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手惩戒
    “简直不知死活。”秦庚丝毫没有理会楚云凡筑基修士的身份,自是无比狂妄的喝道:“张叔,不要废话了,将此女抓起来!”

    楚云凡淡淡的扫了秦庚一眼,随机将目光转向他身旁的男子:“道友若要插手,莫怪我不给面子。”

    张叔眼见事态发展至此,无奈的叹了一声,拍了拍挡在二人身前的王老道:“王老,你退开吧,今日之事,终难善了。”

    王老看着两方都没有丝毫退让的架势,只得退了出去,他虽然修为最高,但是两方身份都不小。以他推断,即便楚云凡是玉苍门内门弟子,但是玉苍门的大宗门内内门弟子何其多?而秦庚却不然,可谓得天独厚,背景巨大,这女子只怕是无法对抗了。

    眼见王老退开,楚云凡松了一口气,她并非不知进退,只是若此时心生畏惧,心生退意,一颗向道之心便不再存粹,有碍修行,故而不得不站出来。那个张叔不过筑基中期的修为,高出自己一线,全力一战未必会败,只是一边筑基后期的王老不知道会帮谁却是很是头疼,眼下看到王老两不相帮,心中便轻松了许多。

    “楚道友,此事的确是我们唐突,不如你离开吧。”张叔看着楚云凡缓缓说道。

    “不可,张叔,此女修为高我太多,今日若答应你,来日说不定寻我麻烦,你快将她修为废去,抓给我当做炉鼎!”秦庚立刻制止张叔的言行,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云凡。

    楚云凡之前放下狠话原也是一时之气,最多不过想教训秦庚罢了,但眼见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唆使张叔将自己打败,更要废去自己一身修为,如此险恶用心,现下当真被逼出一丝杀意了。

    楚云凡心念已动,杀机顿显。在妖族经历的许多事早已将其心性磨砺坚韧,一念既出必无迟疑。楚云凡施展风行诀化作流光瞬间行至秦庚身前,当先便是罗天绫挥舞而去,直指秦庚!

    秦庚前一刻还在大笑着,下一刻就看见眼前杀机大增,再一看杀招已至,一道紫芒迎面而来,威势惊人。绝无可挡之力的秦庚顿时变了脸色,面庞煞白,不知所措。

    一声轻哼,张叔身上气势暴涨,修为爆发,一举将楚云凡的攻击打散,护在秦庚身前。

    秦庚惊魂未定,方才若非张叔及时出手,他很清楚楚云凡那一击足以将自己斩杀,当下回过神来目光便凶狠了起来,指着楚云凡大吼道:“张叔你看到了吧,她要杀我,不要啰嗦了,把她废了,将她她衣服全扒下来了!”

    张叔面色变的肃然,方才那一击他感觉到了吃力,虽然挡住了,但也足以说明眼前的女子实力不小,只怕在玉苍门内也不是普通的内门弟子。只怪少爷生性如此,已经得罪了这女子,今日只好将其斩杀在这里,省去日后麻烦。

    王老已经看到楚云凡和张叔目光中流露出的杀机,心知自己不该留在这里了,便叹了一声背过身离开了船舱之内。

    两人争斗的动静不小,船舱之内其他正在房间内修炼的修士都被惊动,其中大多感觉到这争斗的气势庞大,都本着不管闲事的心思在房间内布设隔绝阵法不再理会外界一切。也有少许胆大修士悄悄释放神识观看。

    楚云凡冷冷的看了秦庚一眼,身子刹那间飞出,催持罗天绫挥动攻击。

    张叔身子往前,轻喝一声,手中出现一把金色大刀,同时周身散发淡淡金芒。张叔抓着大刀迎面就对上罗天绫,当先便是奋力一劈。

    一刀劈下,楚云凡感到一道精纯的金色刀芒锐利无比的轰击而来,当先使用罗天绫祭起一层防护。刀芒已至,击打在防护之上发出一声脆响,以肉眼可见楚云凡布设的防护裂开了大大小小的裂缝,楚云凡身子一震,脸色白了几分,当下明白这男子攻击极强,不可正面对敌!

    秦庚见张叔占据上风,不禁喜形于色大声叫好。

    楚云凡见了,冷哼一声,风行诀施展开来,同时挥动罗天绫在张叔周身盘绕,顿时只见船舱之内尽是紫色长绫密布,不见人影。

    张叔被缠绕在罗天绫之内,周遭只见一片紫色,却并不慌乱,只是祭起大刀在空中挥舞,顿时从刀身发出数十道金色刀芒四处飞旋,试图斩破罗天绫的禁锢。

    楚云凡隐藏于罗天绫内感受到张叔剧烈的反抗心知对方攻击强大自己决计挡不住多久的,便立即施展风行诀朝着秦庚飞去。

    秦庚原本正看着张叔占据上风欢喜不已,但突然间眼前都被一层层的紫布包围,便再也看不到张叔,心里慌乱了起来。他自小以来从未遇到不顺心只是,生死危机更是不曾有过,所以骄狂自大目空一切,可是很快他就感到一阵巨大的杀意笼罩在自己的周身,随之而来的是那快速靠近自己的紫色身影。

