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1章 知人知面
    "巫大人。"郭弘磊与同伴一道,躬身行礼, 神色沉静。

    时日一长, 众兵卒心知肚明巫海不苟言笑、注重礼节,故谁也不敢轻松说笑, 个个中规中矩。

    巫海负手昂然,扯开嘴角, 微笑道:"都起来罢, 日常见面无需多礼。"

    "谢大人!"众兵卒拘谨干杵着,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的,索性低头看雪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郭弘磊站在人群中,虽高大挺拔, 却恰被更高大的壮实潘奎挡住了,安静旁观武官们交谈。

    巫海没话找话, 威严问:"战场可清扫干净了?"

    歇息之前, 我们不是已经详细禀报了吗?潘奎心里犯嘀咕,却责无旁贷,抱拳答:"按例, 敌尸已坑烧,大乾英烈则一一记册入档, 正陆续妥善安葬!"

    在场的另一名百户, 老罗接腔禀告:"此外,所有散落的兵器等物均已收集, 全运回去了,交由军中处置。"

    "唔, 好。"巫海满意颔首,拍了拍潘奎的胳膊,赞道:"今日一战,你大败北犰藏踪蹑迹的高手,鼓舞士气,显扬军威。勇猛善战,很不错!"

    潘奎免不了谦虚一番,"您过誉了。这是边军的分内之事,应该的。"

    巫海叮嘱道:"辛苦一场,惯例该犒劳弟兄们,你们几个百户商量商量,定下了日子就报上来。"

    "是!"潘奎和老罗一齐领命。

    自始至终,巫海只在打照面时冲毛振微笑一颔首,而后便故作忙碌状,亲切与手下交谈,把外人晾在边上。

    毛振心下了然,却不急不躁,温和道:"你们谈,我忙去了。"

    "嗯?"巫海状似回神,挪近两步,热络问:"急什么?再聊会儿吧?大败敌兵,咱们一起庆贺庆贺,如何?"

    "行呐,人多才热闹!"毛振笑眯眯,爽快道:"待会儿我指派个人过来,到时咱们好好儿喝几杯。"

    "一言为定!"

    毛振笑着点点头,带领自己的人识趣离去。

    片刻后

    巫海余光一瞥,皱眉问:"受伤了?为何不回去休养?"

    "皮肉之伤,早已包扎了,不怎么碍事。"郭弘磊只得又解释一回。

    巫海微微一笑,细长肿泡眼冒精光,听似关切,实则意有所指,含笑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按例,伤兵应该及时地休养,待伤势痊愈后,才能上阵杀敌。自古在军中,人人都得遵守规矩,无一例外。你明白吗?"

    郭弘磊一板一眼,佯作没听出弦外之音,抱拳答:"明白。"

    "明白就好。"巫海绷着不冷不热的笑脸,夸道:"我听说你杀敌时十分英勇,这不错。因此,你更得保重身体,以继续为国效命。"

    "多谢大人关心,您过奖了。"郭弘磊谨言慎行,尽力避免无意中得罪对方。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小心。

    当众隐晦敲打"不识抬举之人"一番,巫海才心气平顺,踱步离去。

    哈哈哈,郭二公子,你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田波看足了热闹,偷偷幸灾乐祸,巴不得心目中的"狂妄纨绔"立即倒霉。

    傍晚.营门

    营门下马,乃军中铁律。

    "吁。"潘奎率先勒缰,翻身下马后,自有亲信凑近接过缰绳与马鞭。

    "郭弘磊!"潘奎昂首阔步,一一回应守营门兵丁的问候。

    "大人?"郭弘磊疾走几步赶上,"您有何吩咐?"

    风雪暮色里,亲兵会意,不远不近地尾随。潘奎环顾四周,见无外人,才皱眉问:"你小子是不是拒绝了巫千户的提携?"

    郭弘磊早有准备,镇定问:"您是指亲兵一事吗?"

    "对。"

    郭弘磊便告知:"这阵子,我反复考虑,因自知愚笨,恐怕无力胜任——"

    "少拽文,你直说结果,到底拒了没拒?"潘奎急性子地打断。

    郭弘磊坦率答:"拒了。"

    潘奎瞬间倒吸一口北风,瞠目结舌,扼腕质问:"什么时候的事儿?我一再叮嘱你务必慎重,为何仍冲动回绝?"

    郭弘磊一怔,如实相告:"前天晚上。您放心,事先我小心斟酌了措辞,委婉含蓄——"

    "委婉没用,含蓄也没用!"潘奎步履匆匆,忧心忡忡,边走边压着嗓子训导:"小子,你得罪巫千户了,难怪他今日话里有话,分明是在敲打你!"

