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5.不眠之夜
    眼睁睁看着老人吐血昏厥,姜玉姝一怔,拔腿飞奔。

    “父亲”郭弘磊心惊胆寒,抢步搀住,家下人慌忙凑近,七手八脚地把人抬进屋。

    幸而,郭氏昌盛绵延百余载,家生子中便有医者,又幸而钦差并未查抄不名贵的常用药材,大夫使出浑身解数诊救后,才勉强吊住了老家主的气息。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靖阳侯时日无多了,甚至已是弥留之际,但谁也不敢流露异样。

    一室死寂,落针可闻。

    众人围在病榻前,王氏忧虑重重,木着脸,双目红肿,却毫无泪意。

    姜世森仍未离去,左手背着,右手捻须,若有所思。父女近在咫尺,姜玉姝余光不时飘向父亲,心思悄转。

    “您喝点儿水”兄长逝世,次子便居长,郭弘磊始终竭力克制着,从未显露颓丧之态。

    靖阳侯四肢毫无知觉,吃力地摇了摇头,灰白鬓发凌乱,眼神浑浊,奄奄一息。他扫视榻前,皱起眉,疑惑问“慧兰怎的还没回来”

    慧兰姜玉姝寻思应当是指郭家唯一的嫡女,侯门千金。

    郭弘磊眼神微变,却面不改色,恭谨答“姐姐身怀六甲,出行不便”

    岂料,失望透顶的王氏打断道“嫁出去的女儿,真真成了泼出去的水咱们兴旺时,冯家天天上赶着亲近,千求万求地娶了慧兰;可咱们一败落,女婿立马没影儿了,连女儿也躲了”

    “哦哦。”靖阳侯黯然闭目。

    郭弘磊不赞成地朝母亲使眼色,仍坚持道“姐姐定是因为行动不便才来迟了,或许稍后就到。您先歇着,孩儿请岳父去书房与亲戚们商量几件事。”

    “慢着。”靖阳侯气色灰败,眼神却逐渐清明。

    郭弘磊跪在脚踏上,躬身问“您有何吩咐”

    “从今往后,”靖阳侯睁眼注视次子,满怀期望,一字一句地说“这个家,便交给你了。郭家的一切大事,皆由你做主。”

    郭弘磊临危受命,腰背一挺,郑重答“父亲信任托付,孩儿遵命,今后一定尽心竭力照顾家人”

    “你大哥太不争气,败光祖业、连累全家,为父只能到九泉之下再教训他了。”骂完了长子,靖阳侯慈爱望着一贯引以为豪的次子,勉励道“以后的日子,必然艰难,磊儿,你苦一苦,做顶梁柱,撑起郭家。”

    “孩儿明白。”郭弘磊眼眶发烫,鼻尖泛酸。

    姜玉姝目不转睛,发觉病人眼里的光芒渐弱,束手无策。

    靖阳侯梗着脖子喘了喘,看向姜世森,歉意说“亲家,真是对不住,你家大姑娘昨日刚进门,没享半点儿福,却要跟着弘磊吃苦了。”

    “唉。”姜世森喟然长叹,无奈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料得到呢看来,这也是玉姝命中逃不过的劫。”

    “终究是郭家连累了她。”靖阳侯断断续续地喘息着,瞥视二儿媳。

    姜玉姝会意,快步上前,犹豫瞬息,学着丈夫跪在脚踏上,轻声问“您老有什么吩咐”

    靖阳侯慈眉善目,和蔼嘱咐“委屈你了,眼下事已成定局,望你和弘磊好好过日子,切勿再做傻事。”

    咳,又提到了自缢小夫妻肩并肩,姜玉姝目不斜视,正色表示“请长辈们放心,玉姝发誓今后绝不会再自寻短见”

    “好,这就好。”靖阳侯欣慰颔首。

    姜世森不悦地训导“你可记住你方才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准任性妄为”

    “女儿记住了。”

    靖阳侯徐徐吐出一口气,终于望向发妻,耐着性子,语重心长道“弘磊当家,但男儿志在前程,阿哲、轩儿以及煜儿,平日该由你教导。须牢记玉不琢不成器,惯出一个弘耀,已是害苦全家,你可别再纵出一个败家子。”

    姜玉姝正好奇琢磨“阿哲”是谁时,婆婆王氏勃然变色,郁懑质问“事到如今,侯爷仍责怪我耀儿那不争气的孽障还在听松楼躺着呢,您若十分气不过,我去打他一顿,如何”

    “你、你”靖阳侯气一堵,双目圆睁,眼珠子直凸,梗着脖子抬了抬下巴,脑袋蓦地砸在枕头上,气绝身亡,魂魄归西。

    “父亲”

    “侯爷”

    “来人,快传大夫”

