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六十四章 横断极西
    楚云凡正驾驭着灵鹤飞往前殿,过了片刻,迎面便飞来又一个灵鹤,上端正站着朝后山飞来的许妙儿。

    “妙儿?”楚云凡愣了愣,停下灵鹤,轻唤了一声。

    许妙儿也看见了楚云凡,大喜过望,笑着说道:“云凡,我正想去寻你呢,没想到正巧遇到了。”

    楚云凡会意一笑,她相交的人中,现在应该是许妙儿最轻松的了,她已经通过了外峰大比进入中峰,而燕青繁和李雪清还在努力修炼希望内峰大比前有所提升。

    “刚想去找你,正看见你出来了,云凡,你这是要去哪里?”许妙儿轻笑着说道。

    楚云凡不做隐瞒的说道:“已经突破到练气后期了,我便想去莽苍城看看舅舅。”

    关于楚云凡的事情,许妙儿也渐渐了解了一些,知道她在莽苍城还有一个舅舅,便理解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正好我已经进入中峰,短时间内也闲着没事,不如我们结伴出去吧。”

    这点自然没什么好反对的,楚云凡点头笑道:“也好。”

    说着,二人纷纷驾驭着灵鹤朝云渺峰执事殿去了。

    执事殿内,陌姓女修看到去而复返的许妙儿,有些不解,随后又看到楚云凡轻盈的走进了执事殿,展露出笑容,说道:“楚师妹,小妙儿,你们这是做什么?”

    楚云凡看了陌姓女修一眼,含笑开口。

    “有劳陌师姐了,我是来报备一下的。”

    “哦?楚师妹有什么事情?”陌姓女修取出一份玉简,做好记录的模样,出生询问。

    楚云凡说道:“小妹要离山办事,约莫三日。”

    陌姓女修点了点头,迅速的记录好信息,随后将信息记录在一块木牌上,交给楚云凡,道:“楚师妹,你已经出去过一次了,这规矩也懂得了,师姐也就不交代什么了。”

    楚云凡笑着点了点头。

    陌姓女修又看向了许妙儿,微笑道:“小妙儿,你又是做什么?”

    许妙儿生性乖巧,这个陌姓女修也是大为喜爱,许妙儿指了指楚云凡,盈盈笑道:“陌师叔,我也要离山三日,是去陪楚师叔的。”

    陌姓女修了然,点了点头,又记录了一番,同样丢出一块木牌,说道:“二位三日后前来归还木牌即可了。”

    “多谢陌师姐……”

    “多谢陌师叔……”

    二人一同道谢,随后便一同走出执事殿,召出灵鹤,朝着山门飞去。

    守卫山门的,大多是筑基期修为,最不济的也是炼气后期,按照规矩,许妙儿是要称呼筑基修士为师叔的,而楚云凡则称呼师兄师姐即可。二人来到山门,纷纷和守门弟子见礼,出示令牌,便放行了。

    “云凡,为什么你的灵鹤飞的那么快?”出了玉苍门,许妙儿便没有在称呼楚云凡师叔了,她们之间一直是平辈论交的,在人多的时候许妙儿还的顾忌一些,称呼一声楚师叔,现在可是随意了许多。

    “哦,大概是我修为比你高吧。”楚云凡含含糊糊的回应着,一般而言,灵鹤都是固定的速度,但是她天生风灵根,速度本身就远胜同阶修士,但是驾驭灵鹤应该是和修为有关,所以也就没说什么灵根原因了。

    “这样啊……那你慢点,我都快追不上你了。”

    楚云凡无奈,只得放慢了速度,渐渐的等后面的许妙儿追了上来。

    莽苍城楚云凡已经去过了,这路线自然是非常熟悉的,半日后,二人便到达了莽苍城。

    “这莽苍城,我之前来过一次,那时候和现在一样,都是这么热闹。”许妙儿跟着楚云凡行走在街道上,浅笑着说着。

    楚云凡点了点头,大有同感的说道:“是了,当初我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毕竟是中原大仙城,自然气度非凡。”

    “是吗?可是我听说,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城主管治有方,在莽苍城内,很少出现争斗的事情,即便出现了,也很快有城主府的人来调和。”许妙儿思索着说道。

    楚云凡沉默不语,这些关于仙城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多,也不知道其他仙城是什么样的,自然不好比较,但是此刻却还有些疑问。

    “这些仙城的城主都是什么门派的?”楚云凡一脸无知的说着。

    “仙城的管理者,怎么可能是门派的?”许妙儿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随后又张口道:“不过,他们都隶属另一个大势力——散仙盟。”

    “散仙盟?”楚云凡喃喃的念着,大摇其头:“这是什么势力?”

