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二十章 废他一眼!
    灵舟内的房间灵气浓度不同,价格也不同,一般而言都是在灵舟开动之时给上舟的修士安排门牌,但是楚云凡亮出了自己玉苍门的紫牌后舟船上筑基后期的管事就很给面子的给楚云凡安排了一间灵气上等的房间。

    灵舟开动之日舟船上已经有了上百名修士,其中炼气期居多,筑基期极少,而且多是散修。正常有宗门的筑基期修士都有宗门派出的灵舟接送,会用到仙城灵舟的基本都是散修,楚云凡意外和宗门分散,这才有了如今这种情况。

    楚云凡本着安静修炼等待回中原的心思静静待在房间内修炼,却不知舟船上出现的风波。

    灵舟外,一名筑基后期的老者手中抓着一块蓝色的门牌,瞪着眼看着前头衣着淡蓝长袍装扮华丽的少年,那少年不过炼气后期,但是他身边却跟随者一名筑基中期的中年男子。

    老者看了看少年,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秦少,老夫这里就剩下一个蓝色门牌,你究竟要不要?”

    少年虽然修为不高,但是面对老者并没有畏惧之意,甚至有些趾高气扬,带着些慵懒口气说道:“本少之前就打听过了,你这舟船上紫牌房间足够,为何今日本少迟来一会就只剩下蓝牌了?”

    老者神色一滞,随后心生愠怒,分明是这人自己来迟了,牌子都分配完了。虽然顾忌此人身份,但是老者身为筑基后期修士,基本的底气还是有的,当下沉声说道:“秦公子,你来迟了,所有紫牌分配完了,你若不愿意用蓝牌,还请下去寻找其他灵舟。”

    少年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本少偏偏就要在你这里,莽苍城城主是我舅舅,你识相的赶紧给本少安排一个上等房间,这破蓝牌给别人。”

    老者被气的不轻,被一个修为低自己这么多的少年呵斥,简直老脸无光,但是那人身份的确不同寻常,稍有得罪,今后自己日子就不好过了。

    “王老,你还是通融一下吧,我家少爷的脾气你也了解一二。”少年身后的男子无奈的叹气,终于开口说道。

    王老叹了口气,出声说道:“并非我不通融,但是这些门牌刚刚才分配出去,能够得到紫牌的都是身份不错的,你让我这样不是得罪人么?”

    王老所言也是情理之中,灵舟之上的多是仙城之中的散修,说是散修,不过是没有宗门罢了,能够得到紫牌的修士在仙城之中各有彼此人脉和势力,王老此举无论得罪谁都是不妥的。

    少年却不管这些,显得有些不耐烦,说道:“这是你的事情,得罪别人活着得罪本少,你自己选择。”

    王老没办法了,咬了咬牙,这种事情即便真的得罪了别人,好歹还有个秦少和自己一起,但是如果不照办的话就是自己一个人得罪了秦少。脑中闪过几个念头,老者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该选择什么才好呢?

    王老忽然脑中想起前几日前来灵舟上的紫衣女子,此女是大宗门弟子虽然身份不同寻常,但是大宗门的弟子怎么也管不着自己仙城中的散修,得罪了也没什么,何况那女子不过筑基初期,想来也是会给面子的,当下就伸手一引,道:“秦公子随我来。”

    少年嘴角翘了翘,得意的笑着跟了上去,身后的中年男子也无奈的叹了口气紧跟上去。

    楚云凡正在修炼中,忽然感到房间外有人触碰了自己布下的禁制,当即撤回修炼。片刻后房间外传来了王老的声音:“楚道友,你可在里面?”

    楚云凡笑了笑,这问题实在可笑,自己这几日都待在房间内不曾出去,平时也没哪个修士会放下修炼的事情跑出去吧?王老这样询问,只怕是有什么事情,便撤销了禁制,神识弹出去。楚云凡忽地一愣,原来自己门外不仅王老一人,还有两个男子,一个少年,一个中年。

    那名少年不过炼气后期的修为,中年男子却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加上王老,便有两个筑基期的修士站在自己门外。楚云凡感到一丝不对劲,当即走出房门,打量三人一眼,最终目光停在王老身,轻声开口:“王老,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王老看着楚云凡,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良久,在将身子退到一旁,露出身后的少年,说道:“这位是祈合城城主公子秦庚少爷,楚道友,你这个房间之前是秦少爷预定好的,但是老朽之前以为秦公子没有前来,所以才给你了,后来发现是误会,现在秦少爷也要这房间……”

