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2章 病如山倒
    四人从军至今,第二回探亲。

    偏僻清贫的刘村, 并非家乡, 郭家故乡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繁华都城。

    但雕梁画栋的侯府早已被朝廷查抄,未经官府允许, 莫说回都城,郭家人甚至不能离开西苍半步。

    因此, 眼前的山村便可算作是"家乡"了。

    虽不至于近乡情怯, 可一想到那所农家小院里的人正盼望自己回家,他们不免期待急切,并有些忐忑,总担心家里出事。

    日暮西斜, 战马进村,马蹄时而"咯吱咯喳"踩雪, 时而"嘚嘚嘚"跺响青石板地, 引得沿途大狗小狗汪汪叫唤,村民警惕探看,见是自己人、而非北犰贼, 才放下悬着的心。

    其中熟悉或胆大些的,敢于打招呼并寒暄。

    譬如, 当路过里正家时, 刘三平恰领着俩儿子喂牛,他听见动静扭头一望, 立即笑容满面,快步拉开院门, 热情问:"哟?你们回来探亲呢?"

    郭弘磊微笑颔首,此处离"家"甚近,他索性勒缰下马。但脚刚沾地,眼前便猛一黑,肩伤剧痛,浑身愈发热了,烧得整个人头晕目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哥,忙什么呐?"彭长荣生性健谈,哪怕面对陌生人,也能熟络说笑。

    刘三平见对方下马,简直受宠若惊,疾步靠近,不由自主地哈着腰,憨憨答:"猫冬没什么可忙的,我刚才在喂牛。"他挪近些,关切问:"你们受伤了?不要紧吧?"

    郭弘磊轻描淡写答:"不算要紧。"

    "上阵杀敌嘛,次数多了,总难免负伤。"彭长荣拽着缰绳,感慨问:"唉,转眼都下雪了,土豆收起来了吗?收成如何?我们忙忙碌碌,竟一直没去地里看过,至今不知豆苗豆叶长什么模样。"

    "哈哈,早就收了!十几万斤呢,收成很不错,村里都想种它几亩。"提起庄稼,刘三平便眼睛一亮,愉快道:"知县大人仁慈,已经发下命令了,叫我们村明年接着种!"

    郭弘磊摸了摸马脖子,低沉浑厚的嗓音略沙哑,"恭喜。"

    "你、你——"刘三平挠挠头,绞尽脑汁挑了个称呼,恭维道:"郭夫人实在太有能耐了!连县官都夸呢,请她明年继续教导我们村。"

    郭弘磊与有荣焉,正欲开口,却见两个男孩"哧溜"从马匹之间穿过,飞奔跑远。

    "嗳,小心马!"林勤吓一跳。

    刘三平忙歉意道:"莫怪莫怪,俩淘气崽子欠收拾,他们一准儿是上你家报信去了。"

    "我只是怕马碰伤了孩子。"林勤笑着解释。

    客套两句,郭弘磊便道:"天色不早,我们先回去了,改日再聊。"

    无论是侯门之后还是戎装边军,乡民皆忌惮,不敢怠慢。刘三平躬身道:"四位一路辛苦,快回家歇息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别过里正,一行人牵马前行,果然听见两个男孩正报信大喊:

    "潘嬷嬷,你家人回来了!"

    "四个,四匹马!"

    "开门,快开门,他们马上到了。"

    须臾,郭弘磊遥见院门敞开,家人纷纷飞奔相迎,他心里一暖,定睛望去:

    周延夫妇、潘嬷嬷、小桃——三弟?阿哲怎么上赫钦来了?

    郭弘磊错愕止步,瞬间愣住了。

    林勤等人也纳闷,小声问:"三公子?"

    "奇怪,他怎么来赫钦了?"

