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墨沧和纪炜
    来自元神的威压伴随着那四个字一齐传入楚云凡脑中,直入识海,刹那间,楚云凡神识受创,往后踉跄几步才勉强站定身子。

    楚云凡惨白一笑,自己的元神之前在妖族就受过伤,虽然现在修养了许久,但是现在受到结丹真人的冲击终于旧伤复发。正是此事,识海内潜藏着的那一缕风虎神识悄然将楚云凡的元神包裹住防止外来入侵,楚云凡这才舒畅了许多。

    仅仅是这样随口一说便有如此威力……

    楚云凡抹去嘴角的血迹往前走上一步,并不看纪炜真人的目光,只是低声说道:“弟子不知,请纪炜师伯指教。”

    纪炜真人脸色有些发青,显然也被楚云凡的举动惊动,生出一丝愠怒,冷哼一声,朝着下方的秦庚二人说道:“秦庚,你说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庚听到纪炜真人在叫自己,当下便来了精神,拱手道:“回禀真人,晚辈和家中仆从乘灵舟要来莽苍城看望舅舅,但是在灵舟上碰见这位师姐,她非要晚辈居住的房间,晚辈不肯,竟然将晚辈一眼生生废瞎!”

    秦庚言辞之中带着深深恨意,让人看得丝毫不似作假。楚云凡别过头看了一眼秦庚,正看见对方朝着自己阴狠一笑,只是一只眼被遮挡着,这表情看上去就显得怪异非常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楚云凡心中明白了,当下心中生出一股怒意,自己饶了秦庚一命,对方不仅没有收敛一二,反倒混淆是非诬陷于自己。此时此刻,楚云凡当真后悔那日没有将秦庚杀了一了百了,到时候凭借自己的实力未必会败在张叔手下!

    此时后悔已是无用,楚云凡深吸一口气,一言不发,只是冷眼看着秦庚在一旁不断指点自己所谓的罪行。

    纪炜真人听秦庚说完了,便指着楚云凡正色道:“现在你可明白你今日为何要来此地了么?”

    楚云凡心中激动,对于纪炜真人这种只听一面之词的表现深恶痛绝。对方既然已经认定自己做了这些事情,自己再怎么解释他也不会听的,只是自己也并非逆来顺受,便扫了秦庚一眼,淡淡说道:“弟子方才听的故事还不错,秦庚道友,你还有什么故事,不妨多编一些出来听听。”

    “胡闹!”纪炜真人登时站起身来指着楚云凡喝道:“孽障,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反而如此目中无人,你当真以为本座看在含素师妹的面子上不会对你怎样?”

    燕青繁看到纪炜真人的动作登时变了脸色,纪炜真人这幅模样说明他是动了真怒了,此刻便不由得担心的望向了楚云凡。

    秦庚在一旁暗自得意,眼下不需要自己如何说辞,这楚云凡已经自己激怒了纪炜真人,当真妙极!

    楚云凡不为所动,此刻识海已经被风虎神识保护,对于纪炜真人的威压也减弱了许多,心下便有了底气,竟然往前走上一步,清声道:“纪炜真人,弟子请教一事,弟子究竟触犯了哪条门规,若是您还说不出个所以然,弟子没必要一直留在这里!”

    原本看在燕青繁的份上楚云凡一直对纪炜真人礼数有加,但是看到他如此不辨是非偏私护短,楚云凡也没好气的问道。

    “区区一个筑基弟子,本座要对你如何,你能怎么办?”纪炜真人此刻怒极,他从未碰到一个如此胆大的筑基弟子敢和自己公然叫板,何况是这个一直看上去很温柔和顺的弟子?

    纪炜真人说着便缓缓伸手朝楚云凡抓去。楚云凡顿时感到周遭空气扭曲,身上仿佛被无形之力抓住,随后竟然被生生提起半空,只是如此,楚云凡仍然面不改色,冷着声道:“弟子区区筑基弟子,您要如何就如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楚云凡只是看着纪炜真人,目光中没有丝毫软弱可言,纵然性命被别人抓在手上,但自尊不能丢。

    “师尊……”燕青繁轻叹一声,躬身行礼道。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淡淡说道:“青繁,为师知道你和此女有些交情,但是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燕青繁摇了摇头,说道:“弟子只想提醒师尊,含素师叔为了楚师姐两次入亡砀山脉,至今未归,若是她得知爱徒死在渊成峰,只怕不好!”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燕青繁不说此话还好,此话一出反倒更加激怒了纪炜真人。想纪炜真人在内峰之中也是一流高手,但是每每受制于碧波峰和云渺峰,两峰首座皆是女子,这让身为男修的纪炜真人内心深处便早已不满。若说让他看在雾韵真君面子上也罢了,但是含素真人算什么?不过刚刚接任首座之位而已,其徒就如此不可一世,岂有不教训之理?

    燕青繁心下大惊,没想到自己一开口纪炜真人反倒怒气更甚,仿佛真有将楚云凡灭杀在这明德殿上的打算了!