    王老面上危难之色没有虚假,让他和玉苍门的内门弟子这么说话的确很为难,但是两害相较取其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边的秦庚在楚云凡打开房门的时候目光就被吸引了,只是不住的打量着楚云凡,暗暗点头。自己见过的女修也有不少,单论样貌比眼前这位出挑的也不在少数,但是楚云凡身上带有一种其他女修所不具备的气质,这是长期修炼清心诀后自然而有的高人一层的气质,即便楚云凡自己也未曾发觉,但是秦庚却是被深深吸引了,觉得此女姿容倾城,便动了些心思。

    一边的中年男子注意到秦庚的表情,顿时变了脸色。少爷真是胡闹,这可玉苍门的筑基期弟子!

    楚云凡听着王老的话,瞬间就明白他话中含义,扫了一眼秦庚,正看见对方打量着自己的目光带着十分的暧昧,皱了皱眉。

    楚云凡看到了秦庚身后的男子修为比自己高,想来他身份不低,否则也不会让王老拼着得罪人的危险来找自己。楚云凡一心要回宗门,不愿多生变故,区区一个房间而已,还不至于为此事大动干戈,便点头道:“如此,我离开便是。”

    王老一愣,秦庚却是得意的笑了笑,以为自己亲身前来,谁都要给几分面子。另一边的中年男子暗自点头,他看到楚云凡离开不是因为惧怕两个筑基修士,在她脸上看不到丝毫动容,只是很平静,仿佛离开房间只是一件云淡风轻举手之事。

    “好心性。”王老和中年男子都不由得内心赞叹,大宗门的弟子他们也见识过不少,大多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如楚云凡这样的,当真不多见!

    “王老,门牌交还给你。”楚云凡从储物袋中取出紫色门牌交到王老手中,王老点了点头,递过一枚蓝色玉牌,略带歉意的说道:“楚道友,剩余的房间只有一个中等房间的了,你将就着吧。”

    楚云凡结果蓝牌,点头道谢,就要离开,忽然间身边传来秦庚淡淡的声音:“长得还不错,你若要留在这里,做本少侍妾如何。”

    王老和中年男子脸色一变,后者骇然的看着自家少爷,虽然平日里这个少爷嚣张跋扈,但是眼下可不同寻常,那是中原第一大宗门的内门弟子,他竟然也口无遮拦。

    王老刚刚好庆幸楚云凡没有惹事,免了许多麻烦,但是没想到这个纨绔胆大包天,别说那女子身份不小,就是一个普通筑基修士也不可能受此奇辱。

    之前楚云凡做出让步是因为不想节外生枝,但是不代表任人欺辱,何况眼前这小子还没这个资格。

    楚云凡神色骤然变冷,淡淡的看着秦庚。秦庚身后的男子叹了一口气,上前拱手道:“道友,我家少爷其实并无恶意,言语冲撞还望包涵。”说话间隐隐散出一部分筑基中期修士的威压,试图让楚云凡知难而退。

    楚云凡扫了男子一眼,淡淡说道:“道友修为高,可以让别人给你面子,但是别人愿不愿意给却并非你能左右。”

    “张叔,何必跟她废话,本少看中她是她福气,你先替我抓来再说。”秦庚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将楚云凡放在眼中的模样。

    王老看到事情到这个地步,必须出来了,便拦在三人中间,好言说道:“两位道友给老朽一点面子,切莫伤了和气。”随后悄悄对楚云凡传音道:“楚道友,你暂忍一时之气,不要自寻麻烦,这秦庚的舅舅是莽苍城城主,结丹后期修为,其父是祈合城城主,和你们玉苍门一位峰主私交不错。”

    楚云凡朝王老笑了笑,算是心领了他的好意,却上前一步对着秦庚说道:“你一个炼气后期竟然对我无礼,知道有什么后果么?”

    秦庚漫不经心的说道:“后果就是让你成为本少侍妾。”说完还不忘扫了扫楚云凡浑身上下,仿佛看不够一般。

    糟糕!张叔心中叫苦,这女子看来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柔弱,同为筑基期修士他自然能理解楚云凡的心情,但是理解归理解,却不能让少爷有事,当下踏前一步正色道:“道友,你意欲如何?”

    楚云凡不愿多事,但是事情找上门来了,她也不会退让,这是身为修士的道心。当即伸出手指向秦庚,淡淡说道:“此人出言辱我,本该一死,看到道友的面子上,我饶他一命,但要废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