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6.入V三更合一
    裴文沣裴文沣

    时至今日,你仍未放下旧情, 珍藏着那人送的定情信物

    你明明已经嫁给了我, 却一直念念不忘旧情。

    未免太过分了些

    毕竟年轻气盛, 郭弘磊急怒攻心, 不假思索地迈步,意欲质问

    然而,他刚迈出一步, 身后却传来稚嫩嗓音

    “二婶呢在哪儿”郭煜兴高采烈,昔日锦衣玉食的侯府嫡长孙, 如今手捧几颗杏子,颠颠儿地喊“果子,有果子吃啦”

    奶娘乐呵呵道“二少夫人就在前边。小公子, 慢点儿跑。”

    郭弘轩笑眯眯,故意朝侄子轻轻丢了颗果子,恐吓道“郭煜煜儿,仔细摔一跤, 磕掉你的牙。”

    “我叫郭煜, 不叫郭煜煜儿”郭煜反驳道。

    郭弘轩趾高气扬,“偏叫你郭煜煜儿,怎的”

    三岁小孩敢怒不敢言,噘嘴跑了。

    郭弘哲天生病弱,文质彬彬, 温和道“四弟, 你就别逗弄小孩子了。”

    郭弘轩哈哈大笑, “好玩嘛。”

    弟弟和侄子赶到,郭弘磊错过了质问的时机,喟然长叹。他面沉如水,贴着古木树干转了半圈,悄悄离去。

    姜玉姝并未察觉丈夫,却被侄子的呼唤吓一跳,忙告诫“嘘,煜儿来了翠梅,我已经是郭家儿媳,为了避嫌,不宜当众谈论表哥,明白吗”

    “明白”翠梅点头如捣蒜,“奴婢知道利害,从不敢当众提裴公子。只是昨晚整理行囊时看见了那块玉佩,因怕它被别人发现,才多嘴提醒一句。”

    姜玉姝耳语告知“放心,我早有打算,等到了西苍,咱们找个当铺把几样首饰折成银子,用以安家立业。”

    “啊”翠梅目瞪口呆,震惊问“您、您打算把玉佩当了”

    姜玉姝颔首答“当了比丢了强。唉,等到了西苍,我们总不能坐吃山空,必须早做打算。”

    “这当了是比丢了强,但、但”翠梅挠挠头,支支吾吾,感慨道“万万没料到,您从前视如眼珠子一般的宝贝玉佩,如今居然舍得当了换银子。”

    姜玉姝唯恐露馅,叹了口气作伤感状,惆怅道“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以我如今的身份,还留着表哥的定情信物做什么当了罢,免生烦恼。”

    “也免得姑娘睹物伤情。”翠梅想通了,“对,当了最好”

    下一瞬,小侄子找了来。

    “二婶婶,”郭煜一头扑进她怀里,献宝似的举起杏子,“吃果子”

    姜玉姝讶异问“哪儿来的”

    “二哥托人弄的。”郭弘轩收敛了嬉皮笑脸,“嫂子请尝尝。”

    郭弘哲也递上几颗,“果树就长在那墙外,新鲜摘的。”

    姜玉姝道谢接过,“都坐下乘凉吧,少顶着毒日头逛悠,小心中暑。”

    树荫下凉风习习,几人说说笑笑,融洽和乐。

    另一侧

    郭弘磊提着一篮子杏,沉思踱步。

    “公子”十来个下人在井旁打水洗衣裳,纷纷问“您没找着夫人么”

    “少夫人在树荫下乘凉呢。”

    小厮抬手告知“就在那第六棵树后面”

    郭弘磊回神,冷静答“知道了。”

    他深吸口气,打起精神,转身又走向树荫,面色如常。

    “二叔”郭煜远远地问“你提着什么呀”

    郭弘磊朗声答“杏子。炎炎夏日,你待在人怀里,不热吗下来自己坐着。”

    “哦。”郭煜敬畏二叔,乖乖从婶婶怀里滑下,蹦蹦跳跳踩枯叶玩儿。

    六月天抱着小孩确实热,姜玉姝擦擦汗,仰脸道“你辛苦了,我们却一饱口福。”

