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八十九章 坚持
    二阶妖兽,那是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楚云凡脑中一震,转头看向宋玉致,道:“莫非你要见死不救?”

    宋玉致睁开眼,神色变得淡漠而平静,轻声说道:“各位师妹,立刻离开,这只妖兽正在对付胡师妹,我们要抓紧时间。”一声之下,身后几名弟子齐齐施展身法遁逃离开,宋玉致看着楚云凡,道:“事不可为,不必枉送性命。”言罢一把抓住楚云凡的手,丢下几张水灵符便逃离开去。

    楚云凡头脑一片空白,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宋玉致拉着奔走数里开外,但是身边并没有其他同门。

    “其他人呢?”楚云凡大声道。

    宋玉致只是飞奔着,看也不看楚云凡,淡淡说道:“我和几位师妹兵分两路,一会再会合。”

    楚云凡回头看着那片丛林,即便只是一片绿色,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女子绝望而哀伤的目光,那目光中透着无比的怨念,最终化作了空白。

    楚云凡从未感到如此可怕的感觉,即便是面对妖兽,也没有这么害怕过,看着身边拉着自己的宋玉致,忽然间发觉同类有时候更令人害怕。

    也不知奔走多久,直到天色大亮,宋玉致看见了一个山洞,确认里面没有妖兽,这才拉着楚云凡走了进去,一进去便立即打坐修炼。

    楚云凡淡淡的看着宋玉致,什么也没有做,她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等到宋玉致打坐完毕,方才松了一口气,笑着看向楚云凡,却对上一双毫无表情的眸子,宋玉致干笑一声,道:“你这是怎么了?”

    楚云凡看着宋玉致,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前所未有的冷漠,直凉透人心一般的寒冷。“昨夜你为什么不救那个弟子?”

    宋玉致淡淡的看着楚云凡,道:“那是二阶妖兽,就算我们全部加起来也斗不过它,何必枉送性命?”

    楚云凡身子一缩,似乎离的宋玉致远了一些,冷哼一声,道:“那是一条人命,是和我门一起战斗过的姐妹,我还有筑基期傀儡,为什么不能去救人?”

    宋玉致也沉了脸,语气生硬着说道:“你的筑基期傀儡攻击太单一,对付一阶妖兽可以凭借实力碾压,可是遇到真正的二阶妖兽,全无作用,一条人命又如何?这些日子你看见的死人还少么?而且她已经是那妖兽嘴边的食物,你以为谁能救下来?不知进退,只知道感情用事,这便是你的智慧么?”

    楚云凡闭着眼,将头深深埋进双臂间,身子蜷缩着,这一次,她真的太累的,或许宋玉致说的不错,这些日子不断有人死去,但是这和见死不救又是另一番感受了,这世道永远有这些不幸的人存在,而你所能做的仅仅是同情而已。

    又过半日,山洞外毫无动静,楚云凡看着宋玉致,道:“其他人呢?”

    宋玉致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想来是分散了,昨夜太匆忙了。”

    楚云凡忽然笑了起来,这般笑着看宋玉致,那笑容冰冷至极,寒入心扉,宋玉致见了,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你好端端的笑什么?”

    楚云凡摇着头,笑着笑着,竟流出了泪水,笑着笑着,仰天大笑,忽然看向宋玉致,已然满脸泪水,怔怔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夜你让其他人先走,是为了吸引那妖兽的注意,你根本就已经让她们为你去死了!”

    宋玉致神色微微一怔,随后轻哼了一声,道:“没想到你竟然猜出来我的用心,那又如何?至少我们两个现在安全了,你想教训我?”

    楚云凡木然的摇着头,只是沉默,二人就这般沉默的对峙了半日,楚云凡忽然幽幽开口:“若有朝一日我也危在旦夕,你会像昨日一般抛弃我么?”

    宋玉致看着楚云凡,忽然笑了一声,淡淡说道:“你想听好话还是不好的?”

    楚云凡抬头看着宋玉致,双目间有了些许光彩,这让宋玉致也微微一震,片刻后,轻声说道:“我希望是实话。”

    宋玉致也少了些戏虐之色,有些认真的看着楚云凡,忽然间发现,一路走来,只剩下她们两个了,摇头笑了笑,沉吟半晌,这才开口:“我依然会明哲保身,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谢谢。”楚云凡淡淡的说道,这话一说,宋玉致反倒兴致来了,追问道:“知道自己可能会被抛弃,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出谢谢两个字的。”

    楚云凡脸上少了许多表情,仿佛所有的表情都用完了一般,淡淡的看着宋玉致,道:“谢谢你让我看清现实,不再抱有天真的幻想,你的确很绝情,为了自己能够牺牲一切,但是也让我警惕了起来,至少从今往后,我会时刻小心,所以,我谢谢你的坦诚。”

    “所以……这算是自我安慰么?”宋玉致嘴角含笑,轻声说道。

    楚云凡不理宋玉致,站起身来,缓缓走出山洞,宋玉致走了出来,来到楚云凡身边,笑道:“怎么,楚师叔,不敢和我待在一起了?”

