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附神钉
    “云和此时来我明德殿意欲何为?”纪炜真人双眉紧蹙,今日事情大大不顺。自己传召楚云凡前来,先是墨沧阻拦,现在云和真人又出现,看来并非巧合了。

    楚云凡心下也是狐疑,自己被纪炜真人传召云和真人是首肯的,但是现下前来渊成峰又是所谓何事?

    云和真人毕竟是云渺峰大长老,即便纪炜真人和墨沧真人再怎么针锋相对此刻也得暂时歇了心思好好迎接。

    云和真人一袭素白道袍缓缓踱步走进了明德殿内,看了看大殿内的众人,当先朝着纪炜真人施礼道:“纪炜师兄,小妹前来打扰,还望勿怪。”

    纪炜真人此刻心情不好,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云和真人客客气气问好,也就暂且忍耐着回礼道:“云和师妹说笑了,但不知师妹亲身前来我渊成峰,有何贵干?”

    云和真人含笑来到楚云凡面前,当先朝墨沧真人说道:“墨沧师兄也在,可真巧了,小妹今日前来,是来接云凡师侄回云渺峰的。”

    听到云和真人诉说来意,墨沧真人面上一喜,连忙笑道:“云和师妹来的正好,云凡丫头是你们云渺峰的弟子,你是云渺峰的大长老,原先我要带她走纪炜这家伙说我没权利。若论权利,还是云和师妹有这个资格了。”

    楚云凡神色一松,朝着云和真人欠身一礼,恭敬说道:“弟子楚云凡,见过大长老。”

    云和真人摆了摆手,微笑道:“云凡,一年前你随我前去仓冉城,后来你失踪了,我也甚是担心,如今看你安然归来,也就放心了。稍后随我回云渺峰再与我好好细说这一年来的经过如何?”

    “弟子自当听从大长老吩咐。”楚云凡微笑回道。

    秦庚和张叔脸色都是一变,虽然早就知道楚云凡是玉苍门内门弟子,但是却没想到她能够引出两名结丹后期的修士为其出头,眼下看来报仇更加难了。

    纪炜真人看着云和真人三人说笑,心中更加不满,随即往前走上几步,淡淡说道:“云和师妹,昨日你亲口应允本座,同意本座传召楚云凡前来审问的。”

    楚云凡心下一紧,就知道纪炜真人没这么容易打法,只是现在身边有两个结丹真人,倒也不必太过担心,便很是淡然的站在云和真人身后,一言不发。

    云和真人转过身看着纪炜真人,淡淡笑道:“纪炜师兄说的不错,不过审问二字太过严重,小妹没记错的话,昨日师兄告诉小妹有些事情要亲自询问云凡师侄。小妹本着十大内峰同气连枝,便欣然应允,眼下今天也过半日了,相比师兄问完话,这才来接云凡师侄回去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楚云凡悄悄看了一眼故作庄严的纪炜真人,心中又有隐隐怒气。一峰首座,竟然用如此手段将自己诓骗而来,若非今日云和真人明言,自己恐怕还要被蒙在鼓里。

    “什么,询问事情?若非我暗中观察,这家伙刚才就把云凡丫头杀了!”墨沧真人吃惊不小,随后醒悟什么一般,冲着纪炜真人冷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心思,难得啊……”

    墨沧真人一句话说出来,云和真人脸色也变了,顿时一脸肃然的望向纪炜真人:“纪炜师兄,墨沧师兄所言当真?”

    眼见事情泄露,纪炜真人也不做姿态,冷哼一声说道:“楚云凡触犯门规,本座怕你们云渺峰偏私护短,所以出此下策。”

    “放屁!”墨沧真人嗤笑道:“你当我是傻子么?方才云凡丫头问你她触犯了什么门规,你却避而不答一心要取人性命,分明是为了一己恩怨罔顾门规。”

    云和真人神色变冷,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若非墨沧真人在这里护持,首座师妹回来自己该如何交代?当下冷冷的看着纪炜真人,缓缓说道:“纪炜师兄,眼下我和墨沧师兄都在,当着我们二人的面,你不妨直言,若云凡师侄当真触犯门规,云渺峰岂能不管?”

    云和真人和墨沧真人同出一气,当真有仗势欺人之意。纪炜真人心下有些无措,他想着先解决掉楚云凡,到时候随便安个罪名便是了,这种事情对于结丹真人而言并不少见,但是偏偏今天有两名结丹真人为楚云凡出头,那便不能敷衍了事了!

    此事若处理不好,纪炜真人日后威信何在?他心下思索,很快便有了决断,开口道:“楚云凡犯了门规第三条,同门相残!”

    墨沧真人和云和真人对视一眼,面露古怪之色。玉苍门的确有规矩同门不得相残,但是许多弟子在宗门之外残害同门也不在少数,即便如此,宗门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分在宗门内害人,那便没什么事情。眼下看纪炜真人的模样,而且针对楚云凡说的还是这种理由,很难令人相信他不是为了私人恩怨而发难。

    “弟子只想问,弟子究竟残害了哪位同门?”

    原本这个时候楚云凡应该乖乖站在两名结丹真人身后的,但是此事牵扯自身清白,便不能再沉默了,清声说道,随即一手指向另一边的秦庚,淡淡说道:“莫非此人是玉苍门弟子?”

