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九十一章 生天
    宋玉致一眼看见手中捏着的淡蓝色丹药,仿佛有些痴了,她数十年修炼,还未见过筑基丹的模样,每一次的门派大比她也总是与筑基丹无缘,但看着眼前修为比自己还低的楚云凡取出来,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这……这是筑基丹?”

    “是的,大比获得的!”楚云凡惜字如金,不敢浪费丝毫时间,匆忙将新的灵玉换到傀儡身上。

    宋玉致看着楚云凡,口中有些干涩,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将筑基丹给自己,自然也是想保命的,但是筑基之事岂是完全有把握的?一旦失败,她们二人就真的要共死于此了。

    宋玉致咬牙盘坐下来,犹豫片刻,将自己身上的所有储物袋丢给楚云凡,道:“今日我们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你能将筑基丹给我,我这储物袋内的一切资源也都给你使用,你尽量坚持住,我会努力的!”言罢,一口服下筑基丹,双目紧闭,此时正是隔绝五官神识,外界一切都无法惊动她了。

    楚云凡看了宋玉致一眼,将储物袋收入自己这里,查看了一番,不由得摇了摇头,宋玉致自身的储物袋内可算是资源短缺,灵玉更是没有几个,想来也是,灵玉是内门弟子才有的月例,纵然宋玉致炼气后期巅峰修为,却也是外门弟子罢了。

    再看今日收获的那些易水宗内门弟子的储物袋,楚云凡惊奇的发现这些储物袋内各类资源不少,但是这是个内门弟子都有的正常资源,而灵玉却都不会超过六十块,楚云凡这一点便是感觉大异,易水宗和玉苍门一样是中原四大宗门,弟子月例想来差不多的,自己这八年来的月例也快有二百块灵玉了,而这些弟子的灵玉看来,似乎都入门时间不长。

    “入门时间不长的内门弟子,想来都是资质出众,却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而且都聚集在这一片地方,会不会和那些浓雾有关系?”楚云凡沉思片刻,却很快察觉到四周的异常,心下大叹,那些浓雾果然又上来了,当下连忙控制傀儡大退浓雾,再一看另一边极为安静,宋玉致周身已经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蓝色雾气,这是修士筑基之时产生的保护。

    楚云凡将灵玉都集合到一个储物袋内,数了数已经有千余块灵玉了,从一个练气弟子的身家来看,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财富了,但是对于这个烧灵玉的傀儡来说,真的不知道够不够用……

    楚云凡想了想,若是能够节省灵玉,其他东西都不重要了,这些储物袋内的灵符加起来数量有数千张,下一次雾气上升之时,可以尝试一番,看看灵符的效用影响如何。

    楚云凡一次性抓着十张火灵符,等到浓雾再次来临,一面操控傀儡将宋玉致身边的浓雾大退,一面将灵符朝着自己身边的浓雾打去,便只见浓雾被火灵符威势一震,速度缓了缓,却还是冲上前来,楚云凡无奈,又取出十张土灵符,结果依然。

    “既然无法消灭,或许可以阻挡其势!”楚云凡取出十张水灵符,在周身布下一层水幕,便看见浓雾靠近自己的速度明显缓慢了许多,浓雾穿过水幕时的速度极为缓慢,楚云凡终于神色一松,不过眼下她还需要验证另一件事情,便再次取出水灵符,将水幕的范围扩大。

    再过一会,又出现一片浓雾,是冲着宋玉致而去的,楚云凡这次没有操控傀儡攻击,而是用十张水灵符在宋玉致身边也布下一层水幕,再等片刻,终于露出了笑意,喃喃道:“原来只有每一次的浓雾被打散,才会有第二波浓雾前来,若是能够利用灵符延缓浓雾出现的速度,就能够节省灵玉了!”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水灵符的效用已经失去,浓雾也贴的极近,楚云凡觉得差不多了,便操控傀儡将浓雾再次打散,再过不久,便又有浓雾上升,楚云凡如此便再次取出水灵符,循环往复。

    即便是楚云凡当初购买水灵符的数量也并不多,若是单靠自身的灵符,早已失去效用,但是这些易水宗的弟子储物袋内偏偏水灵符最多,楚云凡便猜测大概易水宗的弟子和宗门名字差不多,修炼水系功法为多。

    一日过去,楚云凡依靠这种方法节省了打量的灵玉,而水灵符也还有许多,不过仅仅一天的消耗,对于炼气期的弟子而言,已经非常巨大,若非是拥有十多个大宗门内门弟子储物袋的楚云凡,任何一个练气弟子都决计支撑不住,即便如此,楚云凡体内的灵气也渐渐枯竭,无奈之下,楚云凡这次一把洒出了六十张水灵符,分别布在自己合宋玉致周身,也顾不得心疼,当即取出一枚补气丹盘膝打坐恢复灵气。

    一枚补气丹的效用很久就用完了,楚云凡再吞下一粒,如此过了许久终于感到体内灵气恢复了五成,在一看在水幕之中浓雾仍然在缓慢的渗透进来,不过距离自己已经不远了,当即用傀儡打散。

    楚云凡连续十日不眠不休,也不似往常一般修炼恢复精神,这十日来都是不断的消耗灵气灵符和灵玉,肉体上已经极为疲惫,好几次昏昏欲睡,若非是知道睡着以后的结果,楚云凡早已放弃,但看宋玉致那边仍然没有动静,这比当初陆曼空筑基花费的时间还多,不过后者筑基失败,宋玉致还没有结果,从另一方面讲也是个好消息。

