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72章 收获之季
    "月湖镇?"裴文沣负手站定,感慨万千, 喟然叹息, 凝重审视四周:

    作为赫钦县最北端的小镇,连年遭受战火与灾荒摧残, 满目疮痍,民不聊生。

    房屋低矮破败, 道路坑坑洼洼, 街上商铺门可罗雀,往来行人面黄肌瘦……民生凋敝,死气沉沉。

    官差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答:"是。这儿就是月湖镇了。"

    两名亲信小厮跟随服侍, 蔡春从马车里搬出行李,吴亮举着水囊靠近道:"公子, 喝点儿水。"

    裴文沣回神, 接过水囊喝了几口,脸色苍白,虚汗淋漓。

    "还头晕吗?"吴亮关切问。

    裴文沣吁了口气, 心事重重,平静答:"不妨事。"

    "唉, 近日天太热了, 晒得慌。您八成是中暑了,得赶紧找个大夫瞧瞧。"蔡春肩扛手提, 大大小小五六个包袱。

    这时,同行的七八个捕快策马赶到, 其中小头领名叫邹兆,"吁"地翻身下马,神态客气,简略告知:"大人,我刚才带着弟兄们巡问了一圈,当地百姓均称并未发现形迹可疑的外乡人!嫌犯一路逃亡,应该是从官道逃进山了,不敢露面。"

    裴文沣早有考虑,当即不假思索,正色道:"戴迁本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他不懂捕猎,其同谋虽是屠夫,却贪婪懒惰,他们在山里躲不了多久的,迟早得露面。依计行事,你们布置下去,务必尽快抓获灭门案逃犯!好回县里交差。"

    "您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邹兆热得脸膛通红,汗湿青衣和红罩甲,提议道:"镇上只有一间客栈,就在前方不远处,晌午了,咱们去用饭吧?然后住下慢慢儿破案。"

    裴文沣颔首道:"只能如此了。走吧,先去用饭。"

    "邹班头,"蔡春小跑凑近,着急问:"不知附近哪儿有医馆?我家公子暑热头昏,须得寻个大夫看一看。"

    烈日当空,邹兆擦擦汗,忙答:"裴大人病了?难怪脸色苍白。我立刻叫个弟兄去请大夫,你快搀他去客栈里歇息。"

    "多谢了。"蔡春躬身道谢,与吴亮一左一右地搀扶裴文沣,下榻客栈。

    两地相隔,表哥巧因查案抵达镇上,姜玉姝毫不知情。

    土豆花枯萎后,叶子逐渐变黄,收获在即。

    炎夏六月,晌午时艳阳似火,田野辽阔平坦,暑气冲得人头晕目眩,故再勤恳的人也得回家小憩,躲避毒日头。

    蝉鸣不休,午饭后,姜玉姝闻讯赶去羊圈,与同伴合力给羊羔敷药。

    "咩咩~"羊羔甩着脑袋挣扎,后蹄受伤,血染红皮毛。

    "好啦,别嚷,马上好了。"翠梅搂着羊羔,怜悯道:"可怜的小东西,才刚出生,就被大羊踩伤了腿。"

    "无妨,敷了姜苁膏,不出十天,包管它伤势痊愈!"方胜胸有成竹,小心翼翼地收起瓷瓶,嘟囔道:"我新配制的药膏,正愁派不上用场,刚好给羊试试。"

    姜玉姝扫视羊圈,叹了口气,发愁道:"羊越来越多了,圈太小,不够它们住,拥挤才踢伤了羊羔。"

    "怎么办?"翠梅一下一下地抚摸羊羔,苦恼道:"眼看夏收了,咱们腾不出手,村里人也没空帮忙。等忙完夏收,还得接茬种,入冬后才能休息。到时羊群必定挤不进圈了。"

    姜玉姝不放心,里里外外审视一遍,扬声说:"唉,庄稼更要紧,等农闲时再盖新羊圈!我已经跟庄主簿商量过了,决定暂且把这所荒宅的前院改成羊圈,先对付一阵子。事不宜迟,傍晚就把羊群分开,以免又挤伤羊羔。"

    "行!"翠梅起身,将羊羔交给同伴,把它和母羊暂栓在圈外。

    姜玉姝打了个哈欠,招呼道:"行了,都回去歇会儿,未时中下地。"

    "姑娘等等我。"翠梅拍拍手,三步并作两步追赶。

    但才走了几步,迎面却碰见背着大捆新鲜草料的刘冬。

    刘冬汗流满面,喘着粗气,照面一打便心狂蹦,下意识后退,喉结滚动,局促问:"你、你们忙着呢?"

    "是你啊。"翠梅止步,不由自主地皱眉。

    姜玉姝站定,拉着翠梅让至墙边,抬手示意对方先行,诧异问:"奇怪,刘冬,我不是叫你每天傍晚送一回吗?怎么中午又来了?"

    刘冬尚未吭声,拎着药箱的方胜走近,唏嘘告知:"自从官府下令,他一直如此,每天至少跑两趟、送两捆草料,风雨无阻。哎哟,父债子还,老子偷羊,儿子受过。"

    一听"偷"字,刘冬立刻羞惭低下头,脸涨红。

    姜玉姝望着整天瑟缩低头的黑瘦年轻人,颇为同情,叮嘱道:"官府惩罚你家赔偿五两银、并打羊草一年,现在银子已经赔了,但县里没规定草料多少,炎夏天热,你傍晚打一捆就够了。"

    每天都能光明正大地送草料,常常见你,机会多难得?

