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百零四章 绝杀之念
    楚云凡纵身向后飞跃而起,刹那间召出罗天绫,身后一双紫色羽翼蒲然张开。楚云凡心念一动,那双羽翼瞬间放大数倍,拍动起来带起一阵劲风,楚云凡飞来石心妖头顶,当头便是一指。

    石妖晃动了一下身子,朝着不远处的岩壁跑去。莫看它体型硕大,却极是灵便,几个翻身便来到岩壁处,顺势攀爬而上,速度极快。待到与楚云凡静立的一般高度便发出一声大吼,双腿朝后一蹬,便只听到一声轰响,那一处岩壁留下两个深深印记,却正是石妖足印!

    石妖身子从半空跃将而出,空中只见一道黑色的残影划过。楚云凡一直凝神注意着,眼见石妖异动,早有防备,扇动身后巨大羽翼朝后退了几丈。但那石妖此番蓄力极大,竟是冲出半空十余丈的距离还不见有落降驱使,楚云凡观之如此巨力也不免惊叹。

    眼见石妖极快靠近自己,楚云凡浅浅一笑,双手在胸前结印,一股属于筑基期修士的威压朝着正在贴近自己的石妖笼罩而去。同时施展一式玉苍门的禁身之法,此番对于同为筑基期的妖兽效果不大,却总归有影响。果真空中石妖身形一顿,速度渐渐放慢了许多,最后硬生生在楚云凡身前数丈外朝下落去。

    楚云凡震动双翼,身子侧着在空中极速旋转,将罗天绫所化双翅属于风系灵器的威能施展开来。在楚云凡身前仿佛出现一片小型飓风,带着一股肃杀之意朝着正在落地的石妖追打而去。

    原本正在降落的石妖被身后风势推动,速度竟然快了数倍不止,瞬间狠狠的撞击在了地面。只听见一声轰鸣,被巨力所击的石妖半个身子都嵌如地下,身子抽搐了几下猛然跃起。

    楚云凡看着那一身漆黑的石妖,心道这身黑色的皮肤还真是不错,换做其他妖兽这么吃了一招必然狼狈不堪,哪似这妖兽一般无论如何都是乌漆墨黑的。

    石妖吃了一亏,而且受了些伤,当下怒极,只想将这女子撕了才算泻火!可是看楚云凡身后巨大的翅膀缓缓摆动的拖着她在空中,也不下来,心下也是焦急。

    “小丫头,你躲在上面算什么?要夺洞府就下来和我单挑!”石妖没其他办法,只好出言激楚云凡,期盼有效。

    楚云凡算是看明白了这妖兽的弱点了。虽说石心妖肉身强悍,但是总归是陆地上的妖兽,不到结丹期根本无法飞行。自己有罗天绫在手正是占据了大优势,此刻也不是什么讲究公平的比试,眼前都是异族,正是发挥自己优势的时候,岂能下去?

    “你躲在下面干什么,有本事上来和我打呀!”楚云凡一点也不着急,在空中悠然自得的笑着说,同时挥动双翅,这次卷动几片风刃朝着石心妖打去。

    石心妖盛怒之下挥出一拳要打碎风刃,但当拳头触碰到风刃的时候一下吃痛不小,仔细一看拳头竟然出现一小块划痕。当下大惊不已。

    楚云凡也看到了这一幕,拍了拍脑门,故作无奈的笑道:“对不起啊石妖大哥,小妹出手不知轻重,不要见怪了。”心底暗道自己没有早点使用罗天绫,这么一个伪法宝摆在这里还怕一个普通的二阶妖兽?

    石心妖此刻的表情楚云凡是看不出来的,因为那整个脸都是黑色的,完全看不出多余的表情。但是楚云凡却是没有二话,聚集灵气涌向罗天绫,只见双翅挥动间,一阵飓风带着十余片风刃朝着石心妖旋动打去。

    一连几次轰响,石心妖身上又添了几处伤口,也明白了这女子唯一的倚仗就是那双翅膀,当下闪避着朝着洞府奔跑而去,一面大吼道:“有本事就进来!”