    许妙儿连忙摆手,摇头说道:“不要问我,我比你好不了多少,只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势力?”

    “有多大?有中原四大宗门强吗?”楚云凡大有兴趣的询问。

    “不知道……应该没有吧……”许妙儿含糊其辞的解释。

    楚云凡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了,许妙儿和自己差不多,大不了几岁,哪里懂得那么多?

    一路上有不少目光盯在楚云凡和许妙儿的身上,两个清丽出尘的女子无论在哪里都是容易吸引别人注意的,不过这次楚云凡学乖了,腰际挂着专属于玉苍门内门弟子的紫牌,倒也一路相安无事,最多等二人离得远了才有稀疏的讨论声响起来。

    走到了客栈外,早已等候良久的陆曼空笑着迎面而上,甥舅二人对视了良久,陆曼空才开口。

    “云凡,你炼气后期了……”

    陆曼空摇头笑了笑,其中有欢喜,亦有自嘲,仅仅三年,昔日的小丫头已经达到了和自己同等的实力了,自己修炼了数十年,也不过如此。

    楚云凡牵了牵陆曼空有些枯槁的双手,对其说道:“舅舅,这是我在宗门认识的好友,许妙儿。”

    “妙儿见过前辈。”许妙儿有礼的说道。

    陆曼空微微点头,笑着招呼着:“好了,这次来了,又是住三日吧?舅舅三年没见你,可得让舅舅好好瞧瞧。”说着,便拉着楚云凡朝自己房间走去。

    楚云凡无奈的笑了笑,对许妙儿匆忙说道:“妙儿,你先替我去租房吧。”

    许妙儿掩嘴而笑,连连点头,便自己走到柜台交付灵石租住房间了。

    合起房门,陆曼空细细打量了一番楚云凡,与三年前一般,一身紫色长裙的楚云凡犹如一朵紫色的莲花婷婷而立,美不胜收,身上的气质尽显大宗门弟子风姿,观看见,陆曼空赞叹着点了点头,连连抚掌而笑。

    “好,好,好……”陆曼空连说三个好,目光不离楚云凡,只看得楚云凡面颊泛起红晕。

    “舅舅,好什么好啊?”楚云凡低着头,轻声说道。

    陆曼空笑着说道:“看到你如今的模样,舅舅总算是放心了,看来送你进玉苍门,一点也没错了。”

    楚云凡笑着点头,挽着陆曼空的手臂,乖巧的说道:“舅舅,这三年来云凡要为了门派大比努力修炼,一直没有来看你,你不会怪我把吧?”

    陆曼空摇头大笑:“怎么可能?舅舅就待在这里,又不会跑了,什么时候都能来看,这门派大比可是很重要的,应当放在首位。”

    楚云凡看了陆曼空,打量了一番,奇道:“舅舅,这三年你的修为还是练气第八层吗?”从陆曼空身上的气息波动,楚云凡已经看出来了,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她有破阶丹在……

    陆曼空有些尴尬,知道自己的修炼速度和楚云凡一比,的确太过丢人,不过既然问道了这个,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啊,舅舅比不上你,资质太差,修炼环境也比不过玉苍门,修炼无所进展也是常事。”

    楚云凡不说什么,默不作声的拍了一下储物袋,顿时,一个玉瓶便出现在手中。

    “舅舅,你看看这是什么?”楚云凡轻声说着,眉目里尽是温和的笑意。

    楚云凡的这幅表情,陆曼空看在眼里,着实有些好奇,便接过那个玉瓶,神识往里面探查了过去,只看见玉瓶被安静的盛放着一粒泛着金色光晕的丹药。

    “此丹?”陆曼空不解的望向了楚云凡,不要怪他不认识,陆家本就不是大家族,能够见到上品聚灵丸便是极好的,这破阶丹价值更是非同小可,寻常修士大多不知。

    楚云凡淡淡一笑,道:“舅舅,此丹,叫做练气破阶丹。”

    “练气……破阶丹?”陆曼空睁大了眼睛,他是没见过,但是不代表没听过,炼气期有两个丹药最为重要,一个是破阶丹,另一个就是筑基丹,原因无他,筑基。

    炼气期修士最重要的便是筑基二字,混元大陆练气修士难以计量,七八成皆困于练气此生不得寸进,而大宗门的弟子不说筑基容易,却也比飘浮在外的散修强上太多了。陆曼空看着眼前的破阶丹,半晌无语,这……这便是中原第一大宗门的底蕴么?

