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0章 嫌隙丛生
    "举荐?"毛振余光一扫,扶了扶头盔, 语气也变淡了, 客气道:"那是你的手下,又不是我的。举荐与否, 全凭巫兄做主,我就不多管闲事喽。"

    巫海一听, 心气略微平顺, 扯开嘴角,慢条斯理地说:"其实,我也觉得郭弘磊不错,算是可造之材。但他入伍时日尚短, 且年纪甚轻,缺乏磨练, 性情不够沉稳。"

    "年轻人嘛, 难免急躁些。"毛振不以为然,冻得鼻尖通红,一张嘴即冒白气, 嘀咕道:"新兵年年有,可像郭家小子那般够胆识的, 少之又少。"

    巫海置若罔闻, 自顾自地说:"因此,我思前想后, 认为暂不宜草率举荐,避免给将军添麻烦。"

    "哦, 你的顾虑倒也有理。"毛振笑了笑,识趣地没再多嘴。

    田波自从当上千户亲兵,便专负责贴身保护巫海,大大减少了冲锋陷阵的次数。他手持盾牌,安安稳稳,悠闲观战。

    "不知刚才被咱们的人斩首的几个是什么身份?"巫海余光瞟了毛振一下,隐约流露得意之色,威严吩咐:"待会儿你们去查清楚。"

    "是!"田波在马上低头哈腰,总想凑近千户。但军中重资历,他新来乍到,只能待在外侧。

    两人相识已久,交情却很一般。毛振听出了对方的得意,不由得暗懑,微笑道:"这一战的敌将首级,被你的人斩获了。巫兄,恭喜。"

    "哪里?咱们的人齐上阵,都十分勇猛,只不过我的那几个手下误打误撞、碰巧斩了敌将而已。哈哈哈,运气,运气罢了!"巫海嘴上谦逊,细长肿泡眼却笑得眯成一条缝。

    "冲锋陷阵,可不是靠运气,得靠真本事。"毛振再次干笑,懊恼暗忖:我的人拼死拼活,却未能斩获敌将首级,论功行赏时,声势落下风。唉……

    与此同时.战场上

    统领一死,敌军群龙无首,士气大泄,且战且逃。

    但与潘奎相斗的彪形大汉是北犰勇士,身手高强,两人打得难分难解,半晌未能分出胜负。

    马刀对弯刀,激战时皆以性命相拼,劈扫砍划,实打实,硬碰硬,剧烈碰撞时尖利刺耳,火星四溅。

    "呔!"潘奎越战越勇,大吼一声策马疾冲,双马交错的瞬间,壮硕如山的他灵活矮身,躲过弯刀的同时马刀一递,刀刃扭转——

    "啊——"敌兵惨叫,攥着弯刀的右胳膊落地。

    潘奎咬紧牙关,马刀乘胜横扫!

    "噗"一声,敌人身首分离,脑袋滚地,腔子里鲜血喷溅,败死坠马。

    "好!"

    "杀得好!"

    "潘兄,武艺又精进了!"周围将士轰然叫好,欢呼声震耳欲聋,士气大振,个个杀红了眼睛,俯在马背上追剿溃逃的残敌。

    潘奎喘着粗气,大汗淋漓,气概豪迈剽悍,忿忿不平,嚷道:"哼,他毁了老子心爱的兵器,叫老子如何能忍?必须手刃仇人!否则,这口恶气是万万咽不下的。"

    "行了,消消气,回头再弄一杆马槊,弄个比之前还好的!"老罗抽空安慰道。

    潘奎余怒未消,马刀向前一指,洪亮喝令:"上!追剿残敌!"

    兵卒们气势雄壮,紧密跟随各自头领,包围剿灭溃散的敌兵。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置身战场中,人人无暇思考,一发现活着的敌人,便下意识进攻诛杀。

    郭弘磊一刻未停歇,持刀的右臂初时酸胀,渐渐累得麻木,近乎丧失知觉。

    直到晌午,众将士才剿灭了战场方圆数里内的敌人。重伤者早已被抬回卫所救治,轻伤者互相包扎,其余人负责清理战场,一切忙妥后精疲力倦,歇在避风处,喝水吃干粮。

    因着潘奎与老罗交好,双方手下也熟悉,里里外外围坐成一圈,热闹谈笑。

    "审问过俘虏了,那个中年人确实是统领,官职近似咱们的副千户。"老罗仰脖喝水,抬袖一抹嘴,盯着对面的年轻人,笑问:"哎,敌将首级是你斩的,对吧?"

    郭弘磊盘腿席地而坐,坦率答:"惭愧。多亏潘大人战胜了对方高手,否则我根本无法靠近敌将。"

    "惭愧什么?事实就是你斩的!"老罗一拍大腿,惋惜道:"但朝廷有律,以郭家人的身份,你们四个不能论功获赏。"

    依乾朝法令:充军的犯人,一律不计功劳、不封不赏、不发军饷。仅有口粮。

    郭弘磊熟知律令,早已想开了,豁达表明:"今日击败了敌军,人人痛快,郭家能为国略尽绵薄之力,倍感荣幸。至于封赏,犯人本不该得,我们早已明白了的。"

    "我们能帮上忙,心里特别高兴!"