    楚云凡登时感觉周身气息都变得冰冷无比,四周透着森森寒气,浑身的灵气都被禁锢的丝毫不能动弹,情况当真凶险之极。却在此时,明德殿外传来一声洪钟一般的大吼:“纪炜你这个老家伙只会欺负小孩子,有本事和老子来打!”

    纪炜真人听见这声音,冷哼一声扫了楚云凡一眼,挥手将楚云凡甩在一旁便暂不理会,径直走下殿看着大殿外走进来的那黑色身影。

    楚云凡揉了揉眼睛,看到来人顿时一愣,喃喃开口:“墨沧师伯……”

    墨沧真人瞪大了眼看着纪炜真人,两个真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墨沧真人这才收回目光。挥手将被摔在一旁的楚云凡托起,墨沧真人便满脸堆笑的走到楚云凡身旁满是关怀语气的笑道:“云凡师侄,那个老家伙没把你怎么样吧?你放心,有师伯在,没人动的了你!”

    “云凡多谢师伯……”楚云凡道了谢,随后细细琢磨一番,心中便有了猜测,这墨沧真人想必是雪清叫来的。

    墨沧真人喜欢含素真人,这点楚云凡早就看出来了,想来墨沧真人为自己出头也是为了博取师父好感罢了。想到这一层,楚云凡便不由得掩嘴轻笑。

    楚云凡一笑正被一旁暗自观察的纪炜真人看到,纪炜真人当下怒从心起,也不管墨沧真人,便冷声说道:“墨沧,这女子触犯门规,你不要妨碍本座处罚。”

    墨沧真人冷哼一声,说道:“老子在外面看你很久了,你少装模作样,一直都是你一个人说的算,你可曾听云凡师侄解释过?我看你是存心找茬。”

    纪炜真人指了指一旁的秦庚,淡淡说道:“你自己看看,此事还能有假?”

    墨沧真人歪着头打量了秦庚良久,看的秦庚满脸堆红,只是连连行礼。墨沧真人看了半晌终于看够了,随后确实大惑不解:“随便给个人放在这里就说是云凡师侄做的了?”

    “回禀真人,晚辈一只眼的确是这名女子毁掉的!”秦庚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指着楚云凡道。

    墨沧真人低下头问着楚云凡道:“丫头,这人真是你伤的?”

    楚云凡点了点头,道:“没错,弟子的确废去此人之眼,但是事情经过并非此人所言。”

    “孽障,休得再狡辩!”纪炜真人怒道。

    墨沧真人白了他一眼,丝毫不在乎的说道:“那真相如何,云凡丫头,你且说来,本座必当为你主持公道!”

    早先只有纪炜真人在,楚云凡知道如何说辞也是无用,但是墨沧真人有意为自己出头,那便再无顾虑,当下便将事情缘由清楚讲述了出来。

    一边的秦庚和张叔脸色越来越难看,而纪炜真人已经满脸铁青,处处透着杀意。

    墨沧真人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纪炜,我看云凡丫头不仅没错,而且还放过他人一命,这种度量可比其他人好多了。”

    纪炜真人也不管墨沧真人意有所指,只是冷声道:“仅凭她一面之词,便能生生抵赖,你想的太天真了吧。”

    纪炜真人这话楚云凡听着极为不爽,便站在墨沧真人身后缓缓说道:“方才纪炜师伯不也是仅凭一面之词便要定弟子之罪?”

    “你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纪炜真人怒视楚云凡,若非墨沧真人护持在其身前,当先便是杀招。

    “你废话,云凡丫头是当事人,她没说话的资格难道你有?”墨沧真人白了纪炜真人一眼说道,只是这番话楚云凡听着心中欢喜,对这墨沧真人顿时好感大增。

    “墨沧,你是不是想打架?”纪炜真人冷冷的看着墨沧真人,浑身气势极为不稳定,仿佛随时都会爆发。

    “要打架随时可以,但是我今天是来带云凡丫头走的,要打架改天在打。”墨沧真人懒懒的说道。

    楚云凡不由得多看了墨沧真人一眼,若是两名结丹真人在这里打斗起来,闹大了起因还是因为自己。如此可见墨沧真人并非表面那样大大咧咧,越到关键时刻越是分得清事情。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指了指楚云凡说道:“本座得到了云渺峰大长老首肯,所以能传召她,你有什么资格想从我这里带人走?”

    墨沧真人尴尬的看了看楚云凡苦笑道:“云凡丫头,这老家伙说的也有道理,我之前还真没什么准备,倒是这个老家伙得到云和师妹同意,名正言顺的召你过来了……”

    楚云凡轻叹一声,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墨沧真人能为自己出头已经极为不易了。

    “墨沧师伯,你不必为了弟子费心思量的。”

    “首座师伯,云渺峰云和真人前来。”

    一名筑基弟子的声音传入大殿内,墨沧真人和纪炜真人都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