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八十二章 傀儡
    楚云凡在陆曼空的屋外守护了十日,迟迟不见陆曼空有什么动静,第十一日,正在修炼清心诀的楚云凡忽然感觉到陆曼空屋内的禁制受到触动,心下一紧,连忙收功,站起身来,朝屋内喊道:“舅舅,你怎么了?”

    屋内毫无动静,楚云凡心中闪过一丝慌乱,这十日来从未出现屋内禁制触动的事情,事出有因,里面必然是发生什么事了,便探出神识查看屋内。

    一声惊呼,楚云凡脸色大变,也顾不得什么,连忙推开屋门,跑了进去,随手解开自己布设的禁制,怔怔的看着床榻上的陆曼空。

    “舅舅……”楚云凡眼眶酸楚了,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触目惊心了,只看见床榻已经被鲜血染红,床下是一滩厚厚的血水,陆曼空已经全身是血,脸庞也看不清容貌,只看得到浑身的血迹。

    陆曼空保持着那一副盘膝打坐的模样,只是头和手无力的垂着,指尖还缓缓的流着血滴,面部已经血肉模糊,浑身血肉都烂了,惨不忍睹。

    楚云凡跪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陆曼空,泪水不争气的滑落在地上,她用神识探查了,陆曼空已经没有气息了,一丝生气仿佛也没有了。

    “舅舅,死了……”楚云凡哽咽着,死死的盯着陆曼空,喃喃念道。

    “这是为什么?”楚云凡痛哭着喊,十日前,舅舅还好好的,只是闭关冲击筑基,竟然落到这个下场,筑基失败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会死的这么惨?

    燕青繁缓缓走进屋内,看到眼前的场景,叹了一声,道:“使用破阶丹,就是这个后果。”

    楚云凡仿若未闻,伸出手抓着陆曼空枯槁的手,却发现满手都占满了血腥。

    燕青繁淡淡的看着陆曼空,转身离开,这十日,他都守在客栈,直到楚云凡走进屋内,自己也进来了,只是一看陆曼空,便知道原委,破阶丹虽然能够打通炼气后期的所有壁障,但是破阶丹本身狂暴的灵气也同样会摧残修士身体,一开始是全身经脉碎裂,后来是灵气冲撞全身气穴,最后是心脉,一般而言,在心脉受损前进阶筑基,便能化解这股灵气,也能够修复损伤的经脉和穴道,但是陆曼空显然没撑过去。

    楚云凡呆滞的看着陆曼空,足足过了一日,还是没有动静,燕青繁便再次走了进来,道:“你舅舅还没死。”

    楚云凡转头看向燕青繁,眼中闪过一丝希望,道:“当真?”

    燕青繁点了点头,道:“当真,不过,我劝你杀了他比较好。”

    楚云凡顿时变了脸色,怒道:“你胡说什么?”即便对方是燕青繁,但是叫自己杀了舅舅,那岂能忍?

    燕青繁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你舅舅虽然活着,却不如死了,破阶丹将他全身经脉冲断,手脚不能动,无法说话,他全身气穴,还有丹田也被破坏,修为尽失,比凡人还不如,而且将一直承受身体上的痛苦,这样活着,你忍心么?”

    楚云凡失了气势,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陆曼空,怔怔说道:“舅舅,你真的想死么?”

    陆曼空听得到楚云凡的话,但无法回答,也无力用神识传音,全身更是不能移动分毫,痛苦之下流下血泪。

    楚云凡跪伏在地上,使劲的摇头。

    “我不能杀了舅舅,我不能……舅舅,都是我害了你。”楚云凡心中痛苦万分,若非自己要将破阶丹给陆曼空,他岂能如此?这破阶丹,为何没人说过是这样的事物?

    楚云凡转头看向燕青繁,寒声道:“你早就知道破阶丹是这样的?”

    燕青繁点头道:“我知道,难道你不知道,你以为破阶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了么?凡事都有两面,你早该有这个觉悟了,没有绝对的好事,若是你舅舅能够筑基,这些伤势自然能够复原,但他失败了,这便是破阶丹的恶果。”

    “是啊,是我蠢,我怎么这么天真,世上哪有什么好事?”楚云凡仰天长啸,泪流满面。

    “你要怎么做,随你。”燕青繁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陆曼空很想说话,很想,但是他无能为力,他虽然心脉受损,却暂时不会死,但是这生不如死,如燕青繁所说,他活着当真不如死了好。

    楚云凡扬起手,看着陆曼空,低声道:“舅舅,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但是我确实不忍心看你受苦了,我,我无能为力……”

    一掌劈下,劈在了陆曼空的头顶,终于,那一丝微末的生机,彻底断送了。

    楚云凡忍受不住,嚎啕大哭,她此生第一次杀人,竟然是自己敬爱的舅舅,整个人趴在地上痛哭,对于周遭一切都不在乎了一般。

    三五日后,地面的血迹都干了,楚云凡的泪也流光了,她扬手将陆曼空的尸体收入储物袋内,转身离去。

    “舅舅说过,他家乡是在东方的星河城,我会将舅舅带回去,安葬在星河城的。”楚云凡驾着灵鹤飞回玉苍门,喃喃念道。

    楚云凡此时想起陆曼空说过的许多事情,陆家传承,还有星河城的孙家。

    “孙家,舅舅,云凡知道你一向想为家族报仇,您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会亲自上孙家为陆家报仇的!”

