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六十五章 难承
    横断山脉,极西之地!

    楚云凡脑中轰的一声,横断极西,这再明确不过了,这……便是那位陆家祖先所说的地方么?

    陆曼空叹息摇头,低声说道:“族中有传说,当初祖先外出游历,的确是去的西方,而先祖羽化前离去的放心,也是西方,所以,族中弟子纷纷四散逃离,相约最终会合西方,当初,我和你母亲万难之下逃到了西方,这才发现有极西之地,躲避了追杀之后,便留在了哪里。”

    “舅舅和娘亲,是为了寻常先祖传承?”楚云凡推测的说道。

    陆曼空点头道:“是的,当时我和你娘在极西之地搜寻了多年,却毫无进展,想起和家族中的族人约定,便一直隐姓埋名待在极西,但是多年过去,始终没有族人前来会合,我们不得不认为,他们都没逃出来。”

    楚云凡长出一口气,摇了摇头,所以,陆家只剩下娘亲和舅舅二人了么?

    “我们不敢离开极西之地,同样的先祖的传承我们也不愿意放弃,便一直留在极西之地打探,我在暗,你娘在明,后来,机缘巧合,你娘遇到了楚王,二人竟然有了感情,同时为了利用楚国一国之力寻找祖先,你娘便嫁给了你父王,再到后来,便有了你。”

    “福祸难以估量,这,不知是喜还是悲……”楚云凡苦笑着说,若非陆家被灭族,舅舅和娘亲也就不会来到极西之地了,那么,也许也没有自己了……

    陆曼空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无奈的说道:“福祸相依,或许是上天怜我陆家,十三年前,你娘和我相约密探,她是得到了一些线索,只是当晚我们正好被你父王看到,此事事关重大,而我暗中调查的十余年,也发现了一些不详之事。”

    不详之事……楚云凡心头隐隐闪过不安,莫非,正是这所谓的不详之事,害死了娘亲?

    陆曼空的神色无比的凝重,顿了顿,说道:“我们家族当初有许多族人逃离,最终我们也没有看到会合的人,其中或许有被追杀而死的,还有些,或许也逃离了,但是出于某种特殊原因,无法前来。”

    “什么特殊原因?”楚云凡有些焦急,此刻,事情已经说到了重要的关头了,这就是真相。

    “我怀疑,有些陆家子弟,或许不经意间泄露了一些信息,被旁人得知,已经被搜魂了。”

    楚云凡听完,额头冒出冷汗,惊骇不已。搜魂术,是修仙界的一种手段,凭借此术,可以查看他人的记忆,但是所查看的记忆十分不确定,看的并不完全,而且是被施术者自己比较清晰的记忆,此术一向以恶毒而称,此术不可对凡人施展,修士之间只能够修为高的对修为低的施展,但是施术着同样会遭到反噬,修为倒退,若非必要,不会有人施展此术的。

    “此事如此重要,这么会泄露给旁人的?”楚云凡不安的问道。

    陆曼空涩声叹道:“族中弟子良莠不齐,其实有人泄露,也是有些可能的,当时族长只想保住陆家血脉,无暇他顾……罢了,不提也罢,云凡,今后你若独自除外,不可让人知道你与陆家的关系,小心无大错。”

    楚云凡点了点头,无言以对。

    陆曼空继续说道:“正是应该怀疑有其他修仙者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我和你娘便不能泄露身份了,若一旦出手,修士的身份便泄露出去了,到时候不知道会引出什么祸端,你娘便隐忍不发,不言不语,最终才被你父王处死。”

    楚云凡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抓着。传承,传承……为了一个先祖传承,竟然可以牺牲这么多人,娘亲她,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甘愿就死,也不愿意泄露秘密。可是,却让她的丈夫,自己的父王,亲自处决了她……

    楚云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来这就是真相,为了保住传承不外泄,娘亲自愿而死,而却将十余年的痛苦,留给了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不关心了,身子颓然的坐在了凳子上,脑中一片轰鸣,似乎再也无力支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陆曼空轻声叹息,收了布设在房间之内的阵法,扶着楚云凡,将她放在了床榻上,凝视着她。

    她终究,没有听到最重要的那件事,陆曼空内心苦笑,对她而言,传承或许不重要,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母亲的死因,仅此而已罢了,这个傻孩子……

    “舅舅……”楚云凡含糊的呢喃,微笑的说着。

    陆曼空心中一软,柔声说道:“云凡,舅舅在这里。”

    楚云凡摇了摇头,轻声开口。

    “舅舅,剩下的事情,你不必告诉我了,我知道,我的能力,还不足以承担,等你认为我足够有能力的时候,再全部告诉我把……”

    陆曼空点了点头,“好的,云凡,你很快就要参加大比,还的小心些。”

    楚云凡苦笑着站起身子,点了点头,一言不发,步履蹒跚的离开了屋子。

    “云凡,你怎么脸色不太好?”在客栈等待良久的许妙儿看见楚云凡脸色发白,气色极为不好,满是关怀的询问道。

    楚云凡收拾一下心情,强笑道:“没什么,妙儿,房间租好了吧。”

    许妙儿点了点头,“租好了三天的,云凡,我这就带你去,我们房间是挨着边的。”说着,便轻轻拉着楚云凡穿过走道,来到房前。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许妙儿指了指前提的房间,微笑道。

    楚云凡点了点头,接过许妙儿送来的门牌,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妙儿,我有些累,明日再见吧。”

    楚云凡满面疲惫的合上了房门,一头倒在了床榻之上。

    许妙儿有些疑惑,楚云凡见过她舅舅之后,似乎就有些怪怪的,他们说了什么?

    罢了,这是他们的家事,与我何干?许妙儿摇头笑了笑,打开自己的房门,径直走了进去,盘膝而坐,吞下一粒丹药,进入修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