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九十四章 炼气巅峰
    楚云凡被妖修带入洞府,便瞧见洞内通道纵横交错,岔路极多,妖修带着楚云凡也不瞬移,只是缓步行走,仿佛是偏要楚云凡看着这洞府内的通道何其复杂。

    楚云凡起先不明白,在过后便懂了,这洞内分叉极多,而每条岔路后不过多久又有数条岔道,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楚云凡已经记不清路线如何,只看见妖修终于停了下来,将自己带到一面石门上。

    石门看上去和楚云凡见过的其他石门差不多,之间妖修一贴近石门,石门便自行朝上拉开,妖修便将楚云凡随手丢入石室内,道:“老老实实待着,别花心思想着逃走。”说着便放下石门,身形一瞬便消失在原地。

    楚云凡探出了神识,发觉在这洞府内神识外放受到了压制,竟然将范围缩小了一般,由此可见这洞府也是非同一般,妖修的交代楚云凡丝毫不放在心上,不想着逃走,还在这里坐以待毙么?

    不过楚云凡也没有立刻开始行动的打算,这时候那妖修定然还在注意自己,想着便打算先修炼一会,神识看了看,便看到黑漆漆的石室内有一个石床,上面铺着不知年份的草席,楚云凡便坐了上去,运转清心诀修炼了起来。

    楚云凡眼下着实心奇罗天绫,自己带着这伪法宝也有几年了,却也不曾发现有什么令四阶妖修垂涎的地方,不过眼下自然不便查看,那妖修之所以不杀自己,就是因为以为自己对罗天绫了解许多,此刻万万不可露了马脚。

    过了几日,楚云凡始终平静的待在石室内修炼,非常平静的日子反而令楚云凡心里渐渐不安了起来。

    “这妖修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楚云凡看了看石室大门,思索着这么多日过去了,那妖修大概也没有盯着自己了,便取出罗天绫运转灵气朝着石室大门打去,却只听见一声轻微闷响,那石门毫无动静,楚云凡摇了摇头,自己也不过就是试一试,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般想着,还是慢慢等着吧,那妖修总不可能一直关着自己不闻不问。

    楚云凡面临这等无人依靠的境地,心思反倒通透许多,索性不管那么多少,该修炼还继续修炼,如此反倒轻松了许多。

    洞府最深处,那四阶妖修忽地睁开紫色的妖眸,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道:“又是这熟悉的气息,每当有灵气催动那法宝时,那气息便会散发出来,这种感觉,就仿佛是面对长辈一样,这法宝,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小丫头,送你一场造化,你该不该感谢本帅呢……”他忽然阴冷的笑了起来,一双眸子闪过一道幽幽的紫芒。

    楚云凡已经被关在石室内一个月了,但她每日修炼,恍然不知时间流逝,感觉腹中饥饿,便吞服一粒辟谷丹,除却不得自由心情偶尔烦躁,大多时候已经适应了这份孤寂和潜在的威胁。

    石室的大门突然发出了闷响,朝上拉开,这算得上了一月来楚云凡听见的最大动静了,一眼看去,便瞧见那黑衣妖修定定的站在洞口,俯视着自己。

    楚云凡长出一口气,这么久了,自己总算没有被遗忘,施施然的走上前去,十分规矩的施了一个晚辈礼,道:“前辈今日来见晚辈,可是有事吩咐?”

    妖修看着楚云凡,除了那双紫眸实在突出,楚云凡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他有任何表情,只是对方不做声,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便静静的立在原地,只是看着漆黑的地面。

    大概也是看够了,妖修轻哼一声,道:“看你还算老实,本帅今日给你造化。”

    楚云凡大惑不解的看着妖修,但面对那四阶妖兽的气势,很快便不得不收回目光,多看一眼,只怕自己会心神失守。

    妖修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伸手朝着自己胸前一拍,便见到手中出现一粒黑色的丹药,随后丢到一旁石床上,道:“此丹对你修炼大有帮助,用或不用,皆在于你。”

    便见石门再次倒了下来,妖修的身影便又不见了,楚云凡来到石床上,抓起那一粒丹药,神识查看了半晌,只看得到那丹药外蒙着一层灰色的雾气,十分淡薄,除此之外,也看不出其他名堂,不过今日妖修所作的事情委实大为异常,对于这丹药,楚云凡一时间思绪万千。

    “这丹药处处透着古怪,与我平日服用的丹药不同,而且是出自一个四阶妖修之手,若说这妖修对我有好意,绝无可能,但他一个四阶妖修要对付我的手段难以计量,自然也没必要这般复杂,只是不知服下这丹药,是祸还是福?”

