酒摆放在桌上分置墨染年和楚云凡面前,自己又握着一个,开口便笑道:“在下和二位聊得甚是开心,二位都是出自大宗门,想必品味高的很,在下这粗劣小酒,二位随意尝尝便是。”

    楚云凡心中暗暗称喜,自己此刻正好装作一心吃菜对灵酒不感兴趣。正在此时,墨染年悄悄传音给楚云凡说道:“师妹,你装作无暇吃酒,我一人先尝尝。”

    一人吃菜,一人喝酒,总不可能二者都有问题,那样罗临也未免太蠢了,如此即便真有什么事情楚云凡和墨染年总有一人能留得准备。楚云凡点了点头,放声大笑道:“还是罗道友这里的菜色好,我宗门之内只是凑合凑合果腹而已,哪里及得过罗道友这里。罗道友,我当真全部吃掉,你可别心疼了。”

    罗临面色微变,但是随后却是展露笑颜,微笑道:“楚兄弟哪里话,这些菜你喜欢就好,多吃些也是在下欢喜之事。墨仙子,咱们就先喝酒吧。”

    墨染年浅浅一笑,一手托这酒壶冲着罗临敬了敬:“我先干为敬。”

    眼看墨染年吃下灵酒,罗临内心暗松一口气,大宗门弟子又如何?只要喝下灵酒到时候我想做什么都行,姓楚的没喝也不打紧,区区炼气期而已。

    罗临心中欢喜的紧,连忙干了一杯灵酒。

    一口酒下肚,墨染年大叹一声感慨道:“果真好酒,酒内灵气充盈,而且不含杂质,味道甘甜,罗道友,这酒是什么材料配制的,唤作何名?”墨染年一边和罗临说着话,一面悄然运起灵气努力将腹中灵酒之液聚集起来排出体外。

    罗临此刻心中轻松无比,言语也就带了更多真诚的喜悦,细细说道:“灵酒都是用各类灵植内的灵液配以配制而成,再加上灵气温养而成,各种灵液相互调配,其中分量细微差距皆能影响酒味与灵气纯度,具体什么材料和什么名字,在下先卖个关子,稍后再告诉仙子。”

    墨染年也只是随口一问,不过为了分罗临的心思罢了,淡淡一笑便不在询问,只是悄然将体内的灵酒排出。

    过了半晌,两壶酒都喝了大半,墨染年已经将灵酒祛除大半,即便如此,却还是渐渐感觉到身上的异样。

    墨染年浑然未觉,自己的脸颊慢慢泛起一片红潮,仿佛带了几分醉态,更加心惊的是她此刻竟然感觉身上燥热不已,身上麻痒的紧。

    墨染年心中叫糟,没想到如此小心谨慎,还是着了道,只是她明明服用过解毒丹,而且将灵酒排出体外了,为何会有这种异样?

    楚云凡在一边吃菜,正看到墨染年脸色泛红,仿佛醉了,心下不解,便伸手拉着墨染年关切问道:“娘子,你可是醉了?”

    楚云凡只道墨染年又在搞什么东西,只是不解她为何不先和自己打个招呼,故而如此询问。

    墨染年轻轻转过头看着楚云凡,只是此刻双眼朦胧,看什么也看不真切,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触摸自己的手,瞬间体内仿佛升腾一股无名之火,浑身臊热难当,更糟糕的是这种情况下竟然无法调动体内灵气。

    “这酒……为何……为何……”墨染年也分不清面前的人是楚云凡还是罗临,只感觉身上越来越烫,烫的仿佛要将浑身衣物烧尽,脸颊已经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楚云凡终于意识到,师姐着了道!当下冲着罗临斥道:“罗道友,你这酒究竟是什么名堂,我娘子她怎么了?”

