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危机尽除
    当意识苏醒的时候,楚云凡感觉到的是身下松软而冰凉的土地,动了动手指,却发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

    楚云凡记得,在她昏迷前的时候,看到了黑鹏怒气冲冲的朝着自己飞扑而来,那一刻,生命仿佛走到了尽头,便再也支撑不住。朦胧之间,仿佛有一种很温和的气息流遍全身,身上再重的伤势仿佛也得到了缓解。

    躺在地面上,楚云凡看着头上,只看得见一片漆黑。没记错的话,自己的确是从上面掉下来的,现在却什么都看不见,不是自己瞎了眼,就是现在天黑了。

    事实上,两者皆不是。楚云凡睁开眼的一瞬间,便感到周遭的冰冷似乎消退了许多,温暖了不少。

    “睡了四天,你舍得醒了?”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声音传来,楚云凡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便认为这是黑鹏,只是眼□□内灵气枯竭,再无一战之力。轻咳一声,摸索着身后的岩壁将上身靠着,然后再环顾四周。

    神识散了出去,楚云凡登时一惊。黑暗之中目不能视,但是神识却是看到清楚,自己的正前方是一个山洞,山洞四周弥漫着一团浓重的妖气,里面只是一个一眼便能看穿的空间,山洞之内有一个石床,上方正盘坐着一名白衣白发的老人。

    楚云凡有理由相信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就是这个老人,因为自己神识范围内只有这么一个生命的存在。

    在仔细一看,楚云凡吃了一惊,那老者看上去是盘坐着的,但是后背却贴着身后岩壁。岩壁串联着四条二指粗的链条,竟然有两条穿过老人的双肩,另外两条穿过老者的腰间。

    老人低垂着头,一头白发杂乱无比披散四边,看不清楚面容,楚云凡一阵心悸,身子微微颤抖的朝着山洞内走去。

    走到山洞的入口,楚云凡便受到一股无形的阻力,无法前进。每当前进一步便会受到巨大的压迫,无奈之下只能后退,只是看着那老人的惨状,楚云凡还是有些不忍,便出声道:“前辈,谁将你关在这里的?”

    那个老者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缓缓抬起了头,楚云凡这才看得清楚,那是一副遍布皱纹,枯槁的老人面庞,只是那双眸子竟然是暗灰色的。

    老人看着楚云凡,缓缓说道:“你身上的伤势如何了?”

    楚云凡查看了身体一番,感觉身上的伤势正在慢慢恢复,只是损耗太多精血,需要太多时间才能复原了,便道:“晚辈的伤势已经不碍事了,再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老人听了微微点头,道:“这里除了有点闷,还是很安全的,那个追杀你的妖将被我一声震退,不敢再来寻你麻烦了,你可以放心。”

    听完这话,楚云凡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命正是眼前这个老者救下来的,只是随后她想起四个非常惊骇的字眼。

    一声震退!楚云凡怔怔的看着山洞内的老者,半晌说不出话,那个黑鹏是三阶后期巅峰的妖将,但是却被这个老者一声就喝退,那么这个老者又是什么修为?拥有如此修为的老者,为什么会被困在此地?

    “小丫头,你叫什么?”老者对于楚云凡的表现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模样,只是平静的问着。

    楚云凡不敢有所隐瞒,便道:“晚辈楚云凡,多谢前辈相救。”

    老者神色一顿,随即说道:“你姓楚?”

    楚云凡有些不解的看着老者,点头说道:“晚辈父族姓楚,前辈有何吩咐?”

    “父族姓楚,那你的母族呢?”老者只是纠缠于楚云凡的姓氏,其他的事情只字不提。

    楚云凡虽然觉得老者这样的问题很是奇怪,却想着自己性命是这老者所救,也不会有所隐瞒,便回答道:“晚辈的母族晚辈也不曾去过,但是晚辈一个舅舅,他姓陆?”

    “姓陆?”老者沉吟了半晌,低头沉思,过了一会,终于发出了笑声,只是这笑声非常的低沉。

    “果然姓陆,你这丫头血脉上的确有那家伙的气息,不过并不纯粹,也是,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血脉又岂能和当初相比?哈哈哈……”老者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只听的楚云凡一边不解,但是既然牵扯到了自己的血脉,只怕是和自己的祖先有关了。

    楚云凡思索一阵,便有些猜测,低声问道:“前辈,您可是和晚辈先祖有关?”

    老者似乎心情极好,笑着开口,道:“岂止是有关?老夫被困在这里五千年,都是因为你那个陆家老祖宗。”

    “五千年……”楚云凡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即便是元婴修士的寿命也不过是一千五百年,这个老者竟然被困在这个地方五千年,这老者的修为究竟是多可怕?而且事情竟然牵扯到了自己舅舅的先祖,这可就是非同小可了,莫非陆家先祖和这个老者是仇人?

