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含素回山
    楚云凡躺在床上足足一月,终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上次被附神钉穿透的身体失去了行动能力,如今能够行动自如,只是两根附神钉造成的元神伤害还是没有那么快恢复。

    养伤期间,楚云凡将炼神决的来历告诉了风虎神识,风虎神识很是高兴,越发肯定楚云凡真的是得到仙人的传承了,对于极西之地之行也催促的越来越紧。

    楚云凡无奈的说道:“前辈,我的元神现在基本没用了,你总得让我元神恢复大半再出发吧?而且我还要等师父回来。”

    “你要元神有什么用?路上有老夫为你探路对敌,用不着你耗费神识,至于你那个师父,区区结丹期而已,等你办完事再见也是一样的。”

    这几日,尤其是楚云凡身体恢复差不多的时候,风虎神识便越发唠叨了起来,楚云凡也不怪他,因为他只是风虎分化出的一缕神识,而且为了自己连续消耗不少了元神之力,时日一长便会自动消散,故而才会这样着急。

    被风虎神识说道的没办法,楚云凡只好屈服的说道:“这样吧,前辈,元神我就不管了,但是我必须见到我师父安全,然后才能安心离开。”

    风虎神识也退让一步,同意了楚云凡的想法。

    剩下的时间楚云凡都过得很平静,除了元神受损无法动用,其他倒也和常人一般,闲暇之时李雪清和许妙儿也会来寻她解闷,日子倒也惬意。

    这一日,楚云凡身体好了半月,正在冷宁居内喝茶,忽然感到冷宁居外禁制被解开,随后便是一袭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正巧与那温和的目光相碰,怔住了。

    师父还是师父,和一年前一样,永远带着让人温暖的目光看着自己。楚云凡想到自己受的苦楚,在李雪清和许妙儿面前还要强撑着,但是看到眼前这人,眼中泪水却如决堤了一般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身子就软软的扑到那人怀中。

    含素真人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楚云凡,伸手轻轻拍了拍,微笑道:“小凡,怎么了?见到为师不高兴么?”

    “高兴,云凡高兴的紧……”楚云凡在含素真人怀中哽咽着说道,自己受的苦,仿佛只有在含素真人这里才能得到安慰。

    “可是发生事了?”含素真人轻轻蹙眉,柔声问道。

    楚云凡不住的点头,在师父面前,仿佛要将满腹委屈统统宣泄出来。

    含素真人扶开楚云凡,相携坐下,师徒相对着,当下伸手拭去楚云凡的泪痕,极尽温柔的说道:“小凡,你慢慢讲来。”

    楚云凡连连点头,便将月前发生的一切悉数道来。含素真人默默聆听,神色看来一直很平静,不为所动,楚云凡看了看,心中有些忐忑,便轻声发问道:“师父,徒儿做得是对还是错?”

    含素真人伸手轻轻拍了拍楚云凡手背,微笑着说道:“小凡,为师无法为你铺平前方的道路,很多路都需要你自己去摸索。你的每一次选择决策都会造成不同的结局,事情的错对要靠你自己去理解。”

    楚云凡神色一黯,低声道:“徒儿知道了。”

    含素真人长出一口气,轻声说道:“许多事情的对错其实很难言明,因为一旦生了探究是非之心,你就会发现,是是非非永远不是你表面看的那么清楚简单。你与纪炜真人的恩怨已经牵扯下来,这是因,终有一日,需你自己了结这段因果。”

    楚云凡认真的看着含素真人,细细思索她话中玄机,每次当含素真人露出这幅高深莫测的表情,总是暗有所指。

    “师父这是支持我寻纪炜真人报仇?”楚云凡心中不解。

    含素真人摸了摸楚云凡额头,微笑道:“好好休息吧,为师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楚云凡以为含素真人回来了,自己的生活就该平静下来,紧接着就开始准备离山的事情了,却不料几天后便传来一个巨大的消息,轰动整个玉苍门。

    “云凡姐姐,你师父把纪炜真人给揍了!”李雪清一路疾驰而来直奔冷宁居,见到楚云凡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惊骇。

    楚云凡当场石化,她没听错了吧?前几天还合自己讲大道理的师父居然转过身就把纪炜真人给揍了?很快就看到冷宁居外紧追李雪清而来的许妙儿大口喘气的说道:“云凡,你别听雪清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楚云凡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回过神来,许妙儿就又开口说道:“你师父把纪炜真人给废了!”

    楚云凡一个踉跄倒退几步,随后有气无力的看着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李雪清满脸兴奋的凑到楚云凡面前激动着说道:“含素师叔一回到宗门就直接冲到渊成峰找纪炜真人了,说是要替你出气。”

    “这……”楚云凡感觉脑子不够用了,这话不像师父的语气啊……

    许妙儿解释道:“当时情况怎么样其实我们不知道,但是含素师祖的确是为你才去的渊成峰。”

    这一点楚云凡倒没什么怀疑,便道:“后来怎么了?”

