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十九章 惊梦
    接下来因为即将前往中原,这几天楚云凡都没有心思修炼了,燕青繁伤势未愈,也没有着急修炼,二人索性整日待在一起,抚琴吹箫,闲暇之时去坊市逛逛,按照燕青繁所说的,中原的物价比西方要贵的很,所以很多东西都提前备好才是。

    楚云凡之前的玉箫不见了,对此燕青繁似乎很是理解的说了一句“大概是当时被那几个黑衣人毁坏了吧?”对于他们如何逃生的,黑衣人如何死去的,燕青繁只字未提,楚云凡也是松了一口气,那一日的事情,能够烂在肚子里是最好的。

    去了坊市,楚云凡自己先挑选了一个材质不错的玉箫,不过总觉得吹起来差了些什么,远远不如之前的玉箫那般得心应手。

    自从知道楚云凡的真实资质,燕青繁也更加明目张胆的与之亲近,对此笑曰:“以我们资质,必定进入玉苍门,日后便是师兄妹了,多加亲近是常事。”

    楚云凡不置可否,一个女子整日和男子厮混在一起,她也有些不喜,但挨不住对燕青繁心有愧疚,而且心怀感激,便也只好应允了。

    燕青繁整日缠着楚云凡,去逛坊市的时候但凡看见楚云凡中意的物件便二话不说的买了下来转赠过去,楚云凡询问缘由,他却说灵石太多不花到时候去了中原花的更多,正好拿来做人情。

    渐渐的,楚云凡发现燕青繁对待她和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区别,那一日她亲眼看到一个下人面相凄惨,舌头被人生生割去,但她望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和不甘,还有些许愤怒,不解之下探听才知道了这女子看不惯自己得到燕青繁看中,私底下诽谤自己,正巧被燕青繁看到,才落得这样下场。

    对于这件事,楚云凡本能的生出一份悲悯之情,但在那女子眼中无异于莫大的讽刺,却敢怒不敢言愤然离去,楚云凡叹了一口气,这是燕青繁他们的家事,自己不便多管,但终归是和自己有关,终于还是和燕青繁说了一番。

    燕青繁嘴角轻轻一扯,笑道:“那人多嘴多舌,多次诽谤与你,当我不知道?那一日实在看不过眼,便出手惩戒了,我下手还算轻的,换做我另外两个兄弟,她连一条性命也休想保全。”

    楚云凡闭目不语,前几日才遭到了伏杀,现在又目睹一个普通下人的悲惨命运,这修仙界,看来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看着这一切,再看燕青繁如画的笑脸,自己却丝毫也笑不出来了。

    燕青繁暗暗垂下头,这件事,的确是过了,但是,他无法忍受有任何人侮辱她,平日里私下讨论也便罢了,看在他也即将离开这个地方也不会发难,但那一次自己亲耳听见了,那污言秽语传入耳中彻底激发了他的怒气,若非顾念某人,怕是出手绝无活口。

    这其中缘由,燕青繁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楚云凡说明的,以楚云凡的心思,如何能理解他对楚云凡的感情呢?

    燕东辰不止一次的训斥过燕青繁,为了一个外面来历不明的女子,身为城主府的三公子竟然毫不只自爱,先是为了鸡毛蒜皮的消失割了一个下人的舌头,然后又个一个跟班似的跟着楚云凡,丢脸丢到家了!

    燕青繁闭目对燕东辰的训斥充耳不闻,燕东辰骂累了,这才让燕青繁离开了。

    什么事情燕青繁都可以不在乎,只是当他看到楚云凡望着他的目光带着些微的寒意和不安,还是有些刺痛,自己险些忘了,她的本性……自己那般谈笑自若的说着那些在她看来难以接受的事情,终于也吓着她了么?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一点没变……

    燕青繁浅浅一笑,走到楚云凡的面前,道:“怎么怕我了?”

    楚云凡别过头,生硬的说道:“没有。”

    “明日辰时,我来找你,灵舟要出发了。”燕青繁不再多说什么,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黯然,离开了云水轩。

    楚云凡苦笑,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燕青繁对于她,恩惠太大了,只是因为他为自己处置了一个下人,就板着脸给他看?她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到那女子的模样,还是心生不忍,转念一想,明日就要开始出发了,一切都会变得不同了,便慢慢抛开那些事情,满心期待了起来。

    今夜,燕青繁没有修炼的打算,早早的便睡下了,过了今晚,他,和她的人生,都将进入新的转折点了。多日来的疲惫使然,燕青繁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燕青繁的意识渐渐模糊,不知觉的,延伸到了不知名的地方,梦境中,他看到了一片云端之上,一青一紫两个身影,那身影十分的模糊,面容看不真切,唯有那男女分明的声音清晰可闻。

    “师父,您真的要离开吗……”这,是那个青衣男子的声音,其中说不出的沧桑之感。

    那紫色的身影背对着男子,只听见一个悦耳的女声细细传来:“转世之行,已成定局。”

    那男子悲痛的看着这天地间的山河,万物,“师父,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这样惩罚自己的。”

    女子轻笑着,“你以为我是在赎罪么?小青,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不过……人间事,已经渐渐让我失望,可是,我却不愿彻底放弃这个世界,以前,我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所见所闻未必真实,唯有真正经历一番人生,或许,才能更加理解其他人的想法。”

    “师父,若你想,弹指间可将那些家伙尽数诛杀,何必……”

    紫衣女子温和一笑,摇了摇头,道:“无论他们如何,我却是我,你大师兄被我废去修为前说过,权利导致堕落,能力滋生邪恶,修仙界的堕落,是必然的……我却不信,为何善念无法强大,站在最顶端的,永远是令我失望的?唯有亲身经历修仙界的残酷与邪恶,才能明白人心所向,究竟为何?”

    天际一道光束笼罩在女子娇小的身上,女子嘴角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渐渐消失在云空之中。

    燕青繁心中大急,想要伸手抓住那女子,却发觉自己失去控制,身子不受掌控的落下云端。

    一声惊呼,燕青繁从梦中惊醒,气喘大作,擦拭了满头汗珠,才渐渐缓过神,朝外看了看,已经天亮了,他们,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