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零七章 打神鞭痛
    洞府内岔路也是不少,楚云凡在内走了许久都是神识跟随着杀将才知道如何前行。神识内,杀将在一个石室前停了下来,挥手一摆便看见石门打开,杀将便走了进去。

    楚云凡紧随其后,不消多时也来到石室前,便看见石门仍然大开,此时脑中也传来杀将的神识传音:“进来吧。”

    楚云凡踏入石室内,石室大门便随机紧闭而上。楚云凡看到杀将背对着自己,便恭敬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杀将沉默了一会,却早已悄然用神识打量了楚云凡一遍,而后才开口说道:“丫头,你要进入我们族地深处,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做?”

    楚云凡心下一松,杀将若一直不问自己,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开口,是以当即将自己同黑岩的说辞复述了出来,只是其中夹杂的情绪更为逼真一些。

    杀将听楚云凡说完,面色一沉。即便楚云凡看不出杀将的表情,却也感到周遭气温有些下降,当下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开口。

    杀将看着楚云凡,似乎是在思索楚云凡所说的真假。片刻后便觉得此事半真半假,还需要验证一番,便挥手抛出一面白绢,丢到楚云凡面前虚浮空中,缓缓说道:“依你所言,若此时不假,你是为了帮妖族凑齐离窍丹的炼制材料,那么你定然是熟悉丹方的,本将要你将丹方写在上面,验证真假。”

    楚云凡心中暗松一口气。杀将若是考验其他的,自己或许不确定,这离窍丹的丹方自己确实清楚的很,当下便取出一只笔接过白绢,按照记忆内的信息书写了起来。

    当楚云凡将十余种炼丹材料记录在白绢上,一直用神识观察的杀将神色露出一丝动容。这离窍丹的丹方,他也是知晓的,但观楚云凡所书,的确毫无遗漏。杀将大手一摆,将楚云凡面前的白绢粉碎,便道:“丹方不错,本将姑且信你。”

    这类上古丹方,绝大多数是四阶妖兽才能够知晓,杀将算是三阶妖兽中少有的知晓这类丹方的存在,二阶妖兽更加不可能。杀将正是由此依据才相信楚云凡没有妄言,一个二阶妖兽,知晓这种丹方,只能是族中长辈告诉的,而且这女子的确是人形。

    看到楚云凡的模样,杀将也不由得心生好奇。妖兽到了四阶自然会化形,但是二阶之时便去夺舍,这虽然夺得人族肉身,却失去了妖族的强大肉体,会这么做的妖兽……实在是少见!

    “丫头,你身为天妖,为何不好好修炼,非要去夺舍人族修士的肉身?”杀将出声问道。

    楚云凡沉默少许,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杀将大人,这是小妖的私事,无可奉告!”

    楚云凡的内心不似外表一般平静,自己这样的言语只怕不妥。但是若真要编个理由,在这么一个活了数百年的妖兽面前未必能瞒过去,便只好铤而走险。

    杀将也是看的事情多了,看楚云凡的表情便心生好笑,心道这些妖兽总是向往做人,岂不知妖兽终究是妖兽,外形如何改变也无法改变其本质。当下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便道:“丫头,你要进入族地深处,需要一个代价。”

    楚云凡捏了一把汗,终于是放松了,便道:“前辈尽管吩咐,小妖能够做到的不会推辞。”

    杀将冷笑一声,伸手朝腹部拍了拍,便看见掌中金光一闪。片刻后掌中便出现一个通体金黄色的软鞭环着漆黑的手腕上,杀将则牢牢抓着手柄。

    楚云凡看着这个软鞭,心神忽地一阵,一种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

    杀将淡淡的扫了楚云凡一眼,道:“代价很简单,你承受本将五下打神鞭,本将便放你进入族地深处。”

    打神鞭!楚云凡心头一阵,当即明白了这软鞭是什么,这是专门针对修士元神的打神鞭。

    修士元神何等脆弱,但是平日都被肉身保护着一般不会被伤害,但是这打神鞭对修士肉体几乎没有损害,却是专打元神!楚云凡不知道元神被鞭打是什么感受,但是心中却明白能够被妖将当做代价的,岂能是那么轻易度过?

    楚云凡的神色落在杀将眼中,杀将目光中山谷一丝嘲讽。任何修士在元神方面都是极为慎重的,被打神鞭鞭打五下,元神受到的痛楚远胜过肉体的撕裂,谁又愿意消耗这个代价呢?

    “丫头,本将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要不要进入族地深处,不出声便算作放弃。”杀将说着,心中也并非是真要鞭打楚云凡,倒也希望她知难而退。

    楚云凡不知道打神鞭有多厉害,却知道飞衍草不过是四个材料中最简单的一个材料。这样一个材料自己都无法得到,那其他三个更是痴人说梦了。不过才过了两息,楚云凡便踏上前一步,道:“小妖愿意承受打神鞭!”

    杀将露出一丝异色,再看待楚云凡的目光中便多了一丝深意,微微点头,道:“既如此,丫头,准备好承受打神鞭!”

