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蓄势而待
    楚云凡渐渐发觉,其实没有一直修炼也挺好的,像现在这样时常同墨染年出去看看灵舟外的风景,吹一吹迎面刮过的寒风,倒也颇有意思。

    这段时间楚云凡大多都陪在墨染年身边,即便不在船舱外,二人在房间内也自有事情可做。最近墨染年正缠着楚云凡要学音律,楚云凡第一次尝到了为人师的一丝苦头。

    不得不收,墨染年对于音律方面的天赋,真的很差……楚云凡满脸苦色的看着墨染年握着一支玉箫吹了半天也只听见“噗噗”之类的呼声。

    “师姐,你的手要按着玉箫上的洞,然后再吹。”

    “师姐,不要一直按着一个洞,要变化……师姐,你别把我的玉箫摔了啊!”

    墨染年生着闷气看着楚云凡小心翼翼的收起玉箫,很是气恼的说道:“我看你吹起来那么简单,而且如此好听,怎么我学了半天学不会?”

    楚云凡干笑一声,好言相慰道:“师姐,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天赋,我看你并不是很适合音律。”

    墨染年修炼到筑基中期,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当下泄了气,闷闷说道:“算了,师妹,咱们出去。”

    楚云凡板着一张脸被墨染年生生拉出船舱外了。

    有时候楚云凡都觉得墨染年很不可思议,比如看风景,她可以站在船头看着前头不断变幻的云团看上一整天,这种耐心即便是楚云凡也自愧不如。这一次,依旧是墨染年痴痴望着灵舟外的云团,楚云凡时而看看云,时而看看墨染年,打发时间。

    不知何时,灵舟管事罗临悄然来到二人身后。墨染年忽然回过头,原来无论何时她将神识四散周遭,所以早已感觉到了罗临的靠近,当下冷淡的说道:“罗道友,你也在这里?”

    楚云凡装模作样的吃了一惊,看到了罗临,登时吃惊不小,连忙上前拱手道:“原来是罗道友,小可竟然不知罗道友前来,切莫见怪。”

    罗临内心冷嘲,暗暗想到凭你一个炼气期修士能感觉到我才怪。只是表面还很是客套的含笑道:“楚道友这话说的可不好,是在下打搅了二位雅兴才是。”

    墨染年面色清冷,淡淡说道:“也没什么雅兴,只是闲来无事罢了。夫君,你来我身边。”

    楚云凡笑了笑,来到墨染年身旁,故作姿态贴着墨染年耳畔悄声道:“娘子,你下次发觉有人前来能否先告知为夫?这样为夫很没面子。”

    墨染年闻言顿时撤去一脸冰霜,只是掩口轻笑。这番表情在罗临眼中竟是极美,只是一听楚云凡的话语,罗临心中妒恨之火便越发炙热,强自忍耐上前靠近二人微笑说道:“二位道友每日都会在这外面待上很长时间,罗某有些疑问,二位不用修炼的么?”

    墨染年此刻含嗔瞪了楚云凡一眼,脸颊一阵绯红,只是背过身去不看二人。楚云凡颇为无奈,师姐这是把什么问题都交给自己了,而且还摆出这么一副模样,分明是让人往歪处想啊……

    “额,修炼之事,我们夫妻并不在意,此番出来,我们只是随意走走,放松放松。”楚云凡琢磨了一会还是觉得自己这样回答比较好。

    “我看是你自己不在意吧?”罗临心中暗道,随后越发觉得墨染年和楚云凡在一起当真是大大不好,随后想起方才墨染年那脸上一抹红晕,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对楚云凡更加嫉恨。

    罗临皮笑肉不笑:“其实在下在这灵舟上也没什么时间修炼,二位若是觉得路上烦闷,咱们不妨可以互相解闷。“

    “如此甚好,娘子你觉得呢?“楚云凡微笑着朝罗临点了点头,随后转头问过墨染年意见。

    墨染年轻轻“嗯“了一声,不再多言。罗临闻言登时心中欢喜不已,连忙凑上前去和楚云凡二人交谈起来。

    交谈的过程几乎都是楚云凡和罗临互相说话,墨染年很是规矩的站在一旁,倒颇有些贤惠的模样,只看的一旁楚云凡苦笑不已。

    二人交谈的内容涉猎很广,楚云凡几乎将自己在师父藏书内所有记得起来的内容都说上一遍了,而彼此的身份也相互了解了一些。

    楚云凡自称是玉苍门附属的中等宗门内一名内门弟子,而墨染年则还是实话实说。罗临是中等仙城西落城内一名散修,筑基后加入散仙盟,不过平日也就是靠猎杀妖兽和灵舟赚取所需之用,日子并不好过。