    郭弘磊落座木墩,吊着受伤的左臂,平静道“驿所的果树,得来没费什么工夫。”

    “你吃了吗”

    郭弘磊摇摇头,心里发堵,根本没胃口。

    “尝尝,快熟透了,很甜。”姜玉姝垂眸,细白手指灵巧地剥杏子皮。

    郭弘轩连皮吃果子,探头提醒道“嫂子,二哥受了伤,行动不便,还得您亲自照顾着。”

    “四弟,”郭弘磊眼风一扫,瞥视问“这么多的果子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嘿嘿,我关心兄长也不行么。”郭弘轩脖子一缩,朝郭弘哲挤眉弄眼,后者摆摆手,以示不可打趣兄嫂。

    姜玉姝落落大方,把剥好的杏子递给丈夫,一本正经说“二公子是为了保护家人才受伤,劳苦功高,理应好生照顾他来,请尝尝。”

    郭弘磊一怔,没动弹。

    “张嘴呀。”姜玉姝笑盈盈。

    郭弘磊不由自主地张开嘴。

    “甜不甜”姜玉姝挑了一颗继续剥。

    郭弘磊咽下果子,心里渐渐不那么堵了,低声答“还行。”

    蝉鸣不止,姜玉姝提醒道“天太热了,有什么事尽量交代管家或我们,你歇着,以免影响伤口愈合。”

    “唔。”郭弘磊嘴里又被塞了颗杏子,脸色缓和许多。

    郭弘轩识趣,一声不吭地拽走三哥,去寻小侄子,叔侄仨踩落叶玩耍。翠梅见状,也悄悄退下了。

    彼此独处时,姜玉姝倾身问“看你闷闷不乐的,似乎有心事,莫非出了什么变故”

    你和你的表哥,到底算怎么回事

    如果我直白问了,你会不会羞恼

    郭弘磊目光深邃,方才的怒火已平息,意欲质询,却不知该从何问起。他扫视四周,见场合欠妥,最终决定改日寻个僻静处再细谈,遂答“没什么事。”

    姜玉姝半信半疑,“真的”

    郭弘磊草草点头。

    姜玉姝定睛打量,不放心地问“你、你是不是中暑了头晕不晕”

    “你都没中暑,我却病倒了没这个道理。”

    姜玉姝忍俊不禁,“你这话说的,更没道理”

    “这世上,没道理的事儿多了。”郭弘磊心想譬如,你先与裴文沣定亲,最终却嫁给了我。没道理,但有缘分。

    当王巧珍找来时,恰见弟媳妇给丈夫递果子,登时撇嘴,暗嗤众目睽睽之下,眉来眼去,亲亲热热,姜氏脸皮够厚的。不愧是敢下药勾引准妹夫的主儿。

    她斜倚树干,甩着帕子扇风,懒洋洋道“二弟,母亲叫你去商议要事。”

    姜玉姝循声扭头,“嫂子来了请坐。”

    “要事”郭弘磊起身,“出什么事了”

    王巧珍睨了一眼姜玉姝,轻笑答“流放前,都中长辈便说了,已嘱托你表姐夫龚益鹏关照咱们一家子。方才,你小蝶表姐来信慰问,母亲十分高兴,叫你三兄弟去商议商议。”

    “知道了。”郭弘磊振作,扬声唤道“三弟、四弟,立刻随我去见母亲”

    目送三兄弟离去后,王巧珍一屁股落座木墩,托着腮,似笑非笑,歪头注视弟媳妇。

    姜玉姝摸了摸自己的鬓发和脸,不解地问“嫂子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风吹日晒两个月,王巧珍面黄肌瘦,憔悴得像是老了十岁。她盯着对方依旧白皙光洁的脸庞,艳羡之余,无法自控地嫉妒,幽怨道“到底是年轻几岁,你稍稍歇一歇,气色便好了。不像我,晒黑了简直不敢照镜子,怕吓着自己。”

    姜玉姝安慰道;“等到西苍安顿下来后,多休养一阵子,肤色会恢复的。”

    “休养你忘了咱们是去充军屯田的吗”王巧珍愤懑难平。

    姜玉姝笑了笑,掷地有声答“我们连三千里路都快走完了,还怕什么屯田”

