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一章 提亲
    前言

    “踏云长歌行,纵剑绝尘隐,我自当西去,归来无期待。”万里长空,沧桑剑吟,一名青衫老者骑乘着一只体型巨大的三眼白虎,踏着云彩西去。

    老者手中抓着酒葫芦,腰间挂着一柄雕刻龙纹手柄的长剑,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白虎摇晃着巨大虎头,发出“嗤嗤”这声。

    老者扬手拍了拍白虎的头,大笑道:“你这个家伙,想要自由,就早点带老夫去极西之地。”

    老虎张开血盆大口,鲜红的舌头舔了舔腮边,那大口一张一合,竟然口吐人言:“老不死的,你好歹是一个化神期修士,这么点路自己不走非要我带你走。”

    老者伸手朝白虎的屁股重重拍打,喝道:“你还想不想自由了?惹恼了老夫,别怪我把你煮了吃虎肉。”

    白虎的虎头摇晃一下,鼻子发出“嗤”的一声,便闷头朝前方飞去。

    老者心满意足的躺在白虎宽厚的后背,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无比惬意,身下的白虎却是内心万马奔腾,暗自一个劲的抱怨道:“本帅好歹是四阶妖兽,这个老不死的仗着修为比我高欺负我,老子有机会了一定要报仇!”

    自东方开始,白虎拖着老者飞到混元大陆的极西之地,足足过去了半月。

    极西之地是混元大陆的一处异地,此地几乎没有灵气,完全不适合修士修炼,白虎一来到极西之地的边缘便不满的抱怨道:“什么破地方,灵气还不如废气!”

    老者摸了摸白虎的头,离开白虎身子,看着眼前的一片广阔山脉。

    “果然是横断山脉。”老者抚须感叹一声。

    “姓陆的,我可以走了吧?”白虎小心翼翼的对老者说道。

    老者斜眼瞥了白虎一眼,摆了摆手,道:“看你这些日子还算老实,老夫就放过你了,走吧!”

    老虎如蒙大赦,身子往前一蹿,脚下生云踏云而去,但见周身一片白光笼罩,片刻间便成了一名俊秀无比的白衣青年。

    青年一面离开一面得意的笑道:“化神期有什么了不起,本帅还不是跑了,等本帅修到六阶妖兽,一定要来好好出口气!”

    老者看了一眼离去的青年,便不再理会,朝着横断山脉看了一眼,身子微微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是横断山脉内了。

    老者站在横断山脉山腹内的一个洞府之中,环顾四周,点了点头:“果然还是这里。”

    老者伸手拍了拍石壁,便看到石壁如水面一般微微荡起涟漪,老者身子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一片虚无之中,老者踏空而来,只看到虚无中一片巨大平台,平台上摆列四根巨大石柱,直有百丈之高,四根石柱环绕中心一座凸起的石台,老者来到石台之上,看见石台内有一处凹槽,便笑道:“上古传送阵,连通各个大陆的通道,老夫今日倒要看看,混元大陆之外,是何等情景!”

    “你不该再来这里。”肃穆的声音传自虚无,却清晰入耳,老者双眉紧蹙,道:“阁下是何人?”

    虚无中渐渐显露一名男子身影,那男子青衣薄衫,剑眉入鬓,双眼发出淡淡金光,如天神一般缓缓走来。

    老者看见男子的一瞬间,心神一紧,道:“分神期!”

    男子缓缓走来,来到老者身旁,看了一眼石台,道:“你与此地有些因缘,本座不会取你性命,此地本座已经布下禁制,除非有缘人到来,否则这传送阵无人能够使用。”

    “晚辈明白了,晚辈这就告辞!”老者咬咬牙,转身便要离去。

    男子道:“且慢,本座没让你走。”

    老者无奈,拱手道:“前辈有何吩咐?”

    男子双目一瞪,眉间发出一道金光,直入老者脑中,老者心神大震,却听见男子淡淡的声音:“你若离开此地,修为尽丧,魂飞魄散,今日起,你就留在此地,等待有缘人的到来,若你有朝一日等到那一日,本座自会救你。”言罢,身子便渐渐朦胧,逐渐消散在空中。

    第一章提亲

    安阳城是楚国的都城,也是楚国最大的城池,不仅城墙坚固,而且十分高大,城楼上每隔一丈便有一个士兵手握长矛坚盾目露寒芒的战力其上,他们护卫着的不仅是一面城墙,更是其后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安危。

    城门口百姓来往繁杂,或有进城交易的,探亲的,又有外出某事的,作为楚国的都城,更要担心的是其中是否有别国的暗探,是以城门守将的责任尤为重要,不敢有丝毫马虎。

    城门正中直通宫殿,一路青砖铺地,路面旁酒楼客栈所见极多,再往内深入,得见街边小摊,杂货林立,到处可见吆喝叫卖之声,好不热闹。

    安阳城在深入便是奢华满目,府邸屡见不鲜,起初是城内商人,富甲一方的土豪,再往后便是楚国的大臣府邸,与其他相比,少了些奢华,多的是气势,越往后越是令人心惊。

    最后便是王宫了。

    宫门甲士林立,一个个面无表情,阵势便是城门也有所不及,王宫的护卫是最为严格的,其内包含着安阳城大半精兵,护卫着楚国的王。

    这一日,安阳城城门大开,街边的商贩都收敛了起来,虽然仍然在摆摊买卖,却没有了那平日活泼的叫卖声,原因无他,今日是楚国边境的另一个国家——赵国的三王子前来拜访楚王。

    寻常百姓前一日便被通知今日尽量不要外出,都收敛了起来,知道赵国的王子要来,但是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

    守城将军冷笑着,百姓不知道,他身兼要职,岂能不知?这个三王子不过是贪图云凡公主的美貌,借着两国结盟的好处前来提亲的。哼,当真是痴心妄想!