    接下来楚云凡就在李雪清的夸张描述和许妙儿的客观解释下慢慢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那日含素真人离开冷宁居后匆匆和云和真人交接了云渺峰的事宜,随后便直奔莽苍城,按照楚云凡的话找到了那灵舟上的管事王老,将其带回渊成峰将那日的事情搞得清楚,随后便说纪炜真人处事不公。

    纪炜真人也并非好相与的,直接就扯开灵舟的事情说楚云凡以下犯上,但是含素真人只是淡淡说是纪炜真人处事不公才引起不满,二人争执不下,当场摆下擂台打架。

    纪炜真人结丹后期修为已经多年,含素真人刚刚踏入结丹后期,原本纪炜真人信心十足一心要挫一挫云渺峰的锐气。谁知二人一动手便是含素真人完全占据上风,含素真人平日极少动手,但是这一次真的让玉苍门的人都清楚的记下来了那一幕幕。

    含素真人超强的实力完全出乎纪炜真人想象,一番交战下,纪炜真人竟然被含素真人直接断了两指。听到这里,楚云凡满脸的不可思议,没想到师父这么厉害,但是平时看起来……

    “当时她们的比试我们都看到了,看到纪炜真人两指被断时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别提多痛快了,云凡姐姐,你知道含素师叔当时说了什么话么?”李雪清极尽一切夸张之花形容当时的战况,说的楚云凡渐渐被吸引进去,忙问道:“说什么了?”

    李雪清轻咳一声,故作严肃的淡淡说道:“昔日纪炜师兄这双指使用附神钉伤我徒儿,今日小妹将其废去,也算公平。”

    楚云凡心中暖暖的,随后却是一阵担忧,师父为自己做到如此,会不会惹来什么祸患?当下连忙询问事态发展如何。

    “后来含素师叔逼纪炜真人当场立下血誓,让她不能用任何方法报复与你,也不能借人之手寻你麻烦,出发有朝一日你主动寻他,这个誓言才能立破。”

    血誓是以修士一身精血为誓,一旦违背,将会全身精血沸腾,爆体而亡,其结果比心魔誓还要严重。这么一来,纪炜真人的脸算是丢大了。

    “不过含素师祖此举也不知是何意味,既令纪炜真人不能寻你麻烦,又说若你主动寻他,这誓言便可破了,莫非她要你以后去找纪炜真人?”许妙儿愁眉思索,喃喃念道。

    楚云凡想起含素真人对自己说过的话,她说自己将来必要亲手了结这段因果,当时不明其意,现在似乎明白了一些。

    三人又叙谈一番,楚云凡便送二人离开,随后才道:“师父说她无法为我铺平前方道路,因为我的道,只能靠我自己走,但是她却是会指引我前行,这才是她的用意。”

    “早些时候我不知你师父如何,但现在看来,你师父也并非池中物,早晚必有大成。”风虎神识缓缓而道。

    楚云凡轻轻一笑,这还是风虎神识第一次如此夸赞别人,而且是自己的师父,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别笑了,丫头,过几日你便离开玉苍门吧,不过我想你得罪那个秦庚,路上未必平坦。”风虎神识郑重其事的说道。

    楚云凡早已想到秦庚不会善罢甘休,否则自己在玉苍门也就不会有这一遭罪了,微微点头,道:“到时候再说吧。”无论如何,极西之地是必须回去的,不为陆家先祖,楚云凡也觉得自己和楚王之间也该有个交代了,那人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天柱峰后山。

    一片竹林中,幽幽小道上,两名白衣女子并肩缓缓而行。

    “师妹,你这次闹的动静可不小啊……”雾韵真君脸上带着微笑,并不见有何责怪之意。

    含素真人一言不发,只是摇了摇头。

    雾韵真君见含素真人不接口,也不生气,淡笑道:“那一桩事,我早已开天眼看的清楚,此事纪炜的确处事不公,你断其二指也算抵消了,但是让他当众立誓,丢尽了结丹真人的颜面,还是太过了……”

    “若知今日,他便不该牵扯进这桩因果。”含素真人淡淡说道。

    “天眼之中,我感觉到了,你的小徒弟,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为人知。”

    含素真人顿了顿,看了一眼雾韵真君:“师姐此话何意?”

    雾韵真君笑了笑,摇头道:“附神钉的威力你我皆知,即便是结丹真人也未必扛得住十钉,但是她受刑的时候,除了前两钉的确是中了附神钉后正常反应,后面八钉,却都透着古怪。”

    雾韵真人一语说完便停下身子,一手贴在前额,打出几道法诀,便看到前额一点发出璀璨的光芒,光芒之中正是楚云凡在缚仙柱受刑的场景。

    含素真人看完一切,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多言。

    雾韵真人收了神通,微笑道:“看来你这徒儿也是个大气运之人,福分颇大,却不知你们师徒二人谁的气运更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