    “云凡,这,也是你的弟子用度?”陆曼空有些不可置信,如果说破阶丹就是楚云凡的弟子用度,那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楚云凡微笑摇头,出声说道:“这是我在拍卖会上买下来的,舅舅,这破阶丹,你先收着。”说着,便拿着玉瓶往陆曼空手里塞。

    短暂的出神后,陆曼空连忙摆手,有些着急的说道:“不可如此,你这孩子,这破阶丹极为不易,你马上就大比了,应该自己留着用才对!”

    楚云凡不高兴了,她如此尽力准备大比,还不是为了换一个筑基丹连同破阶丹一同给舅舅?若是自己用了,还有何意义,便不接陆曼空拿过来的玉瓶。

    陆曼空着急的模样楚云凡看在眼里又有些感动,缓了缓,温和的说道:“舅舅,我知道你寿元将尽,所以才拼尽全力买下这个破阶丹,你可知道,我如此尽力准备门派大比,为的就是到时候换取一颗筑基丹,到时候连同破阶丹一起给你使用,如此,我尽力修炼了三年,舅舅,你千万不要再说不用这样的话了。”

    陆曼空沉默了,对上楚云凡认真的眸子,轻叹着摇头,收起了破阶丹,叹息道:“你这个孩子,何必为了舅舅这样做呢?”一个寿元将尽的人,她却为了那么一丝微小的希望而努力,这到底是多天真的孩子啊?

    楚云凡却没关那么多,间陆曼空接下了破阶丹,便露出了微笑,回道:“因为你是舅舅啊。”

    这么一个舅舅,带给她的却比亲生父亲还多,是他指引自己走入修仙途的,如此精彩的世界,若非他,自己怎么可能接触得到?楚云凡心满意足。

    陆曼空慈爱的望着楚云凡,将来,或许这孩子会远远的超越自己,但是他们却永远会这么亲密,这是从一开始便注定好的,他们,是亲人。

    “舅舅,那个散仙盟是什么东西?”楚云凡兴致满满的询问着,语气中充满了愉快的感觉。

    “这么突然打听起散仙盟了?”陆曼空有些好奇的看着楚云凡。

    楚云凡笑道:“路上听妙儿说起,这莽苍城的城主就是散仙盟的,但是问她散仙盟是什么,她也不清楚,所以才好奇啊。”

    陆曼空宠溺一般的看着楚云凡,便开口说道:“散仙盟,是混元大陆上的散修组成的势力,他们不愿进入门派,却又不想毫无保障,便有越来越多的散修加入散修盟,散修盟的势力很大,混元大陆大多数仙城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看上去很厉害啊,比玉苍门如何呢?”楚云凡第二次提出这个问题了,没办法,自己就是玉苍门的弟子,听到一个很大的势力,便想要比一比。

    陆曼空摇了摇头,说道:“若论影响,散仙盟是很大的,他们的势力遍布大陆,即便是四大宗门也要给几分面子,但是他们的实力却在四大宗门之下。”

    “原来是这样……”楚云凡喃喃自语着。

    甥舅二人又闲聊了几句,楚云凡便突然在房间四周布下隔音阵法,一副郑重的模样。

    陆曼空被楚云凡的模样惊住了,不解的问道:“云凡,这是做什么?”

    楚云凡忽然望着陆曼空,正色说道:“舅舅,如今,我也是炼气后期的修为了,有些事情,我想知道真相。”

    陆曼空心中有一丝不妙之感,强自说道:“傻丫头,说什么呢?”