    得知楚云凡二人身份,罗临心中登时狂热了起来,虽然早就知道楚云凡二人出身不凡,但没想到墨染年竟然是出身玉苍门的,还是内门弟子。与之相比,楚云凡一个中等宗门的弟子,罗临倒真不太看重。

    “若我能得到墨仙子,凭借玉苍门的关系,今后修炼之途必定顺畅无比……“罗临正在盘算自己利益,正心中暗喜,早已不将楚云凡一个炼气期修士放在眼里,又想起墨染年绝美之姿,心中便越发火热了起来。

    神识悄悄注意罗临的墨染年心中一惊,那男子方才眼神中的贪婪和欲望一闪而逝,但是墨染年却看得真切。她进入玉苍门之后饱受男修欺凌,对于男子的眼神中蕴含的意思比任何女子都要清楚不过了,片刻后就明白罗临心里在想什么,刹那间心中惊怒交加。多少年了,居然还有男子打自己的主意!

    罗临和楚云凡正聊得欢,眼见时间不早了,罗临心想时机差不多,这男子对自己应该也没什么戒心,便拱手笑道:“今日和楚兄弟相谈甚欢,你我一见如故,今日天色不早,这样吧,明日在下在自己房中准备几壶灵酒,到时候还请二位赏光前来。“

    “这……“楚云凡面露危难之色,她虽然和罗临交谈良久,觉得对方应该没什么恶意,但是出门在外,该有的防范之心还是不可少。正想着如何推却此事,身后却传来墨染年温柔的声音:“夫君,难得你们相谈甚好,去一去也无妨,正好我也想尝尝罗道友的灵酒味道如何。”

    听到墨染年同意,罗临心里更加激动,满脸期待的看着楚云凡。

    楚云凡听到墨染年的话,也就同意了。当即三人分开,楚云凡和墨染年默默回到房间,当场布设禁制,楚云凡便开口问道:“师姐,出门在外,凡事要小心才是。”

    墨染年此刻的模样却和之前在罗临面前截然不同,浑身散发着一股锐气。楚云凡看到墨染年这模样当场便被镇住了,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师姐,你怎么了?”

    墨染年看了看楚云凡,露出一丝赞赏,轻声说道:“师妹,你第一次外出历练,但是表现已经很好了,你说的不错,出门在外要万事小心,而且我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姓罗的不怀好意。”

    楚云凡顿时惊道:“师姐,你怎么知道的?”她和罗临交谈良久,总是觉得看上去不像坏人。

    墨染年郑重点头,幽幽说道:“虽然他隐藏的很深,但是我还是感觉得到,我想明日他叫我们去他房间,或许有什么目的。”

    在处事经历上,楚云凡自觉墨染年比自己强多了,当下对她的话也是深信不疑,正是如此,便忧心不已,叹道:“他是筑基中期,咱们二人未必怕他,但是这灵舟是他的,他若是在这灵舟上动手脚,那可就难办了。”

    墨染年沉吟半晌,心中已有主意,当下便道:“明日且去看看,你我各自小心便是,我想他多半会在灵酒中动手脚,你我一切如常,莫让他生疑,我这里有解毒丹,先备好了。”

    楚云凡听着墨染年从容不迫分析好情况,随后取出一枚淡绿色药丸,便伸手接住,便听到墨染年说道:“明日服用灵酒前吞服一粒解毒丹,灵酒只可用半杯,不可满饮。”

    楚云凡默默点头,便收好了解毒丹,随后说道:“师姐,若他还有其他手段该如何应对?”

    墨染年点了点头,轻叹道:“散修修为普遍不如宗门弟子,但是同阶之中战力很强,没有宗门庇护的散修能够生存下去都是依靠自身努力,到时候你我全心防备,随时准备动手。”

    楚云凡点头,说起来自己的倚仗还是不少,别的不说,那个罗天绫可是连妖将都无法摧毁,何况自己还有其他手段,想来也是不惧罗临的。

    “风虎前辈传我的碎星指还有分流意我还没有试过威力如何,正好这次有机会了。”楚云凡心中暗自琢磨着,心中顿时信心大增。

    “臭丫头,现在想起老夫的好处了吧。”在楚云凡识海内沉默数日的风虎神识突然出声,吓得楚云凡一个激灵。

    “前辈,这几天你怎么不说话了。”楚云凡没好气的说着,她虽然元神受损,但是在自己识海之内和风虎交谈还是比较轻松的。

    “老夫看你们那么快活,索性不打扰了,不过现在遇到事情了,老夫自然要出手了,不过话说起来,丫头,怎么你一上灵舟就各种麻烦不断呢?”

    楚云凡眼角抽了抽,深吸一口气:“或许是晚辈八字与灵舟不和吧……”

    风虎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