    罗临现在收起之前那么友善的模样,带着嘲讽的玩味看着眼前两人,仿佛看待某种待宰的猎物一般。面对楚云凡的质问,也只是淡淡笑道:“灵酒的确是灵酒,在下并未说谎,至于这酒内有什么名堂,在下现在心情好,可以给你们解释一下。”

    “这灵酒是由各种灵植灵液聚合配制而成,这点在下之前说过。那些灵植都仅仅是拥有灵气而已,所以配制成灵酒也没什么效用,也就是味道好些,顺便带了些灵气而已。”说到这里,罗临的笑容就带了几分阴冷,对着楚云凡说道:“楚兄弟,你说若是有一类灵植的灵液除了拥有灵液之外还有其附加的功能,你说配成灵酒会如何呢?”

    楚云凡不明酒理,不过也从罗临话中得知了一个信息,这灵酒的确是有问题,可是他们明明吃过解毒丹了,而且是针对筑基期的解毒丹!

    “行了,看你也不知道,果然大宗门的弟子除了修为高一点,其他事情都是一无所知。”罗临仿佛很是得意,挑衅一般的看着楚云凡,继续说道:“其实要将这类灵植的效用融入灵酒之中成功率很低,而且价格不菲,不过这灵酒有个好处,它并非是掺杂了其他药物,而是配制成酒的时候便带来自身特殊功能,所以即便是有解毒丹也无用。”

    楚云凡的疑问终于揭开了,难怪墨师姐服用解毒丹也中招,没想到这罗临竟然如此谨慎,心下一惊,怒道:“你给我娘子的灵酒内加入了什么灵液?”

    罗临放肆的用目光打量着墨染年,嘿嘿笑道:“东方生长着一种灵植,名叫合蕴花,此花根茎处的灵液有一种奇特功效,服用此液之人浑身上下燥热难当,对男女之事再不通之人只要服用此液也会本能的渴求。”

    楚云凡心中一阵恶寒,原来罗临给师姐吃的灵酒是让人动情的□□!同时心中一阵后怕,幸好自己没有服用灵酒,否则那后果当真难以想象!

    “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么做?”楚云凡站起身来死死盯着罗临,浑身气势随时爆发。

    罗临一双眼登时充满了怨毒,冷笑着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大宗门弟子,我罗某踏入修仙界之始便饱受宗门弟子欺压,好不容易修炼到筑基期,但是你可知我经历多少危难?你们可好,在宗门之内什么问题也不必麻烦,自然就修炼到筑基期!”

    楚云凡心中不屑,她自妖族生活一年才得以归来,又遭遇秦庚的恩怨,纪炜真人仇恨,几次三番危机不断,如何说得上一个顺利?眼前这男子若是得知那附神钉之伤痛,不知还有底气说出这番话来?当下冷冷道:“你若有本事,何必用此下三滥的手段?”

    “下三滥?”罗临冷笑道:“你可知道,我平日接待宗门弟子也不少,为何今日偏偏要对付你们?”

    楚云凡不言语,只是冷冷地看着罗临,丹田之内,罗天绫蓄势待发!

    罗临也没有等待楚云凡开口,在他看来,墨染年已经失去威胁,剩下一个炼气期的楚云凡完全是自己手中蝼蚁,随手可以捏死,所以更加放肆了起来,仿佛要将自己多年来的闷气发泄出来。

    “我就是看见你才会这么做的,你一个区区炼气期修士,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墨仙子了?那些修为比我高的人欺辱我倒也罢了,你一个炼气期的臭小子竟然也比我好命?我偏不信邪,偏要和你们宗门弟子斗上一斗。原本我想着让你们夫妻都服用灵酒,到时候合蕴花特性发作,教你在一旁苦苦难挨,而且亲眼看着我如何与墨仙子亲近,让你你心痛欲裂,然后再取你性命!不过你既然没饮酒倒也无妨,待我将你制服,一样让你亲眼看着你爱妻如何在我身下婉转承欢!”

    罗临近乎癫狂一般喊着,仿佛不降多年来的郁气发泄干净誓不罢休!

    楚云凡心中苦涩,没想到事情缘由竟然是这样的,更加没想到的是散修对宗门弟子的仇恨竟然如此强烈,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了,楚云凡也不会让发生在秦庚身上的事情在自己和墨染年身上再次重演。

    楚云凡不再隐藏修为,身上气势登时爆发出来,显露出了自己原本的筑基初期的修为。此战,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