    顷刻后,病榻前哀嚎震天,听见噩耗的下人与亲友亦为老家主一哭。刚遭历抄家的靖阳侯府,恓惶之上又蒙了一层哀悼阴云,万分凄凉。

    夜间,听松楼灵堂内多了一口棺材。

    遭逢巨变,哭了又哭,人人咽干目肿,哭不动了。

    几个妾侍悲悲戚戚,呜呜咽咽。其中有靖阳侯的,也有世子的。

    小辈们跪坐,围着两个元宝盆,或啜泣或沉默,人人手拿一叠冥纸,不断往盆里填烧,堂内烟熏火燎,香烛气息浓烈,浑浊呛鼻。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咳嗽声不止,却并非姜玉姝发出,而是源自一名瘦弱少年。

    “三弟,我看你的气色实在是有些差,不如回房歇会儿吧”姜玉姝善意劝道。她观察多时,又特地打听过,已确定郭家行三的庶子郭弘哲天生患有心脏病。

    郭弘哲白皙清秀,文弱胆怯,嘴唇及十指指端呈现淡青紫色,明显在发病。他闻言,迅速摇摇头,下意识看了一眼嫡母,规规矩矩答“多谢二嫂关心,但我还撑得住,用不着歇息。”

    “哼”王氏盘腿端坐矮榻,原本正敲木鱼念经,听见庶子答话后,木鱼“笃笃笃”猛变作“咚”,怒道“你撑不住也得撑着自打一落地,年年冬春犯病,府里不知辛苦寻了多少珍贵药材,侯爷更是四处请名医。可家逢巨变时,你竟躲在屋里一整天,甚至没赶上见侯爷最后一面。弘哲,你自己说说,像你这样儿的,算什么儿子”

    “孩儿、孩儿”郭弘哲瞬间眼泪盈眶,羞惭愧悔,唇愈发青紫,哽咽答“孩儿不孝,孩儿该死,请母亲责罚。”

    姜玉姝看不过眼,张嘴欲劝,却被人抢了先

    “娘三哥身体不好,已病倒半个月了,他又不是故意躲着的。”郭弘轩是嫡幼子,从不怕亲娘。

    “谁问你话了”王氏扭头,轻轻训了幼子一句“专心烧纸,不许多嘴。”

    郭弘轩恹恹应了个“哦”。

    长媳王巧珍面无表情,丝毫不理睬人,一叠一叠地往盆里扔冥纸;姜玉姝见了,默默拿钎子挑散抖开。

    王氏余怒未消,瞪视病歪歪的庶子,目光锐利。

    病弱少年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

    姜玉姝旁观片刻,到底于心不忍,起身倒了杯茶,端上前道

    “您老念经多时,想必渴了,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王氏威严昂首,伸手接过茶,心气略微平顺,喝了半杯,一改之前张口闭口“丧门搅家精、速速滚离郭家”的态度,缓缓问“姜氏,郭家如今这样败落,你心里怕是嫌弃了。对么”

    姜玉姝愣了愣,摇摇头,暗忖我初来乍到,尚未见识侯府全貌,它就被朝廷查抄了荣华富贵,像是一场梦,来不及当真,就被圣旨一棒子敲醒。

    王氏冷冷告诫“无论嫌弃与否,昨日你已同弘磊拜堂成亲,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休想逃离”

    “我、我什么时候逃离了”姜玉姝一头雾水。

    王氏嫌恶答“你若再上吊自尽,便算是以死逃离”

    姜玉姝恍然大悟,平和道“我已经发过誓了,会好好活着的。”

    这时,送完客的郭弘磊返回,遥见妻子侍立母亲身旁,而母亲面有怒容。再一扫,又见体弱多病的三弟跪着烧纸,频频抬袖拭泪。

    他当即皱眉,大踏步迈进灵堂,高声禀告“母亲,孩儿已同亲戚们商议妥了。事出非常,被迫只能一切从简。现决定明日停灵、后日送殡,然后咱们收拾收拾,启程北上西苍。”

    “唉。”王氏心力交瘁,挥了挥手,疲惫道“侯爷临终叫你当家,这些事儿,娘实在没精力管了,你和亲戚商量着办吧。”

    “是。”郭弘磊催促道“后日送殡,今晚由我守夜,你们都回去歇息,等明晚再守。”

    王氏不满地摇头,“这怎么行丧事已是极简陋、极不符合规矩了,理应能多守便多守。”

    郭弘磊解释道“三日后流放,这一屋子的老弱妇孺,假如熬坏了身体,到时如何是好依孩儿看,孝顺与悲缅皆在于心,家里的难处,父亲和大哥的在天之灵必能谅解。”

    “这”

    “况且,”姜玉姝上前,帮腔劝说“煜儿今天受了大惊吓,很需要您和嫂子的陪伴,快去哄一哄他吧。”

    郭弘磊赞赏地瞥了一眼妻子。

    “这倒是。煜儿一个小孩子,被吓得什么似的。”王氏不放心孙子,招呼长媳道“既如此,巧珍,走,咱们瞧瞧煜儿去。”

