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三十章 玄妙之诀
    众人注视之下,纪炜真人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泛着淡淡白光的纯白手套,看不出材质,但是从结丹真人手中取出来,想来也是不凡之物。只是众人皆不知纪炜真人此刻取出一个手套做什么用?

    云和真人背过身去不看纪炜真人,暗自叹息。

    纪炜真人伸出一手将手套全然套进,随后对其打出几道法诀,便看到手套白光瞬间遮盖住纪炜真人一整条手臂,连同长袖也包裹入内。

    “我明白了,纪炜真人是为了到时候取出附神钉之时不会误伤自己,所以用此手套防护一手!”人群中有见识高超的弟子很快就明白纪炜真人的用意,缓缓道来。

    “附神钉竟有如此威力,即便是结丹真人也需要带上法宝以免为其所伤?”石台之下一片哗然,李雪清和许妙儿见到这种事情面色忧心更重。

    “纪炜真人如此行径,是想吓我一吓?”楚云凡沉吟着思索,片刻之后识海之中的风虎神识传来声音:“附神钉专门针对元神,修士元神除却识海之内的修士能够面前操控,还有其余散布周身的元神,他这么做本是无错的。”

    楚云凡微微点头,凝神准备着。随后便看到纪炜真人扬起那只手臂虚空一招,之间一声脆响,正是九根缚仙柱中其中一根飞出一道细细的红芒直接被纪炜真人抓在手中。

    那是一根细小的赤色短钉,只是通体附着黑色斑迹,遮掩了大多本体颜色。纪炜真人将短钉握在身前,口中喃喃念咒,便见短钉之上的黑斑渐渐消褪,显露出一身赤红的全身。

    一看见短钉全貌,风虎神识便叹息道:“元神法宝,金芒为下,玄青为次,赤红为上,这附神钉对元神的伤害已然非同小可!”

    楚云凡记得打神鞭便是金芒,而这还仅仅是下等,而这附神钉竟然超越了打神鞭两个阶段,恐怕也只有这种强悍法宝才能算得上中原大宗门的大刑吧。

    纪炜真人将附神钉用手捏住,冷冷看了楚云凡一眼,轻哼一身随手便将手中附神钉刺了过去。

    楚云凡全身被禁锢住无法动弹,但见附神钉飞来的速度并不快,但此刻的楚云凡无法闪躲,只能生生承受。

    “噗”的一声闷响,那附神钉直接打中楚云凡左肩,贯穿而过,在一众修士的注视下穿过楚云凡左肩后直入其后缚仙柱之内不见踪影。

    楚云凡睁大了眼看着左肩突然多出来的一个细小洞孔,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只是片刻已经双眼遍布血丝,再过其后便是都打的汗水滴下。众人正惊愕间,楚云凡终于发出惨叫。

    这声惨叫极为凄厉,仅仅是这一钉,楚云凡便感到痛彻心扉的感觉,那种元神撕裂的感觉比之打神鞭更甚数倍,只是这一钉下去,楚云凡已经尝到了苦头,难以言喻的痛苦伴随嘶吼声响彻全场。

    李雪清和许妙儿惊骇万分,她们从认识楚云凡开始何曾见到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失态的嘶吼?可见楚云凡此刻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该死的,这附神钉比老夫想象的还厉害,一钉便破了老夫的防护,丫头,现在你后悔也没用了,余下九钉你也只能继续承受了。”风虎神识无奈叹道。

    纪炜真人面不改色,继续从缚仙柱内取出附神钉,驱褪黑斑后再次朝着楚云凡飞去。

    第二钉穿透了楚云凡右腿,那一瞬间楚云凡就感觉这条腿仿佛不再属于自己了,剧痛之下浑身抽搐,眼角溢出泪水,此刻的楚云凡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本能的痛呼,竭尽全力嘶喊,直喊得声音嘶哑也不曾停歇。

    这种剧痛之下,楚云凡看到纪炜真人又开始取钉,心如死灰,只盼自己就此昏迷过去那便最好。

    忽然间,楚云凡脑中闪过一道光芒,仿佛是抓到了一丝希望。

    炼神决,就是炼神决!楚云凡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因为元神受伤已经很久没有修炼过炼神决了,但是初次修炼时自己编感觉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楚云凡终于抓到了一丝希望,当即碍事闭目修炼炼神决。

    炼神决一旦修炼,便会闭绝一切与外界联系,楚云凡在这惊险之时也不知道炼神决效果如何,但是必须一试。便是这时,纪炜真人的第三钉也飞刺而来。

    毫无意外的,第三钉穿过楚云凡胸前,剧痛之下原本沉睡的楚云凡痛醒过来,正想大喊,却发现自己并未如想象那般痛苦,当先便是一愣。

    “丫头,别发愣,快喊出来!”神识之内传来了风虎急迫的声音,楚云凡当即如前两次一般喊出声来,可是暗地里却神识传音风虎:“前辈,是你相助么,这第三钉虽然也很难受,但是远远不及前两钉。”

    “丫头,这得问你自己了,原来你身怀收聚元神的功法,为何不早说,有这功法,那便不必担心元神受伤了。”风虎很是责怪的语气让楚云凡万般不解。

    “收聚元神?”楚云凡思索着,片刻后终于想通其中关键。风虎神识所说收聚元神的功法,莫非就是炼神决?