    "公子!"小桃扶着潘嬷嬷,喜出望外,眉开眼笑。

    郭弘哲敞着胡乱裹上的棉袄,兴高采烈,一头扑向兄长,气喘吁吁,激动大叫:"二哥!你终于回来了,前阵子,我、我还以为今生再也见不着你了。"说话间,他眼眶泛红,险些喜极而泣。

    "三弟。"郭弘磊定定神,一把搀住弟弟,温和道:"什么叫‘今生再也见不着’?你又说丧气话了。"

    "唉呀,肩膀受伤了?要不要紧?"郭弘哲提心吊胆。周延等人凑近,七嘴八舌地说:"有伤在身,快进屋坐。"

    "看您脸色发白,想必失血不少。"

    "这阵子家里日夜盼望,偏又身不由己,唉,干焦急。"

    郭弘磊风尘仆仆,一边走向院门,一边简略答:"皮肉伤,不要紧。上月忙得抽不出空,无暇探亲。"顿了顿,他忍不住问:"你二嫂呢?怎么不见她人影?"

    "二嫂带着几个人上后山去了,算算时辰,应该快回来了。"郭弘哲亲赖挨近兄长,兴奋得走路脚下生风。

    原来她不在家。郭弘磊恍然,暗感失望,疑惑问:"她上山做什么?"

    "打猎。"郭弘哲抢着接过缰绳和马鞭,转手交给随从。

    郭弘磊霎时沉下脸,皱眉问:"打猎?家里有猎手吗?"

    "没有。但你放心,二嫂带着五六个人呢,从不涉足陌生密林,只在后山设陷阱捉野兔。我曾去过一次,有趣极了!"郭弘哲迈进院门槛,转身,顺手拽了一把兄长。

    郭弘磊剑眉拧起,十分不赞同,沉声道:"冬天无法耕种、无需下地,难得空闲,她不趁机休养,却去打猎?简直胡闹。"

    彭长荣失望叹气,无精打采,嘟囔说:"原来是打猎去了。唉,我大老远地赶回来,翠梅也没能接一下包袱。"

    "后山啊?"林勤若有所思,尚未吭声,却听人讶异问:

    "二哥,你的手怎么这么烫?"郭弘哲握着兄长的手,睁大眼睛,紧张道:"太烫了,不对劲!你是在发热吧?"

    "什么?"众人一惊,林勤飞快靠近,伸手一探便深深自责,懊恼说:"糟糕,真发热了!快,您快回房躺下歇着。"

    "方——"潘嬷嬷才张嘴,小桃便打断道:"方大夫跟着少夫人上山去了!怎么办?"

    郭弘磊脸色苍白,身上却慢慢发起高热,眼前再次发黑。他本打算去后山一趟,却体力不支,摆手道:"无妨,不必慌张,我在军中早看过大夫了。"

    "所幸大夫给了一大包药!"林勤抬手一指,"药在那儿,但我胳膊有伤、行动不便,谁去煎药?"

    小桃毫不犹豫,"我!我立刻去。"她心急如焚,接过彭长兴递过的包袱,匆匆赶去厨房熬药。

    片刻后,郭弘磊强忍晕眩,粗略洗漱一番,换上干净衣衫,躺着闭目养神。

    潘嬷嬷忧虑不安,弯腰为病人掖了掖被子,安慰道:"药就快煎好了,您先歇会儿。"

    "长荣没受伤,周管事带他上后山了,给二嫂报信。"郭弘哲坐在榻沿,忐忑问:"哥,你冷不冷?"

    郭弘磊仰躺,浑身发热,烧得原本苍白的脸色泛红,低声答:"不冷。"

    "从一下雪,刘村家家户户就开始烧炕了,待在屋里十分暖和,偶尔甚至很热。我听说——"郭弘哲攒了一肚子的话,却被潘嬷嬷悄悄打断,他会意,忙道:"咳,等你病好了,咱们再细聊。"

    "唔。"

