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刑风波
    楚云凡将在渊成峰受附神钉的消息不胫而走,仅仅一日过去,玉苍门十大内峰中的内门弟子大多得到了消息。数百年来会有弟子受附神钉之刑,这数量还是屈指可数,一时之间内峰轰动,极多的内门弟子都要赶往渊成峰瞧瞧这难得一见的大事。

    “渊成峰今天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李雪清和许妙儿一落下灵鹤便看到渊成峰前山广场聚集着数千之众,熙熙攘攘,和往昔大不相同。

    许妙儿心生一丝不妙之感,低声说道:“先别管这些,咱们先寻着执罚场,今日云凡要在那里行刑。”

    李雪清和许妙儿好一番打听,终于找到了执罚场的所在,执罚场位于渊成峰旁另一座小峰,此峰名为刑罚峰,是内峰弟子受刑之峰,因为纪炜真人在内峰掌管刑罚,所以安排此地在渊成峰旁。

    得知去处,李雪清便和许妙儿迅速赶往刑罚峰。不去还不知,一去才知道渊成峰今日人数增多根本算不了什么。

    刑罚峰之巅是偌大的执罚场所在,执罚场各类刑罚皆有。一处刑罚便用一座高台摆放,其中有一个最大的石台,石台下方聚集了数百名内门弟子。

    李雪清来到石台下听到四周弟子的谈论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执行附神钉之刑所在,这石台上横列着九根巨大的黑色石柱,石柱足有三人合抱之粗,高逾十丈。石柱之上雕着的是凶戾的人体骨骼,其中有手骨,胸骨,还有头骨,但凡人身面面俱到,但见那些人骨奇形怪状,仿佛都是挣扎之色,隐约可见其仰天痛呼之状,直看得人心惶惶。

    “这就是缚仙柱了么?上面为何要雕这些人骨?”李雪清看着那九根黑柱上的人骨形状,感觉到了森森凉意。

    许妙儿面色郑重的摇了摇头,沉沉的说道:“这些并非雕琢上去的,传闻缚仙柱之上受刑的修士大多无法支撑到附神钉用尽便忍受不住莫大痛苦自绝生机而死。而这些修士的尸身却会一直留在缚仙柱之上,久而久之血肉腐烂化为虚无,只剩下一身骨骼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和缚仙柱融在了一起……”

    “呜……”李雪清顿时感到一阵恶心之感,胸口大闷,脸色难看之极:“这么说,云凡姐姐一会就要和这些尸体放在一起?”

    许妙儿叹了一声,低头不语。

    许妙儿和李雪清正心烦意乱揪心等待,却听见附近其他修士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这缚仙柱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底子前来了,没想到今日被咱们撞见了一个,一会可得好好看看究竟是哪个弟子如此大胆犯下这等大错。”

    “听说是云渺峰含素真人的徒弟楚云凡。”

    “就是那个在门派大比上出过风头的楚云凡?难怪如此了,年纪轻轻就得到含素真人青睐收为弟子,而且还大出风头,但是年轻人心气儿太高,竟然不知收敛,也是该有此罪啊。”

    “这缚仙柱上不知死去了多少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物,今日看来又要添上一名了,倒是可惜了一个花朵般的小姑娘年级轻轻便香消玉殒了。”

    “受此刑罚本来就是生不如死,不如咱们赌一赌这位楚师妹承受几钉之后才忍不住自绝生机?”

    “这位师妹上次参加大比时才炼气后期,现在应该是后期巅峰到筑基之间,元神还不算强,应该是四钉之后。”

    “我认为应该是三钉吧。”

    “你们在这里争辩这些有何意义,那边开设了一个赌局,大家不妨去碰碰运气猜一猜,猜对了还能赚些灵玉回来。”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哈,众人纷纷注意到石台下开设了一场赌局,于是纷纷大感兴趣的往前去看了。

    一旁的李雪清和许妙儿听着这些话语已经气的七窍生烟,待众人去往赌局之后,李雪清忍不住怒骂道:“这些家伙,算什么同门,丝毫不念同门之情,竟然还拿云凡姐姐的生死当赌注!”

    许妙儿也很是生气,却也知道她们这样的修为不好得罪人,便劝阻了李雪清,好言说道:“雪清,咱们也去看看那个赌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好。”李雪清应允了,便和许妙儿随着人群走到赌局开设处。

    这个赌局共有十个选择,有压楚云凡第一个附神钉之后便自尽,赔率是五比一。还有说楚云凡承受不住第二钉的,赔率四比一。到后面第三钉和第四钉赔率最高,分别是一比一和二比一,大概也没多少人认为楚云凡能够扛到第四钉的到来吧。

    接着李雪清和许妙儿就发现第四钉之后的赔率渐渐下降,到了第十钉之后竟然已经是十比一了,但二人纵观整个赌局也没有看到压楚云凡撑过十根附神钉的选择,李雪清便忍不住问道:“为何没有开设活下来的?”

    开设赌局的修士是个矮胖修士,修为是筑基初期,一看见问话的是炼气期弟子,便满脸不屑,随口说道:“因为没必要多开设一个,反正开了也没什么用。”

    “你凭什么确信她不会活着走下来!”李雪清满面通红,已然大怒,但是这番镖在那矮胖修士眼中不过更加可笑,那修士便淡淡一笑,说道:“我入门尚浅,还没听过在缚仙柱上有活下来的修士,你要不要押注,不押快让开!”