    楚云凡低垂着头,轻声说道:“我想知道,娘亲为何而死,舅舅,陆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的死,楚云凡隐隐觉得,这和舅舅的家族有某种联系,但是她却完全不知情,所以,她必须知道答案。

    陆曼空心中暗叹,果然如此,当初的小丫头没有询问这件事情,原本以为她放下了,却是在等待,等待到拥有足够的实力,才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只是她却不知,这样的真相,即便是自己,也未必愿意承担……

    “云凡,有些事情,舅舅早晚会告诉你,但是现在的你,知道太多,没有好处。”陆曼空轻轻叹着气,无可奈何的说着。

    没有好处么?楚云凡心中酸楚,她只想知道娘亲死去的真相,只想做一个女儿应该做的事情,她记得舅舅说过,娘亲也是修仙者,既然如此,怎么可能被父王这样的凡人处死?其中若说没有隐情,她不信,她无法放下这段幼时年扎根在心间的心魔。

    “舅舅,我只想知道我娘为了什么自愿去死?”楚云凡深深的看着陆曼空,一双眸子覆上了一层寒霜,冰凉透心。

    陆曼空睁大了眼,云凡……她什么时候知道她母亲是自愿死的?

    陆曼空心中自嘲一笑,是啊,以她这般玲珑心思的人儿,怎么可能猜不透她母亲其实不是无法逃离,而是不愿离开,即便身死,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陆曼空从来没看到楚云凡这样认真的模样,只是这件事情,当真要告诉她么?修仙界,有多少人怀揣着秘密,而修仙界,最容不得的,便是秘密了。若是告诉了她,今后又该如何自处?好不容易进入了玉苍门,若是不小心被人察觉,只怕万劫不复!

    “云凡,你……不要问了……”陆曼空沉重的说着,神色间尽是疲惫之色。

    楚云凡神情黯然,低垂着头,轻声说道:“我,也想过,舅舅你之所以不告诉我,也是为了我好,许多事情,或许知道得多了,未必是好事……但是,若无法知道娘亲的死因,心中便永远无法放下,舅舅,你说,我该怎么办?”

    陆曼空双目紧闭,仿佛正在天人交战之中,此时若不告诉云凡,日后必成心魔,阻碍修为,但是若告诉了她,又太过危险,正是进退两难,难以权衡。

    良久,似是想明白了,陆曼空展露出一抹苦笑,望向了楚云凡。

    “罢了,这么多年了,为了这件事情,你娘已经牺牲了,虽然舅舅不想告诉你,但是也不远因此阻碍了你的修行之事,云凡,你记住了,今日舅舅和你说的话,你决不可泄露给任何一人,无论你们关系如何,都不能泄露半分!”

    楚云凡郑重的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喜悦,她只是做她该做的事情,她不怕承担秘密,只怕不明不白。

    陆曼空深吸一口气,在楚云凡布设的隔音阵法内,又加布了一个阵法,望向了楚云凡,却没有开口,仅仅用神识传音。

    “云凡,接下来,我们用神识交谈,以防不测。”

    楚云凡愣了愣,陆曼空的表现实在太过异常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要慎重到如此地步?只是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陆曼空确认无碍了,才开始细细传音。

    “此事和我们陆家有关,在混元大陆,陆家不过是一个末流家族,比三流家族都不如,还有二流家族和一流家族,这些对陆家而言,都是庞然大物,而陆家,正是被同城的二流家族灭族的……”

    提到陆家,陆曼空的声音有些颤抖,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楚云凡叹了一口气,早就有所猜测了,如今从陆曼空口中,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母族,的确是灭族了。

    “是什么原因?”楚云凡询问道,即便二流家族很强,但是也不会随便就灭了一个家族,之所以如此,若说没有原因,是不可能的。

    陆曼空叹了一口气,“利益”

    楚云凡低着头,仅仅利益二字,竟能让一个家族被灭?自己所见所闻,果然太少了!

    陆曼空定了定神,继续说道:“陆家坐落与东方的星河城,星河城内,陆家只是数百小家族中的一家,其中有两个二流家族把持星河城,陆家便是被其中之一灭门,他们对付陆家的原因……是为了陆家的传承……”

    “传承?”楚云凡有些吃惊,陆家一个末流家族,竟然有二流家族看得上的传承?

    陆曼空摇头苦笑,解释道:“莫看陆家如今是末流家族,数万年前,陆家,是中原第一家族。”

    楚云凡这次是惊骇异常了,中原第一家族,末流家族,看上去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称呼,竟然,出自一个家族么?

    莫说楚云凡了,陆曼空自己最初也是不信的,但是看到二流家族对陆家的动作,已经不得不信了,是什么能够让二流家族都忍不住出手,若是没有足够的利益,怎么可能?

