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41章 两颗忧心
    敌兵?还是赫钦军?屡受惊吓,姜玉姝眉头紧皱, 再度悬起心, 紧张问:"来的是什么人?"

    "又有谁来了?"修渠的众村民慌忙直起腰,拖着锄头张望, 下意识挪到边军身后躲着。

    "都别慌,肯定是自己人!否则早已有示警。"钱小栓气定神闲, 蹲在牧河边, 捧起河水泼向自己脸庞,并"呼噜噜"漱口,惬意道:"痛快!真想下河泅会儿。"

    丁远站立,盯着马蹄声来处看了会儿, 脸色一变,蹲下告知:"钱哥, 是田大——"他被对方斜睨, 不自在地扶扶头盔,改而说:"是田波他们。"

    "哼,这才对。"钱小栓欣慰颔首, 不屑骂道:"像田波那种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奸巨猾, 势欲熏心, 配做谁的兄弟?你小子怎么还称他‘大哥’呢?"

    丁远尴尬答:"喊了快两年,一时半会儿改不了。"

    "改不了也得改!"钱小栓继续撩水泼脸, 直白道:"如果你还把他当大哥,咱们可就做不成兄弟了。"

    虽然同在赫钦卫, 但军中自古派系林立,亲戚、乡情、恩情、义气……关系错综复杂,几乎人人皆有或大或小的靠山,上阵同仇敌忾,平日里各为其主,争权夺利勾心斗角,无数上不得台面的龌龊事儿,一言难尽。

    丁远吓一跳,立刻表明:"改!改!钱哥放心,我一定尽快改。"

    "嘿,这才是好兄弟!"钱小栓起身,满意拍拍同袍肩膀。

    姜玉姝关切眺望拐弯口,一看清打头的田波,登时暗叫倒霉,果断拉起两个同伴,迅速后退,招呼家人全退到小马车后。

    "怎、怎么啦?"翠梅娇小,尚未踮脚认清来人便被拽走。

    小桃却白了脸,颤声问:"我一直没留心他,记不太清……那个打头的,是不是田波?"

    姜玉姝点点头,"没错,就是他。那种人绝非善茬,咱们避一避,躲个清静。"

    "听您的!"周延妻大为赞同,周延小声告知:"其实,那天潘百户带人抓捕逃兵、咱们在官道上认识时,我便觉得田总旗不是善类,他眼神乱转,嘴里总是有意无意地挤兑人。"

    姜玉姝叹了口气,"他已经不是潘百户手下的总旗了。依我看,他挤兑人,一直都是故意的,而非无意。"

    与此同时

    "吁!"田波身穿崭新戎装,红光满面,甩动马鞭踱近,粗略审视二三十个握着农具的村民,而后笑问:"小栓,你们不好好儿巡察岸线,难道是在跟乡民讨教农活?啧,学种地还是挖渠啊?"

    "哈哈哈哈。"其手下哄然大笑。

    钱小栓笑眯眯,故作惊奇状,诧异问:"哟?老田,你不是荣升为千户亲兵了吗?怎的还辛苦来巡边?简直稀客一般。"

    因着受审时丁远无法违抗军令、指认义兄调戏女犯,田波恼羞成怒,两人反目成仇。丁远杵在一旁,攥紧刀柄,索性望向对岸庸州的树林。

    田波视丁远为无物,皮笑肉不笑,靠近反问:"稀客?难道你把自个儿当主人了?我奉巫千户之命,特来监察日常巡边,看各伍是否尽职尽责。"

    "哟?原来是监察我们来了。"钱小栓心里破口大骂,却使劲拍拍对方胳膊,热络道:"可不是稀客么!自打你当上千户亲兵,就再没回来探望昔日弟兄,我们都挺挂念的,常常提起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确实常提,只是一提起必是鄙夷唾骂。

    田波听出了奚落之意,笑脸一僵,扯着嘴角,敷衍说:"我一直想找弟兄们喝酒,偏几次都被差事绊住了脚,不得空。改天吧 ,改天咱们抽空聊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行呐,那我可等着了。"钱小栓压根不信,故意豪迈道:"到时请上潘大人,咱们像以往那样,不醉不归!"

    潘奎有勇无谋,鲁莽急躁不擅逢迎,跟着他,猴年马月才能出人头地?老子早就受够了!

    田波对原上峰不满已久,笑脸又一僵,并未接腔。他清了清嗓子,扫视四周,打岔问:"咳,算算时辰,你们该跑到三里外了。怎么不接着巡探?"

    "没瞧见这儿几十个村民吗?"两人同一年入伍,同一年升为总旗……又同一年被革去总旗之职。论资历,钱小栓底气十足,大义凛然道:"窦将军命令巡边,一是为了哨探敌情,二是为了保护无辜乡民免遭北犰偷袭掠杀。因此,我们决定在此护卫,催他们修完渠赶紧回村。老田,难道你认为不应该?"

