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八十八章 二阶妖兽
    楚云凡一行十人连夜奔走,终于不见身后有妖兽的追踪,此刻众人都是体力耗尽,宋玉致见了,也是喘了口气,招呼众人选了几个茂密的草丛打坐调息。

    昨夜虽然逃离妖兽毒手,但是楚云凡等人也已经跑进了亡砀山脉深处,外围已经遍布妖兽,要想突围回到仓冉城,已经极为不可能了,这一层在场的人都想到了,却也无可奈何。

    众人之中也就是楚云凡比较轻松,逃跑的本领本就是她更胜一筹,一个时辰后楚云凡感觉恢复大半的灵气,便不再调息,一眼看去,便看到其余九人仍在打坐,微微摇头,清理了一番污秽的衣裳便纵身跳上旁边的大树枝干上观察四周。

    楚云凡依稀可见前方极远处的些许乌黑阴影,相隔太远,却也想得到那便是妖兽群了,再一看,此刻已经看不见仓冉城,入目是一片山林,仿佛无边无际。

    楚云凡忽然感到下方有些动静,便飞身而下,刚巧看到打坐完的宋玉致,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禁露出苦笑。

    宋玉致是这小队里面修为最高的弟子,但是按照辈分还得叫楚云凡师叔,宋玉致起先也是心中不服,但昨夜看到楚云凡拥有筑基期的傀儡,便明白了内门弟子的底蕴,当下既为客气的冲着楚云凡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楚师叔,我们现在距离仓冉城有多远?”

    楚云凡目光看向远方,道:“昨夜逃离匆忙,忽略了方向,眼下是看不到仓冉城了,不过原路返回是不可的,那里已经充满了妖兽。”

    宋玉致点头称是,那些妖兽的厉害她可是经历过的,昨夜她们那一片区域少说有上千名修士,眼下只怕没多少人逃出来的,现在就这么十个人,明哲保身才是要紧之事。

    “这兽潮一开始就这么惨烈,真不知道往后会如何发展?”楚云凡神色一黯,昨日她眼睁睁看着那么多活生生的人在无尽妖兽之下变成冷冰冰的尸体,虽说早有准备,却还是为之触动。

    宋玉致摇头叹息,身子闪跃几番,四处查探了一番,回来之时眉宇间多添几分愁绪,对楚云凡道:“眼下走出亡砀山脉才是要事,但是现在不知道哪里有妖兽,须得步步小心。”

    楚云凡点头道:“这些事稍后再说,等其他同门调息完毕,咱们在商议一番如何下去。”

    “也只好如此了。”宋玉致说了一声,便走向了四周,在众人周遭布设了一道匿灵阵,防止被妖兽发现,楚云凡见了,轻叹道:“这类普通阵法,只怕效果不大。”

    宋玉致转头一笑,轻声说道:“聊胜于无吧。”

    楚云凡报之微笑,默然无语,便自己走到一旁清点储物袋内的物品,知识看了一眼,便觉得心疼。

    水灵符花费了五张,火灵符用去了一百多张,土灵符花去了五十张,木灵符到没什么机会使用,楚云凡之前打坐服用了几粒补气丹,现在丹药花去的数量是最少的,不过楚云凡最是心头的便是那五块灵玉了,那可是足足五万灵石,给傀儡打了十几拳便消耗了这么多灵玉,偏偏傀儡最强也只有筑基初期的攻击威能,而且攻击手法十分简单,毫无手段可言,对付一阶妖兽还能用上,若是遇到二阶妖兽,可真是没办法了。

    不消多时,其余八人也先后恢复灵气,得见眼前场景,都有劫后余生之感,宋玉致见众人苏醒,便说道:“各位师妹快些查看储物袋内资源还有多少。”

    众人闻言迅速查看储物袋,只不过大多都是面露苦色,昨日大战不过两场,竟然消耗了那么多东西。

    看着众人神色,宋玉致猜到了七八分,微微一笑,挥手间从袖内飞出十个储物袋,整齐的摆列在面前的空地上,看见这场景,众人都是一怔,却见宋玉致微笑道:“接下来只怕日子不太好过,这些储物袋是昨夜牺牲的姐妹们身上的,我及时拿走,没有被妖兽取了,正好咱们有十人,将这些分了,以后可得省着用了。”

    楚云凡接过一个储物袋,看了里面的几瓶丹药和数百张各类灵符,嘴角动了动,宋玉致心思缜密,看出来了,便开口问道:“楚师叔,你在想什么?”

    楚云凡收起储物袋,轻笑一声,淡淡说道:“这些同门生前也层奋力拼杀,死后这些遗物却也不得清净。”

    宋玉致没有楚云凡那么多讲究,她散修出身,经历比楚云凡只多不少,对于这些事情也早已看透,但看见楚云凡的模样,便忍不住笑了出来,道:“楚师叔,修仙之人哪有那么多讲究?这里可没有什么死者为大,这些资源你若不捡,一样要被那些妖兽拿走用来对付我们人族修士,如此还不如我们用来对抗妖兽,这混乱的时局下,自己都朝不保夕,哪能关顾这些表面的事情?”