    “陆家,在数万年前,原本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家族,只是因为当年出现了一位祖先,是这位祖先带领陆家走向成功,最终成为第一家族。”陆曼空有些激动的说着,言语中充满了尊崇之意。

    “那位祖先,当真了不得。”楚云凡淡淡说着,她更想知道的,是陆家为何有衰弱成了末流家族。

    陆曼空看向了楚云凡,出声问道:“云凡,你可知道,那位祖先,是什么资质?”

    楚云凡想了想,能够带领一个家族成长,这位祖先,必定是天资过人之辈,便自然说道:“单灵根或者变异灵根吧。”

    陆曼空摇了摇头,“不对。”

    楚云凡有些不信,却见陆曼空并无丝毫玩笑之意,便继续猜测道:“莫非是双灵根?”双灵根,也是上佳之资了。

    陆曼空依旧摇头。

    楚云凡吃惊,单灵根和变异灵根不算,双灵根也不是,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莫非是三灵根?

    陆曼空似乎是不打算让楚云凡继续猜了,便淡淡说道:“那位祖先,是五灵根。”

    “什么?”

    陆曼空看着楚云凡惊骇不已的模样,心中暗叹,最初,自己也是这样的难以置信,可是最终,还是信了。

    楚云凡信么?自然不信!五灵根是什么资质?那是玉苍门杂役弟子都未必收的资质,这样的资质,竟然能够成为带领一个普通家族成为第一家族人物,说出去了,谁会相信?谁敢相信?

    楚云凡不信,陆曼空却是信了,苦涩的说道:“其实,那位祖先的资质很差,此生多半也是无法超过炼气期了,但是,那位祖先外出游历之时,无意得打一个传承,似乎是一个功法,正是这个功法,让祖先修为突飞猛进,据说还得到一件至宝,真假不可计较,但是功法之说却是属实,凭借这个功法,那位祖先一路修为飞升,最终竟然修炼到了化神期!”

    化神期!楚云凡瞠目结舌,这,这是传说中的大修士啊,这样修为的修士,在家族中,那已经是最高的存在了,即便是在玉苍门中,掌门也必须是化神期,从来没有化神期以下的修士担任掌门,一个家族出现了化神期,这个家族会如何强大,楚云凡难以想象。

    即便是玉苍门这个中原第一宗门,莫说化神期,就是元婴期也是高居内阁,极少现于人前,何况是化神期的修士?而陆家出现了一个化神期,这样的势力,足以成为第一家族!

    传承?功法……楚云凡心中暗自思索着,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自己得到的清心诀,不就是传承某个前辈的功法么?这么说来,那位祖先也是得到某个功法传承了?

    “那么陆家,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楚云凡不解的询问着。

    陆曼空苦笑着叹息,幽幽说道:“陆家盛极一时,但是不知为何,那位祖先最终没能再进一步,羽化之前别离开了家族,不知去了何处,连那功法,也没留下来,失去了那位祖先,陆家便被打回原形,一开始其他家族还是碍于那位祖先余威不敢侵犯,后来渐渐的,就改变了。”

    “原来是这样……”楚云凡轻叹着,继续说道:“那娘亲和舅舅,和此事有什么关系?”

    陆曼空的神色突然沉痛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摇头叹息,缓缓开口。

    “就在数十年前,家族被不少末流家族打击,彼此争夺资源,陆家危险,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二流家族孙家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陆家的过往,亲自对付陆家,就在家族危难之际,族长聚集了我们年轻一辈的弟子,告诉了我们陆家的过往,和那位祖先的事情。”

    族长此举,是和用心?楚云凡心中有了一丝猜测,陆曼空很快证实了她的猜测。

    “族长自知无法再二流家族下保全家族,便让我们年轻弟子分散开去逃亡,还将陆家最大秘密说了出来……”

    陆曼空此刻身子轻颤着,似乎情绪极为激动,楚云凡知道,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那孙家要的,不过是那位祖先的功法传承罢了,可他却哪里知道,那位祖先根本没留下传承给陆家,原因,只有每一代的族长才知道,族长在危机之际告诉了我们,那位祖先……他离去之际,只说了一句话……”

    陆曼空沉声,轻声说道:“飞来横劫,大道阻断,仙途渺茫,驾鹤西归……”

    楚云凡听着这句话,细细琢磨,却丝毫想不通这句话有什么含义?

    陆曼空却是说道:“历代族长对这句话都有所钻研,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句话,直指一处地方,横断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