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九十章 凶险
    “楚师叔。”楚云凡缓步在林间行走,听见身后宋玉致的呼唤,转过身,淡淡说道:“什么事?”

    宋玉致走上前来,四处打量了一番,神色间透露着些许担忧,说道:“这几日我们也走许久,可是一路上都十分平静,没有遇到过妖兽了。”

    楚云凡想了想,的确如此,往常每隔一两日便会遇到一两只妖兽,虽然二人合力能够解决,不免有些麻烦,现下走了七八日,却也没有再遭遇什么妖兽了,不过楚云凡毕竟没有什么不满,只是道:“没有妖兽,安心赶路,莫非不好?”

    宋玉致因为接受楚云凡相救的缘故,心下有与楚云凡亲近的打算,只是看楚云凡挂着严肃的脸,但是这阅历还是少了许多,内心暗叹,随后出声解释:“自然是好,但是事出反常,那便需要小心应付了,据我所知,若在一个妖兽遍布的区域有一个地方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妖兽,只有两种可能。”

    楚云凡看向宋玉致,至今为止,她仍然不得不承认,这些经验之说,还是宋玉致懂得多,即便不喜她为人,却也不得不认真聆听。

    宋玉致认真思考,便道:“第一种可能,或许这个地方有大量修士聚集在此,平时那些游荡离群的妖兽不敢来。”楚云凡点了点头,道:“若是这种结果,你我都可安心了。”

    宋玉致眉宇间没有丝毫喜色,不住的摇头,叹道:“但是这可能性很低,我们在这亡砀山脉内走了也有几个月了,在这里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修士和我们一样,即便真有,能够是大群的修士么?实在太不可能了。”

    楚云凡深吸一口气,镇定自己的心神,开口问道:“那第二种可能是什么?”

    宋玉致身子微微颤抖,双眉仿佛蒙上一层寒霜,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第二种可能,或许是这片地区,是某个高阶妖兽划分的地盘,那些低阶妖兽不敢进来……”

    楚云凡身子一震,睁大了眼看着宋玉致,但从对方眼神中看不出丝毫虚假,甚至隐约看得到一丝恐惧。

    在极度危险的地方挣扎了数月,楚云凡和宋玉致最明白生存的可贵,即便这样很艰难的生活,每一日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但这毕竟是自己能够感受的,能够感受到痛苦,感受到惧怕,或许也是一种幸福,然而若事情真如宋玉致所说,她们现在身处一个极为危险的情况下。

    楚云凡低头沉思,原路返回,这是绝对行不通的,她们身上的辟谷丹已经所剩无几,往前走,便会遇到不知名的危险,停在这里,一样的等死。

    踌躇了半日,楚云凡终于下定决心,往后走,那是死路,停在这里毫无作为一样是等死,或许往前走,还有生路,即便也可能是死路,但是生死之事从无绝对,死路之下未必不能开辟出生路。

    一念既下,楚云凡踏步向前走去,此事,宋玉致咬了咬牙,硬着头跟了上去,但是二人却都将法器召唤出来,随时做好应变准备。

    约莫行了四日,也许更久,在这茂密的树林中,漫天是遮天大叶,全无光芒照耀,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行动了四日,楚云凡和宋玉致都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那是一股淡淡的,血腥的气味,就在前方不远处,楚云凡和宋玉致对视一眼,同时散开神识朝前方悄悄摸索探查而去。

    不久,神识便探查到一片开阔地,那是一片方圆十余丈的大空地,上方是强烈的阳光,四周是密集的十余丈长的数人合抱之粗的大树,而空地之上,横七竖八摆放着十多人的尸体。

    楚云凡和宋玉致都感到后背泛起一丝凉意,这个地方,果真危险之极,二人匆匆看了那里一眼,也没管其他便收回神识,然后相顾无言,半晌,宋玉致才开口道:“看来这地方当真很危险,那么多人竟然死在同一个地方。”

    楚云凡轻声叹息,道:“眼下已经无路可走了,不如过去看一看,好歹弄个明白。”

    宋玉致看着楚云凡身子木然的朝着前方走去,微微摇头,她现下可算看的清楚,她们二人辟谷丹都快没了,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越是如此,反倒越发的不害怕危险了。

    楚云凡并非不怕死,只不过已经努力了这么久了,再继续下去也未必有什么进展,这个地方堆积了这么多修士的尸体,或许有什么玄机,事情若有变故,兴许会蕴藏着转机,这一点,楚云凡曾听经常外出游历的墨染年提过,此时此刻她脑中反而记得清晰的便是这句话了。

    终于来到那片大空地,楚云凡伸手触碰到阳光,感到久违的温暖,微微一笑,踏步走入空地上,片刻后,宋玉致也来到了。

    二人齐齐看着大空地上的场景,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空地上的尸体全都保存完好,身上毫无伤痕,只是每个人面部的表情仿佛是面对某种极为可怕的事物才会流露出的神态,更重要的一点,这些尸体全身干瘪的,仿佛浑身的血液都不存在了一般。

    宋玉致走到一名蓝衣修士身旁,忽然笑了出来,冲着楚云凡招手道:“这些人身上的储物袋竟然还在,你说我们是不是运气不赖?”

