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2.大战恶狼
    “狼”姜玉姝愕然,望着潘奎背影,扼腕道“狼真的来了”

    潘奎吃了一惊,却不畏惧,乐道“哟好大胆的东西,也不问问老子手上的刀,就敢嗷嗷叫唤,吓唬谁呢”

    “活腻了呗。”兵卒们乐呵呵。

    “简直找死”潘奎吩咐道“盯着点儿,来一头宰一头,来两头宰一双。”

    “是”兵卒纷纷拔刀

    转眼,西坡密林中响起阵阵狼嗥,夹杂着野兽穿枝拂叶的“噼啪”与“窸窣”声,迅速逼近,令人毛骨悚然。

    “狼二叔,有狼”郭煜惊恐万状,拼命忍泪,生怕被叼走。

    郭弘磊警惕审视西坡,头也不回地说“是有狼。但你放心,狼从来不爱叼小孩儿。”

    “那、那它们喜欢叼什么”郭煜吓坏了。

    姜玉姝哄道“依我猜,狼多半喜欢马儿。”语毕,她催促众人“快咱们往潘大人那儿靠拢,他们有刀箭。”

    “狼为什么喜欢马”郭煜整个人躲进奶娘怀里。

    月色朦胧,姜玉姝紧盯西坡,随口答“因为马和狼一样,都是四条腿。”

    “哦”郭煜吸了吸鼻子,似懂非懂,“还好,我们只有两条腿。”

    田波恰在旁,于马背上嗤笑,俯视身姿妙曼的侯府儿媳,暗忖生得这么美,却不幸嫁错了郎,沦为阶下囚,想必委屈幽怨或许我略施恩惠,她就从了

    另一侧

    相处至今,张峰很是信任郭弘磊。他忍着伤口疼拔刀,并从板车上挑了一把逝世同伴的佩刀,塞给郭弘磊,叮嘱道“听嗥叫声,像是来了一大群,狼难缠,你也盯着点儿。”

    郭弘磊颔首接过刀,于外侧护卫。

    打头的潘奎高声道“别发愣,继续走原地杵着等狼叼啊走”

    一行人借着月色,惶惶不安,竭尽全力疾步前行。

    血腥味浓郁,引得狼嗥不止,忽远忽近,忽高忽低,忽软忽硬,始终藏在林中尾随。

    姜玉姝本以为人多势壮、无需害怕,但事实上,狼在暗人在明,风吹草木影摇晃,冷不防一瞧,哪哪儿都像有狼。

    少顷,道旁枝叶突然“哗啦”巨响

    “啊” 众人登时拥挤尖叫,乱成一团。

    郭弘磊定睛细看,大声道“别慌,狼只是试探”

    随后,狼群反复地试探,有一次甚至窜出了半截身体,却又火速撤回密林,唬得人如同惊弓之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潘奎见状,有感而发,笑着慨叹“瞧见了吧狼生性狡猾,诡计多端,而且成群结队的,令行禁止,有时甚至比敌人还难对付。”

    兵卒忙点头,陆续附和。

    下一瞬,狼多次试探后,嗥声依旧,却猛地窜出密林,快如闪电,气势汹汹地扑袭人群。

    “小心”郭弘磊大喝一声,提刀迎上,行动如风,侧身斜刺,刀尖借着去势一送,悍然划开狼腹

    “嗷”声惨叫,狼倒地,肚破肠流。

    潘奎勒马,拔箭挽弓,怒吼“上给我斩了敢伤人的狡猾畜牲”

    “是”兵卒策马迎战,长刀灵活劈砍。

    “姑娘,仔细脚下,站、站稳了。”翠梅战战兢兢,混乱中主仆俩紧贴。

    “各位,互相照应着,一旦发现有谁失踪,立刻上报”姜玉姝搀着婆婆,焦急眺望战场

    刀光箭影,野兽咆哮,男人吼叫,老弱妇孺频频惊呼。

    靖阳侯聘任名师教导次子武艺,郭弘磊踏踏实实,一练十年,本就身手过人,加之流放前常狩猎,此刻便果敢无畏。

    他面无表情,手中佩刀寒光闪烁,接连斩杀恶狼。

    “噗”一声,薄刃入肉,狼血飞溅,溅到了人脸上。

    郭弘磊一怔,抬手抹了抹,温热血腥气扑鼻,他眯眼皱眉,咬牙振作,提刀再度往前,锐不可当。

    临危不惧,十分勇猛,是块好料子可惜他姓郭。潘奎板着脸,挽弓搭箭,月色下屏息凝神,须臾,手一松。

    郭弘磊只听耳畔“咻”一下,下意识僵住,旋即利箭破空,准确穿透狼身,甚至把它钉在了地上

    “行了”潘奎喝令“狼群已逃,不必追杀,赶路要紧。小栓、田波,清点清点,一刻钟后启程。”

    “是”两名总旗收刀入鞘,率领手下打扫狼藉。

    郭弘磊喘息,脸颊溅满狼血,一时间未能回神。

    姜玉姝心急如焚,匆匆奔近,照面一打便吓一跳,忙问“你、你受伤了满脸是血”

    “全是狼血。”郭弘磊回神,缓缓吁了口气。

    “你肩膀和胳膊的伤口可能裂开了,走,让方大夫瞧瞧。”

    下人簇拥,夫妻并肩。郭弘磊恢复镇定,“慌什么重新包扎即可。”

    姜玉姝掏出帕子,踮脚为丈夫擦拭,“擦一擦,免得煜儿见了害怕。”顿了顿,她激动钦佩,忍不住说“二公子,好身手呀我刚才一直看着,觉得你是最”

    “怎么”潘奎转身,斜睨问“觉得他武功最高强”

    姜玉姝被打断,尴尬一怔,谦虚答“哪里,自然是比不上将士们的。”

    “哼。”潘奎低头整理箭囊。

    郭弘磊被妻子一夸,登时畅快极了,嘴上赞道“潘大人箭术高明,真令人佩服。”

    田波趁机凑近,抬高下巴道“我们大人在军中,可是出了名的百发百中”

    潘奎毫无傲慢之色,一挥手,“启程”

    直到深夜,一行人才抵达驿所,个个精疲力尽。

    与同伴商议后,张峰严肃告知“今日连遭意外,伤亡惨重,不得不停下休整休整。听着我们将在此驿所停留三日,待补齐押解所需的人手,再赶往西苍。”

    停留三日

    歇息三日

    霎时,连续走了两千七百多里路的犯人喜出望外,感激欢呼。

    张峰没说什么,叫驿卒锁上了栅门,拖着失血过多的疲惫步伐离开,回卧房歇息。

    家里人欢天喜地,姜玉姝却高兴不起来。

    她带着丫鬟和小厮,悄悄走到栅门前,塞给驿卒们一小块碎银,换回几个木盆、四桶热水。

    姜玉姝安排妥其余伤患后,端着一盆热水返回,小声道“潘大人他们在此,不宜弄米汤,免得惹麻烦。”她拧了块热帕子,提醒道“把伤口周围擦一擦吧,既方便上药,又干净自在。”

    郭弘磊迟疑了一下,默默脱下衣衫,低声说“我脸上全是狼血,也得擦擦。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