    至于陆家传承,楚云凡没想太多,以后机会,自己就去极西之地看一看,无论结果如何,也算了却陆曼空一桩心事。

    含素真人看着楚云凡回来以后闷不做声的回房间去修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没有去打搅楚云凡,只留下一枚玉简给楚云凡,便离开了。

    楚云凡努力修炼三年,都是为了陆曼空能够筑基,陆曼空已去,楚云凡仍在修炼,却仍然是为了陆曼空,陆曼空希望自己好好修炼,自己就好好修炼,楚云凡心中打定这个主意,修炼比之以往更加艰苦。

    十余日后,楚云凡才想起已经许久不见师父,这才看到含素真人留下的玉简,打开一看,便看到一句话:“小凡,今后你好好修炼,云渺峰诸事为师都交给各位长老,为师要出山游历数年,自行珍重。”

    楚云凡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就这么几天,自己身边就失去了两个至亲之人,师父也要修炼,她们终究不能一直在一起,楚云凡收好玉简,沉入修炼之中。

    门派大比一个月后终于结束了,楚云凡受到墨染年的消息,墨染年这次大比进入前五名,如愿以偿的遇到了柳寒清,二人旗鼓相当,斗了良久,终究是柳寒清略胜一筹,这次筑基期的大比,魁首依旧是柳寒清。

    楚云凡摇了摇头,心想这一战,墨师姐也算满足了自己的心愿了吧,事实果真如此,此战之后,墨染年经常去找柳寒清斗法,一来二去,二人反倒斗成了好友,对此墨染年只好解释:“不打不相识啊。”

    随后是雾韵真人的结婴大典,雾韵真人作为云渺峰峰主,结婴大典在天柱峰举行,十个内峰的所有结丹真人都汇聚于天柱峰,其热闹程度比之大比还要过之。

    楚云凡作为雾韵真人师侄,加上含素真人不在,便代表自己师父来庆贺雾韵真人,在大典上,楚云凡还看到了自己的师祖羽灵真君。

    羽灵真君是雾韵真人和含素真人的师尊,单论容貌,比之两个徒儿还要更甚,修为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看到了楚云凡,便道:“丫头,你师父呢?”

    楚云凡想着自己的身份在元婴修士面前大概是瞒不住的,便恭声道:“师祖,师父她外出游历了。”

    羽灵真人皱了皱眉,对另一边的雾韵真人道:“韵儿,你这个师妹也太不像话了,师姐的结婴大典,竟然还跑出去瞎转悠。”

    雾韵真人贴着羽灵真人轻笑道:“师父,师妹她气息正在上升期,应该快突破结丹后期了,这时候出去游历,也是正常的,我这大典不过就是个门面,有什么要紧的,再说了,师妹的徒儿不是也在吗。”

    羽灵真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楚云凡一眼,点了点头,道:“素儿眼光倒是不错,小丫头,师祖第一次见你,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小玩意你拿去玩玩吧。”

    羽灵真君说着就丢出一个人形木偶,楚云凡接住了,看了看这个木偶,疑惑不解,道:“这是什么东西?”

    一边的墨染年好笑的拍了拍楚云凡的脑袋,道:“傻丫头,这是傀儡啊。”

    羽灵真君摇头淡笑一声,转身离开,雾韵真人走了过来,道:“这个傀儡对于你师祖而言的确是小玩意,你只需要将自己神识烙印进去,它就会听从你的吩咐。”

    墨染年笑着拉过楚云凡走到一边,道:“师妹,你把神识烙印进去,我来教你怎么用。”

    楚云凡闻言照做,之后便听见墨染年道:“你心中轻唤,变大,他就变大了。”

    楚云凡点了点头,心中这般念了,便看到木偶果然在地上变成如自己一般大小的人,只是看上去还是木偶的模样。

    “真难看。”楚云凡摇头苦笑道。

    墨染年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又不是真人,当然难看了,不过师祖出手真大方,这么一个傀儡,竟然是修为相当筑基期的。”

    这一下子楚云凡真是惊讶了,这么其貌不扬的木头人,竟然有筑基期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