    元神散布周身,修士一般只能操控识海之内的元神,但是周身其他元神也至关重要,所以附神钉只需要随意打在身上某一处便能刺穿元神,但若能够将周身元神尽数收聚入识海之内,任凭附神钉如何刺穿肉身,也决计伤害不了元神半分!

    “这收聚元神的本事可是早已失传,你是哪里得到的?”风虎神识很是疑惑。

    “这个……”楚云凡尴尬了,这种情况下这前辈怎么还有心情问自己这个问题。沉吟间,纪炜真人第四钉也打进身体。

    楚云凡闷哼一声,垂下了头,身子软了下来,在外人看来仿佛是死了。

    “云凡姐姐!”李雪清失声惊呼,已经泪流满面。前一日还对自己有说有笑的姐姐,竟然就这么死了?

    许妙儿眼眶红红的,低下头默默流泪。

    同时周遭修士一片唏嘘,也有欢喜的,也有懊恼的。

    之前摆下赌局的矮胖修士大笑着跑到赌局下招呼道:“押第四钉的师兄们快来这里领灵玉了,其他同门输了灵玉也别沮丧啊。”

    云和真人转过身看着已经不再动弹的楚云凡,轻叹摇头。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继续从缚仙柱之内取出附神钉。云和真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惊,随后带着怒意问道:“纪炜师兄,这弟子已经死了,你还不满意,莫非还要鞭尸不成?”

    纪炜真人淡淡一笑,看也不看云和真人,慢悠悠的举起附神钉,道:“她死不死与我何干?她若不死,十钉之后本座自然放她,她即便死了,这十钉也得钉完,这是规矩。”

    规矩!云和真人多年从未动怒,但是这一次险些忍耐不住,这规矩说的好听,但是从来也没在本门见过在死人身上钉附神钉的,纪炜真人倒真是有仇必报,不过细说下来,别人和他也并无深仇大恨,他竟能做到这个境地,倒算难得!

    纪炜真人的举动在场的弟子都看在眼里,一时之间都纷纷心生寒意。李雪清看着这一幕更是怒火中烧,几乎都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却被一旁的许妙儿生生拦住。

    “妙儿,你拦我作甚,我不能看他这么侮辱云凡姐姐!”

    许妙儿流着泪轻轻摇头:“云凡的下场你还没看到么,莫非你想和她一样?”

    “我……”李雪清哽咽着,说不出话,终于了看不下去,冲出人群要离开这里了。

    许妙儿再看了一眼楚云凡,心生一股凄凉之意。在亡砀山脉失踪一年都能平安归来的楚云凡竟然还是难逃一劫,真是造化弄人……

    许妙儿也不愿再留在这里,穿过人群走到李雪清身边,二人对视一眼都明白彼此所想。

    纪炜真人不动声色的将第五钉飞出,却在第五钉穿透楚云凡之时,楚云凡身子一震抽搐,闷哼一声,又恢复之前模样不再动作。

    这一幕被众人看在眼里都怔了怔,这是怎么回事?死人复生?

    纪炜真人脸色难看,原来楚云凡之前没死,但是在这附神钉之下从未见过有人能够昏迷,这倒是头一遭。但见楚云凡此刻模样和之前昏迷并无二样,众人却纷纷拿不定主意了。

    纪炜真人轻哼一声,从缚仙柱上取下第六钉,再次飞刺而去。

    如之前一般,楚云凡又短暂醒来片刻,随后又陷入昏迷。众人一阵错愕,原本打算离开的李雪清和许妙儿看到这一幕,顿时都精神大振回到人群目光热切的注视着楚云凡。

    之前开设赌局的矮胖修士和其他下注第四钉的修士都面露苦色,这女子好生奇怪,竟然昏迷了,偏偏附神钉之下从未有过这种情况,骗得他们空欢喜一场!

    与之相比其他押注的修士都心有希望,只要楚云凡不是第四钉死去,那便还有机会赚取多一些灵玉。

    纪炜真人心头一怒,随后转过头质问云和真人:“云和师妹,楚云凡究竟在搞什么鬼?”

    云和真人看到楚云凡并未死去,心中正是松了一口气,又见楚云凡陷入昏迷,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此事也不怪他们不知,楚云凡方才正是修炼炼神决将元神聚人识海,登时五官闭绝,失去意识,然而附神钉穿透血肉之痛惊醒楚云凡,故而有了方才一幕幕。

    但是炼神决实乃早已失传的上古功法,纵是结丹修士也未曾修炼过,岂能明白其中玄妙?也正是因为炼神决的缘故,楚云凡只承受了血肉之痛,元神终于得保无碍。

    “无妨,本座倒要看看她能否承受得住剩下的附神钉。”纪炜真人冷漠的说着,同时继续从缚仙柱上取出了附神钉。

    云和真人虽然知道楚云凡未死,但是此刻也是极为担忧,毕竟十根附神钉还没有用完,楚云凡究竟生死如何,现在都是未知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