    楚云凡摇头叹息,将丹药收入储物袋内,这丹药无论如何来的实在古怪,而且妖修岂会好心?暂且搁在一旁不用,且看那妖修还有什么动作。

    楚云凡失望的是,自那一日过后,这石室大门便再也没有开启过,似乎是妖修当真忘却自己的存在,又或者是在等待什么,直到三个月后,楚云凡不得不取出那一枚丹药,低声说道:“只怕我不服用这丹药,那妖修便不会再有动作了,如此不明不白的等死,索性看一看他意欲何为。”

    楚云凡相信,自己若是再待在这只有自己一人的石室内,就算不会最终辟谷丹用完饿死,也会背着死寂的环境逼疯,这个时候,一时清醒的理智被那一丝胆大和放纵压制,楚云凡定定的看着丹药许久,终于下定决心一口吞服进肚。

    丹药进入体内,楚云凡起先还未感到有何异常,直到丹药进入丹田后便忽然爆发出一层黑气,瞬间充斥着整个丹田。

    楚云凡当下大惊,与此同时,丹田内的灵气与黑气交织,竟然并无不妥,反而相互融合起来,渐渐变得朦胧,蓝色的灵气和黑气最终化成一团浓浓的灰气,楚云凡不知道这是什么事物,只是看见那团黑气忽然躁动起来,开始在丹田内翻腾奔涌,灰气不受控制般的开始游走周身经脉各处大穴,这场景楚云凡非常熟悉,这分明是在轰击境界壁障!

    炼气期最大的瓶颈就是炼气后期突破到炼气后期巅峰,因为一旦突破到炼气后期巅峰之时,修士便具备了筑基的第一个条件,只需要筑基丹这第二个条件便能够冲击筑基,是以这层壁障尤其难以逾越,楚云凡大惊失色,瞬间变明白了这丹药的作用,这是一种用于突破瓶颈的丹药,楚云凡知道机会难得,这药效若是过了,便不能突破了,当下静下心思开始引导体内灵气冲击自己炼气后期的壁障。

    没有楚云凡的引导,这股灰气只不过是横冲直撞,楚云凡悉心牵引这下,便将这股灰气全数用在冲击瓶颈上。

    那层壁障楚云凡自身暂时无法突破,但依靠灰气,却发觉每一次冲撞都使得壁障有所松动,不过每一次的冲撞后,那股灰气都会渐渐消失一些,楚云凡知道这是药效快过了,便越发努力的冲击瓶颈。

    过了四五日,楚云凡终于感到体内壁障薄弱无比,再全力冲撞一次,便感到体内一声闷响,炼气后期的壁障轰然而破,刹那间周遭灵气涌来,楚云凡丹田内的灵气更加浓密,几乎是纯蓝色的浓雾弥漫在丹田内,同时楚云凡也感到身体受到灵气的淬炼,那熟悉的污秽气息围绕在鼻间,便知道自己周身又是一片污秽。

    楚云凡施展化雨术将全身污秽洗净,感觉自身灵气的强大,终于露出几个月来的第一次笑容,只是短暂的喜悦过后,却是忧愁,这一次自己无疑是受了妖修的好处,不过凡事都没有绝对的好事,妖修肯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说明他所图的也是极大。

    楚云凡估摸着等过段时间自己修为稳固了,便能够尝试筑基了,其他修士即便踏入炼气后期巅峰,但是基本上没有筑基丹在这境界上蹉跎数十年甚至一生也不稀奇,偏偏自己筑基丹有几颗,眼下需要的就是巩固修为了。

    大概应了楚云凡的猜测,或许是巧合,突破后没几日,妖修便再一次出现在楚云凡面前,这一次妖修眼中泛着浓烈的鄙夷之色,冷冷说道:“没想到一个丹药你也需要犹豫这么长的时间,要对付你,本帅还不需要这么麻烦。”

    楚云凡受了那丹药的好处,突破的境界,可是对于这妖修的打算,她实在看不出来,感激更加说不上,因为对方也有更大的目的,嘴上还是恭敬的说道:“多谢前辈赐丹,晚辈感激不尽。”

    妖修摆了摆手,道:“感激就不必了,你我都很清楚,现在你可愿意告诉本帅那法宝的来历了吧?”

    楚云凡取出罗天绫,指了指,道:“前辈可是指这伪法宝?”

    妖修点头道:“自然。”

    楚云凡笑道:“前辈助晚辈突破,晚辈告诉前辈也无不可,这伪法宝是家师收徒之时所赠,跟随晚辈也有数年光阴了。”

    妖修冷哼一声,道:“你师父是谁?”

    楚云凡此刻心中思量着,这妖修是四阶,若是将师父说了出去,只怕会害了师父,不过这妖修看样子也是必须得到个结果才是,思索一般,便有了办法,缓缓说道:“晚辈是玉苍门羽灵真君门下。”

    许多事情能够说谎,这师承却是不能信口胡说,楚云凡这番说辞也不算说谎,含素真人原本就是羽灵真君弟子,自己是羽灵真君徒孙,自己直说是羽灵真君门下,却也不说是徒弟还是徒孙,个中缘由,让那妖修自己去琢磨吧。

    妖修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云凡,淡淡说道:“原来是羽灵那女人的弟子,虽然修为低了些,不过资质看来,她收你为徒倒也不无可能。”说到这里,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随手一挥,掌中便再次出现一枚丹药,这丹药楚云凡一看上去便愣了。

    楚云凡观那丹药通体淡蓝,模样怎么看,都和自己储物袋内的筑基丹一个模样。

    “前辈何意?”楚云凡当真是不知道妖修在打什么算盘了,帮助自己突破炼气后期的壁障也就算了,现在还送筑基丹,这是要一路扶持自己筑基的节奏?

    妖修扫了楚云凡一眼,道:“用于不用,皆在于你。”说着,如同当日赠送黑色丹药一般又关上大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