    这些道理楚云凡也听过很多遍了,但是只有当自己真正经历了,今日才算明白了修仙界的冷酷无情,修仙界,生命是最不值钱的,但同样也是最珍贵的。

    宋玉致朝众人看了看,便说道:“大家收好储物袋,我来和大家说一说现在的情况,眼下咱们正处于亡砀山脉深处,不知道往哪里才能回到仓冉城,而且四处随时都有妖兽,之前我和楚师叔商量过,都认为眼下第一要事是离开亡砀山脉。”

    这里的修士大都第一次参加兽潮,经验不足,也就没有什么建议,宋玉致也是第一次参加兽潮,但之前有过数年散修生涯,经验丰足,很快便制定下一套方略。

    “眼下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那里是无穷无尽的妖兽大军,继续往里面深入也不可,不说里面有没有妖兽大军,那里面也是通向妖族大地,最好的办法就是朝另一边走,除了仓冉城外,或许其他仙城也是个去处,不过亡砀山脉内各处都是妖兽,大家只能够在山内森林内潜行,千万不要召唤灵鹤,否则被妖兽发现可就危险了。”

    楚云凡沉吟片刻,轻声道:“仓冉城遭受到这般剧烈的攻势,若是另一边也是一样,岂不是无路可走,那该如何是好?”

    宋玉致身子突然一震,转头看向楚云凡,这时其他几人也看向了楚云凡,片刻后,众人的神色变了吧,气氛顿时阴沉了下去。没错,楚云凡说的这种可能并非没有,既然仓冉城会遭受如此剧烈的攻击,为什么其他仙城就不会呢?但是若当真如此,那可算是一个噩耗。

    宋玉致半晌才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僵硬的毫无血色,干咳了一声,道:“先看一看,若当真如此,再从长计议,总之,想尽办法活下去!”

    “活下去……”楚云凡握紧了拳头,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粒辟谷丹,苦笑道:“辟谷丹虽然味道不好,但活下去的先决条件,可不能饿肚子。”

    一阵笑声响起,也算是困境之下勉强苦中作乐,宋玉致赞同的也取出辟谷丹,当先吞服下去,道:“大家吃一粒辟谷丹,然后就朝着东边潜行,不要招惹到妖兽就好。”

    宋玉致收起阵法,一声令下,众人便依从她的吩咐开始朝着冬面亡砀山脉悄然潜行,楚云凡占着一个师叔的辈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按照阅历,自己在这里是最低的,听从有经验的人吩咐是在自然不过的。

    十个人的行动悄然隐蔽,不曾休息,却缓慢前行,一路上当真碰到过几次妖兽,不过幸好数量不多,有几次只是落单的一只妖兽,众人很快就解决了,最凶险的一次是遭遇了十余只妖兽小队,此次楚云凡虽然出动了傀儡,却还是损失了两名修士。

    将两名修士的储物袋分配好,八人继续上路,如此过了半月之久,却始终没有看见仙城,半月的行动,众人都累了,只好再次休息。

    八人之中经验最多的宋玉致也不过是在这群人中出众,但实际上应变能力也有所欠缺,与之相比楚云凡的强悍战力反倒渐渐被众人肯定,那筑基期的傀儡一出现众人仿佛就镇定了心神,即便是宋玉致也越发的依赖楚云凡了。

    这夜,众人决定在这里布设阵法休息一宿,而变故,却在今夜发生。

    连日来的奔波,众人都疲惫不已,很快就分配好了值夜守护的弟子,众人闭目沉睡,而那名守夜的弟子却也疲惫的紧,前半夜还勉强坚持得住,后半夜便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了。

    迷迷糊糊之间,似睡非醒,那名弟子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到身上一片温热,再后来,隐约感觉自己的脖颈被一个柔软的事物盘绕,似乎还有些粘稠,极度恶心的气味终于惊醒了那名弟子,但她睁开眼看见的一幕越令她心胆俱裂,惊呼出声。

    众人登时惊醒,注目望去,都变了脸色。

    那名弟子全身衣衫都被撕破,浑身沾满了白色的粘稠液体,一只长数丈之余的黑色巨蛇缠绕着那名弟子,巨大的口中深处的信子不断舔着那弟子的后颈,那模样当真可怖之极,令人作呕。

    那巨蛇紧紧缠绕着女子,女子奋力挣扎,却浑身使不出力气,就连灵气也仿佛一同被这妖兽禁锢住了一般,绝望之下,哀求的看向众人。

    那巨蛇也看向了众人,巨大的蛇头上一双幽绿色的眸子尤其可怖,张开大嘴仿佛在警告众人不要打扰它。

    楚云凡脸色大变,正要上前营救,却被宋玉致拉住,疑惑的看向对方,只看见宋玉致闭上了眼,轻叹道:“这妖兽气息极为强大,我们一路上从未遇到,这应该是……二阶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