    杀将说完后也不等待,便扬手僵打神鞭散开。只见打神鞭张开足足三丈长,在空中划过几道金色光辉。杀将将手往前挥动,便挥舞着打神鞭打向楚云凡。

    “啪”的一声,楚云凡正面承受了一记打神鞭,身上并无丝毫损伤,但是却在打神鞭触碰身体的刹那,从粗长的鞭身上溢出一层金色的光刃。这光刃穿过楚云凡肉身直接涌向识海,速度极快,只是电光火石间,楚云凡识海内传来剧痛,那是元神被鞭打的痛楚。

    只是一息过去,楚云凡额角便冒出豆大般的汗珠,忍不住轻哼一声。巨大的痛楚下,楚云凡试图催动体内灵气养伤,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毫无伤势,然而识海内的确传来了莫大的痛楚。

    楚云凡还未从上一鞭的痛楚中恢复,第二遍接踵而至。这一次杀将将打神鞭打向了楚云凡肩头,楚云凡痛哼一声,眼角流出泪水。楚云凡此刻浑身上下完好,却身子颤抖着,显然极为痛苦。

    楚云凡这下知道了,自己筑基时的痛苦和眼下这两鞭相比完全是过家家,这种元神深处传来的痛楚绝非肉体的损坏所能相比,眼下楚云凡只期盼自己能够痛晕过去,那便是幸甚了!

    “啊…”第三鞭打在了楚云凡后背,这一次楚云凡脚下一软竟然一只腿跪在了地上,惨呼出声。楚云凡双手紧紧握紧,指甲都要陷入肉内,然而还是无法忍受元神传来的痛楚。

    楚云凡面容有些扭曲,在这种巨大的痛楚下,自己竟然还意识如此清醒,面上露出一丝悲凉。自己早已做好准备,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打神鞭的威力,或许是高估了自己元神的强度……

    杀将淡淡的看着楚云凡,没有丝毫的怜悯,毫不迟疑的挥出第四鞭。

    第四鞭下来,楚云凡眼前一黑,几乎看不见眼前的一切,随后是更加清晰的痛苦。楚云凡身子倒在地上,不住的颤抖,全身蜷缩着。

    楚云凡忽将手腕放入口中用力咬着强忍着不发出惨叫,亦或者是要凭借撕咬血肉的来分散元神带来的一部分痛楚。

    杀将终于挥出了第五鞭,楚云凡身子巨震,已经完全看不清周遭环境,剧痛的刺激着楚云凡用力咬着手腕,渐渐咬破皮肉,溢出了鲜血。

    糟糕!楚云凡在这反剧痛下忽然感到嘴角传来腥味,知道自己流血了,当下大急。妖兽的血液是绿色的,但是自己却是人血,是鲜红的,一旦血液流出,一切都白费了!

    楚云凡当下忍着剧痛运转体内灵气将嘴边还未完全流出的血液尽数吸入口中,再将伤口处的血液吸干,如此才算放心。

    在杀将看来,楚云凡身子一直在颤抖,显然是一直挣扎在元神的伤痛内。五鞭已过,杀将便收起打神鞭,看也不看楚云凡,伸手一抓,便看到石壁内飞出一只青色细香。

    杀将信手将细香抓住,随后丢到楚云凡面前,道:“拿着这香,你一旦踏入族地深处,此香便会自动燃烧,在香燃完之前,必须离开。”

    楚云凡元神受损,丝毫不能动用神识,在黑暗的石室内,只能面前看到前方有什么东西,便伸手握住,这才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过了片刻,楚云凡站起身,将细香收起来,朝着杀将拜了拜,道:“多谢杀将大人,晚辈告辞……”

    楚云凡踏步走出石室,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朝着洞府外走去,只是行动间步履忍不住颤抖,身子也是一颤一颤的。那种元神的剧痛楚云凡仍然清晰的感受着,直至此刻楚云凡才明白这种元神伤势远远胜于肉体的损伤。肉体有所不适,或许可以想些办法缓解,而元神本就无形,所受的伤更加无形,无形之伤,又何来疗伤之说?是以,楚云凡只得一直承受着元神深处时而传来的阵痛。

    离开洞府不过多久,楚云凡便遇见了黑岩。黑岩见楚云凡面色苍白,身子一颤一颤的,便上前关切问道:“紫燕妹子,你怎么了?”

    楚云凡强笑一声,低声道:“无妨,黑岩大哥,你带我出去吧,我已经得到允许,能够进入族地深处了。”

    看着楚云凡苍白的气色和有气无力的声音,黑岩难以想象楚云凡究竟消耗了什么代价,不过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便带着楚云凡重新回到地面。

    楚云凡依旧跟着黑岩来到石林的深处旁,看着其内,楚云凡朝身旁的黑岩说道:“黑岩大哥,你不能进去了,回去吧。”

    黑岩似乎听出楚云凡话中含义,忙道:“妹子,你若找到需要的东西,有何打算?”

    楚云凡微笑道:“小妹知道黑岩大哥的意思,只是此地本就不是小妹该留的地方,找到了东西,这便要告辞了。”这妖族之地,实在太过危险,楚云凡想着自己元神受损,当先要离开这里好好养伤才是。

    黑岩叹了一口气,道:“妹子心意如此,也就罢了,日后妹子回到本族,莫要忘了我才是。”

    楚云凡轻笑道:“大哥说的是,小妹岂敢忘却大哥之恩?”

    听楚云凡如此说辞,黑岩才算放心,笑了笑,转身便离去了。

    楚云凡松了一口气,若此时黑岩出手,自己可未必有把握对敌了,幸好三言两语说的对方离开。当下面色郑重,从储物袋中取出青色细香,往前踏上一步,之间细香发出“噗”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五下打神鞭,换得一炷香的时间,飞衍草,我来了!”楚云凡看了一眼细香,随机坚定的朝石林深处踏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