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61章 稀奇家书
    "一辈子偷东偷西,你们不怕丢人现眼, 可我怕, 妹妹也怕!"刘冬彻底豁出去了,急赤白脸, 眼眶却通红,胸膛剧烈起伏, 抱着羊疾步往郭家走, 固执道:

    "谁也别拦着,羊必须还给郭家!"

    刘老柱上了年纪,拦不住年轻力壮的儿子,气得直跳脚, 举起笤帚横抽竖打,厉声呵斥:"站住, 兔崽子, 你给我站住,滚回家去!"

    "冬子,冬儿, 你到底怎么了?他可是你爹呀,你居然对爹娘不敬?快站住, 别犯浑!"老柱妻焦头烂额, 一会儿拽独子,一会儿劝丈夫, "老头子,别打了, 万一打伤了儿子,谁给咱们养老送终?"

    刘冬充耳不闻,抱稳了羊,蛮牛一般自顾自地走。

    "呸,得了吧!"刘老柱暴跳如雷,照着儿子的脸狠狠吐了口唾沫,怒骂:"像这样不孝的小畜生,你还指望他养老送终?老子索性打死他,今后倒省一份口粮!"

    这一家人大喊大叫,引得越来越多村民尾随,看戏似的兴奋,津津有味,交头接耳地议论:

    "嗬哟,了不得了!"

    "刘老柱两口子愈发大胆喽,竟敢偷郭家的羊?"

    "两个可恶的老东西,一辈子嘴上尖酸刻薄、手脚不干不净,几乎与全村人闹过架,简直是大祸害。"

    "嗳,看,他们的女儿来了!"

    "爹、娘,等会儿!"刘小秋气喘吁吁,飞奔追上,焦急拉住兄长胳膊,不敢面对外人的讥笑神态,小声劝说:"哥,你消消气,有事儿回家商量,别叫乡亲们看笑话,丢死人了。"

    刘冬绝望答:"从前爹娘丢人现眼时,咱们畏畏缩缩,老是不敢劝阻,闹来闹去,一家子都成了笑柄。我、我实在不想继续容忍了,今日必须把羊还给郭家!你是大姑娘了,别跟着,快回家去,少丢点儿脸。"

    "唉,算了,认命吧,爹娘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刘小秋也绝望,脱口道:"偷惯了的人,老毛病,这辈子没法改——"话音未落,刘老柱便扇了女儿一耳光!

    "啪"声脆响,刘小秋毫无防备,被掴得倒地,脸颊红肿。

    刘老柱脸色铁青,扬起笤帚教训女儿,破口大骂:"臭丫头,你哥反了,你也反了?赔钱货,糟蹋粮食十几年,至今嫁不出去,你立即给老子滚出家门!"

    "谁害得我嫁不出去的?还不是你们?"

    众目睽睽之下挨耳光,刘小秋委屈伤心,且恼羞成怒,一咕噜起身,使劲抢过笤帚,埋怨道:"家里名声臭,家底又不丰厚,你却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十六两彩礼银子,生生吓跑了媒婆。我嫁不出去,全是你害的!"说完,她一扔笤帚,难堪捂脸,哭着跑回家。

    片刻后,浩浩荡荡一群人赶到郭家院门口。

    "看,咱们的羊!"小桃激动抬手一指,"我天天照看着,一眼便能认出来。"

    "原来是被刘老柱偷了去。"周延妻嫌恶至极,"他两口子简直不要脸,整天要么寻人吵架,要么小偷小摸,惹人憎恶。"

    姜玉姝站在门阶上,不动声色,冷静问:"各位,如此兴师动众的,是个什么意思?"

    几个好事村民躲在人群里,幸灾乐祸,七嘴八舌答:"刘老柱偷了你家的羊!"