    王巧珍等了半晌,见对方始终气定神闲,忍不住问“玉姝,莫非你知道廖小蝶”

    “知道啊。听说,廖表姐是侯爷堂妹的女儿,夫家姓龚,表姐夫现任西苍知州。”姜玉姝如实答。

    王巧珍摇了摇头,“你肯定不甚清楚”

    “确实不清楚。我刚进门侯府便出事,还没来得及认识亲戚呢。”姜玉姝不动声色,微笑问“嫂子,不知廖表姐是什么样的人”

    王巧珍抬高下巴,慢条斯理答“旁支远亲,寒门小户庶女,父母早亡,家境贫穷无以为继,投靠了靖阳侯府,凭着一张惯会哄老人高兴的嘴,一住多年,耍尽心机,险些成了世子侧夫人。”

    “侧夫人”姜玉姝吃了一惊,“这我倒是真没听说过。”

    王巧珍鄙夷道“上不得台面的龌龊事儿,公婆不准人提,谁敢嚷嚷”

    姜玉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不止呢。”王巧珍满脸嘲讽,冷笑告知“廖小蝶当不上世子侧夫人,便打弘磊的主意。”

    姜玉姝愕然,惊讶问“她似乎是和世子同龄吧”

    “嗯,比弘磊大四岁。”王巧珍眯着眼睛,鄙夷道“我前脚进门,她后脚投奔入府,当年弘磊才十二岁。哈哈哈,廖小蝶一心想攀高枝儿,挑挑拣拣,拖成了老姑娘,急得勾引二弟,结果败露,侯爷大发雷霆,婆婆才匆匆把她许配给龚益鹏。”

    “这、这够稀奇的。”姜玉姝难以想象。

    王巧珍笑吟吟,眼底闪过一抹幸灾乐祸之色,柔声说“如今,小蝶是西苍的知州夫人,你可要小心些,千万看紧弘磊。”

    姜玉姝斜掠鬓发,迟疑道“不至于吧她已是有夫之妇,应该不敢胡闹的。”

    “啧,你不懂,那女人可不一般。”王巧珍笃定道“若是不信,尽管等着瞧”

    不一般有多能耐姜玉姝困惑不解。

    夜间

    小炕桌上油灯光摇曳,姜玉姝提笔蘸墨,给远在都城的父亲回信。

    “贪墨案过去没多久,失地庸州仍未收复,西苍将士与北犰几次交战,战况均不妙。”郭弘磊神情凝重,推测道“如此看来,即使都中尊长嘱托过,亲友也不可能太关照咱们。”

    姜玉姝抬眸问“我们主要得靠表姐夫和穆将军,对吧”

    郭弘磊点点头,“按律,十六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男人充军,其余人屯田。穆将军是父亲故交,现任西苍长平卫指挥使,经商议,男丁将去投西苍卫。你们则待在州城,由表姐夫安排屯田事宜。”

    “老夫人非常信任表姐夫妻,已认定郭家将被分到西苍城郊屯田。”姜玉姝搁笔,话锋一转,却道“但依我猜却未必然。”

    “哦”

    姜玉姝吹了吹家书未干的墨迹,娓娓分析道“庸州被北犰敌兵屠杀十余万人,为了充实边塞,朝廷责令众多流犯前来西苍。如今战火未息,越往北越危险,人心惶惶,百姓纷纷南下避难,流犯却身不由己。因此,可想而知,略有权势的流犯便会打点官府,力争待在安稳之地屯田。”

    “此乃人之常情。”郭弘磊铺纸,低头给舅舅写信,“即使沦为流犯,也会尽力保护自家老弱妇孺。”

    姜玉姝直言不讳道“所以嘛,僧多粥少,表姐夫虽是知州,却也不一定能帮忙。况且,靖阳侯府先时显赫,因着贪墨案败了名声,恐怕不少人正等着践踏咱们呢。”

    “你怕不怕”

    姜玉姝头一昂,“怕有何用走一步看一步”

    郭弘磊赞赏一笑,冷静道“天无绝人之路,到时大不了另想办法。”