    刘冬坚定摇头,心甘情愿,嗫嚅说:"没、没什么的,打羊草根本不累。我爹犯了偷窃罪,幸亏官府宽容,才没把他抓捕下狱。我打羊草是抵罪,绝不敢偷懒。"

    姜玉姝手一挥,无奈道:"随你罢。不过,大热的天,你小心中暑。"语毕,她拉着翠梅,一行人回家纳凉。

    "谢、谢谢。"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刘冬得了梦中人几句话,心花怒放,脚下生风,颠颠儿地把草料放进棚里,恨不能一天跑十趟八趟。

    片刻后,郭家人关闭院门。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因着嫌隙,翠梅始终不待见刘老柱,小声说:"依我猜,肯定是刘老柱指使儿子这么干的,为的是求粮种。"

    方胜赞同颔首,附和道:"我猜也是。刘老柱偷羊,落得种不上土豆,一把鼻涕一把泪,四处哀求,想讨些粮种。"

    姜玉姝边走边说:"摊上那样的爹,儿女真够倒霉的。这小半年,刘老柱不止求过我一次了,但粮种又不是我的,官府另有打算,他求也白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时,潘嬷嬷从厨房里探头,笑眯眯告知:"绿豆汤熬好喽,炎天暑热,快来喝一碗解解暑!"

    方胜眼睛一亮,却纳闷问:"哪儿来的绿豆?镇上不是没得卖么?"

    姜玉姝笑了笑,解释道:"上回家里打的猎物多,给庄主簿送了两只兔子、一碗野猪肉,礼尚往来,他昨儿送了一小袋绿豆,听说是县里买的。"

    "哈哈哈,原来如此。"方胜拎着药箱走向厨房,愉快说:"久未尝过了,我喝一碗解解渴。"

    "我也想喝!"翠梅兴冲冲尾随。

    姜玉姝困倦乏力,慢慢跨进东屋,一摘下帷帽,小桃便抢着接过。

    水声哗啦,她慢条斯理,一边洗手擦脸,一边问:"小桃,你怎么不去喝绿豆汤?"@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不爱喝热的,等搁井里湃凉了,晚上再尝。"小桃抿嘴笑,把帷帽挂在架子上,"您呢?"

    姜玉姝脱了外衫,白皙肌肤晒不黑,却晒得红通通。她闭着眼睛擦拭,揉揉肩颈,疲惫答:"好困,我得睡会儿,也等晚上再喝。"

    "嗯,那您歇着。"小桃轻手轻脚地带上门,回自己屋里休息。

    六月中旬,数百亩土豆叶片枯黄,其它庄稼也成熟了,刘村家家户户开始忙夏收。

    天蒙蒙亮,乌泱泱大群村民便齐聚,赶着一长溜的骡车和牛车,车上装着锄头、镰刀、大摞箩筐,浩浩荡荡朝田野涌去,热闹非常。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今夏与去冬有所不同。

    为了便于称量,官府特地命人在水渠旁修建一个简陋亭子,由主簿庄松坐镇,并派八名官差带刀盯守。

    收获前,庄松爬上巨石,居高临下,严厉喝道:"三成半!"

    "各位,县衙有言在先,地里的土豆,其中三成半归你们,其余全是官府的。我等奉命行事,即日起,将当场称量,到时一家一家地来。"

    "该是你们的,随便你们或吃或种;该是官府的,谁也不准乱伸手!假如发现有谁胆敢动歪心思,弄虚作假、偷偷多拿,一律严惩不贷!"

    众村民急忙摇头,纷纷拍着胸膛,七嘴八舌地说:

    "怎么敢呢?万万不敢的。"

    "您放心,该是多少就多少,我一颗也不多拿。"

    "其实当场称量更好,称清楚了,我再挑回家。"

    ……

    庄松满意颔首,威严道:"不敢最好,老老实实,皆大欢喜。忙去吧!"

    主簿一声令下,人群迅速散开了,扛起锄头挑着箩筐,各去自家地里忙活。

    霎时,坡上坡下,水渠两岸,处处是弯腰挥锄的村民,个个满怀期待,干劲十足,议论谈笑声连成片。

    郭家十余人屯田,揽了不少地,齐心协力忙碌着。

    一锄头又一锄头,田垄渐被挖开,露出藏在地里的土豆。

    "哎呀,这一颗圆滚滚的,真重。"翠梅蹲在垄前,认真掂了掂,兴奋道:"估摸着得有一斤多!"

    晨风凉爽,郭弘哲索性盘腿而坐,一丝不苟,把土豆整整齐齐搁进絮了稻草的筐里,兴致勃勃地说:"二嫂,我觉得,这次收成肯定比去年好!"

    "但愿如此。"姜玉姝紧张忐忑,埋头摘土豆,轻声说:"我做梦都盼着丰收。"

    周延妻却丝毫不担心,欣喜嚷道:"放心吧!喏,快看,棵棵结得多,个头又大,收成很不错了。"

    正是这天晌午,裴文沣忙完公务,迫不及待,乘坐马车直奔刘村,寻找表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 )┏

    生活就是这样,突然惊或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