    楚云凡淡淡一笑,道:“你若想一辈子待在这里,那是最好。”言罢,转个身朝着前方走去。

    宋玉致追将上来,微笑道:“至少现在,我们还能够同行。”

    楚云凡一言不发,任由宋玉致和自己同行,二人虽然同行,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许是彼此心里都有芥蒂,或许都不远牵扯太深,早早离开亡砀山脉,也就了断彼此的关系。

    亡砀山脉内,几番变动下,楚云凡早已失去了方向的确认,眼下走了一个月,也不知道是往山脉外走,还是往里面继续深入,只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有一直走下去,才发觉自己还有求生的希望。

    此次出行楚云凡准备了足够的辟谷丹,这么长的日子也还剩下十几粒,一粒辟谷丹可以持续十天的效用,只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们始终没有走出亡砀山脉。

    宋玉致非常的心烦意乱,终于忍不住在楚云凡身边说了出来:“这样走下去,完全没有意义,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修炼,若是能够筑基,这亡砀山脉哪里还能挡得住我们?”

    楚云凡淡淡的看了宋玉致一眼,轻声说道:“随你的便。”说完便不理会宋玉致,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宋玉致叹了口气,继续跟在楚云凡身边,这次也不发牢骚,只是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这样盲目的走下去也不是办法。”

    楚云凡身子一顿,停了下来,看着宋玉致,目光中也有着茫然,这一次,她们或许是走错路了,但是原路返回,岂不是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既然错了,便索性错到底,瞧一瞧,这条路的尽头,又是什么样的风景?

    楚云凡继续走着,宋玉致这时候发觉,即便楚云凡一句话不说,但是一路上有一个人同行,总归不是孤独的,这种感觉,其实不错,即便二人都没有什么话说。

    亡砀山脉何其广大?楚云凡已经渐渐的疲惫了下来,偶尔会停下脚步休息,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只是储物袋内的辟谷丹越来越少了。

    这一日,宋玉致也已经疲惫至极,而且饥肠辘辘,她的辟谷丹早已用完,已经坚持了十余日,现下她连催动灵气都艰难的很,但是看着楚云凡在前面走着,还是坚持着跟上去。

    宋玉致的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强烈的饥饿摧残着她的身心,还没有筑基,仅仅炼气后期巅峰的修士,没有食物依然会死,只是她费尽心机,好不容易脱离险境,却要这样窝囊的死去,实在是不甘心……

    楚云凡默默的走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响,停了下来,转头看了过去,便看到脸色惨白的宋玉致失去知觉倒在路上的模样。

    楚云凡走近了宋玉致,探了探鼻息,还有气息,却已经十分微弱,果然,纵然是炼气后期巅峰的修士,也是肉体凡胎,没有食物,也难逃一死。

    “此人虽然无情,但于我并无仇怨,行事为我不耻,但蛇妖之下若非是她,我一样要死,纵然她日后反害于我,我却还须救她一命。”楚云凡淡淡说着,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丹瓶,里面还有十颗辟谷丹,楚云凡取出一粒,给宋玉致服下,便自行坐在一旁调息打坐。

    宋玉致渐渐恢复生机,脸色恢复红润,苏醒过来,便感觉腹中饥饿消去,正疑惑不解,看见身旁打坐的楚云凡,便明悟了起来,走近楚云凡,出声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楚云凡收功,看了宋玉致一眼,淡淡说道:“蛇妖之下,算你救我一命,今日,算是还你一命。”说着丢出一个丹瓶,道:“里面有四粒辟谷丹,我本人还有五粒,若是用完之前能够走出亡砀山脉,那也罢了,若不能,同死于此,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宋玉致接过丹瓶,看着楚云凡的神色难以置信,半晌才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若有辟谷丹,活下去的机会比我更大,反而将辟谷丹分出一半给我,你在想什么?”

    宋玉致难以置信,她踏入修仙界之始,从未遇到楚云凡这般人,别人不会趁火打劫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何况是雪中送炭,而楚云凡这分明是放弃自己生存的一半机会让自己活命,莫说是见过与否,她听也没听过这样的人。

    楚云凡站起身来,往前走去,只是说道:“我想活下去,但是有些东西,我也不想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