    “正是。”姜玉姝心思一动,怀着好奇,字斟句酌地问“哎,我曾几次听你聊起穆将军和表姐夫,却从未听你提廖表姐,难道不熟悉吗”

    郭弘磊当即皱眉,转瞬又舒展,淡淡答“交情浅,称不上熟悉。”

    姜玉姝目不转睛,微笑问“奇怪,听说表姐寄居侯府多年,你们之间居然不熟悉”

    墙边不少人已入眠,鼾声里,郭弘磊简略答“男女七岁不同席。表姐当年投奔来时,已经是大姑娘,我却正忙于功课,极少碰面,即使见面也没什么可聊的,”

    姜玉姝点点头,顺势问“那,表姐夫呢”

    “他是父亲同僚之子,中第后请父亲帮着谋了个县令的缺,如今已升为知州。”郭弘磊耐性十足,“虽是平辈,可龚兄年长十岁,从前我年纪小,与他聊不到一处,故也不甚了解。”

    “原来如此。”姜玉姝眸光水亮,暗忖看得出来,他不喜廖小蝶思及此,她松了口气,心生愉悦,轻快道“行啦,不愁了,一切等到达西苍便明朗。后天早起赶路,你有伤在身,快去歇息,养精蓄锐”

    六月初五,天刚亮,驿所内外便热闹起来了。

    张峰挑了几个强壮驿卒暂补已逝同伴的缺,押解犯人继续北上。

    “意外休整了三天,绝不能再耽搁。别磨磨蹭蹭,赶紧坐好”负伤的官差和犯人无法步行,他不得不多弄了几辆板车,催促道“仅剩两百多里路,快走”

    车轮吱吱嘎嘎,数日后的傍晚,一行人风尘仆仆抵达西苍。

    置身于陌生边塞,郭家人走向城门,百感交集,忐忑不安。

    “终于到西苍了”姜玉姝盯着城门,内心五味杂陈,“咱们足足走了三千里路”

    郭弘磊缓缓道“可算到了。”

    “二哥,”郭弘轩迷茫扫视四周,眼眶忽然一热,泪花闪烁,哽咽道“我真想回家。”

    众人一听,顿露悲伤之色,哀切低落,步伐沉重。

    郭弘磊拍了拍胞弟肩膀,劝慰道“别伤心,有朝一日,我们总会回去的。”

    这时,几名官差从板车上拎起细铁链,抖开整理。张峰清了清嗓子,心平气和,吩咐道“要进城了,老规矩,除重伤患之外,把其余犯人锁上。”

    “是。”

    仍是两根铁链,仍是郭弘磊率先挺身而出。

    但当姜玉姝身形一动时,郭弘轩却擦干眼泪抢步上前,铿锵有力说“来,锁我”

    郭弘磊朗声道“好”

    紧接着,郭弘哲也挤上前,伸手道“序齿该是我先。四弟,让让。”

    “三哥,上次进城时是你先,这次理应让给我”说话间,郭弘轩主动捞起铁链,熟练锁了自己的手腕,令众官差哑然失笑。

    “轩儿唉。”王氏欲言又止,心酸难言。

    姜玉姝欣然赞道“两个弟弟愈发懂事了,敢于担当,这很好。”

    “家逢巨变,真是苦了孩子们了。”王氏摸了摸孙子脑袋,险些落泪。

    张峰一挥手,“走,进城,随我去交差”

    三千里长路漫漫,途中时常横穿州县,姜玉姝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游街示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边塞辽阔,雄浑壮美,自古民风剽悍,粗犷直爽。

    走着走着,姜玉姝莫名兴奋,趁机仔细观察西苍街市

    边塞自是远比不上都城富庶繁华,衣料首饰脂粉一类的铺子稀少,当铺客栈等颇为冷清,但酒肆极多各式各样的酒幌迎风飘扬,酒香浓郁,几乎座无虚席,热闹非凡。

    醉醺醺的客人红头胀脸,或唾沫星子横飞高谈阔论,或拍桌破口大骂,或烂醉如泥趴桌昏睡。店小二们声嘶力竭地招呼,忙得不可开交。

    风一吹,街上满是酒香。那些人醉得稀里糊涂,怎么过日子姜玉姝叹为观止。

    片刻后,旁边巷内走出三个醉酒男人,勾肩搭背,赤膊拎着酒坛子,踉踉跄跄东倒西歪,边走边喝。他们旁若无人,发现一队官差用铁链押着两串流犯,顿时笑嘻嘻,手舞足蹈,大着舌头嚷“喂干、干什么的”