    郭弘磊叹道:"似乎是。"

    "似乎?不必怀疑了,他就是冲着你!"潘奎戎装染血,凝重道:"别人或许摸不准,但我认识他近十年了,一听便明白。唉,巫大人他——"

    这时,慢了一步的老罗追赶靠近,疲惫道:"嗳哟,从昨晚忙到现在,又累又困。奎子,走,一块儿去伙房弄点热乎饭菜。"他举拳砸了挚友胳膊一下,顺便招呼:"小伙子,你也去!"

    郭弘磊尚未吭声,潘奎便没好气地说:"不了,这小子得先去找大夫看伤。"

    "哦?也对。"老罗扶了扶头盔,脸上犹沾着敌血,愉快道:"伙房的老熊手艺可好了,他擅做羊肉面,还会酿苞米酒,你肯定吃了还想吃,恨不能顿顿吃!"

    郭弘磊莞尔,"可惜了,我没口福。"

    "老罗,你别馋他了,这小子守孝呢,即使没受伤,他也不喝酒。"潘奎黑着脸,大感头疼。

    "什么?"老罗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盯着人,诧异问:"自守孝以来,你当真没沾过酒?"

    郭弘磊点了点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罗脱口而出,"傻愣!你未免太死心眼了吧?"

    父兄去世,丧礼极简陋,亲人无法按制守孝……于情于理于孝道,我实在不能饮酒。但这些苦衷,郭弘磊不便表明。

    潘奎不忍赏识的手下为难,打圆场道:"你说对了,这小子偶尔愣头愣脑的,忒倔。哼,初入伍时他甚至戒荤,被我狠狠责骂一顿,他才改了。"

    老罗张了张嘴,忍不住劝说:"咳,‘百善孝为先’的道理,我们也清楚。但你如今是一名新兵,整天辛苦操练、巡卫杀敌,这不吃那不喝的,怎么行?依我看,孝在于心,只要你有孝心,天地神佛都知晓,无需特地表明。"

    "听听,你听听,老罗说的多有道理!"潘奎简直恨铁不成钢,严厉嘱咐:"从今往后,你切莫再冲动莽撞了,凡事得三思而后行!"

    郭弘磊心知对方替自己担忧,感激之余,正色道:"多谢大人教导,下次我一定更加小心。"

    "唔。"潘奎挥了挥手,"赶快去找大夫看伤!老实休养,近期我不会给你安排差事。"

    "是。"

    目送新兵走远后,老罗肘击问:"奎子,你怎么气冲冲的?莫非遇见什么麻烦了?"

    潘奎极信任生死之交,苦笑告知:"巫大人有意提携弘磊,可那小子宁肯跟着我冲锋陷阵,也不去当亲兵,鲁莽回绝了。"

    老罗咋舌,笃定道:"糟了,他把千户给得罪了。"

    "可不嘛!唉,真叫我头疼。"风雪呜呼,潘奎抹去脸上雪水,无奈道:"他虽聪明,但太年轻了,书生气未褪,不通人情世故,"

    老罗脚步一停,忽然笑起来,感慨道:"你十七岁的时候,比郭弘磊还傻愣呢!哈哈哈,想当年,咱们头一回上阵,你斩获五颗敌首,却遭总旗质疑,你急了,与那总旗比武,打得人鼻青脸肿,趴地抱头求饶。"

    "他活该!"忆起年少往事,潘奎乐道:"老子打得痛快,一点儿不后悔。"

    老罗笑骂:"你当时痛快了,事后却挨二十棍,连累我端水送饭半个月!"

    暮色沉沉,尚未行至医帐,夜幕便笼罩了西苍。

    边塞北风如刀,卷着雪花扑面,冻得人站不住。

    郭家四人同甘共苦,总是形影不离。

    直到彻底缓过神,郭弘磊才清晰察觉肩伤剧痛,因失血不少,他脸色发白,步伐缓慢。

    "公子伤得不轻,是该好好儿休养一阵子。"林勤的胳膊也挨了一刀。

    顶着北风,郭弘磊行走时侧身,低声问:"你的伤要不要紧?"

    林勤摇摇头,"不要紧,只是一道浅口子。"

    "长兴呢?"

    彭长兴摸摸胸膛,后怕答:"血早已止住了。唉,不慎挨了一刀尖,幸亏我及时后仰,否则估计当场丧命。"

    "多谢列祖列宗与诸天神明保佑,咱们虽受了伤,但性命无虞!" 彭长荣万分庆幸。

    郭弘磊欣然赞同,"很是。"

    彭长荣几度欲言又止,痒得犹如百爪挠心,最终忍不住凑近,搓着手问:"上个月太忙,没空探亲,这个月、这个月——公子,您看能不能回一趟家?"