    心中这样想着的,但是日渐当中,赵国的车马队伍浩浩荡荡的进入安阳城后,守城将军还是摆出一副恭敬的表情细心为三王子打点着一切,随后,在三王子的吩咐下,带着他朝着王宫行驶过去。

    安阳城的确很大,半个时辰后,三王子的车队出现在了宫门口。

    宫门甲士横亘入口,齐声喝道:“来人止步!”

    守城将军赞赏着看着那些甲士,他们当然知道来人是谁,不过正是如此,更要坚守本分,即便是邻国王子,也得按照规矩来!

    三王子伸手拉开马车帘布,露出身子,一脸倨傲的说道:“狗奴才,是本王子,快去通报楚王陛下。”

    不敢对楚王无礼,但是区区守门小卒也敢摆出一副姿态,简直是自取其辱,三王子冷哼着,坐回了马车内。

    守卫卫士一脸怒气,他们都是王宫的精锐,何曾受过如此侮辱?不过也知道对方身份,就要要杀了自己,也不是大问题,赵国是带着友好的目的前来的,破坏两国和平的罪名没人承担的起,很快,便去通报了。

    过了许久,一个年老的宫人走了出来,欢喜着对着马车行礼,恭敬的说道:“三王子,我们大王正在大殿等您。”

    三王子走下了马车,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直接越过那个宫人,朝着大殿走去,仿佛四周只有他一人一般。

    众人脸色微变,想起那人身份,终究是无人敢说什么,那个宫人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守城将军见没什么事了,朝几个护卫点了点头,便朝城门离去,这是要回到自己的职位了。

    ……

    彩云殿。

    彩云殿在整个王宫中位置十分偏僻,这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宫人,因为这里非常不受重视。彩云殿住着的是楚国的云凡公主。

    楚王下有十几个王子,公主更是还多上几个,但若在公主中比起来,云凡当属最佳,不仅生的好相貌,琴棋书画可谓无所不精,众多公主中,当然是云凡最出色,但是她也是最不受楚王重视的公主。

    楚云凡的生母是楚王一度宠爱的妃子,也正是因为惹来无数双嫉妒的目光,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多的谣言,其中最严重的便是说其和外人有染,原本谣言楚王觉得不可信,但时日渐长,楚王却发现这些都是事实,大怒之下立刻处死了楚云凡母亲,随之而来的是对她身份的怀疑,后来验证无误,楚云凡的确是楚王骨肉,但是因为其母的关系,楚王对她也渐渐冷淡,现在已经爱理不理了。

    这在其他公主看来是个祸事,但是楚云凡却不这么认为,她性子本就温和,喜静,父王不理她,她也乐得清闲,便带着宫人搬到这偏僻之处,每日赏花抚琴,练字下棋,生活倒也颇有乐趣。

    直到这一日,一身紫衣的楚云凡正坐在窗前看着书,忽地间一个宫人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连胜唤道:“公主,出事了,出大事了!”

    楚云凡转头看了看她,见她神色慌乱,眉头微皱,和声说道:“什么事情,你且说来。”

    那个宫人缓了缓,语气平静了一些,道:“公主,赵国的三王子进城了,婢子听说……”原本以为已经做好准备了,那宫人此刻却还是有些难以开口,看的楚云凡好不无奈,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到底如何,你说吧。”

    那宫人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说道:“婢子在路边听几位大人讨论,说今日三王子是前来结盟的。”

    楚云凡停了,深色舒展,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何必慌乱,这是好事。”说着,就拿起旁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这时候,那宫人继续说道:“但是那三王子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公主您……嫁给他……”

    “砰!”楚云凡一愣,手一松,茶杯顿时翻到在地,茶水尽数洒在了裙边,那茶杯摔在地面,四分五裂。

    那宫人看到了,顿时慌了神,连忙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连胜道:“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楚云凡的脸色变得惨白,自己平日如此低调,为何……为何那赵国王子恢知道自己的存在?而且提出如此要求,为了两国结盟,说不得,父王就同意了!

    只是,这并不是自己所愿。楚云凡紧咬双唇,对跪在地上的宫人视若无睹,轻叹了一口气,道:“给我换身衣裳吧。”

    那宫人一愣,随后才注意到楚云凡的裙边有污渍,当下唯唯诺诺,连忙寻了一键紫色衣裳,给楚云凡换了过去,她知道,公主平生喜爱紫色。

    换好了衣裳,楚云凡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轻声说道:“走吧,我去见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