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9.孤立无援
    搅家精?丧门星?

    姜玉姝稳稳站着,置若罔闻, 丝毫不肯往心里去, 暗忖:哎,又来!你就没点儿新鲜骂辞吗?

    郭弘磊沉下脸, 一个箭步挡住妻子,正色表明:"母亲息怒, 莫错怪无辜, 此事与她无关,皆是孩儿一人的主意!"

    "撒谎!少替她遮掩了,依我看,这必定是你俩一块儿想的馊点子!"王氏眉毛倒竖, 连日积攒的焦躁忧虑瞬间化为怒火,一股脑儿地倾泻, 气冲冲质问:"众所周知, 越往北越乱,人人拼力谋求待在南边,你们却打算去长平!那长平县, 也不知乱成了什么样,如何去得?"

    郭弘磊深吸口气, 耐着性子解释答:"您误会了。长平县位于西苍州中部, 而非北部,它离被敌兵侵占的庸州近三百里, 距此地约一百五十里。其实,留在此处与前往长平屯田相比较, 差别并不太远。"

    "府城与县城,差别大了!一旦北犰攻破西苍,势必北部和中部的老百姓先遭殃。因此,咱们必须设法留在府城,远离战火。"王氏近日寝食难安,头晕脑胀,六神无主,固执道:"稍安勿躁,再等等,小蝶和益鹏或许就快送来好消息了。"

    姜玉姝摇摇头,绕过丈夫上前,冷静劝说:"老夫人英明,全家同去长平投靠穆世伯,这确实是我俩一起商量的办法,您说点子‘馊’,小辈不敢反驳。但今天已经是十二,牢院管事宣告将在十五之前安排所有流犯充军屯田,眼看廖表姐夫妻恐怕无力相帮,我们若一直干坐着等,最后只能任由官府处置,到时岂不糟糕?"

    "这几天,孩儿仔细打听清楚了。"郭弘磊肃穆告知:"牢院惯例,到了限期之日仍无着落的流犯,将被遣去北部几个县。"

    王氏跌坐椅子,老态龙钟,颓然问:"北部?北部有什么县?"

    "泗鹿、新阳、赫钦——"郭弘磊话未说完,王氏便逃避似的打断:

    "不,都不妥。郭家不能去那些兵荒马乱的鬼地方屯田!"

    姜玉姝趁势道:"所以,我们才必须未雨绸缪,赶紧去信告诉穆世伯:除了充军之外,其余人想去县里屯田,请求世伯看着老侯爷的面子,仁慈关照关照。"

    "这、这……"王氏愁眉紧锁,迟疑不决。她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加之娘家婆家均显赫、尊荣富贵大半生,从未经历真正挫折的贵妇人,忽然落魄潦倒至此,既憋屈愤懑,又凄惶无措。

    郭弘磊见状,坦言相告:"其实,孩儿昨天一早已经托人把信送往长平,如无意外,世伯的人会赶在十五之前来接咱们。"

    "什么?"

    "信、信已经送出去了?"王氏先是大吃一惊,旋即拍案而起,抬手指着次子,咬牙怒骂:"好哇,原来你根本没打算同我商量!逆子,逆子,你从小眼里就没有母亲,总是私自行事——跪下!你给我跪下!"

    衰老的母亲脸色铁青,气得几乎厥过去,郭弘磊叹了口气,默默下跪。

    面对万分激愤的老人,姜玉姝有理难言,克制着劝说:"老夫人,消消气,其实我们非常想同您商量的,只是每次刚起了个话头,您就坚决反对。"

    "姜氏!"王氏大感不受尊敬,怒火中烧,食指一移,瞪着儿媳说:"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自己没怂恿弘磊吗?你也给我跪下!"

    "您别怪她——"郭弘磊立即欲阻止,却见妻子摆摆手、缓缓跪在了自己旁边,心里霎时五味杂陈。

    王氏见两人老实跪下,怒火方略微平息,喝道:"目无尊长,不可饶恕。你们好生反省,不知错不准起来!"语毕,她拂袖回房。

    下人在门外徘徊观望,谁也不敢吱声。

    "抱歉,连累你了。"郭弘磊长身跪立,低声说:"我知道母亲必定发怒,原叫你别跟来的,你却不信,偏跟了来。"

    入乡随俗,做人有时不得不低头,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公婆跪权贵尊长……唉,膝盖好痛。

    姜玉姝苦笑了笑,慢吞吞答:"算啦,‘先斩后奏’是我提议的,假如只骂你,我心里过意不去;假如只骂我,便是婆婆偏袒儿子,那我可不服!一起商量的主意,一起受罚,这才叫公平。"她想了想,轻声问:"我看你一声不吭地跪下了,倒挺熟练——哎,老夫人罚你跪着反省过几次啊?"

