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十七章 香火传承
    回到城主府已经五日了,楚云凡自从那日将气息奄奄的燕青繁带回了城主府就在没有见过他了,想象得到,此刻的燕青繁还在抢救之中。以身体硬抗一个同样炼气中期修为的人使用法器攻击,这样的伤势换做其他人当场毙命也不稀奇,但燕青繁此刻却万幸的保住了性命,连带着楚云凡也心生侥幸,燕青繁是为她受伤的,他没事,自己也安心了。

    那一天燕青繁经过了城主燕东辰的全力疗伤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修为却是从炼气中期降低到了练气初期,和楚云凡相差无几了,这几日都在温养身体,毕竟再过几日就要出发前往莽苍城了。

    燕东辰看到楚云凡的时候心中也是十分诧异,得知儿子是为了保护这个女子才受伤的,心中难免有些不满,但是楚云凡也很理解。

    这几日心烦意乱,也没什么心情去修炼了,楚云凡便时常呆呆的坐在窗前望着天空,时常看看脑中得到的那炼丹术的传承。

    一开始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介绍和药材图样,楚云凡觉得难以看下去,但是当她仔细看了过去,才发觉其实这些内容都不难记住,大概是修士的身体与凡人不同的缘故吧。

    不过关于那日自己见到的那个神秘女子,她万分不解,那个女子如此高贵,即便是自己见过的燕东辰也难以比得上分毫,这样的人物,出现的这般诡异,消失的也是这样离奇,更难以置信的是,楚云凡隐隐觉得那女子有些熟悉,有些亲切……

    有时候仔细想一想,楚云凡自己都觉得可笑,那样天仙般的人,哪里是自己能比的呢,自己得到的三个传承显然是出自哪个女子,算起来,她们之间倒有香火之恩。

    关于那女子的身份,楚云凡暂时也没有去弄清楚的打算,自己这点本事,能够在修仙界立足都是问题,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不过想起自己得到的清心诀,便又激动了起来,遂有告诉陆曼空的打算。

    这清心诀楚云凡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发觉修为增长的速度比使用炼气诀要快数倍,而且吸收的灵气极为精纯,相比较炼丹术和那个炼神术,这个清心诀却是最实用的。

    楚云凡想到便做,三两下便冲到了陆曼空的房间里。

    陆曼空正在盘膝修炼,正看见楚云凡冲了进来,心中诧异的问道:“云凡,怎么了?”

    这几日他也看到楚云凡心情不好,大概是因为燕青繁的关系吧,不过得知燕青繁受伤的缘由,陆曼空也大吃一惊,随后是感动不已,原本来以为燕青繁对他们有所图谋,如今看来,是自己太多疑了,现在燕青繁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修为大降,这份情谊,委实难得的很!所以也没有去打扰楚云凡,也有让她静一静的打算。

    眼下楚云凡看到了陆曼空,关上了门,小心翼翼的走到陆曼空的面前,低声说道:“舅舅,我这里有个功法,你帮我看一看。”

    陆曼空皱了皱眉,看楚云凡这鬼鬼祟祟的模样,是个人也知道事情不同寻常,至于功法,陆曼空还真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毕竟他也只看得懂炼气诀,练气以上的他也看不懂。

    楚云凡将自己早已抄录好的一份清心诀炼气卷记录在的玉简递了过来。陆曼空想了想看看也无妨,便探出神识查看,只是这一看便渐渐沉入其中,久久没有动静。

    楚云凡也没有催促,这清心诀比炼气诀高深的多,任何炼气期的修士看到了都会难抵诱惑的。

    许久之后,陆曼空才不舍的退出了神识,转而更加惊骇,面色惊动的抓着玉简问道:“云凡,这功法你是怎么来的?”

    楚云凡没有回答,只是依旧问道:“舅舅,你看了这功法,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陆曼空练练摇头,声音急切不已:“哪里有什么问题,这是极为高深的修炼功法,天哪,云凡你究竟是哪里得到的!”

    其实这一点,楚云凡自己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正用那支玉箫吹奏逍遥吟,渐渐的就失去了意识,然后就看到了那神秘的女子,不过她自己怎么也想不通,陆曼空的经验比她多,说不定能知道的多一些,便将当日的情形说了出来。

    陆曼空听完了楚云凡的讲述,大喜过望,笑道:“云凡,你说你醒来以后就找不到那支玉箫了?”

    楚云凡点了点头,为此还有些内疚,这玉箫是燕青繁送给她的,自己却弄丢了……却见陆曼空面色更喜:“云凡,你说这清心诀还有三卷?”

    楚云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七卷,这清心诀的介绍是说有炼气期到大乘期的修炼功法,但是我只看到四卷,元婴卷之后就没有了。”

    陆曼空低头沉思,喃喃说道:“这样就没错了……”

    楚云凡看陆曼空若有所思,便好奇的问道:“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陆曼空摇头笑道:“傻丫头,这是你的机缘啊,那玉箫里面蕴藏着某个前辈的神识,这神识里面留着那前辈的传承,正巧被你看到了,你看到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那玉箫之内的一缕神识。”

    楚云凡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神识怎么是那个样子的,我的神识都无形无状的。”

    陆曼空点了点头,道:“我们的神识的确很脆弱,但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前辈,神识远非我们能比,神识化形,在那些传说中的大修士看来,再简单不过了。”

    “可是,那位前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将自己的功法随便送给别人?”楚云凡没有因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大便宜就兴奋的冲昏头脑,反而忧虑重重。

    陆曼空却是没有迟疑的说道:“这只能说明,那位前辈在留下这一缕神识之前,遭遇了不可抵抗的大难,或许性命只在旦夕之间,所以才想着将自己的传承送出去。”

    “是么……”楚云凡心中有些失落,虽然只见过那女子一面,却有难以言表的熟悉与亲切,那女子消失的片刻,自己的内心仿佛有些痛楚,这样一个女子,自己得到了她的传承,等于有了师徒之实,楚云凡垂着头,心中暗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弄清楚这女子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云凡!”陆曼空忽然间,脸色极为肃然,楚云凡吓了一跳,忙道:“舅舅……怎么了?”

    陆曼空将玉简递了过去,说道:“这玉简立刻销毁,这件事情不可再让别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