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9.浴血奋战
    糟糕土匪吗

    猝不及防,正仰脖喝水的姜玉姝大吃一惊,呛了半口水,窒息得剧烈咳嗽,红头胀脸,万分难受。

    “咳咳,咳咳咳”

    郭弘磊眼疾手快,立即把突兀咳嗽的妻子推进人群里,低声嘱咐男丁“来者不善,务必小心都别慌,也别轻举妄动,听我的命令行事。”

    “站好站好,不准乱动”匪徒共十一人,均手握长刀,衣衫脏污且染血,竟是身穿戎装,个个健壮剽悍,嚷道“原地站着,统统不许动”

    “谁敢乱动,休怪老子心狠手辣。”

    “放下刀你们几个,立刻放下刀,然后把刀给老子踢过来。”

    官差共二十人,虽腰佩弯刀,底气却不足。其中几个年轻人初次办差,一见匪徒便慌了神,面面相觑,下意识畏缩。

    “来者何人”张峰见势不妙,本能地拔刀。他万分警惕,声如洪钟,严肃问“我们奉朝廷之命押解流放犯人前往西苍,不知你们为何拦路”

    “哼,区区走狗,也配问老子的话”匪首嗤笑,左脸颊一道疤,眼神狠戾。

    一名官差质问“放肆你们是什么人身穿戎装,难道是兵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辱骂”话未说完,对面匪徒忽然一窜,长刀寒光闪过,削下官差右臂

    断臂与弯刀落地,鲜血霎时飞溅。

    “啊”官差捂着伤口凄惨哀嚎,踉踉跄跄。

    “你算什么东西走狗一条,居然敢对我大哥不敬”行凶匪徒气势汹汹,先削断官差右臂,旋即又一刀,划开其喉咙。

    “唔咳咳咳,嗬嗬”鲜血喷溅,官差徒劳地捂着喉咙,扑通倒地,转眼便气绝身亡,死不瞑目。

    “天呐”

    “杀、杀人了”众人登时毛骨悚然,恐惧瑟缩,尖叫着拥挤,闹哄哄。

    郭弘磊见状,趁机叫老弱妇孺挪到中间,男丁在外。

    姜玉姝竭力镇定,耳语道“看他们的打扮,可能是西苍逃兵。”

    “十有八九。”郭弘磊凝重道“临阵脱逃的兵卒,等同于逃犯,倘若被抓捕,必死无疑。这是一伙亡命之徒。”

    “没错。”姜玉姝心惊胆战,焦急环顾四周,“亡命之徒,心狠手辣,咱们不能束手待毙快,快找找,有什么东西能作为武器吗”

    其实,郭弘磊早已在暗中搜寻。幸而家里人多,他催促小厮们,悄悄蹲下,捡拾石头、枯木等物。

    “板车”姜玉姝眼睛一亮,小声提醒“车上木板没钉钉子,全拆下来吧。”

    郭弘磊点了点头。

    前方

    官差们慌忙查看同伴尸体,气愤填膺之余,自是惧怕。

    张峰怒不可遏,瞪视问“大胆你、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匪首旁观手下杀官差,满不在乎,冷冷道“废话少说立刻放下刀,并交出所有的干粮和盘缠。谁敢违抗,”他俯视死不瞑目的官差,讥诮道“便如那人一般的下场。”

    劫匪狂傲强横,张峰脸色铁青,忍气吞声道“要干粮和钱财可以但我们可不敢放下刀”

    “照老子的吩咐做”匪首硬邦邦打断,逼近几步呵斥“莫非你也想找死再不放下刀,休怪老子不客气。”

    张峰攥着刀柄,焦头烂额,七窍生烟。

    “岂有此理。弟兄们,送他上路罢。”匪首阴恻恻,努了努嘴。

    “是”其手下狞笑着,提刀围攻,招招袭向张峰要害。

    “住手”张峰被迫接招,狼狈躲闪,险象环生。

    “大人”官差们无奈,硬着头皮迎战,却根本不是久经沙场的逃兵对手。

    顷刻间,接连有人受伤。

    郭弘磊当机立断,大吼道“官差一倒,咱们就危险了快随我上”说话间,他甩动捆锁犯人用的细铁链,敏捷一抛,套中一匪徒脖子,发力狠拽

    “啊”匪徒后仰摔倒,被硬拖走,破口大骂。

    拖近匪徒后,郭弘磊责无旁贷,沉着脸,抬脚侧踹其脖颈。

    “喀”声一响,匪徒颈骨折断,瘫软丧命。

    紧接着,郭弘磊捡起长刀,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当胸一腿踹开围攻张峰的劫匪,身手利落,武艺精湛。

    “好”

    “公子小心”家主勇猛无匹,瞬间激起了其余人的斗志。

    “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咱们历尽艰辛,足足走了两千七百里路,假如白白死在这儿,简直太冤了。所以,咱们不能死”姜玉姝咬着牙,手心冒冷汗,一边扔石头,一边劈裂嗓子的喊“各位,都别愣着,快帮忙”

    郭家上下同仇敌忾,有的朝匪徒扔石头,有的举起木板,有的抄起细铁链七嘴八舌,七手八脚,拼命攻击匪徒。

    混战仅持续一刻多钟,匪首丧命后,其两名同伙战战兢兢,仓惶逃向密林,最终被红了眼睛的官差追上,乱刀砍杀。

    “娘,他们是谁”郭煜一直被王氏捂住耳朵藏在怀里,茫茫然,挣扎着想抬头。

    王巧珍冷汗涔涔,抱着儿子,和婆婆一起躲在板车后,“那些全是恶人。煜儿,乖乖待着,别乱动”

    姜玉姝心急火燎,飞奔近前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她一顿,双目圆睁,脱口喊“胳膊、胳膊,还有肩膀方大夫方大夫快来,他受伤了”

    “皮肉伤而已,不要紧。”郭弘磊仍提着刀,“方胜,我自会包扎,你先救治重伤患。”

    “是”方胜擦了擦汗,忙招呼小厮清点伤患。

    郭弘磊匆匆扫视众人,“你呢家里人没事吧”

    “没,你放心,女眷无一受伤。”姜玉姝白着脸,飞快掏出帕子,指尖哆嗦,一把摁住对方胳膊刀伤,颤声呼唤“翠梅小桃快拿金疮药来”

    张峰大汗淋漓,一屁股坐地,气喘如牛。

    郭弘磊也席地而坐,任由妻子为自己包扎,扭头问“张大人,伤得如何”

    “我也只是皮肉伤。”张峰眼神复杂,凝视半晌,黯然叹道“万万没料到,竟是被你们救了。郭公子,好身手”

    郭弘磊正欲谦答,北向官道却突然传来隆隆马蹄声,震得道路微颤,来人明显不少,疾速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