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历练之道
    楚云凡感受到墨染年细白嫩手划过自己脸颊带来丝丝凉意,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竟有一种被人调戏的羞人之感,遂心神大振,宁可调戏也不可以被调戏!

    楚云凡正是心中一股倔意支撑着,突然胆大起来一伸手抓住正在自己脸颊上的嫩手随即顺势揽住墨染年腰肢,瞥了面前那筑基中期修士一眼,带着些调笑的口吻轻轻说道:“娘子说的是。”

    墨染年瞪大了眼看着楚云凡,眨了眨眼,随后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挣脱楚云凡的怀抱指着那名修士冷眼说道:“我们夫妻赶路,莫要再拦路了。”

    墨染年都开口了,那名修士也是没理由拦在这里了,只是颇不甘心的离开了,临了还不忘狠狠的瞪了楚云凡一眼。

    楚云凡苦笑,没想到身边跟着个美人也不是什么好事,当下耸了耸肩道:“师姐,继续走吧。”

    走在路上,墨染年突然狠狠的掐了楚云凡胳膊,楚云凡被吓得激灵,忙问道:“师姐,你掐我做什么?”

    墨染年白了楚云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刚才连师姐的便宜也敢占?”

    楚云凡叫苦不迭,谁让你非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们是道侣的?只是当下不敢多言,闷头走路。

    过了半晌,一路平安无事,楚云凡和墨染年来到莽苍城中停放灵舟之处,立即租了一个不久便要起程往西方去的灵舟,随后就各自要去挑个房间了。

    这艘灵舟的管事是个筑基中期的男子,名叫罗临,他的灵舟隶属西方一个中等仙城。距离灵舟开动还有几日,这几日已经有不少修士前来租用,当下罗临一看到墨染年的模样便眼前一亮,随后注意到她的修为,而后便不敢大意,收下灵石后就划了一枚紫色门牌给墨染年,随后指了指楚云凡。

    楚云凡走上前去朝罗临拱手道:“有劳道友了。”

    罗临轻轻蹙眉,心中对着炼气后期修为的小子很是不在意,原本看在他跟随墨仙子的份上打算给他个蓝色门牌,但当听见楚云凡称呼自己为道友后便转了念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绿色门牌递了过去:“房间所剩不多,你就先用着吧。”

    楚云凡看着绿色的门牌颇感无奈,自己从修行开始还没住过紫色门牌以下的房间呢,怎么现在突然就给自己一个绿牌子了?看来还真是修为低不受人待见。

    墨染年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心中愤然,走上前去一把将绿色牌子丢还给罗临,说道:“有劳道友了,既然房间不够,也不必如此麻烦,我和外子同住一间便是了。”

    外子……罗临一双眼顿时大的惊人,只见他死死的盯着楚云凡,但看了半天觉得此子除了模样清秀,也没什么特别,而且修为还如此低下,竟然如此好命。

    “楚师妹,走啊。”墨染年横了一旁还在发愣的楚云凡,神识传音道,随后就粗蛮的拉着楚云凡便走,留下满脸艳羡和嫉妒的罗临在一边发愣:“什么时候我也有那小子好运就好了。那小子,那小子才炼气期啊,墨仙子看上他哪一点了?”

    “师妹,你给师姐我争点气啊,好歹现在咱们名义上的道侣,怎么处处都要我出头?”墨染年拉着楚云凡气呼呼的说道。

    楚云凡抓了抓头,委屈的说道:“师姐,我现在显露出来的是炼气期修为,你的修为太高了,我也没办法啊。”

    楚云凡这么一说,墨染年也是颇为受用,也就消了大半的气,白了楚云凡一眼,说道:“算了,反正我也是来保护你的,走吧。”

    “师姐,一会我们真的住一起啊?”楚云凡跟在墨染年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啊,反正咱们都是女子,不碍事。”墨染年笑了笑,随后说道。

    可是楚云凡还是有些担心,思虑再三还是出声问道:“师姐,我们两个待在一个房间修炼不会受到干扰么?”修士修炼都是单独居住的,因为修炼之时都要吸收灵气,若是两人都在一个房间内修炼,那灵气显然比不上一个人修炼的。

    墨染年摆了摆手道:“咱们是出来历练的,你要想专心修炼还不如回宗门去,那里灵气最好了。”

    好吧,楚云凡承认自己还是少说点话比较实在,便一路默默无言跟着墨染年。

    找到了属于那个门牌的房间,墨染年就直接躺在了床榻上冲着楚云凡招了招手:“师妹,过来。”

    楚云凡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脚步沉沉的来带床前,但见墨染年迅速在床上打个滚靠着里头躺着,随后便指了指旁边的空处说道:“师妹,今晚我睡里面,你睡外面。”

    “师姐,你不修炼么?”楚云凡很是无奈的说着,一般修士哪里有心情考虑睡哪里的问题?或许只有自己这个师姐才算一朵奇葩吧?

    墨染年一只手撑着头,只是摇了摇头,幽幽叹道:“我外出历练偶尔才会修炼,师妹,你觉得历练的时候还一心修炼,那样有什么意义呢?”

    根墨染年相处这么久了,楚云凡还是第一次看到墨染年露出这种神态,心下一奇,而后又想到墨染年说的这句话,认真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摇头道:“师姐,我不明白,这是我第一次历练。”

    墨染年摇头笑了笑,又伸手招了招,含笑道:“总之历练和修炼息息相关,但却各有不同,听我的便是,这段时间不用费心修炼了,快上床,先睡一觉再说。”

    楚云凡拗不过墨染年的要求,只好应允。数年来不曾想过如凡人一般睡觉,楚云凡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或许是习惯了长久的修炼,直到夜深了,还在辗转难眠。

    楚云凡心里一直想着躺在床上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但是墨染年交代了自己半天让自己好好睡觉,如果此刻跑去修炼被师姐发现岂不更差?一念至此,楚云凡便想着这样躺在床上发呆也就是了。

    时间缓缓而过,楚云凡在这寂静的时候感受着身旁墨染年微闭双目很自然传来的呼吸声,心中感到诧异。自己没事做了就一心想着修炼,不修炼便不自在,怎么师姐却睡得如此香甜?