    "做老子的嘴馋,做儿子的却胆小,冬子非要归还,老柱死活不让。"

    "嘿嘿嘿,老子儿子闹起架来了。"

    刘冬脸红耳赤,无颜面对梦中人,局促把抱着的羊的归还原主,脸颊、脖颈和手背布满被笤帚抽出的伤痕,红肿发紫。他羞愧无比,眼神躲闪,嗫嚅答:"羊、羊还给你,真是对不住,我爹——"

    突然,老柱妻两手一拍,冲上前挡住儿子,尖利嗓门抢着说:"哎唷,你们家的羊没栓好,乱走,跑进我家了。我们本想立刻归还的,谁知你们躲避敌兵、至今才下山。现在物归原主,你们把羊栓紧,别再让它四处乱跑了。"

    "咳、对!"刘老柱拎着笤帚,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神态陡变,顺势附和妻子,悻悻道:"羊不栓好怎么行嘛,由得它乱跑,给别人家添麻烦。"

    "你们——"刘冬目瞪口呆,下意识想反驳,可余光一瞥:梦中人面无表情,眼神淡漠。顷刻间,他无地自容,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声不吭,逃避似的瑟缩杵着。

    "哼,你们可要点脸吧!"

    "居然敢倒打一耙?"

    姜玉姝隐忍着,微跨前一步,及时按住恼怒的家人,稳站台阶居高临下,俯视道:"我们的羊圈十分牢固,羊群也栓得十分紧。但栓得再紧,绳索也抵挡不住刀,有目共睹,羊绳是被人故意用刀砍断的。"她微微一笑,缓缓告知:

    "而且,那人不慎落下了一顶帽子。"

    刘老柱脸色突变,整个人僵住了,手抬起又垂下,险些当场摸脑袋。昨晚偷羊时,狂风大雪,他费劲地赶着两只羊,先时光顾着欢喜,然后与儿子争论不休……不知不觉,忙忙乱乱,这才意识到帽子丢了。

    姜玉姝镇定自若,严肃问:"另外,我家其实丢了两只羊,另一只呢?"

    "什么?"刘冬倏地抬头,震惊无措,诧异问:"两、两只?但我就发现了一只。"他扭头,茫然问;"娘,另一只呢?"

    另一只?昨儿半夜已经宰了,羊肉藏在地窖里。

    老柱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拉长了脸,劈手扇独子一耳光,矢口否认,"什么‘另一只’?哪儿来的‘另一只’?她随口胡诌的,冬儿,你莫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小畜生,白养你了,胳膊肘尽往外拐。"刘老柱不停地推搡儿子,耳语责骂:"即刻滚回家去待着,少诬陷你老子娘!"

    这时,周延与邹贵告完状后,带领里正夫妻及若干德高望重的老人返回,他们探查了羊圈,匆匆赶到院门口。邹贵高举一顶帽子,嚷道:

    "诸位请看,这便是贼落下的帽子!"

    "再请看,"周延晃了晃几截绳索,递给在场村民看,"瞧瞧,这断口,分明是利器所为。"

    里正抄手拢袖,皱眉斜睨,审视村里第一难缠之人,提醒道:"老柱叔,失主明说了,假如痛快归还,便不追究;假如羊已被宰,那么将报官、交由官府处置。乡里乡亲,我劝你归还并认错,马上过年了,消停几日,行吗?"

    "唉哟,冤枉,真冤枉!"刘老柱一扔笤帚,一屁股坐地,哭丧着脸,熟练地喊:"没天理啊,我家好心收留郭家的羊,喂草喂水,并主动送还。结果,郭家不提半个‘谢’字,反倒冤枉我家偷羊?"

    "郭家仗势欺人,未免太过分了些!"

    老柱妻见状,毫不犹豫,学着丈夫倒下,捶胸拍大腿,哭天喊地,叫屈道:"就是!没天理呀,红口白牙,你们怎能随便瞎诌呢?说偷羊,谁看见啦?究竟谁看见了?无凭无据,诬陷无辜!"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霎时,老柱夫妇佯哭假嚎、打滚耍无赖,众村民指指点点、鄙夷兼讽刺,乱糟糟,闹哄哄,嘈杂不堪。

    里正等人朝郭家苦笑了笑,不约而同后退几步,愁眉不展,纷纷道:"他两口子耍无赖惯了的,我劝不动,你们看着办吧。"

    姜玉姝颔首,目不转睛,避难期间寝食不安,又才刚跋涉下山,精疲力倦,被泼皮激得头疼,怒火渐渐从心里烧到了脸上。她头一昂,当机立断,扬声喝道:

    "够了!"

    "你们若是在别处闹,我管不着,但在这门口闹、吵得人耳朵疼,我却管得!听着,羊群是官府的,莫名少了一只,我们必须禀报。谁说无凭无据?帽子与绳索便是证物!等开春后,官府仍会派人督促耕作,到时把证物交给官差,该怎么判,全看县里的意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老柱夫妇心虚理屈,畏惧对视,却生性刁钻蛮横,开始就地翻滚,声嘶力竭,扯着嗓子倾泻牢骚,忿忿哭道:

    "郭家的,你可真狠心!"