    “哈哈哈,两串儿,有意思”

    “你们、你们为什么这样上哪儿去”

    酒鬼拦路,胡言乱语。姜玉姝屏息避开,大喊“张大人这几个人喝醉了,拦路捣乱。”

    “怎么回事”郭弘磊听出了妻子嗓音,转身便想靠近,却苦于手腕被锁,行动不便。

    领头的张峰握着刀柄,匆匆往回走,不满地问“谁捣乱来人,快把他们轰走,少耽误赶路。”

    “是”

    然而,官差刚动手,其中一个酒鬼却看直了眼,扑近欲搂抱姜玉姝,淫笑道“小娘们,来,陪哥哥乐一乐,喝、喝几杯美人儿,咱们亲热亲热。”说话间,他甩动酒坛子,酒液四溅。

    姜玉姝躲闪不及,被泼了一脸酒,勃然变色,想也没想,扬手照着登徒子的脸就是一耳光

    “啪”,清脆响亮。

    她横眉冷目,厉声呵斥“滚”

    话音刚落,郭弘磊携着一缕劲风赶到,他二话不说,迎面便一拳,旋即抬腿狠踹,当场把无礼之徒踹得飞出丈余

    “啊哎哟咳,咳咳咳。”酒鬼鼻血长流,捂着腹部蜷缩,痛苦咳嗽几声,“哇”地大吐,恶臭熏天。他疼得清醒了,脸红脖子粗,口齿不清地骂“王八羔子,你是谁报上名来,老、老子饶不了咳咳,你死定了”

    妻子被调戏,丈夫岂能忍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放肆”郭弘磊脸色铁青,目光冰冷肃杀,大步疾冲,拽得铁链哗啦响,家下人不知所措。

    这是姜玉姝第一次见丈夫出离愤怒。

    “好、好了”她急忙阻拦,两只手捉住暴怒之人的右臂,劝道“我打了他,你也打了他,够了,不要再打。冷静些,莫跟酒鬼一般见识。”

    郭弘磊激愤填膺,臂膀坚实如铁,咬牙说“你放开,我倒要瞧瞧他的身手”

    “不放”姜玉姝使劲拖着人后退,“我们继续赶路,别理睬他。”

    张峰吩咐手下把酒鬼撵到墙边,催促道“几个酒疯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全是胡言乱语,不值得动怒。走吧,接着赶路。”

    王氏等人也劝说“教训了他就好,不可打伤人

    “二哥,你身上有伤,当心伤口裂开。”

    “弘磊,算了罢,跟那种人计较什么”

    家人七嘴八舌劝了半晌,郭弘磊才慢慢冷静。他昂首,用力闭目,长叹一声,抬手抹去妻子脸上的酒液,内疚道“又让你受委屈了。”

    习武之人手粗糙,温热有力,长着硬茧。姜玉姝被抚得脸颊生疼,想躲却又没躲,豁达道“我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已经出气了,并不觉得委屈”

    郭弘磊饱含歉疚,低声安慰妻子一番,才面无表情地赶路。

    天擦黑时,一行人站在专用于关押流犯的牢院前,等候清点。

    “算日子,你们迟了三天。”西苍官员埋头翻看名册,一板一眼道“途中死了四个犯人毒蛇咬死、病死和刀伤为何有刀伤莫非你们滥用私刑了”

    “您误会了,我们怎么敢动私刑”张峰赶忙奉上另一份册子,解释道“我们倒霉,被逃兵拦路劫杀,伤亡惨重,被迫休整三天。您请过目,一切意外变故均有齐全的证据。”

    官员审查证据册,把名册递给手下小吏,吩咐道“时候不早,赶紧清点犯人。”

    小吏躬身领命,随即威严道“郭氏犯人,一个一个地上前报姓名,不准拥挤”