    楚云凡微微一愣,随后一看,这些弟子全身血液都仿佛被吸干,但是储物袋却都保存完好,当下眼光一扫,瞧见一名男子腰间的紫色玉牌,见上面只有“易水”二字,便会意道:“这是易水宗的内门弟子。”

    宋玉致也查看了其余众人,便道:“其他人都是易水宗的,而且都是内门弟子。”

    楚云凡不解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喃喃道:“为何都是易水宗的弟子,而且没有一个不是内门弟子,十多个易水宗内门弟子死在一个地方,而且死法相同,若是妖兽所杀,为何不会收走储物袋?”

    宋玉致不管那么多事,直接收走十多个储物袋,自觉的分出一半交给楚云凡,道:“别想那么多,这些储物袋内有辟谷丹,我们也算意外之喜了,赶紧离开这凶险之地才是正事。”

    正为辟谷丹发愁的二人终于看到了希望,走出亡砀山脉的希望,楚云凡也不去管这些事情了,能够活着离开亡砀山脉才是最重要的,当下收好储物袋内的资源,便对宋玉致点了点头,道:“快走吧,这地方死了这么多人,看来并不安全。”

    宋玉致还未做出反应,二人便发觉地面传来轻微的声响,这声音十分细微,却诡异异常,就像一个人低声□□,偏偏这声音来自地下,透过二人身体传入耳中,二人顿时来不及多想,立即施展自身本领空地外逃离,却诡异的很,二人无论如何运用灵气,却丝毫无法移动身体。

    宋玉致慌了,楚云凡也失了神,她们如何还不知道,那些易水宗的弟子就是被这诡异莫测的力量杀害的!而她们自身很快将落到和那些弟子一样的下场。

    “这是什么鬼东西!”宋玉致大喊着,忽然间二人周身都出现一片灰色的浓雾,那些浓雾从二人脚下的地面上升而来,楚云凡被浓雾包裹周身,恍惚间,仿佛看到那些浓雾贴近自身,同时,体内血气上涌,朝着最近的肌肤汇聚而去,渐渐渗出皮肤,却很快被浓雾吸收,这场景,当真诡异骇人!

    “原来那些弟子的血液就是这样被吸干的……”楚云凡露出一抹苦笑,这些浓雾她完全看不透是什么东西,即便面对筑基期的妖兽她也不曾有过如此无力的感觉,不过事到如今,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当下将全身灵气汇聚腰际,拼尽全力打开储物袋,间不容歇之际召出筑基傀儡,失去灵气保护的那一瞬间,她全身血液加快流出,只是这片刻,已经浑身失去血色,一片惨白。

    筑基期傀儡,这是楚云凡最强的,也是唯一的底牌,楚云凡不敢再分散灵气,只得用神识操控傀儡,朝着这浓雾打去。

    一声轰响,傀儡的一击打向浓雾,浓雾吸收血液的速度明显顿了顿,楚云凡感觉到了希望,连忙控制傀儡继续击打,一连再打两圈,楚云凡终于感到身上的禁锢少了许多,此时,傀儡的第四圈也打中浓雾,楚云凡双脚仍然无法动弹,但是上半身已经失去禁锢,当下连忙取出一块灵玉安放在傀儡胸前,同时挥动罗天绫在周身布下防护,抵御浓雾。

    楚云凡再次操控傀儡朝着包裹宋玉致的浓雾打去,片刻后宋玉致也解除了些许禁锢,看见楚云凡的模样也连忙用法器布设防护。

    二人心中稍稍安定,宋玉致试着移动双腿,却还是失败,只好看向楚云凡,说道:“这该怎么办,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楚云凡无奈的摇了摇头,再过不久,地面又升起两团浓雾,楚云凡继续操控傀儡攻击,消耗了两块灵玉,才勉强打了下去。

    事情还没有结束,浓雾不断的上升,楚云凡心惊胆战,只能不断的给傀儡安放灵玉,但是灵玉她本身也不多,这样无穷无尽下去,最终二人难逃一死!

    楚云凡看向宋玉致,现在,她们或许还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若是你能够筑基,能够离开这里么!”楚云凡朝着宋玉致大声说着。

    宋玉致神色大变,看着楚云凡的模样没有丝毫玩笑,而此时此刻,她们的确不可能会开玩笑,当下点了点头,道:“你的筑基傀儡都能打下浓雾,我若能筑基,要冲破禁锢,应该不难!”

    楚云凡咬牙看着宋玉致,正色道:“我要你立下心魔誓,若我助你筑基,你须得救我离开,不得加害于我!”

    宋玉致仿佛是看到了希望,当下连忙立下誓言,其实即便楚云凡不说,她也不会算计楚云凡了,她虽然自私,却并非不知感恩图报。

    楚云凡看着宋玉致立誓,这才放心,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筑基丹,交给宋玉致,道:“这是筑基丹,你快点服用,在你筑基期间,我为你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