    此刻炼气期修为的秦庚哪里还有之前嚣张的气焰,转身便逃,只是周遭皆是罗天绫布设的屏障,秦庚寸步难行。转眼间,楚云凡已至身前,当先一手抓住秦庚肩头,浑身气势暴涨,巨大的禁锢下,秦庚浑身都动弹不得。

    “楚姑娘……是我出言不逊,求你饶我一命……”秦庚身子颤抖着哀求道,他此刻也不去想为何张叔还没来救自己,只知道自己性命就在这女子一念之间。

    楚云凡静静的看着秦庚在自己手下哀求着,目光中皆是恐惧,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这少年家世也是极好,其父母想来也是出众的人物,但是此人一遇危险便如此懦弱,道心如此不稳,如何修仙?如何追寻长生?

    身后一声轰响,罗天绫迅速缩小恢复原状缠绕在楚云凡腰间。与此同时传来一声暴喝,却是张叔冲破了禁锢,手握大刀冲到了楚云凡面前,待看到眼前场景,也是不由得一愣。

    楚云凡一手抓着秦庚,淡淡的看着张叔。秦庚仿佛看到救星一般,冲着张叔大声呼喊道:“张叔快救我,她会杀了我的!”

    “少爷!”张叔急道,随即冲着楚云凡道:“楚道友,今日是我们不对,你放了少爷,我们一切都好说?”

    楚云凡看也不看张叔,只是冷声说道:“道友这话说的轻巧,为何方才我在道友出招之际感觉到了比我更甚的杀机?”

    张叔神色一滞,脸色顿时变得难堪。秦庚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浑身颤抖着更加恐惧了起来。

    “楚姑娘……楚姐姐……楚前辈……你心地善良,不要和我计较了,放过我吧,小弟从此听从你的吩咐,绝无悔改!”

    楚云凡冷哼一声,思索一阵,便对着张叔说道:“要我不伤你家少爷性命也可,我须得看你们二人发下心魔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日后都不许记恨寻仇。”

    张叔和秦庚都看到了希望,纷纷点头。二人立刻以心魔为誓,如此之后张叔便对楚云凡说道:“楚道友,我们都立下心魔誓了,你可以放了少爷吧。”

    楚云凡点了点头,淡淡说道:“自然可以。”说话间伸手将秦庚推向前方。张叔心头一松,却随后看到楚云凡伸出一指,登时变了脸色,怒斥道:“楚道友!”

    一声惨叫从秦庚口中发出,伴随着鲜血飞洒,秦庚的右眼在在楚云凡一指之下瞬间爆碎,鲜血流满半边脸庞,秦庚被突如其来的剧痛刺激,瞬间痛晕了过去。

    张叔呲目欲裂,立时接过秦庚的身子,怒目看着楚云凡:“楚道友,你答应过我不伤少爷性命的!”

    楚云凡冷淡的扫了扫昏迷过去的秦庚,轻声道:“我答应过你不伤他性命,但你也忘记了我之前曾说过要废他一眼,我言出必行,自然不会伤他性命。同样的,这一眼,也是如此。”

    张叔被楚云凡说的面色铁青,但是此言的确句句不错,他无从辩驳,说归到底,今日的确是秦庚最先挑事的,受此惩罚,原也应当。当下闷哼一声,抱着秦庚便进入房间内,不再理会外界一切。

    了却此事,楚云凡也不欲多留,便离开了这一层船舱,来到外面,正遇见王老。

    “楚道友,今日事情解决,总算没有闹大。”王老当面便是一顿数落,他神识一直观察者里面的争斗,看到了楚云凡废了秦庚一眼,觉得此举有些不妥,但总归比伤人性命要好多了。

    楚云凡笑了笑,说道:“王老,你也应该知道,非我一定如此,是对方步步紧逼,我若不施以惩戒,岂不是人人皆可欺身上来?”

    王老轻叹这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但是他毕竟身份不同,你们玉苍门一峰之首座和他父亲有交情,你回到宗门日子未必好过了。”

    楚云凡浅笑一声,微微点头道:“王老,我先去休息了,到了莽苍城后再唤我吧。”说着便走进了中等船舱内。

    走进灵气稍差的房间,楚云凡也没有多想什么,很快就进入修炼当中。对于王老说的事情,她却是不放在心上,他只知秦庚父亲与玉苍门峰主有交情,却不知自己正是云渺峰峰主的嫡传弟子。

    楚云凡所想的,即便自己没有这个身份,也同样不会手软的,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早已分得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