    看着石心妖身子隐入洞府之内,楚云凡收起罗天绫,身子降了下来。黑岩也走了过来,冲着楚云凡微笑道:“紫燕妹子好本事。”

    楚云凡注意到之前自己受伤的时候黑岩的举动,当下对此妖没什么好感,不过在别人的地盘还是做出一副笑脸,轻声说道:“它却不笨,知晓我唯一的优势就是制空能力,眼下正要引我入洞府内,好叫我施展不开了。”

    黑岩一声苦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带妹子去看看能不能换个洞府吧。”

    楚云凡摆了摆手,摇头道:“不必如此麻烦,进入洞府虽有诸多不便,却也并非毫无胜算,实在不行逃也是可以的。”其实要对付这个石心妖对于楚云凡来说并不难,之前几番交手楚云凡已经摸清楚了这妖兽的实力,这一战若无意外自是毫无压力的。只是眼下还有些顾虑……

    楚云凡走进洞府入口,朝内看了看,便对黑岩道:“黑岩大哥,一会我进入其内只怕免不了一场恶战,你就不必进去了,免得小妹误伤你。”

    黑岩淡笑道:“那怎么行?一会若是妹子有危险,我也能够出手相救。”

    出手相救?楚云凡心中冷笑一声,从之前黑岩的举动看来,最好也只是不会落井下石,至于出手相救……要救的话,方才就不会在一边看戏了,当下摇头,浅笑道:“大哥莫非是不相信小妹,区区一个二阶妖兽,还不用太放在心上!”

    黑岩微微一怔,楚云凡这话听起来似乎有话外之音,再看那一副纯洁无暇的微笑,黑岩忽然觉得眼前的女子有点深不可测。对了,一个能够让妖族送出一个离窍丹的二阶妖兽,而且还是天妖,这女子的身份只怕非同小可。

    黑岩干笑一声,侧过身子让出一条路,只是道:“那妹子你小心些,我在这里等着好消息。”

    楚云凡微微点头,便不再看黑岩,径直踏入漆黑的洞府之内。

    漆黑的洞府内,楚云凡唯有放出神识才能够察觉到周遭景物,只是刚刚踏入洞府便看见一条深长的甬道。楚云凡看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这一类的洞府,似乎都会有一条深长的通道。不过这个洞府和残天谷蝎帅的相比实在算不上什么了。

    在通道的尽头,楚云凡看到了那个石心妖正站在那里,似乎等待良久。往前踏上几步,发出轻微的声响,依旧浅浅一笑,道:“你等我似乎很久了?”

    石心妖鼻孔内发出沉沉的闷哼,指着楚云凡道:“你这个臭丫头竟然真的敢进来,这里没有地方让你飞,你不是我的对手。”

    楚云凡必须承认,自己的确对眼前的妖兽动了杀心,不过还是一脸温和的笑道:“那又如何?我若败了,你会怎样?”

    石心妖往前缓缓走着,每踏一步便开口说道:“我要先将你元阴吸干,然后慢慢□□,玩腻了就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咬下来吞进肚子。”

    楚云凡依旧笑着,面对着那个朝自己慢慢走来的妖兽,再次开口:“如果是我,我不会那么麻烦,折磨你对我没什么好处,直接杀了就是了。”

    “找死!”石心妖大吼着,身上的怒气仿佛积蓄已久,突然爆发出来,疾步冲刺而去。楚云凡感到脚下的地面似乎有些轻微震动,这妖兽的肉身的确很强!