    "哪里?这当然是应该的。"田波脸上挂不住,却无处发作。他咬着牙笑,余光一瞥,突见人群后有辆小马车、马车后探出个脑袋张望,便迁怒似的喝问:"马车后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来!"

    邹贵仓惶一缩脖子,半大小厮解释道:"我才没鬼鬼祟祟!我、我只是看个热闹。"

    "没听见少夫人吩咐避一避吗?你小子玩心重,瞎凑什么热闹?"周延以管事的身份训了小厮一顿。

    姜玉姝无奈道:"罢了。既然避不过,都随我出去回个话。"

    照面一打,田波结结实实呆住了,"你、你们怎么在这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们被分在刘家村屯田。"钱小栓看似漫不经心地跨步,挡住了郭家人。

    田波点点头,有些魂不守舍,眼神越过钱小栓肩膀,落在姜玉姝脸上,目不转睛,惊讶道:"我以为她们会待在县里,想不到竟被分来月湖镇了!"顿了顿,他咧嘴一笑,扬声问:"你该不是跟着郭弘磊来此屯田的吧?哈哈,真是夫唱妇随!"

    即便是又如何?我的家务事,你凭什么多嘴多舌?

    众目睽睽之下,姜玉姝压着厌恶,平静答:"我们是由潘知县安排到此地屯田的。"

    田波心里颇不是滋味,难掩酸意,抬高下巴道:"军中弟兄的家人大多远在五湖四海,郭弘磊倒好,妻妾近在这村里!"

    姜玉姝并非土生土长,从骨子里抵触"三妻四妾、通房丫鬟、齐人之福"等语,一听便不悦,烦躁脱口道:"他并未纳妾。"

    "哦?"田波想当然地说:"他年纪不大,想必是还没来得及。假如朝廷晚几年查抄郭家,他必定妻妾成群。"

    姜玉姝愈发不悦,无言以对,置若罔闻。

    钱小栓冷眼旁观,大声打岔道:"嗳,你们愣着干什么?赶快修渠啊!我们还有差事在身,无法久留。我们一走,你们可就得靠自己了。"

    "稍等!千万别走,我们立刻修渠。"庄松生怕失去边军保护,心急如焚,连催带赶,"快!早一刻挖通,咱们早一刻回村。"

    众村民更是害怕,七手八脚地围着源头忙活。

    趁着一阵乱,姜玉姝几人跟随村民,勾枯木除枝叶,远离田波一行。

    钱小栓整了整腰刀,似笑非笑地说:"老田,你奉千户之命监察,快忙去吧,答应的改天请喝酒,你别又忘了。"

    田波眼珠子转了转,撇嘴一笑,凑近问:"小栓,你如此殷勤上赶着护卫,该不会是看上郭家哪个丫鬟了吧?"

    "哼,你以为人人同你一样?"钱小栓冷笑一声,怒道:"老子穿着戎装巡边,不敢把一群乡民撇在牧河边,护卫之举,老子既是甘愿,更是本分!"

    "啧,说笑而已,别当真嘛。"田波施施然,转身带人上马离去。

    小半个时辰后,堵塞源头的枝叶枯木与淤泥被清理一空,河水入渠,涌向刘家村。

    "多谢各位仗义相助。"庄松感激拱手,歉意问:"耽误了你们巡边,不要紧吧?"

    钱小栓坦率答:"不碍事儿!假如你们被敌兵偷袭,我们才叫失职呢。天色不早,你们赶紧回村,我们也要走了。"

    "告辞。"

    钱小栓一抱拳。

    "等会儿!"姜玉姝匆匆近前,恳切问:"可否烦请你转告几句话?"

    "‘家中平安无事,不必担忧,千万照顾好自己’。对不对?"钱小栓心知肚明。

    姜玉姝一愣,连连点头。

    "我一定帮你把话带给郭弘磊!"钱小栓挥手催促,"他们走了,你们快跟上。"

    "那,告辞。"姜玉姝步伐迟疑,几次扭头,有千言万语,意欲详细询问,却知钱小栓无法解答,只得闷闷不乐走了。

    夜间.赫钦卫

    普通兵丁若是夜间无事,往往或三五成群闲聊解闷,或早早歇息。

    郭弘磊入伍月余,天天操练并巡边,操练时夹杂比武,忙忙碌碌,仅夜晚寝前有大半个时辰的闲暇。

    这天晚上,他惯例就着小炕桌上的油灯研读兵书,不时提笔写写画画。

    林勤和彭长兴、彭长荣兄弟俩在旁,一边擦拭腰刀,一边与几个新结识的朋友谈天说地,融洽和睦。

    此房宽敞,住着几十新兵,很是热闹。

    偶尔有人凑近,指着书询问,郭弘磊便搁笔交谈,从未流露不耐烦之色。

    甚至常有人"慕名"前来,或好奇或恶意,旁敲侧击"靖阳侯府、贪墨大案、抄家除爵"等内情,全被郭弘磊及小厮四两拨千斤地打发了。

    钱小栓和丁远用苍江水洗去一身尘汗,并肩走来,前者一屁股盘腿围坐炕桌,后者面对郭家人时却始终有所顾忌,犹豫数息才坐下。

    "哟?又看书呢?"钱小栓乐呵呵。

    郭弘磊放下兵书,"闲来无事,翻翻书解闷。"