    一夜无话。

    第二日,墨染年睡得很是舒畅,一睁开眼便看到楚云凡静静的坐在桌旁闭目沉吟,当下穿好衣物走上前去轻拍一下笑道:“师妹,昨夜睡得可好?”

    楚云凡苦思一夜还是无法静心入睡,听到墨染年的询问,只是无奈的摇头,不住叹气。

    看到楚云凡这个样子,墨染年一下便猜中缘由,走到楚云凡身旁微笑道:“因为你一直想着修炼,所以才无法安心入睡。”

    楚云凡一顿,随后点了头:“是的,我总放心不下修炼。”

    墨染年看到楚云凡这幅摸样,倒真和自己初时一般无二,越看便越是怜惜。她自是明白修行一途来日方长,修行非一朝一夕所能成事,即便日夜修炼也只是徒增修为,但是对于修士而言,修为和心境历练缺一不可,门中大多弟子以为历练便是离开宗门在外面闯荡一番便算是历练了,其实不然。

    历练二字,一在经历,二在磨练,经历的越多,一颗道心便会被磨练的越发坚韧,这与修为无关,但是却是修士必备之物。若是修士外出之时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然而心心念念还是修炼,那便失了这历练二字的真意了,到头来纵然修为有成,但是道心不稳,终是祸患。

    墨染年将其中缘由仔细和楚云凡说了一遍,楚云凡这才明白了为何墨染年不介意二人同住一房,因为她根本就没将修炼放在心上。

    “楚师妹,你昨夜是否睡也睡不着,一心只想修炼,不去修炼,便很是难熬?”墨染年轻声笑道,看着楚云凡的神色充满了温柔的笑意。

    楚云凡点了点头,知道了墨染年的用意,她也就渐渐的想歇了修炼的心思,但是总是担忧这样下去岂不是耽搁功夫?却见墨染年拉着楚云凡的手来到床上,将楚云凡全身盖得严实,这才说道:“这便是你的第一次磨练,此刻修炼的念头便是你的杂念,等你能安然入睡,变酸过关了。”

    “如此简单?”楚云凡诧道。

    墨染年轻轻点头。楚云凡瞬间精神大振,下定决心这次要好好睡着了。

    眼看楚云凡紧闭双眼的模样,墨染年便忍不住笑了笑,伸了伸懒腰也就不管楚云凡,独自离开房间了。

    这一日,灵舟上又来了不少修士,大多是因为此舟不久便要出发所以才来的。墨染年正是闲来无事站在船头看着来往修士进进出出,颇为惬意。

    很快就到了灵舟出发之日,到了现在,楚云凡终于能够不再整天想着修炼,安心入睡了。

    出发之时,楚云凡携同墨染年离开房间来到船头,其实楚云凡是不愿来的,只是墨染年硬拉着她出来,如此才不得不从。

    “师姐,咱们不……”楚云凡正不满的嘟囔抱怨,墨染年会然横了她一眼,楚云凡心下一惊,随后感觉大险,自己这样的称呼在房间内就算了,在这外面被别人听见可就不好了。当下有了准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娘子,你拉着为夫出来为何?”

    “老待在房里多闷,应该出来透透气,看看风景。”墨染年似乎很满意楚云凡的表现,明明比楚云凡还高一个些的身子偏要赖在楚云凡怀中娇声娇气的说道:“夫君,日后你若无事,多陪我四处看看可好?”

    师姐啊师姐,你装我媳妇儿就算了,偏偏还要装淑女作甚?楚云凡听着墨染年这模样只感觉身上泛起一阵凉意,若是宗门内那些男弟子知道墨师姐在别人怀中如此娇滴滴的模样喊着“夫君”二字的时候会不会惊掉了下巴?

    不过若是真让墨染年在一个男子面前如此作态,楚云凡觉得也不太可能,让墨师姐刺某个男子一剑倒是很有希望。

    眼看墨染年一脸热切的模样,楚云凡终于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娘子若喜欢,为夫每日带你出来也好,那房内的确挺闷的……”

    此刻灵舟的另一旁,正用神识扫视灵舟周遭的罗临正好看到墨染年和楚云凡这番言语,刹那间嫉恨不已,尤其一听到楚云凡说每日都出来,那目光就更加怨毒了。

    “寻常修士哪有可能放着修炼不去做天天出来看风景的?莫非修士双修效果远胜单独修炼,所以他们才每天有那么多时间剩余?”罗临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正确,刹那间就对楚云凡厌恶到了极点。凭什么,一个炼气期的弟子竟然能得到墨仙子的青睐?

    原本罗临平日里也见过不少女修,但是墨染年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标明了她出身不凡,定然是某个大宗门的弟子。这种人物,罗临是平日想也不敢想的,但是一看到楚云凡炼气后期的修为却和墨染年如此恩爱,便心中不忿,此意日渐增长,渐渐有不可制止之势。

    罗临也只是出身散修,能够修炼到筑基期都是凭借自己多年来的努力,期间受到多少次欺压不可计数,平日总是以为别人是宗门弟子,别人修为比自己高,那也只能逆来顺受,但是自从见到楚云凡,他终于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墨仙子这等佳人,岂能是你一个区区炼气期修士能够玷污的?”罗临双手紧紧握起,发出轻轻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