    于是,众人便挨个上前,核实无误后,官差才给解开铁锁。

    暮色四起,姜玉姝揉揉手腕,腰酸腿疼,头发和脸颊泛着酒气,黏糊糊。

    “那酒鬼实在可恶,疯疯癫癫的,活该挨打,姑爷最好打断他的手脚”翠梅忿忿不平,气呼呼。小桃解下水囊,倒水浸湿帕子,“姑娘,擦擦脸吧一会儿有了热水再彻底洗干净。”

    姜玉姝欣然接过帕子,嗔道“今日之事,教训两下出出气可以,打断手脚却过了。出门在外,最忌冲动,凡事都要适可而止。”

    郭弘磊从背后靠近,仗着个儿高,轻松拿走湿帕子,亲手为其擦拭脸颊酒渍。他余怒未消,闻着酒气更是不快,完全无法容忍妻子被轻薄,恨未能打得酒鬼磕头求饶。

    “你”姜玉姝吓一跳,下意识后仰,“不用了,我自己会擦。”

    郭弘磊俯身,放轻力道,笨拙地帮着擦拭,沉声说“别动那人出言不逊,还泼你一身酒,确实活该挨打。”

    “他已经得到教训了。你出手时,我看得特别解气”姜玉姝愉快道。

    王氏在不远处,皱着眉,不悦地拉下脸,“咳咳”

    姜玉姝顿感头疼,立刻试图拿回帕子,小声说“帕子还我,你去忙。”

    “眼下有什么可忙的”郭弘磊右手高举。

    “给我吧。”姜玉姝踮脚,“再不给就抢了啊。”

    郭弘磊挑眉道“你尽管试试。”

    “那是小桃的,还不松手”姜玉姝转来转去,却总是够不着,喘吁吁,累得揪住对方领口问“还不还”

    几个丫鬟掩嘴偷笑,郭弘磊莞尔,剑眉星目丰神俊朗,归还手帕,严肃问“袍子若是撕烂了谁缝补”

    姜玉姝擦了擦汗,“你自己补”

    下一刻,忽有人惊喜喊道“廖姑娘”

    “快看,是廖姑娘”

    “老夫人,廖姑娘来了”

    王氏大喜过望,急切问“小蝶来了在哪儿”

    廖小蝶

    姜玉姝精神一震,刚转身,便见沉沉暮色里奔来一娇小玲珑女子,身穿大红撒花衣裙,奔向王氏哭道

    “老夫人我可算把您盼来了,这一路上,家里还好么”

    王氏一把接住外甥女,老泪纵横,哀伤答“侯爷和耀儿死了,除爵、抄家、流放,还怎么好呢”

    “我远在西苍,接到噩耗时简直不敢相信。”廖小蝶嗓音沙哑,尖脸杏眼,鼻翼一粒小黑痣,关切问“您身体如何”

    王氏苦笑了笑,“唉,一把老骨头,能活一日是一日罢了。”

    姜玉姝疑惑问“表姐的嗓子,是病了吗”

    “天生的。”郭弘磊答。

    数人见礼寒暄,廖小蝶腰肢一扭,杏眼圆睁,抚着心口震惊问“啊哟这、这是嫂子吧”

    骚蹄子,装什么傻王巧珍暗中恨得咬牙切齿,勉强挤出微笑,质问“不过两年未见,你竟不认得我了”

    “哪里”廖小蝶摇摇头,亲昵握住昔日高贵世子夫人的手,怜悯道“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只是嫂子如此憔悴,真叫人心疼。唉,事已至此,望你尽快节哀。”

    王巧珍晒得黑瘦,粗布蓬头,浑身上下无妆饰;廖小蝶白皙俏丽,佩戴一套翠玉首饰,脂香粉滑。两人面对面,双手交握,黑白分明。

    霎时,一贯心高气傲的王巧珍被深深刺痛了,猛抽回手,硬邦邦问“不节哀还能如何”

    王氏沉痛道“无论如何,日子总得继续过。”

    廖小蝶恭顺颔首,却听身后传来低沉浑厚的一声

    “表姐。”