    "唉,我要是识字,肯定也像你一样爱读书!"钱小栓遗憾一拍大腿,弯腰探头,严肃问:"哎,今儿下午,你猜我们巡边时碰见了谁?"

    郭弘磊见状,不假思索,关切问:"又碰上敌兵了?战况如何?"

    "哈哈哈,不是北犰人!"钱小栓又一拍大腿,挤眉弄眼,笑道:"是刘家村的人。足有二三十个,在牧河边清理灌溉水渠的源头。其中有你的家人。"

    郭弘磊愕然问:"我的家人?"

    "你的妻子,带着郭家五六个人。"钱小栓拿起笔,笨拙捏着蘸了蘸墨,在半空中比比划划,"当时我们不放心,盯着村民修完渠,又目送他们走出老远,才继续巡边。"

    分别月余,猛听见家人消息,郭弘磊虎目炯炯有神,既激动又担忧,靠近皱眉问:"她、我家里人怎么样?看着还好吗?岂有此理,刘家村几百口人,却让弱质女流清理水渠?"

    "确实不应该。对方有个头儿,自称是县衙主簿,带着俩衙役,估计是他安排的。"钱小栓摊开左掌,捏着笔写了个歪歪扭扭的"钱"字,抬头告知:"你家人看着瘦弱,但精神不错,与同伴有说有笑。"

    郭弘磊十分不放心,脸色沉沉,猜测道:"修渠本该是刘家村的活儿。或许,有人见我家中缺男丁,故意刁难老弱。"

    "嗳哟。"钱小栓把笔放回原处,再次一拍大腿,肘击丁远,揶揄道:"看,这就叫‘夫妻同心’!"

    丁远腼腆告知:"巧了,她也是这样忧愁、这样语气,一直问东问西,生怕你们在军中受欺负。"

    钱小栓接腔道:"对了,尊夫人托我转告你们:家里平安无事,不必担忧,千万照顾好自己!"

    郭弘磊一声长叹,兵卒身不由己,他倍感无奈,缓缓道:"怎么可能‘平安无事’?屯田试栽新粮,无师可从,全靠她自己摸索,左支右绌,麻烦想必不少。我带走三个人手,她更难了……如今也不知在过什么日子。"

    "行了行了,瞧你这干发愁的可怜样儿!"钱小栓摇摇头,使劲一拍对方肩膀,叮嘱道:"按例,新兵入伍操练满俩月后,允许每月错开歇一天。我们一般是治旧伤、揉筋骨、寄家书。但你家人近在刘村,骑马仅需半个时辰,大可去探望。"

    郭弘磊低声答:"多谢提醒。只是我们入伍不久,最快也得下月底才能歇息。"

    "知足吧!"钱小栓挠挠头,惆怅说:"我家在新阳,除非受伤请求回家休养,每年只能回去两三趟。"

    郭弘磊叹道:"家母等人在长平屯田,我既是兵丁,又是流犯,身不由己,无法尽孝侍奉长辈,实在是愧疚。"

    "咳,不聊扫兴的了!"钱小栓厚道,打岔问:"能不能再教我几个字?"

    郭弘磊回神,掩下担忧爽快提笔,温和道:"当然。你先学会写自己的姓名,这是最要紧的。"

    "没错!"钱小栓便凑近细看。

    数日后·刘家村

    姜玉姝提笔蘸墨,头也不抬地问:"六,还是八?"

    "六!"翠梅毫不犹豫。

    "六。我们天天数着呢。"小桃也笃定。

    姜玉姝详实记载,干劲十足,赞许地笑了笑,"第六叶展平好些日子了,土豆不再是幼苗。顺利的话,再过阵子它会开花,然后结薯。"

    "解暑?"小桃一头雾水,茫然问:"怎么解?给地里浇解暑茶么?"

    姜玉姝愣了愣,笔尖一顿,抬眸忍笑答:"不是那个‘解暑’,而是‘开花结果’!当开花后,土豆就在土里慢慢长大。"

    "原来您是这个意思。我想岔了。"小桃有些不好意思。

    翠梅正在叠衣裳,笑得扑在床上,捶着草席嚷:"哈哈哈,给土豆浇解暑茶?小桃,亏你想得出来!"