    王巧珍一声不吭,埋头往盆里扔纸钱。

    郭弘磊吩咐道“来人,扶老夫人和大少夫人回房。”

    “是。”

    转眼,婆媳俩被搀走了。

    婆婆一走,姜玉姝立刻对病人说“三弟,你也快回屋歇着”

    “阿哲,我不是让你不必守夜吗”郭弘磊高大结实,一手拎起一个弟弟,“此处有我守着,你们歇会儿。”

    郭弘哲眼发红,唇青紫,捂着心口嗫嚅答“我不累,我陪二哥守着。”

    “我也不累。”胖墩墩的郭弘轩哈欠连天。

    郭弘磊不容置喙道“行了,不必多说,回房去”

    两个少年对视,最终顺从了,躬身道别“那,二哥、二嫂,我们先下去了。”

    姜玉姝冲小叔子挥了挥手。

    下一瞬,小桃提着大食盒赶到,“少夫人,该喝药了。”

    “啊哎哟,我给忘了。”姜玉姝精疲力倦,落座矮榻,捶了捶跪得酸麻的腿。

    “累坏了吧”小桃揭开食盒,递过温热药汁。

    姜玉姝道谢接过,一饮而尽,由衷道“真是辛苦你了,府里乱糟糟的,还要麻烦你按时煎药。”

    小桃手脚麻利,摆出几样清粥小菜,偷瞟跪地烧纸的郭弘磊,“这是二公子的吩咐,奴婢只需伺候您的饮食和药,并不辛苦。”

    姜玉姝不禁心里一暖,“你吃了吗”

    “吃过了。菩萨保佑,幸亏抄家的人没动厨房,否则上上下下都得挨饿。”

    姜玉姝侧身,又问丈夫“你呢用过晚饭没有”

    郭弘磊全神贯注地烧纸,沉浸在哀伤中,不可自拔。

    “二公子,”小桃趁机碎步凑近,抿抿嘴,柔声转告“少夫人问您、可用过晚饭了”

    郭弘磊扭头看着妻子。

    “要是还没用,就过来吃一点,别饿坏了。”姜玉姝把筷子朝对方递了递,“快啊。”

    郭弘磊从昨日至今,忙碌奔波,辘辘饥肠被忧思塞得满满当当。但小夫妻四目对视,他不由自主地起身,回神时已落座,手里被塞了一双筷子。

    姜玉姝饿昏了头,稀里糊涂丢出一句“吃吧,不要客气”,旋即一口接一口地喝粥。

    我在自己家里,客气什么郭弘磊哑然,没接腔,安静用饭。

    不多久,姜玉姝吃饱喝足,品茶时,才意识到小桃正贴身服侍郭弘磊盛粥、盛汤、夹菜、递帕子无微不至。

    她猛地忆起,初次见面时,小桃自称“奉老夫人之命前来伺候”。

    照顾我那在我之前呢

    自然是伺候二公子了。

    不止小桃,记忆中还有娟儿、碧月。

    这三个,是普通丫鬟还是通房丫鬟

    姜玉姝暗中琢磨了一通,若无其事地问“我父亲呢”

    “回姜府去了,他明早要上朝。”郭弘磊搁筷,接过湿帕子擦了擦手,又接过茶漱了漱口,举止从容,习以为常。

    小桃麻利收拾了碗筷,屈膝告退。

    姜玉姝不动声色,又问“我父亲何时再来”

    “岳父主动提了,将设法帮咱们把父亲的死讯报上去,一有回音便来转告。”

    姜玉姝稍一思忖,紧张问“那样做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事先商量妥了的。”郭弘磊细看妻子喉间淤伤,“你有伤在身,回房歇着吧,养精蓄锐。”

    姜玉姝点点头,“嗯,我先坐会儿,消消食。”

    “随你。”语毕,郭弘磊接着跪地烧纸,决定彻夜不眠,以尽孝心。

    忙乱一整天,姜玉姝倦意浓重,困得泪花闪烁,闭目靠着软枕,轻声问“三弟和四弟,分别多大年纪了”

    “同为十四岁,但三弟大两个月。”

    姜玉姝半睡半醒,直言不讳,“我看三弟的身子骨,是真不结实。”

    郭弘磊叹了口气,“天生的,阿哲那病随了他姨娘。”

    “姨娘”姜玉姝奋力撑开眼皮,“哪个姨娘”

    郭弘磊低声答“李姨娘,已病逝十年了。”

    “唉,可怜,八成是遗传性心脏病。”姜玉姝怜悯叹气。她蜷缩着,整个人窝进矮榻一角,意识渐渐迷离,喃喃说“侯府锦衣玉食,阿哲都时常发病,他怎么走得了三千里呀肯定撑不住的。必须、必须想个办法。”

    “莫非你有法子不妨说来听听。”郭弘磊等了等,扭头一看,却见妻子已沉沉入眠,睡态娇憨。

    郭弘磊凝视半晌,再度不由自主,起身走向矮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