    被石心妖打中可不是小事,楚云凡当即施展风行诀闪躲,以筑基期的修为施展风行诀,即便面对同阶修士,速度的优势也同样显露了出来。那石心妖速度极快,却远远不及楚云凡,以至于一招打出许久也不曾打中楚云凡。

    石心妖攻势渐缓,楚云凡便不再后退,墨染念曾经教导过,以为闪躲永远只会处于被动。楚云凡现在要把握的就是主动,绝对不是被动挨打的局面了。

    楚云凡轻喝一声,双手并拢,唤出丹湖内的罗天绫,同时解开羽翼形态,恢复罗天绫原本的模样。双手挥动间,紫光一闪,一面淡紫色的罗天绫从袖中飞出,以讯雷之势卷向石心妖。

    石心妖竟没想到楚云凡有这一手,当下浑身被罗天绫绑的严实,大吼着挣扎。楚云凡不断输入灵气给罗天绫,不断加强对石心妖的禁锢,并且缩紧罗天绫,同时身上受到的反噬之力也是层层叠加。

    一个筑基修士,一个二阶妖兽,此刻正是拼自己灵气妖力的浑厚。然而石心妖却发觉自己的力气渐渐使不上,而且身上的紫绫越缩越紧,仿佛要将自己活活勒死!

    简直可笑!石心妖心道自己别的不强,肉身是最强悍的,这女子和自己拼力量,简直可笑之极!

    楚云凡神色渐渐冷漠,这二阶妖兽的确不可小觑。但是罗天绫是伪法宝,加上自己筑基修士的灵气,对付区区一个二阶妖兽,的确不在话下。

    “这……怎么可能……”石心妖终于发觉自己失去反抗的力量,而罗天绫还在不断缩紧。睁大眼睛看到的是那脸色苍白的女子冷漠的目光,当下什么怒气也消散了,只剩下恐惧。

    “放了我吧,我将这洞府让给你!”石心妖大声嘶吼着,身上发出一声闷响,仿佛是某个坚硬的皮肤终于出现了裂痕。

    楚云凡淡然的看着石心妖,仿佛只是看待一件死物,看了半晌,缓缓说道:“你若早有此意,何至于有今日一战?”

    “放了我吧,我愿意众生为奴!”石心妖双目圆瞪,身上的痛楚清晰的告诉它,身体已经快被压碎了,此刻什么都比不上活命来得重要,何况是自由?

    楚云凡摇了摇头,道:“你什么也不必说,我什么也不会听,假使是我向你求饶,你会放过我么?”她只是淡淡笑着,伸出手,再给罗天绫输入巨大的灵气,罗天绫光芒更甚。楚云凡清晰的听到石心妖身上不断发出崩裂爆碎的声音,目光中却没有丝毫不忍。

    若是换在一年前,自己或许会放过它,但是现在的楚云凡深深感到自己的性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这种感觉仿佛这生命随时会被人夺走一般。仁慈,只能是在自由的时候才有权利这么说,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障,又凭什么去宽恕眼前的妖兽?

    “若是我没有前来这里,就不会有今日一战……”楚云凡轻声说着,脑中似乎晃过无数画面,这是自己长久以来的经历。

    “若是我没有参加兽潮,便不会被蝎帅抓来此地……”楚云凡摇着头,苦笑着说道。

    “若是我没有拜入玉苍门,或许也就不会参加兽潮,也不会遇见师父了。”楚云凡忽然想起含素真人,若是师父知道自己失踪,想必很是担心的……

    “若是……”楚云凡忽然想到,若是自己当初在楚国没有跟随舅舅离开,或许早已嫁入赵国,而后岁月匆匆而过,今后这一切都不过是虚妄。

    原来当初自己一念之间竟然可以改变这么多事情……楚云凡这般想着,忽然间感觉丹田之内灵气疯狂涌动。楚云凡探入神识查看,骇然的发现在自己丹湖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株碧绿色的两叶草,这般停在在丹湖之上,仿佛扎根一般,也不移动,也不下沉。

    楚云凡正不解此物是什么,忽然间耳边传来一声惨叫,这才看了过去。却是那石心妖终究被罗天绫巨大的力量压碎了身体,彻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