    郭弘磊目不斜视,紧盯斑驳破旧的墙壁,沉默半晌,淡淡答:"记不清了。"

    姜玉姝一愣,小心翼翼,同情地应了个"嗯"。

    六月暑天,蝉鸣不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人跪了没多久,王巧珍闻讯赶到,一段路便热得喘吁吁,她甩着帕子扇风,近前弯腰说:"啧,你们够大胆的,自作主张,气得老夫人脸色都变了。"

    毕竟是亲生母亲,郭弘磊担心地问:"母亲还好吧?"

    王巧珍抱着手臂,俯视答:"放心,她不过是气了一场,身体无碍。"

    "这就好。"郭弘磊松了口气。

    姜玉姝跪坐着,忍不住问:"嫂子,难道你也认为咱们应该干坐着等廖表姐的消息吗?"

    "哼。"王巧珍嗤笑一声,鄙夷答:"实话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指望过廖小蝶!但,龚益鹏与世子有些交情,我记忆中,那人十分老实厚道,郭家有难,他应该愿意帮一把。"

    姜玉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我也相信龚兄。但据查,西苍知府的长子一家确实被屠于庸州,龚兄是万知府的下属,想必为难。"郭弘磊主意已定,沉声道:"郭家不该强人所难,也强求不了,只能另做打算。我们改去投靠穆世伯!"

    姜玉姝揉揉膝盖,懊悔道:"早知如此,我们应该拉上嫂子一起劝老夫人的。"

    "千万别!"王巧珍忿忿不平,冷笑道:"婆婆一向喜欢嘴甜之人,廖小蝶最是嘴甜,不仅哄得婆婆收留数年,还得到一门亲事、一份嫁妆。自流放以来,我一说她半个‘不’字,便挨训斥,幸亏你俩偷偷把事情办了,否则我迟早忍不住上赶着讨骂!"

    姜玉姝忍俊不禁,戏谑问:"嫂子不怕老夫人罚跪吗?"

    "怕甚?她先是我的亲姑妈,然后才成了婆婆,自幼相熟。"王巧珍毫不畏惧,抬高下巴,得意地说:"我刚才帮你们求了情,老夫人吩咐‘下不为例’,起来吧,不必跪了。"

    "谢谢嫂子!"姜玉姝喜笑颜开,一咕噜站起,顺手拽了丈夫一把,"罚完了,快起来。",

    王巧珍热得汗淋漓,撇嘴道:"老夫人气糊涂了。这节骨眼上动家法,一大堆活儿谁干呐?不过,弘磊,你明知母亲个性,却始终不懂得嘴甜服软,难怪绰号‘呆木头’!"

    姜玉姝诧异问:"原来你的外号叫‘呆木头’啊?"

    "……不是。"郭弘磊不自在地板着脸。

    "哈哈哈。"王巧珍以帕子掩嘴大笑,催促道:"行了,别管呆不呆、甜不甜的,二弟,你快托人去打探消息!如果不能留府城,便去附近县城,绝不能去北部。若被分到北部,我还不如自尽,免得日后被敌兵乱刀屠杀。"

    王巧珍时常念叨"一死了之",小夫妻无暇劝解,转身忙去了。

    夜间

    油灯下,姜玉姝整理文稿,小桃和翠梅做针线。

    自古以来,遭流放的女犯总比男犯辛苦,尤其年轻女子,途中既可能被同行男犯欺凌,又可能遭官差侮辱。女犯弱势,被欺侮往往要么含恨自杀,要么忍气吞声。

    因此,小桃既庆幸自己清白仍在,又感激当日家主夫妻的维护。她忠心热诚,把绣了一半的鞋面递上前,恭谨问:"夫人,您瞧瞧这花样,还能穿么?"

    姜玉姝扭头,赞道:"好精致!等等,你这该不会又是给我做的吧?"

    "是。"小桃解释道:"如今常走路,很费鞋子,奴婢多给您做几双备着。"

    姜玉姝简直拿对方没办法!说不动、劝不听,语气稍重些,对方便诚惶诚恐,甚至泫然欲泣。她苦恼皱眉,劝道:"别忙了,我的鞋够穿,要绣给你自己绣。"

    小桃毕恭毕敬,却继续认真刺绣。

    姜玉姝无可奈何,突想起一事,遂小声问:"小桃,你们二公子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呆木头’?"

    "呆木头?"翠梅好奇凑近。

    小桃感恩戴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颔首答:"是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奇怪了。"姜玉姝托腮,纳闷问:"堂堂侯府贵公子,谁敢笑话他是‘呆木头’?"

    小桃欲言又止,瞥了瞥门窗,耳语答:"好像是老夫人取的。"

    "为什么呀?"翠梅兴致勃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桃捏着绣花针穿线,"听说,二公子直到五岁才会说话,所有人都误以为他是、是——"她犹豫停顿。

    "哑巴?"翠梅接腔。

    姜玉姝听着刺耳,脱口道:"哪里?他明明口齿流利!"