    廖小蝶瞬间心如擂鼓,下意识抻了抻衣摆,抬头挺胸,端庄转身,却见一对夫妻并肩走来。她一僵,笑凝固在唇边,未达眼底。

    郭弘磊扭头对妻子说“这位便是廖表姐。”

    姜玉姝上前,浅笑道“表姐好。”

    “你是玉姗吧”廖小蝶杏眼一眨不眨,左手藏在袖内,涂了蔻丹的红指甲几乎戳破掌心,和善赞道“真是难为你了,刚成亲便跟着弘磊吃苦。”

    措手不及,姜玉姝结结实实愣住了。

    王巧珍扑哧一笑,“小蝶,你认错人了”

    廖小蝶眨巴杏眼,讷讷问“都中信上说弘磊匆匆成亲,不是已聘定的玉姗,还能是谁嫂子快别说笑了。”

    郭弘磊轻轻揽住妻子双肩,正色告知“表姐,我与玉姗并未成,这是玉姝。”

    遮遮藏藏,更易惹难堪,不如主动摊开姜玉姝飞快打定主意,微笑道“玉姗是我的妹妹。”

    “啊原来你是玉姗的姐姐这”廖小蝶双目圆睁,凝视郭弘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氏瞥了一眼心中的丧门星,打岔问“小蝶,怎么不见益鹏”

    廖小蝶一拍额头,歉意答“瞧我这记性光顾着问这问那,却忘了大事。”她凑近,哑声告知“这两年西苍不太平,益鹏公务繁忙,连日歇在衙门里脱不开身,他让您老安心休息一阵子,过几天将亲自来请安,详细商议充军屯田事宜。”

    “好,好,”王氏如释重负,含着泪,颤声说“有你们这番话,我便放心了唉,人生地不熟的,幸亏你和益鹏在此照顾,否则,处境简直不堪设想。”

    哼,老虔婆,你也有求我的时候

    当年,你婆媳俩高高在上,肆无忌惮地讽刺折辱人,如今竟敢妄想我的照拂

    老天有眼,赐予我报仇的机会,你们等着受报应吧

    廖小蝶内心恨意滔天,脸上却热情洋溢,感激地说“我和益鹏均受过靖阳侯府帮扶,亲戚之间,本就应该彼此关照。”

    “对对”王氏眉开眼笑。

    暮色消失,夜幕降临。

    张峰交完差,率领手下走向郭家人。

    姜玉姝瞧见了,忙问“张大人,交差可顺利”

    “还算顺利。”张峰抱拳道“二公子,就此别过了。”

    郭弘磊仍吊着左臂,却也抱拳,郑重道“一来一回六千里路,各位多保重。”

    “多谢,告辞”

    “告辞。”

    风雨同行三千里,姜玉姝不舍地挥了挥手。

    张峰转身,一行官差快步走远,背影消失在黑夜里。

    这时,西苍小吏喝令“天黑以后,禁止流犯外出,立刻进去”

    廖小蝶叹了口气,“老夫人,您进去歇息吧,改日我再来探望。”

    “好,我等着你和益鹏”王氏满怀期待。

    你等死吧。廖小蝶暗暗冷笑。

    牢院虽破旧简陋,但十分宽敞,关押着三百余流犯。郭家百余人被分到西侧,一排共十来间空房。

    此处允许犯人花银子买铺盖、食物和热水,比起驿所,日子舒适多了。

    “哎哟,终于能踏实歇会儿了”姜玉姝洗了个热水澡,昏昏欲睡,窝在椅子里擦头发,喃喃说“切记,明早谁也别叫我,我快累死了,想睡个心满意足的觉。”

    “行”翠梅麻利叠衣裳,“奴婢记住了,一定不让任何人打扰姑娘。”话音刚落,虚掩的房门却被敲响

    “叩叩”

    “谁呀”翠梅跳下通铺拉开门一看,忙恭敬道“二公子。”

    郭弘磊问“你们姑娘歇下了”

    “还没呢。”

    郭弘磊淡淡道“我有要事找她商量。”

    翠梅会意,“那您请进,奴婢沏茶去。”

    今夜,无论如何都要彻谈裴文沣一事郭弘磊暗下决心,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