    郭弘磊精疲力倦,闭着眼睛,原是闭目养神,神志却迅速模糊,整个人仿佛飘在半空风里,又仿佛跌入江河水底,意识浮浮沉沉,肩伤疼痛竟似乎麻木了。

    少顷,他陷入昏睡,人事不省,脸庞逐渐烧得潮红。

    与此同时.后山坡

    缓坡丛林中,一行七人坐在雪地里,围着一丛褐色藤蔓,愉快笑谈。

    "天呐,打猎实在太不容易了!"翠梅伸出食指,轻轻抚摸野兔,感慨道:"咱们忙活半个月,挖了五个陷阱,一共才抓到三只野兔。假如以此为生,早饿死了。"

    邹贵用绳子捆住野兔后腿,干劲十足,嚷道:"我和纲子重新布置了陷阱,过两天再来探,没准儿能逮住野猪!"

    "野猪肉好吃!上次是潘嬷嬷的手艺,炖得香喷喷,我一直记着那味道。"胡纲喝了口水,嘴馋了。

    同行的健壮中年人附和道:"确实香!"

    ……

    姜玉姝坐在藤蔓前,全神贯注,匕首小心翼翼划动,从尺余深的土里掘出两段根茎,放进背篓里。

    此藤蔓根茎呈褐色,粗如胳膊,表面布满小疙瘩,茎肉呈紫色,细腻多汁。

    "奇怪,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方胜身为大夫,颇感兴趣地盯着审视,"我读过不少药书,但不认得它。"

    姜玉姝用积雪擦拭匕首,轻声答:"我问了村里许多人,统统不认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知有没有毒?"

    姜玉姝叮嘱道:"尚不清楚。为防意外,大伙儿千万别乱碰,我自己琢磨琢磨。"

    "喂给兔子吃试试?"方胜把挖起的土壤填回藤蔓根部。

    前世的毒/性试验,惯例是用动物,譬如兔子。姜玉姝颔首,仔细收拾背篓,严肃答:"我得试试。这或许是一种药物,也可能是食物。"她看了看天色,扭头催促道:"天色不早,赶紧收拾收拾,咱们该下山了。"

    "哎,走喽。"翠梅一咕噜起身,拍拍棉袄积雪。

    姜玉姝率先下坡,笑问:"你们怕是把打猎当玩耍了吧?天天嚷着上山,连阿哲都兴致勃勃,我左劝右劝,他才肯待在家里养病。"

    "我们只是想多打些猎物,最好弄几张狼皮,做袄子!"

    姜玉姝叹了口气,嗔道:"狼皮?哎哟,咱们连野兔都抓不住几只,你居然敢打狼的主意?翠梅胆子愈发大了,语出惊人。"话音刚落,坡下突然传来呼喊:

    "少夫人!"

    "小翠儿,我看见你了。"彭长荣跳着挥手。

    周延汗流浃背,焦急告知:"二公子回来了,他负伤发起高热,方胜,你得尽快回去,我们不懂医术,家里只有你会治病。"

    姜玉姝大惊失色,急切问:"怎、怎么——他伤哪儿了?很厉害吗?"

    "左肩!"彭长荣奋力爬坡,宽慰道:"您放心,在军中就治过的,带了许多药回家养伤。"

    姜玉姝心里七上八下,猜测道:"大冷的雪天,他负伤虚弱,说不定是着凉了。"

    "这、这有可能。"

    积雪松软,姜玉姝差点儿崴脚,却顾不上揉一揉,心急火燎,赶路下坡。

    暮色沉沉,房中尚未掌灯,窗紧闭,门虚掩,一片昏暗。

    潘嬷嬷和郭弘哲等人涌出院门,正在焦急商议,等待姜玉姝一行归来。

    郭弘磊双目紧闭,额头烧得烫手,一动不动,仰躺着昏睡。

    "公子?公子?"小桃眼眶含泪,满脸心疼之色,跪立在病榻前,轻柔把凉帕子覆在病人额头上,哽咽说:"您快醒醒,该服药了。"

    两人独处一室,她情不自禁,屏住呼吸,越靠越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521

    依然(づ ̄3 ̄)づ╭❤~小天使【比哈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