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八十章 冲击筑基
    阴暗潮湿的巷子里,几间残破的房子并排而立,其中一间房子内闪烁着点点稀疏的烛光,烛光照印这一个消瘦的身影印在窗纸上。

    燕青繁手中抓着一卷书册,朝着房间缓缓而行,临的近了,隐约听到房间内断断续续的咳嗽声,那是一种中气不足的少年人的声音,显然已经病入膏肓。

    燕青繁的脚步不发出丝毫的声响,但当靠近屋门,那烛光中的身影仿佛一顿,燕青繁双眼平静,眉宇间看不出丝毫感情,轻巧的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燕青繁看到窗前坐着一个枯瘦如柴脸上毫无血色的少年,那少年转过头看了一眼燕青繁,似乎没有什么吃惊之色,只是露出勉强的一丝笑意,带着那沙哑无力的声音缓缓说道:“你来了。”

    燕青繁将手中的书册丢到桌子上,坐了下去,平静的说道:“你等了我很久?”

    那少年点了点头,步履蹒跚的走近了些,拿起书册,说道:“是啊,我等了你们很久了,大概有三百年了吧。不过,也只等到了你一个人……”

    燕青繁面带异色的看了看少年,道:“你一个凡人,而且看上去活不长了,却已经有三百年的寿命?”

    少年咳嗽一声,咳出一滩血迹,取出一面白布抹去,才笑道:“我永远都是快死的模样,却很难死,凡人并非你们修士,服用长生丹,虽然拥有相当结丹期修士的寿元,却注定饱受磨难。”

    “你为何不去修仙?”燕青繁淡淡的说道。

    那少年笑了笑,怪笑一般的看向燕青繁,道:“为何要修仙?你知道么,如果我是你,我宁愿夹着尾巴好好做人,也绝对不去修仙。”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比我多的多。”燕青繁看了一眼少年手中的书册,细细说道。

    少年摇了摇头,道:“你我所知,半斤八两,不过我知道的,你未必知道,你知道的,我却却一定知道。”

    “不要在我面前卖关子,这没用。”燕青繁冷哼一声道。

    那少年低头摇了摇身子,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道:“的确,你想什么,我多半猜得出来,我想什么,也瞒不过你,不过我奉劝你一声,想要活得长,离修仙界远一点,离的近了,没人保得了你,包括师父。”

    燕青繁双拳握紧,指节发出细微的声响,他死死的看着少年,道:“我听卖书的小贩说,你叫阿青?”

    少年看了燕青繁一眼,道:“我无名无姓,那不过是看我常年一身青衣才这么叫我罢了,不过阿青……倒是真有这个人,他日你若遇到了,能躲就躲。”

    燕青繁打量了少年一眼,道:“你的长生丹,就是此人给的?他什么修为。”

    少年闭了眼,深吸一口气,再呼出去,顿时觉得舒畅了许多,这才继续看向燕青繁,道:“他是什么人,不重要,他什么修为,不重要,他不过是一个跑腿的。”

    “这么说,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害怕修仙?或许,这和我不知道的那一部分事情有关。”燕青繁说道。

    少年猛然咳出一滩血,无奈的摇了摇头,擦拭干净,才道:“既然你的记忆里没有,那我也没必要和你说的这么清楚,总之,记住了,你要修仙,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结丹,那时,或许你结丹之时,就是你丧命之日。”

    燕青繁冷哼一声,站起身子,转身便离开了房间,临了才说了一句话:“我叫燕青繁,如果你看见了那个阿青,告诉他,我随时在玉苍门等着。”

    少年身子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倒在地上,少顷,便看到眼前出现一个同样一身青衣的男子,再一抬头,看到那熟悉的面庞,一口鲜血喷出,惨笑道:“你都听见了?阿青。”

    阿青冷淡的看了少年一眼,道:“你活的也够长了,虽然没有结丹,三百年的人间历练,也应该够用了。”言罢,便看见他一只手掌覆在少年头顶,散发出青色光芒。

    少年苦笑摇头,道:“果然,即便我不是结丹修士,却有三百年的生命,原来你送我长生丹,就是为了今日。”

    阿青道:“三百年,主人早已不耐烦了,昔年给你服用长生丹,这是因,今日我收取道果,便是果。”

    “本是同源,却要相残,当真可笑……你告诉你主人,不要以为他有多厉害,就算他将我们全部吸收,也斗不过本尊,他的结局,不会比我好多少的,哈……”

    少年消失在屋内,阿青冷哼一声,道:“你们争你们的,与我何干?”又转头望向屋外,神识散发出去,看着燕青繁渐渐离去的背影,冷笑道:“还有你,等你结丹之后,便是我收取道果之时。”

    楚云凡天黑之后才去见了陆曼空,说到门派大比,只是愧疚不已。

    “舅舅,云凡无能,没有得到筑基丹。”

    陆曼空只是慈爱的看着楚云凡,温和的说道:“云凡,你不必想太多,这是天意。”

    楚云凡拉着陆曼空袖子,道:“舅舅,若是我等五年后的大比,或许还有机会得到筑基丹,你愿不愿意多等五年?”

    陆曼空抚须,思索一阵,摇头道:“五年后,舅舅寿元无几,那时候身体太虚弱了,冲击筑基时候灵气冲撞身体各处经脉穴道,以舅舅那时候的身体,还没等筑基成功,就先会支撑不住这庞大的力量而死了。”

    楚云凡闻言大惊失色,这一层自己却不知道,若非陆曼空这么说,自己决计是不知道冲击筑基还有这么多因素,便看到陆曼空又道:“再者,迟恐生变,云凡,你的好意舅舅明白,但是不需要这样了,既然筑基丹无望,舅舅就依靠这破阶丹试一试吧。”

    楚云凡听了,心有顾虑,道:“舅舅,你现在就要冲击筑基了?”

    陆曼空郑重点头,道:“正是,此事宜早不宜迟,云凡,你这几日就守在房间外头护法,我布设几道阵法就要开始冲击筑基了,此举无论如何都是无法选择的了。”

    楚云凡也明白迁延日久并非良策,便只好点头,只盼舅舅吉人天相,一举成功!

    陆曼空盘膝坐在床榻上,手中握着流溢金光的破阶丹,看着楚云飞在房间内布设隔音阵法守护阵法还有隔绝神识的阵法。

    楚云凡将一切办妥,深深的看了陆曼空一眼,一言不发,缓缓的合上房门,盘腿坐在门口为陆曼空护法。

    陆曼空看着手心的破阶丹良久,面带激动之色,终于一口服下,神识沉入丹田之内观察。

    破阶丹进入丹田后爆发出一阵璀璨金光,随之而来的是庞大无比的灵气,灵气在陆曼空体内横冲直撞蛮横无比,只是片刻,陆曼空的全身筋脉尽数碎裂,这等剧痛陆曼空只得咬牙忍受,服用筑基丹筑基之时也会碎裂筋脉,但是很快变回自动复原,而破阶丹不同,破阶丹的灵气其蛮横程度远非筑基丹能比,正是因为如此蛮横,才能强行打通炼气后期的所有壁障,直接冲击筑基,陆曼空若是筑基成功,这些断裂的经脉都会复原,若是失败,则难逃一死,这一层,陆曼空没有告诉楚云凡。

    陆曼空浑身大汗,咬牙引导破阶丹产生的狂暴灵气前去冲击筑基期的壁障,只是身体一次次的震动,七窍尽皆流血,其痛苦程度若非亲身经历难以想象,陆曼空别无他法,只能够自己咬牙承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筑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