    老者看到楚云凡突然警惕了起来,便有些好笑,轻微的摆了摆手,道:“老夫要对你怎么样,你这个筑基期的小丫头有什么用?罢了罢了,老夫被囚在此地的确和你先祖有关,但是并非他所做。”

    这样一个修为高深的前辈,楚云凡想着还没必要对自己撒谎,便松了一口气,往四周查探一番,发现这个山洞的四周都遍布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完全无法穿过,便问道:“前辈,是谁将你困在这里的?”

    老者冷哼一声,道:“几个西荒妖王用卑鄙手段将我诳来,联手将我镇压在这下面,还用四条锁云链将我全身穿透,叫我逃不了。”

    对于老者的修为,楚云凡早有猜测,现在算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自己见过的第一个化神期修士竟然是这么狼狈的模样。

    想到堂堂一个化神期修士被困在这里五千年,楚云凡心生一股悲戚,有心要相救这名老者,却也很清楚,几个妖王布下的禁制,岂是自己能够撼动的?

    老者轻咳一声,细细说道:“小丫头,那陆家现在如何了?”

    知道老者是陆家故人,楚云凡就放心了不少,便将陆曼空告诉自己陆家的情况说了出来。老者听完了摇了摇头,叹道:“陆老鬼估计也料到了这一层,陆家早晚是这个结局,这也怪他自己,当初离开陆家的时候没有留下丝毫的道统传承。”

    “前辈,请问您和陆家先祖是什么关系?”楚云凡小声询问道,看这个老者对自己没什么恶意,相救自己也是因为自己身上有陆家血脉。但是知道陆家的结局,这老者又如此漫不经心,甚至有点冷嘲热讽的模样,楚云凡不得不再次怀疑老者和陆家先祖的关系了。

    老者笑,平静的说道:“那家伙化神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妖帅,后来他将我抓去当坐骑,等他离开陆家之后,便让我驮着他飞去极西之地,然后我就回到蛮荒了。”

    坐骑是属于修士的灵宠,那么陆家先祖就是这个大概是妖王修为的妖兽的主人了?楚云凡不知道自己这个思路对不对,但是却想通了一点,这个老者应该不是先祖的仇人,但是对待陆家的态度上看来,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前辈,它们为什么要将你关在这里?”楚云凡问道。

    老者看了楚云凡一眼,说道:“我说了,和你那个老祖宗有关系,你的那个老祖宗本来是个资质低下的修士,连家族也不重视,但是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奇遇修为增长极快。百年结丹,千年化神,而且手中有个威力无比的生杀剑,同阶几乎无敌,这里的那些妖修都知道我当过他的灵宠,所以想通过我得知他的下落。”

    楚云凡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那些妖兽恐怕是垂涎于陆家先祖的传承和宝物,所以才会囚禁这个老者,算起来,这个老者也的确是被陆家连累的,楚云凡不免有些愧疚,便有了相救之意。

    “前辈,晚辈不才,想救你出去,但是该怎么做?”

    老者道:“老夫的确有意让你相救,但是你如今的修为是做不到的,除非你能够化神。”

    化神……楚云凡想了想,这个问题,目前还真是无法做到,自己连结丹都早得很,而且现在还有一个蝎帅在虎视眈眈,前途真是一片黯淡。

    老者笑了笑,便道:“你也不必灰心,我看你的骨龄因为还算年轻,资质不差,努力下去未必没有化神之日,老夫都等了五千年,多等几千年也无妨。”

    这份耐心和毅力倒真是惊人,楚云凡对老者不由得肃然起敬只是自己的处境并非老者想的那么简单,便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目前的处境说了一遍。

    关于黑鹏的威胁因为是没了,但是蝎帅却一直缠绕在楚云凡心间,一个化形妖修的威胁远远胜过了黑鹏。

    老者听了之后便淡淡一笑,道:“这倒不算什么,区区一个四阶妖修能有什么伎俩?待老夫看一看。”说完便抬起一只手朝着楚云凡伸去。

    楚云凡仿佛感到一个无形之力在压迫自己的识海,自己的元神全被都被挤压在一处,这股力量还在不断的缩小范围,最终将楚云凡的元神压缩成一团小光球,只见到小光球内又飞出一团光球冲出楚云凡的识海,那股力量瞬间散去,直接抓向那团光球。

    老者冷哼一声,挥手一摆,便看见那团光球发出一声脆响消散在空中。

    楚云凡发愣的看着这一幕,不解的问道:“前辈,这是什么?”

    老者笑道:“这是那个四阶妖修的一缕神识,他将这缕神识藏在你的识海之内,只要一旦引爆神识,便会瞬间摧毁你的元神,置你于死地,不过老夫已经抹去了这缕神识的存在。”

    楚云凡冒出一滴冷汗,如果任由这神识潜藏在自己识海,那自己的性命的确随时在蝎帅的掌握中,当下对老者感激不已,连连称谢。

    老者摆了摆手,道:“这妖族终归不适合你,你还是今早回到人族去吧,你在妖族的一切威胁都算是没了,只需要回到人族,然后有朝一日修到化神期,到时候记得来相救老夫就是了。”

    楚云凡重重的点头,道:“晚辈谨记前辈吩咐,若晚辈侥幸真有化神之日,定不会忘前辈今日搭救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