    翠梅脖子一缩,讪讪赔笑。

    "奴婢只是道听途说,具体并不了解。"小桃忙道:"那些陈年往事,除了侯爷等人,当属潘嬷嬷最清楚,她是二公子的奶娘。"

    "嗯。"姜玉姝若有所思,"这一路上,我看得出来,潘嬷嬷虽然沉默寡言,却勤恳麻利,二公子受伤时,她心疼得直哭,关切慈爱。"

    小桃便问:"要不、奴婢叫潘嬷嬷来陪您聊聊天?"

    姜玉姝摇摇头,"夜已深,不必了,改天吧。"

    次日午后.西苍知州龚府

    廖小蝶身穿绛紫寝衣,歪在床头,手捏着一封信,幽幽叹气,惆怅说:"没想到,弘磊竟如此不信任我。那天,我亲自赶去牢院探望,说尽安慰话,恐怕全被他当做耳边风了。"她一扬信笺,冷冷道:"瞧,次日他便去信向长平县的世交求助!"

    "幸亏夫人谨慎,及时截回了这信。"心腹侍女躬身道:"您放心,婢子已照您的吩咐安排下去了,定会截住郭家人送出的信,也会阻拦他们托人上衙门打扰大人。"

    廖小蝶漠然道:"哼,郭家想去长平县?做梦,她们休想逃走!"话音刚落,忽听门外有人高声唤道:

    "大人!奴婢给您请安。"

    廖小蝶一听示警,火速藏好信并钻进被窝,换上病弱神态。

    龚益鹏热得汗湿衣衫,快步进屋,把乌纱帽交给丫鬟,关切问:"听丫鬟说你中暑,可好些了?"

    "唉,我的病不要紧。"廖小蝶挣扎着起身,焦急问:"如何?万知府同意把郭家分去边军织造局了么?"

    龚益鹏焦头烂额,一拍大腿,沮丧答:"我费尽口舌,可万老始终不同意!看来,只能安排他们去城郊屯田了。"

    "那怎么行?"廖小蝶震惊,双目圆睁,沙哑嗓音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郭家的上上下下,谁乐意屯田呀?炎夏酷暑,风吹日晒,老夫人头一个禁不住!况且,我去探望时,表嫂每次都抱怨这、抱怨那,明说不想屯田。"

    龚益鹏抬袖擦汗,愁眉苦脸,"边军织造局活儿轻松,又不受日晒雨淋,当然比种田好。但流犯若想进织造局劳作,必须得知府首肯。万老坚决反对,我、我没办法啊!"

    "鹏哥,"廖小蝶语重心长,严肃告诫:"你我皆受过靖阳侯府恩惠,如今对方有难,如果咱们不鼎力相助,岂不成忘恩负义之徒了?一则名声扫地,二则郭家的世交亲友必会责怪。"

    "我明白。"龚益鹏抱着脑袋,沮丧叹气,喃喃说:"可我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廖小蝶一贯嫌弃愚蠢窝囊的丈夫,极度不满,嘴上劝说:"事在人为,你再仔细想想,总会有办法的。今天,我顶着烈日给知府夫人送去几根名贵老参,她很高兴,你再试着去求求知府,说不定他就同意了呢?一旦成功,人人将夸你重情重义,不会有什么大损失的。"

    "行吧。"龚益鹏精疲力倦,强打起精神,起身说:"那,你歇着,我再去试试。假如实在不行,只能委屈郭家人去城郊屯田。"

    廖小蝶挥挥手,并未接腔。她精明圆滑,游刃有余地周旋几方之间,虚虚实实,半藏半露,从头至尾滴水不漏。

    于是,十三这日,郭家人白等了一天;

    十四日,他们仍未收到任何回音。其余犯人陆续离开,牢院渐渐冷清。

    转眼,六月十五了。

    王氏惴惴不安,急得病倒,虚汗涔涔,吃力地问:"究竟、究竟怎么回事?小蝶和益鹏没回音,穆将军也没派人来接咱们。"她闭了闭眼睛,眼角溢泪,颤声哀道:"老天爷,求您给郭家一条活路咳咳、咳咳咳。"

    众小辈围在病榻前,姜玉姝百思不得其解,郭弘磊身为家主与儿子,只能镇定,宽慰道:"母亲别急,我们再耐心等会儿。穆世伯为人可靠,或许稍后便来接应。"

    然而,郭家始终没等到世交长辈伸出的援手。

    只等来了赫钦县卫所的百户潘奎。

    "潘大人,请。"牢院管事恭恭敬敬,殷勤引领。

    潘奎一身戎装,率领手下昂首阔步,没什么好气,洪亮嗓门质问:"岂有此理!为什么总是把剩下的犯人塞给赫钦卫?难道我们天生就该捡剩饭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姜玉姝:剩饭?(⊙o⊙)我竟无法反驳……

    ======

    今天多更了些,将近五千字哦【自豪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