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0.下流总旗
    马蹄声轰然,急促而凌乱,众人面面相觑,提心吊胆。

    姜玉姝手上动作一顿,紧张问“会是什么人”

    “听马蹄声,至少有四五十人。”张峰背部中了两刀,官差正为其包扎。

    郭弘磊侧耳,凝神细听半晌,缓缓道“宵小之辈往往东躲西藏、昼伏夜出,光天化日的,应不至于再来一伙逃兵。”

    “你怎知有逃兵”张峰明知故问。

    郭弘磊坦然自若,“在上个驿所时,曾听人提过几句。”

    “唉。”张峰苦笑了笑,“其实,我们也听说了,只是没怎么放在心上,谁知道逃兵居然落草翦径呢该千刀万剐的东西,谋财便罢了,还滥杀无辜”

    郭弘磊沉声道“军令如山,军纪严明,军中绝不会饶恕逃兵。这些人为了活命,什么狠毒事做不出来”

    “畜生,简直畜生。”张峰红着眼睛唾骂“懦夫,没胆子上阵杀敌,却敢残害无辜唉,今日折了五个弟兄,叫我如何交代”

    姜玉姝叹了口气,宽慰道“真是飞来横祸还望大人节哀。”

    “公子,忍一忍。”小桃啜泣着,轻柔朝伤口撒金疮药。

    姜玉姝把干净白绢缠了两圈,麻利打结,旋即起身,急切道“他们来了快看,是什么人”

    “我瞧瞧。”郭弘磊柱着长刀站起,姜玉姝忙搀扶。

    一时间,所有人齐齐眺望远方。

    郭弘轩跳上板车,伸长了脖子,大声告知“来了一群身穿戎装的兵卒,不仅佩刀,还背着箭囊”

    戎装姜玉姝登时忐忑不安,提醒道“四弟,别站那么高,扎眼。”

    “对方有箭,万一又是杀人不眨眼的逃兵,你是想当活靶子么唉哟,轩儿,赶紧下来”王氏心惊胆寒地招手。

    郭弘轩吓得脖子一缩,慌忙跳下板车。

    “驾”

    “驾”一队卫军挥鞭策马,簇拥着百户长潘奎,疾速赶到。

    潘奎年近不惑,身长九尺,肤色黝黑壮如铁塔,遥遥便皱眉,勒马喝问“吁你们是什么人何故出了伤亡”

    老天保佑,幸而来的不是逃兵。张峰既松了口气,又陡生怨愤,板着脸,直挺挺站立,冷淡答“我们奉旨押解流放犯人前往西苍,不料遭遇匪徒拦路劫杀,伤亡惨重。我的五个弟兄当场丧命,另有三人重伤、十几人轻伤。”

    “走,瞧瞧去”潘奎下马,腰悬长刀手拎鞭子,率众查看尸体。

    其手下总旗名叫钱小栓的,仔细审视尸体后,激动禀告“大人,正是他们”

    “哦确定是你手下的人”潘奎满腔怒火,压低嗓门,严厉道“小栓,你看清楚些,逃兵扰乱士气,必须一个不落地处死,以正军纪”

    “是啊。切莫留下漏网之鱼,免得他们作乱,大损边军威名。”同为总旗的田波附和道。

    钱小栓脸红耳赤,羞愧答“卑职确定,这几个人全是逃兵。”他打起精神,谨慎清点,禀道“少了一个逃兵共十一人,尸体却只十具。”

    潘奎便扭头问“哎,你们见到了几个逃、匪徒”

    午时已过,北上的一行人尚未用饭,饥肠辘辘。张峰失血不少,忙碌催促众人先救治伤患,而后就地歇息,喝水吃干粮。

    郭弘磊离得近,想了想,朗声答“共十一人,但混战中跑了一个,他趁乱逃进了南坡密林。”

    “小子,你可看清楚了”潘奎横眉立目,高壮威猛。

    郭弘磊正色答“的确逃了一个。当时,逃匪被人踹到山坡旁,顺势便跑了。”其实,那人正是他自己踹的,故一清二楚。

    “他是从何处逃进林子的”

    郭弘磊抬手指道“那儿。”

    “是么”潘奎率众赶到坡下,一边查看,一边失望道“小栓,你管束无方,手下出了逃兵,不止你丢人,整个赫钦卫都没脸,还连累无辜百姓丧命,罪不可恕”

    钱小栓无可辩驳,沮丧道“卑职自知有罪,请您责罚。”

    “当务之急是捉拿逃兵。”潘奎恨铁不成钢,厉声喝令“愣着做什么立刻抓人去啊”

    “遵命”钱小栓迅速点了二十人,咬牙切齿地搜山追捕。

    另一处

    王氏心力交瘁,唉声叹气,疲惫地说“唉,这一灾接一难的,究竟何时才是尽头玉姝,好生照顾弘磊。”

    “嗯。”姜玉姝垂眸,小心翼翼地揭开衣衫,轻声问“一定疼得很厉害吧”

    郭弘磊脸色发白,安慰答“敷了金疮药,其实也不太疼。”

    “幸亏及时止住了血”姜玉姝吁了口气,一阵阵地后怕,耳语嘱咐“你吃些干粮,然后歇会儿。伤患不少,我去问问张大人,看他打算如何赶路。拿着,快吃”

    郭弘磊手上被塞了三个馒头,眼里流露笑意,低声问“都给了我,你吃什么”

    “我还有。”姜玉姝匆匆吃了半个馒头,漱漱口,搁下水囊刚起身,却见张峰带领几个壮汉快步走来。

    姜玉姝定定神,诧异问“张大人,有什么事”

    哟

    嚯流放的犯人里,竟有如此绝色佳人田波瞬间震惊,赞叹不已,紧盯着姜玉姝,从秀美脸庞往下,细究其玲珑身段,目光久久停留在胸腰上。

    四周乱糟糟,谁也没留意田波垂涎欲滴的眼神。

    张峰恢复了冷静,到底不敢得罪边军,客气道“这位是西苍赫钦卫的百户潘大人,奉令追捕逃犯。逃犯伤害了咱们,潘大人需要详细名册,你们快报上郭家的轻重伤者姓名。”

    “好的。”姜玉姝恍然大悟,郭弘磊已起身,偏头吩咐“栾顺,立刻照大人的吩咐办。”

    “是”管家颔首,立即再度清点伤患。

    潘奎皱眉打量郭弘磊,狐疑问“听官差说,你小子武艺高强,连杀四名逃犯,可有此事”

    郭弘磊不卑不亢,平静答“在下武艺平平,只是方才生死攸关,不得不竭尽全力。”

    “唔,挺稳重,人也谦虚。”潘奎隐露笑意。

    郭弘磊谦道“您过誉了。”

    田波无暇理睬旁人,目不转睛,一直偷偷盯着姜玉姝,眼馋手痒,欲火焚心,兴奋暗忖年轻貌美的女犯人,缺衣少食,卑贱惶恐哼,老子堂堂总旗,何愁弄不到手

    稍微恐吓几下,她敢不从

    即便是个刚烈的,老子强要了她,又有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