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4.剑拔弩张
    官差下意识握住刀柄,惊讶问“怎么回事”

    “谁在哭”

    “你俩盯着后院,我们去瞧瞧”两名官差不敢怠忽职守,匆匆探查。

    驿所内并无闲杂人等,呼救女子恐怕是自家的。

    郭弘磊即刻撂下木桶,循着哭声,随官差找到后廊一间破旧耳房前。

    三个男人见房门半敞,传出一女子哭声。

    “谁”官差以刀柄推开门,疑惑望去

    小桃衣裳被撕裂,脸颊红肿,嘴角破裂流血。她跌坐在地,双手抱胸捂住自己上身,抬头见了郭弘磊,立刻跪地膝行,委屈哭喊“二公子求公子为奴婢做主”

    郭弘磊沉下脸扫视四周,劈头问“谁干的”

    官差提刀搜查,却一无所获,人早跑了。

    “快说究竟谁干的”郭弘磊迅速审视门窗。

    小桃羞愤不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哆嗦答“奴婢、奴婢没看见他的脸,只看清楚了他身穿戎装。”

    戎装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官差清了清嗓子,“咳,戎装你可看清楚了不准信口胡说啊。”

    郭弘磊催促道“具体说一说”

    小桃急赤白脸,气愤表明“公子,奴婢看得一清二楚,那卑鄙下流的登徒子就是穿着戎装,简直畜牲”

    驿所并不大,且僻静,小桃尖利的嗓音传遍里里外外。

    因听见“戎装、畜牲”,潘奎无法置若罔闻,率领几个手下大踏步赶到,黑着脸问“哎,你真看清楚了这驿所里穿戎装的,除了老子,便是老子的手下,你要是指不出登徒子,就是诬陷”

    “我、我才没有诬陷。”小桃衣衫不整,被几个男人盯着,愈发难堪,瑟缩成一团,放声痛哭。

    这时,姜玉姝等人也赶到了。

    她从睡梦中被惊醒,来不及梳头,理妥衣裙后胡乱一挽,便不放心地跑出栅门。

    “小桃”姜玉姝疾步靠近,蹲下问“你、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少夫人,求您为奴婢做主”小桃涕泪交流,狼狈至极。

    事出突然,姜玉姝搂着人,一头雾水,安慰道“先别哭,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潘奎生性急躁,浓眉倒竖,扬声问“光知道哭,哭有什么用你既点明戎装,倒是指出人来老子倒要瞧瞧,究竟是你诬陷,还是手下人犯错。”

    姜玉姝被粗犷大嗓门吓一跳,忙扭头,提议道“各位,好歹先让人洗把脸吧这样问话,叫她怎么答”

    潘奎一愣,点了点头,严肃道“行,叫她快穿好衣裳我们奉令追捕逃、逃犯,赶着回军复命,吃过早饭便启程,没空听女人哭,但听听登徒子是谁,倒是可以。”语毕,他带着手下转身离开。

    两刻钟后

    庭院里,以水井为界,边军占东,郭家人位于西侧,官差和驿丞等人居中观望。

    众兵卒一字排开。

    “统统站好了”潘奎拎着马鞭,缓慢踱步,挨个审视手下,冷冷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凡办差期间,一向严禁饮酒与嫖赌。今天,却有人明知故犯,欺侮了女犯人。”

    田波提心吊胆,后背冷汗涔涔,故作纳闷状。

    马鞭一甩,潘奎蓦地暴吼“谁谁干的是男人就自己承认,麻利点儿,立刻站出来”

    臭丫头,装什么贞烈害惨老子了田波叫苦不迭,暗暗焦急。

    与此同时牢房一角

    “糊涂”王氏摇摇头,小声责骂“为了一个丫鬟,与边军大伤和气,不值得况且,小桃并未被玷污,何必大动干戈”

    姜玉姝听得直皱眉,既头疼,又为奴婢感到心寒。她定定神,稍一思索,轻声劝说“老夫人,自从郭家出事以来,再也没给下人发过月钱与赏赐,但这一路上,所有下人待咱们仍是规规矩矩、恭恭敬敬,无关财物,全凭忠心,十分难得。今天,丫鬟受了欺辱,假如咱们不闻不问,岂不有损自身威信、寒了人心”

    “哼,靖阳侯府兴旺时,月钱赏赐多丰厚郭家从未亏欠下人”王氏理直气壮,不悦道“如今倒霉遭了罪,略有些良心的奴婢都不会忘恩负义,本就该继续伺候着”

    姜玉姝倍感无力,想了想,正色告知“其实,是潘大人提出的当面对质,他正等着呢,咱们不去反而不妥。您老无需担心激怒边军。”

    “对什么质怎可因为丫鬟追究边军”王氏毫不赞同,吩咐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去,叫小桃来,我亲自劝劝她。”

    苦劝无果,姜玉姝眸光一沉,瞬间只想直接带小桃去后院但她刚张嘴,郭弘磊却找来了,朗声道“怎么还不出去一院子的人等着。母亲若是疲惫,就再歇会儿。”

    “出了事,我怎么歇得住”王氏拉长了脸。

    王巧珍打了个哈欠,丫鬟正伺候其洗漱、梳头,不耐烦道“母亲言之有理,你们该听从。难得休息,一大清早的,做什么闹得乱糟糟”

    你一天到晚享受下人伺候,却这副嘴脸姜玉姝咬咬牙,迫使自己冷静,再度强调“老夫人,潘大人正在外面等候。”

    “叫小桃去磕头道歉。”王氏叮嘱道“就说她当时眼花看错了,登徒子并未穿戎装。”

    “你”姜玉姝瞠目结舌。

    郭弘磊剑眉拧起,淡淡道“母亲歇着罢,孩儿忙去了。”说完,他拉起妻子就走。

    “站住逆子,你个逆子,站住”王氏气急败坏,又一次奈何不了次子。

    哈哈,干得好姜玉姝险些冲丈夫竖起大拇指。

    片刻后

    夫妻并肩前行,小桃止不住地啜泣,被同伴簇拥到后院。

    姜玉姝刚站定,正沉思间,猛却听潘奎大声说

    “你们听着老子不会袒护手下,一旦查实,必加以惩罚大不了,就叫登徒子娶了那丫头。”

    你说什么姜玉姝震惊,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