    "长荣,你又想挨小翠儿的巴掌了啊?"林勤揶揄道。

    "去去去!她才不舍得真打我呢。"

    郭弘磊眼里满是笑意,昂首前行,目不斜视道:"此事我做不了主。不过,我会试着去问问潘大人。"

    "好!"

    冬雪夜里,当他们行至医帐前不远处时,风里突兀传来隐约的一句:"我就看不惯郭弘磊了,怎么着?"

    霎时,四人面面相觑,郭弘磊迅速回神,眼疾手快,一把拦下意欲开腔的同伴,敏捷隐至暗处,疑惑探看:

    前方走来一行七人,同为潘奎手下,个个身负战伤,手拎着药材,互相搀扶,随口议论:

    "为什么看不惯?他没得罪你吧?"瘦者纳闷问。

    高者撇撇嘴,悻悻然,理直气壮答:"靖阳侯府贪墨军饷,多么可恶?郭家人全是流犯,世上谁会高看罪犯?哼,郭弘磊一向孤傲,自视清高,平日闲暇便翻书,极少与咱们交谈。依我猜,他心里肯定瞧不起咱们!"

    "我倒不觉得。"瘦者冷得瑟瑟发抖,牙齿咯咯响,哆嗦说:"我好奇,曾故意找他闲聊,他并未不理睬或不耐烦,斯斯文文,挺客气的。而且,常有人请他帮忙写家书,他总是爽快答应,也乐意帮着读信。人明明很好相处。"

    其余几人乐呵呵,插嘴道:"靖阳侯府远在都城,听说早就被朝廷查抄了。啧,你俩简直狗拿耗子瞎操心!"

    "哎,我这人懒,懒得想东想西,只知道郭弘磊武艺高强,上阵时,除了潘哥和他,我谁也不跟。"

    "我也是!嘿嘿,跟随高手,既踏实,又容易夺敌首,多领几两赏银。"

    ……

    他们渐行渐远,消失在黑夜里。

    "岂有此理!" 彭长荣脸色铁青,恨恨道:"同为潘大人手下,平日无冤无仇、有说有笑,背地里却是这副嘴脸!"

    林勤冷笑一声,"小人嘴脸,上不得台面,呸!"

    郭弘磊始终按住同伴,泰然自若,平静道:"有人说公道话,也有人打圆场,这已是出乎我的意料。你们不必气愤,权当不知情,日子照旧过。郭家的骂名,总会慢慢淡去。"

    "……是。"

    次日·晌午

    潘奎歪在圈椅里喝热茶,慢悠悠问:"探亲呐?"

    因为肩伤,郭弘磊吊着胳膊,站在桌前答:"上个月没回去,我家里人必定等急了。"

    潘奎呷了口茶,沉吟片刻,点头道:"行吧。你受了伤,待哪儿都是休养。"

    郭弘磊心思一动,试探着问:"几天?"

    "你想待几天?"潘奎一撂茶杯,提笔蘸墨,开始写手令。

    郭弘磊当机立断,一本正经答:"自然是听您的安排。"

    "哦?哼,你小子……"熟能生巧,潘奎转眼便写好手令,顺手一递。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郭弘磊接过,定睛一看,惊讶道:"十天?"

    "怎么?吓着你了?"潘奎头也不抬,继续写手令,一口气又写了三份,吹干墨迹后,抓起一递。

    郭弘磊审视手令,"几乎不敢置信。"他接过其余三份,一目十行地扫视。

    潘奎端起热茶靠着椅子,严肃道:"行了,少大惊小怪的!你们四个有功,其中仨还受了伤,却得不到一文钱的嘉赏,怪、怪——我虽没本事为你们请赏,但准几天伤兵探亲假,倒是可以的。"

    "谢大人!"郭弘磊捏紧手令。

    潘奎话锋一转,叮嘱道:"不过,期间如果有军务相召,你们必须随时立刻返回。"

    "是!"

    潘奎挥了挥手,佯怒笑骂:"避免过两日庆功宴上,你小子不肯喝酒,又得我费口舌解释!"

    郭弘磊倍感内疚,正欲致歉,对方却催促道:"去吧,回去看看家人。"

    "是。"

    傍晚·刘村口

    风停雪止,漫山遍野白茫茫,马蹄"咯吱咯喳"地踩雪。

    "咱们突然回去,吓她们一跳!"彭长荣兴冲冲。

    "天还亮着呢,你吓唬得了谁?"

    "当然是小翠儿喽。"

    郭弘磊单手握着缰绳,浑身有些发热,左肩一阵阵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520哟(づ ̄3 ̄)づ╭❤~爱你们呀,小天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