    “雪清,走吧。”许妙儿背过身拉着李雪清离开人群,李雪清浑身颤抖,更多的却是害怕。

    “妙儿,那个胖子说的是不是真的,缚仙柱上真的没有人能活下来吗?”李雪清的声音很低,若非许妙儿一直凝神注意,几乎都听不到了。

    许妙儿不愿欺骗李雪清,却摇了摇头:“自然是有活下来的,但那可能性太渺小了,活下来的都是心志坚毅惊人之辈,附神钉并没有害人性命的本事,只要云凡能够坚持下去,就可以撑过去的。”

    许妙儿这么一说,李雪清也精神大振:“对啊,我们要对云凡姐姐有信心,让那些家伙输光钱!”李雪清说着便走回赌局处。

    矮胖修士看到李雪清去而复返出现在自己面前,颇没耐性的喝道:“小丫头不押注别在这里挡路,不然我将你赶出去!”

    李雪清轻哼一声,道:“我下注,押云凡姐姐活下来!”

    “活下来?”矮胖修士看着李雪清的模样就像看某种稀罕事物,看的李雪清浑身发毛忍不住问道:“我下注了,你看什么看?”

    矮胖修士嘿嘿一笑,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你往我这里送钱,便想多看看你,记牢了,心中多多感谢一番。”

    “我下注是为了赚钱,顺便打击一下你们嚣张的气焰,凭什么说我送钱?”李雪清怒道。

    “原本我这里没有这个选择,但是既然你有此要求,我就再开一个选择,不过一会你输光了可别哭。”矮胖修士笑了笑,随后在自己位置上摆弄几下,便多出一个选择。

    李雪清冷哼一声,并不言语,其实她也只是心中不服,偏要在这里为楚云凡出头。她心下此刻想的是万万不能叫别人小瞧了自己,便不管什么数量直接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把灵玉放在了第十一个选项处。

    押完了注,李雪清就回到许妙儿身边闷闷不乐,许妙儿好言安慰计生,二人便安静的在石台下等待着。

    临近正午,石台上空飞下一团青色光幕,声势浩大,在场修士多为筑基期,却也为之震动,一看便知来着修为精深,至少是在结丹期以上!

    光幕消散,显现出纪炜真人雄伟的身影。纪炜真人来到石台之上,扫视台下一干修士,清了清声,正色说道:“云渺峰弟子楚云凡,以下犯上冲撞本座,今日在此执行附神钉之刑,也望在场各位引以为戒,勿要步其后尘!”

    “弟子谨遵真人吩咐。”一众弟子迅速发言附和,唯独李雪清和许妙儿闷不做声,心中复杂难明,这种阵仗,倒真像楚云凡决计只有一死一般。

    此刻的楚云凡正在云和真人法宝之上,云和真人临近正午之时终于前来接楚云凡前往刑罚峰,楚云凡默默踏上云和真人的法宝,一路无言。

    靠近刑罚峰之时,楚云凡看到了那九根漆黑石柱,还有附着上面的骷髅,心中苦叹一声,自己当真迈不过去这一坎了么?

    云和真人带着楚云凡来到石台上,朝着纪炜真人招呼道:“纪炜师兄,我已将云凡带来了。”

    纪炜真人扫了楚云凡一眼,微微点头,淡淡说道:“缚仙柱上,生死由她自己,云和师妹,结果如何可怨不得为兄了。”

    “这是自然。”云和真人轻声说道,转头看了楚云凡一眼,轻叹道:“云凡,你上去吧。”

    楚云凡面无表情,点了点头,便步伐僵硬的往前迈去,说不上快,也谈不上慢,只是很僵硬的往前走去。

    在一干修士注视下,楚云凡默默来到正中一个石柱下,转过身来,正对纪炜真人。

    “缚仙柱,起!”纪炜真人握着法诀,不断变换指印,片刻后从黑色石柱上便无中生有产生一条赤红色的长链,穿过楚云凡全身,同时也禁锢了一身灵气。

    红链带着楚云凡缓缓上升,飞到离地数丈,终于深深嵌如石柱之中,将楚云凡紧紧禁锢在石柱之上。

    楚云凡转过头看着自己身边一个骷髅,这骷髅已经深深嵌入石柱之中,通体也被黑化了,仿佛本为一体,看到这个,便是苦笑一声,低低念道:“你也有不得不为的事情,所以被抓来受此恶刑么?”

    “终于是承受不住痛苦,愿意一死了结么?”楚云凡低下头来,苦涩说着。

    “无论你们如何,我总归是想活下去的……”楚云凡双手紧紧握住,定定的看着前方,等待着。此刻石台下的修士同样也在等待。

    午时已过,纪炜真人算好时辰,轻喝一声,道:“楚云凡以下犯上,判你受十根附神钉,立即执行,你服是不服?”

    事已至此,还问她服不服?楚云凡心中冷笑,自己此刻若说服了,以后便不能心怀报复,但若是说不服,纪炜便要说自己不知悔改,借此加重惩罚么?好手段,好心肠!

    “弟子不知,行刑之前弟子若说心服能否减轻刑罚,若说不服会否加重?”楚云凡不卑不亢,清晰的说着。

    这番话传入在场众人耳中掀起大浪,这女子竟然如此胆大!不过也是如此,一众修士中也有一部分修士对楚云凡产生佩服之意。

    “临危而不失气节,修士如此,不枉一世修行,此女气概委实可敬可叹!”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不为所动,只是淡淡说道:“行刑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