    "欺负人呐,我们贫苦,无权无势,没活路。"老柱妻嚎啕大哭,滚得从头到脚沾满雪花。

    "你仗着官府信任,只准我家种一亩土豆,根本不够吃,明年得活活饿死了。"

    "别人家两亩、甚至三四亩,为什么我家才一亩?实在太不公,太欺负人!"

    刘冬一脑门白汗,拼命劝阻,却根本劝不住父母。

    "闭嘴,别嚷嚷了!"刘三平烦躁呵斥,直白告知:"你家曾偷过粮种,忒不像话,明春的耕作,村里原本不想分给你们。皆因你俩日夜哭闹哀求,大伙儿招架不住,无奈才分了一亩。"

    是可忍,孰不可忍。

    姜玉姝被无理指责,沉下脸,怒火中烧,冷冷道:"我听明白了,原来他们是嫌少。心怀嫌弃与怨恨,恐怕到时不肯认真侍弄庄稼,没得糟蹋了粮种。"她下定决心,果断望向里正,嘱咐道:

    "既如此,立刻把那一份收回,转交给勤恳踏实之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嘞!您放心,今日之内,我一定办妥此事!"刘三平拍拍胸膛,竭力憋笑。乡里乡亲,他有顾虑,始终不敢彻底得罪人,巴不得姜玉姝惩治老无赖。

    众村民听得眼睛一亮,蜂拥而上,围着里正赔笑,争先恐后道:"多出了一份粮种?分给我吧?"

    "一亩地而已,给我,我家能种!"

    "平哥,我家壮丁多,人手充足。"

    ……

    刘老柱夫妇呆若木鸡,旋即疯了似的,胡乱揪扯周围村民,破口痛骂。

    众村民岂能忍?当即同仇敌忾,步步逼近,吓得老泼皮不敢再耍泼。

    姜玉姝头疼欲裂,叹了口气,转身吩咐:"关门。跟那种人,有理也辩不赢,咱们又无权搜查他的家,如实禀告官府吧。"

    "是。"

    "唉,无赖无耻,关门关门!"周延挥挥手,邹贵和胡纲左右一推,利索关闭院门。

    刘冬失魂落魄,盯着紧闭的院门,颓丧蹲下,抱着脑袋呜咽。

    数日后

    姜玉姝埋头琢磨藤蔓,全神贯注;郭弘哲则给方胜打下手,两人正配制金疮药。

    "兔子试了,羊也试了,效果极好,暂未发现毒/性。如今只差人了。"方胜干劲十足。

    郭弘哲道:"二哥他们带去了些,不知派上用场没有。"

    姜玉姝在旁说:"我总不放心,事先叮嘱过:非万不得已,切勿贸然使用新药。所以,他们应该并未尝试。"

    "后天便是除夕,兄长多半没空回来了。"郭弘哲不时咳嗽几声。

    姜玉姝叹道:"军务繁忙,将士们都是身不由己的。"

    这时,潘嬷嬷迈进堂屋,扬起几封信件,笑道:"少夫人,家书!镇上的邮差托村里人捎来的。"

    姜玉姝笑逐颜开,忙接过,愉快道:"足足等了快两个月,才等来都中回信,实在太慢了——咦?"她一愣,抽出其中一封,诧异告知:"嬷嬷,这是老夫人写给你的。"

    "啊?"潘嬷嬷吃了一惊,迟疑地接过信,纳闷道:"奇了,我不识字,老夫人是知道的。别是弄错了吧?"

    姜玉姝摇摇头,"不可能。信封上明明白白写着的,让你亲启。"

    "可、可我不识字,根本看不懂。"潘嬷嬷十分为难。

    人之常情,姜玉姝急欲拆阅父亲来信,便道:"三弟,你帮潘嬷嬷看看,把信读给她听。"

    "嗯。"郭弘哲欣然答应,接过嫡母手书,好奇拆开。

    "写的什么?"方胜也好奇,探头凑近。

    郭弘哲清了清嗓子,准备读信,但粗略一扫,他瞬间惊呆了,尴尬望着嫂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郭弘哲:抱歉,这封信,我实在不好意思读出来……⁄(⁄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