    "人家一时误会了,你还笑?"小桃撂下针线,扭身佯怒道:"再笑,我今晚不陪你起夜!"

    翠梅立即捂住嘴,憋着笑说:"别呀!好姐姐,别生气,我不笑了。"

    姜玉姝纳闷问:"老是起夜,你睡前就不能少喝些水么?"

    "奴婢口渴嘛。"从小的称呼难改,翠梅凑近,出神地琢磨片刻,忐忑道:"姑娘,前天晚上,我并非疑神疑鬼,而是真的看见窗外有个影子。像是半截人影,又像是个脑袋——"

    "别说了!求求你,大晚上的,别吓唬人。"小桃扔了针线,火速捂住自己耳朵。她咬唇,望了门窗一眼,逃避似的低头,飞快挪到姜玉姝身边,诚恳央求:"翠梅,你别说了,我真的害怕。"

    翠梅苦着脸,焦急表明:"我并不是吓唬人,那是真的!你们总笑我胆小、一到晚上便疑神疑鬼,之前确实是眼花。但前天半夜,我真真切切看见窗外有个影子一闪而过,岂敢撒谎呢?"

    "究竟是谁?"小桃瑟瑟发抖。

    翠梅惴惴不安,"是人?还是鬼?"

    三人依偎着,姜玉姝搁笔,定定盯着窗,后颈寒毛卓竖,宽慰道:"你俩别吓糊涂了,世上根本没有鬼!假如翠梅没眼花,前天半夜那个必定是人,依我猜,十有八/九是小偷。"

    "对!"小桃咽了口唾沫,白着脸附和道:"肯定是人,装神弄鬼的人!"

    翠梅搂着姜玉姝左胳膊,仿佛搂住了主心骨,惶恐道:"这几天,我逗里正的两个儿子玩耍时,他们告诉我的那些事儿,姑娘想想?"

    姜玉姝神色凝重,腰背笔挺,轻声道:"这村里,越来越多人清楚郭家来历了。他们会猜测咱们拥有金银珠宝,其中难免有动了贪念的,铤而走险,三更半夜试图偷东西。"

    "唉,倘若公子在,宵小之辈定不敢放肆。"小桃脸色苍白,低落无措。

    翠梅咬牙切齿,忿忿道:"等姑爷带人回来,我一定告诉他,请他设法整治小偷!"

    姜玉姝起身,谨慎查看门窗,并从床里侧摸出匕首与木棍,轻轻比划两下,咬牙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事最忌慌张,人一慌,就没了主见,糊涂犯错。"她抽出匕首,冷静嘱咐:

    "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咱们七人,分三处歇息,咱们仨、周延夫妻、潘嬷嬷带着半大的邹贵,互相照应。睡前必须查看所有门窗,歇息时,人人准备一样武器。如有意外,千万别手软!"

    翠梅心如擂鼓,怯怯地问:"万一失手伤人,或者误杀人命,怎么办?"

    姜玉姝一字一句,坚定答:"如果真进了贼,咱们一嚷,对方逃便逃了,不必追捕。但如果对方不逃,反而行凶作恶伤人,抢财甚至劫色,那时还犹豫什么?切莫手软,先制服敌人,再慢慢商量善后事宜。"

    "……好。我记住了!"翠梅深吸了几口气,唇无血色。

    小桃幽幽一叹,"眼看中秋节快到了,不知公子回不回来过节?"

    姜玉姝摩挲匕首,无奈道:"不清楚。如今边塞不太平,将士们忙着杀敌卫国,别说中秋节了,估计过年也不歇息。"

    "唉。"三人不约而同地叹气。

    当田野间第一株土豆开花时,恰逢八月十五中秋节。

    院门紧闭,院子里摆着一方桌,桌上摆着几碟山果子、两样糕点,并有香烛纸钱。

    皎洁月光下,姜玉姝领头,带着家人遥祭都城方向,双手合十,虔敬祷祝:"充军屯田,忙忙碌碌,一直顾不齐礼,万望列祖列宗莫怪。如今日子虽清苦,但仰赖陛下仁慈天恩,家中上下性命无虞……祈求列祖列宗多加庇护,保佑充军之人平安凯旋、屯田之人风调雨顺……"

    此前不久·围墙外

    刘冬提着一篮自家地里摘的新鲜瓜果,徘徊半晌,却始终不敢叩门。

    他先是踌躇,而后听见院内有人摆放供桌、供品,并听见姜玉姝嗓音,心里瞬间一慌,赶忙躲进了不远处的草丛,绞尽脑汁,思索该如何把瓜果送出去。

    月光亮堂堂,刘冬蹲在草丛里许久,鼓足勇气,刚准备过去叩门,却忽然看见两个鬼祟人影猫腰贴着墙根、蹑手蹑脚溜进郭家旁边的荒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