    "流犯一向没资格获得封赏。"彭长荣等人抬头挺胸,脸上毫无怨愤之色。

    潘奎叹了口气,眼里饱含欣赏与同情,蒲扇般的手掌拍向郭弘磊肩膀,严肃道:"虽然不能为你们请赏,但入伍至今你们立下的功劳,我全记下了,统统写进簿子里,每月宣读一次。好让弟兄们知道,你们四个并非碌碌无为,而是勇士。"

    "多谢大人!"虽是言语嘉奖,但足以令郭家人感恩戴德。

    无论何处,流犯总是低人一等。

    尤其郭家是因贪墨饷银案而受株连,在军中处境尴尬,注定不招人待见。幸亏遇见了刚正豪爽的潘奎,才逐渐立足。

    潘奎大咧咧一挥手,无可奈何道:"谢什么?这是你们应得的!唉,手下的弟兄立了功,却按律不能上报请赏,我只能嘴上夸一夸。"

    "属下已经心满意足了。"

    下一刻,毛振率领几个亲兵靠近,笑容满面,愉快道:"潘奎,今日你与那犰贼的槊枪之战,好不精彩,令人大开眼界。"

    "哟?毛千户!"潘奎扭头一看,忙起身相迎。

    毛振大加称赞,"你的身手,在咱们赫钦,当位列前茅!"

    潘奎抱拳谦道:"您过奖了。其实,今日只是侥幸险胜而已。"

    "有目共睹,何必过谦?我可从不随口夸人。"毛振和颜悦色,平易近人。

    千户驾到,众兵卒赶忙站立,躬身抱拳行礼,规规矩矩地问候。

    毛振趁机审视,状似随意地抬手,扶起郭弘磊,顺势问:"伤兵啊?刚才怎么没跟着大夫一队回去?"

    "皮肉伤,没什么要紧。"郭弘磊被陌生千户一搀,有些错愕。

    毛振皱眉道:"脸色发白,明显失血不少,还说不要紧?你们年轻人呐,往往不懂得保重身体。"

    郭弘磊欲言又止,霎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潘奎在旁,自豪极了,大嗓门透露道:"这小子是新兵,入伍仅数月,每次交战却敢于勇猛冲锋陷阵,跟不要命似的杀敌。今日的敌将,是被他斩首的!"

    "哦?"毛振目不转睛,仔细端详"姓郭的"新兵,故作恍然道:"敌将竟是被你斩了首?"

    郭弘磊张嘴正欲谦虚,潘奎却抢着答:"对,就是他!"

    勋贵侯门之后,沦为流犯,难为他神态谦和,不卑不亢。毛振暗自惊奇,感慨颇多,颔首道:"唔,不错。"顿了顿,他出于爱才之心,明知故问:"小伙子,你惯使什么兵器?"

    "刀。"

    毛振摇了摇头,忍不住教导:"骑兵对阵,刀不如长\枪和马槊。你若想多杀几个敌人,不妨尝试练练枪槊。"

    "多谢大人提点。"郭弘磊定定神,抱拳告知:"其实,潘百户早已开始教了,但在下愚笨,至今不得要领。"

    "哦?名师肯收徒,机会难得,你一定要用心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郭弘磊朗声道:"是!"

    毛振扫视人群,含笑道:"枪槊之威,你们瞧瞧潘百户就知道了,丈八的一杆槊,练好了虎虎生威,横扫敌兵,所向披靡。"

    众兵卒纷纷点头,深感赞同,钦佩并羡慕。

    潘奎忙摆手,谦称自己只是"单凭蛮力"。

    "刚入伍的年轻人,多有不懂,全靠前辈带领。"毛振瞥了一眼郭弘磊,面朝潘奎,叮嘱道:"你武艺精湛,箭术也高明,既然这个小伙子不错,就该好生教导他。"

    "一定!"潘奎爽快答应,笑着告知:"弘磊聪明,人也勤恳,但体格尚不够强壮,臂力不足,重兵器费劲,他暂时施展不开。新兵入伍,都得先练体格。"

    毛振点点头,"此话有理。"他随手指了指人群中几个偏瘦的新兵,打趣道:"你们几个,太瘦了,估计大腿还没潘奎胳膊粗,真得勤练练才行。"

    众人一愣,盯着高大魁梧壮硕如铁塔的潘奎,善意哄笑,融洽和乐。

    潘奎乐呵呵,摸了摸自己粗壮的胳膊,凑趣道:"啧,瘦得像竹竿,还好意思笑!"

    与此同时·后方

    遥闻一阵阵笑声,巫海恼意愈深,最终按捺不住,背着双手,慢悠悠走过去。

    "奇怪,毛千户怎么回事?简直明目张胆,公然笼络他人手下。"田波亦步亦趋,耳语议论。

    巫海面色如常,心思却飞转,平静道:"兴许他是看上了郭家的亲友势力,故意跑去示好。"

    "啧,这、这未免太——"田波停顿,虽未挑明,鄙夷之意却昭然。他眼珠子转了转,挨近耳语说:"郭弘磊他们也真是的,毛千户一示好,个个屁颠屁颠的,争相亲近外人,丝毫不顾您才是顶头上峰。"

    巫海心胸狭隘,生性好猜疑,正是暗暗不满大群手下亲近毛振。他迈着方步,一言不发。

    田波吸吸鼻子,掐准上峰心思,又道:"前阵子,您想提郭弘磊为亲兵,谁知那小子不知好歹、不识抬举,竟拐着弯儿拒绝了!咳,难道他真有门路去谋当窦将军的亲兵?"@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岂有此理,莫非他一直瞧不起我?巫海心生嫌隙,眼神冷硬,淡漠答:"他有门路尽管走。但没走之前,必须听从我的命令。"

    "这是当然!"田波暗自窃喜,心想:狂妄小纨绔,你居然敢扫巫千户的面子,等着倒霉吧!

    风雪中,郭弘磊原本莞尔,可一发现巫海,笑意便不由自主地消失了。

    潘奎粗中有细,随着得力手下扭头瞥视,笑脸忽一僵,旋即大踏步相迎,躬身抱拳道:"大人!"

    巫海站定,气势威严,缓缓扫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