    楚云凡唯一担心的便是灵玉和灵符,水灵符已经所剩无几了,最多只能坚持两天,而灵玉这方面,自己八年的月例和这些易水宗弟子的灵玉加起来一共千余,在这短短的十日间已经消耗了八成,不过楚云凡顾不得心痛,只期盼在灵玉用完之前宋玉致能够筑基成功,否则一切努力将尽付流水。

    楚云凡看了看所剩不多的水灵符,思索着或许其他灵符也能试一试,这一次她在布设水幕的同事又取出二十张木灵符,火灵符和土灵符早已试过,自然没必要浪费了。

    便看到木灵符进入水幕当中,迅速化作一片碧色薄雾,正巧和浓雾接触到了一起,楚云凡仿佛感到了浓雾运行速度又慢了一分,这才懊恼不迭,她竟然没想起来,木灵符的束缚之力,她早该将木灵符和水灵符一同使用出来的,不过眼下发现,也不算晚,出于节省灵玉的打算,楚云凡这次没有等灵符效用失去用傀儡攻击,而是祭起罗天绫运用全身修为和火灵符土灵符一同攻向浓雾。

    一阵灵符疯狂消耗,楚云凡体内灵气几近枯竭,终于将浓雾消耗大半,楚云凡不得不摇头,这种发放看来也不妥当,自己消耗太多灵气,哪里还有精力操控傀儡和水木灵符呢?不得已,只能放弃自身攻击,一面吞服补气丹一面将火土灵符拼命的朝浓雾砸去。

    这样挥霍的情况,也只有在这种生死一线的凶险之地才有人舍得,楚云凡深知此时不是节省的时候,除了水木灵符和灵玉,其他任何能够暂时阻缓浓雾的手段都要用出来。

    又过了三天,楚云凡此刻浑身都失去了知觉,十余日没有休息片刻的她体力早已殆尽,眼下仅仅是凭借身体的求生本能在阻止浓雾,这些浓雾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整整过去十三日,还是这般散了又出现,永无休止,但是楚云凡还是有些庆幸,至少现在为止,她们面对的仅仅是浓雾,这段日子的对抗,楚云凡深深明白了这个操控浓雾的力量何等可怕,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更强的力量出现,但是这对于挣扎在死亡边缘的人来说,已经是难得的福音了。

    第十五日,楚云凡眼角流出泪水,终于,到了这一刻,一切的努力仿佛都要变成可笑的过往,她已经无法支撑脆弱不堪的身体,看着储物袋内最后两百张水灵符,和最后一块灵玉,苦涩一笑,将筑基傀儡收进了储物袋,一块灵玉,何必再浪费了呢?

    楚云凡一把取出两百张水灵符,勉强催发体内所剩无几的灵气,在自己和宋玉致周身各洒下一百张,顿时间二人所在的空间出现一道巨大的水幕,水幕遮天。

    楚云凡闭着眼,从储物袋内抓出一把木灵符,也没有去数有多少张,总之很多,将其一把全数撒入水幕之中。做完这些,楚云凡最后身子倒在了地面上,再无知觉。

    浓雾毫无意外的再次出现,只是此时它遇到的阻力前所未有般的强大,几乎被堵在水幕之外不得寸进,时间就这样渐渐流逝过去。

    任凭灵符威力如何惊人,终有尽时,当一切平息下来之时,浓雾再无丝毫阻拦,缓缓的冲到二人周身。

    楚云凡已经毫无知觉,任凭浓雾触碰身体,体内的血液终于再次被浓雾吸引,渗出体外。

    血液的流失使得楚云凡肌肤变得霜白,浑身冰冷,仿佛是一具尸体,而再过不久,的确会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另一边,宋玉致同样被浓雾笼罩,但是又筑基时的防护保护,浓雾一时也无法近身,仅仅在不断消耗防护之力。

    忽然间,宋玉致周身灵气疯狂涌动,一团绿色的雾气自宋玉致体内散发而出,一股气势磅礴的力量从宋玉致体内涌出,雾气之中原本微弱的气息突然间充满生机,便看到一片璀璨绿芒爆发而出,一身青衣的宋玉致冲破浓雾,婷婷的站在地上。

    这一次筑基,她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总之她没有收到任何打扰,感受到体内澎湃的灵气和勃勃生机,宋玉致心中欣喜无比,转头看向一边,却顿时白了脸色。

    已经看不到楚云凡的身体了,因为她已经被浓雾完全包围,宋玉致不敢想象这个时间过了多久,轻喝一声,运用全身修为将楚云凡身边的浓雾尽数打散,看到的,却是一个仿佛死人的脸庞。

    宋玉致喉中干涩,刚刚成为筑基修士的喜悦已经被这一幕打散。

    宋玉致走上前去,查看一番,发觉楚云凡还有微弱的气息,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查看了一番,轻叹一声,楚云凡储物袋内的资源,几乎耗尽了,而且楚云凡这分明是极度疲惫才晕了过去,然后又被浓雾将血液吸了大半,就这么放任不管,必然是一死而已。

    宋玉致摇了摇头,将楚云凡抱在怀中,破开二人身上的禁锢,最后看了一眼这片大空地,缓步走入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