    秦庚感觉到四周目光纷纷聚集而来,皆带着审视的意味,心下大慌,浑身颤抖着对纪炜真人喊道:“真人替晚辈做主啊!”

    “此人根本不是玉苍门弟子。”墨沧真人冷冷的说着。

    “而且他的伤,与云凡师侄有何干系?”云和真人微微一笑。

    纪炜真人知道秦庚不是玉苍门弟子无法瞒过墨沧与云和,便只得说道:“此子虽非玉苍门弟子,但是其父是祈合城城主,其舅舅是莽苍城城主南离,南离在散仙盟中身份不低,楚云凡将秦庚打成这样,便是要我玉苍门与散仙盟结怨!”

    楚云凡这下知道了,这件事情扯上了玉苍门和散仙盟的关系,那就难以善了了。

    墨沧真人和云和真人有心帮助楚云凡,但是涉及宗门利益便不得不权量一二。

    “此事究竟怎么回事?”云和真人无奈,只能出声询问事情经过。

    纪炜真人便按照原先的说辞复述出来,硬是说楚云凡先找别人麻烦,而且还将别人眼睛打瞎,直说的楚云凡怒火中烧。

    “云凡,此事当真?”云和真人皱了皱眉,轻声询问楚云凡。

    “大长老,那秦庚的确是弟子打伤的,但是事情经过绝非纪炜真人所言。纪炜真人所言,纯属子虚乌有,颠倒黑白,是那纨绔轻薄于我,要将弟子修为废去抓去当做炉鼎,弟子才奋起反击!”楚云凡咬着牙沉声说道,直说出来的时候浑身颤抖,已然怒到极致。

    “区区筑基弟子,竟然以下犯上,按照门规又当如何!”纪炜真人淡淡说道,看着楚云凡的目光充满了杀意。

    “若非你为上不尊,处事不公,弟子岂能以下犯上?”楚云凡丝毫没有退缩的打算,言辞有力,底气十足,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

    “云凡,住口!”云和真人呵斥一声,随后望向了纪炜真人,开口道:“此事真相如何,寻那灵舟上的管事询问便知,纪炜师兄,我等本是同门,你若一意孤行非要追究到底,咱们不妨将那灵舟上的修士唤来询问如何?”

    “如此甚好,我倒看看到时候纪炜老家伙你老脸往哪里放!”墨沧真人再一旁拍手叫好,凭他对楚云凡的了解,对于此事还是很有信心的。

    云和真人话已至此,纪炜真人也不是傻子,为了一个弟子去传召宗门之外的修士来询问,到时候真相并非自己所说,那丢的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渊成峰!

    秦庚早已退到一旁不敢出声了,开玩笑,这群结丹修士针锋相对,哪里还有自己一个练气修士存在的份?

    “罢了罢了。”纪炜真人无奈只得松口,说道:“此事就此作罢,不过楚云凡以下犯上总是属实吧?”

    墨沧真人和云和真人顿时无言,楚云凡以下犯上是他们亲眼所见,自然无从辩驳。纪炜真人看见二人神色,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淡淡说道:“门规第二条,以下犯上者扣除一年月例,受十根附神钉!”

    楚云凡双手紧握成拳,身子轻轻颤动着。

    附神钉,是一种针对修士元神的宝物,此钉修士若要避开极为容易,但是一旦被刺中便会深入血肉,伤害肉身的同时对元神的伤害更是巨大。楚云凡在妖族承受过打神鞭之痛,知道针对元神的惩罚都没那么容易度过,即便如此,也依然不会后悔之前所作。

    “弟子愿承受附神钉。”

    墨沧真人和云和真人叹了一息,但见楚云凡满脸坚毅,并无任何惧怕之色,便不由得纷纷赞叹。

    了却一事,云和真人便拉过楚云凡,对纪炜真人说道:“纪炜师兄,小妹这就带云凡师侄回云渺峰了,附神钉,你何日执行?”

    纪炜真人道:“明日正午便要执行。”

    云和真人点了点头,便带着楚云凡离开了明德殿,带着楚云凡御器飞行,离开了渊成峰。

    楚云凡走了,墨沧真人也就不留在这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负手离去。

    燕青繁默默看着这一场谢幕,心情复杂,朝纪炜真人告辞,回到自己的洞府,便不再出来了。

    等到众人都离开了,秦庚才松了一口气,又恢复之前凶狠模样,恨恨说道:“可惜了……”

    纪炜真人淡淡的看了秦庚一眼,说道:“秦世侄,那附神钉可远比你废眼之痛痛上万千,你也应当出气了。”

    “真人,那附神钉当真如此厉害么?”秦庚狐疑的问道。

    “厉害不厉害,只有亲身试验过才知道。”纪炜真人抚须淡淡说着,顿了顿,又对秦庚说道:“秦世侄,你非玉苍门弟子,此地不可多留,这就回去吧,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是,侄儿明白了。”秦庚恭恭敬敬的行礼,便带着张叔离开了明德殿,直接朝着莽苍城飞去。

    “少爷,咱们何时回祈合城?”张叔带着秦庚缓缓而行,出声询问。

    秦庚冷哼一声,道:“没这么早,虽然纪炜真人说附神钉很厉害,但是我若就这么回去,还是心有不甘。”

    “少爷,那你要怎么办?”张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发问道。

    “回莽苍城,找我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