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三章 那只羊引起的
    从李总旗家出来之后,周青云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向伯可不知道什么长杆子用火烤,是那个谁教的?”

    自从朱达说了那个“野道人”的情况之后,所有想不明白的原因都会推到这个缘由,又因为一厢情愿以为那“野道人”是教门中人,提起来的时候都很小心。对这个问题,朱达只是干笑着点点头,没有出声,他也不能说这个是苏区时期赤卫队用的法子,或许赤卫队不是原创,但朱达是在这里听说的。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结束了练习,两个人向着村口走去,小雪还在飘洒,尽管雪花很小,小到是颗粒粉末的程度,毕竟下了半天一夜,村外算得上白茫茫一片,远处的山也加了层雪白底色。

    二人都情不自禁的看向东北边的下马村,这么远远看过去,看不出什么异常,如果不是李总旗回来讲述,谁能知道那边有两家已经被灭门血洗。

    “羊回来了!”耳边听到有人高喊。

    这羊跑了又回来的事,开始听有趣,可这一次次的发生,谁还愿意理会,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只山羊正向村子这边跑来,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在那里等待,生怕再把山羊惊走。

    “朱达,长大了你想做什么?”两个人等待的有些无聊。

    这问题让朱达愣了下,他沉默片刻后笑着反问说道:“你呢?”

    “向伯说要出去,不能呆在这个小村子里,要不去大同城,要不去偏关,要不就去山西,或者去更南的地方。”周青云嘻嘻哈哈的说道。

    “大同不就是山西吗?偏关是哪里?”

    “山西和大同不是一回事,偏关是山西镇的镇城,那边有水路连着西边和北边,过钱粮的地方,比大同和太原都不差的,你别岔开话啊,你长大想做什么?”

    “我啊,我不想呆在这个小村子里,想出去看看。”

    朱达回答的很含糊,说到这个问题,他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自保,想要自强,但真有什么目标吗?过得好些说不上是目标。

    周青云没有朱达想得那么深,他不过随口一问,说到这时,已经能看到远处向伯的身影,能看到老人手里拿着一根长杆子,应该是作为钓竿的竹竿了,看到这个,朱达和周青云连忙跑步迎了上去。

    向伯大步流星走得很快很急,当看到跑过来的朱达和周青云的时候,他的步子一下子放慢,等双方接近碰面后,能清楚看到向伯先前紧绷着的表情放松了下来。

    “村里没事吧?”见面之后,向伯先问出了这句话。

    “没事,大前晚邻村狗叫,咱们村敲了一夜梆子,昨天李总旗回来,开始带着人夜间巡逻。”朱达简单说道,向伯松了口气。

    看到向伯这个表现,下马村的消息他应该知道了,这私盐网络传递起来消息还真是不慢,向伯挥了挥手里的竹竿,笑着说道:“这次运气不错,你要买的东西县里都有。”

    “......这伙贼兵要不然是盯得紧,要不然就是有探子,他们这次时机抓的好,各村一抽丁,他们就对村子下手了,还真会挑人动手,挑着武官和盐贩子杀......”等到家了,向伯喝了口热水,开始讲述他听到的消息。

    “......消息已经报上去了,上面做主管事的人总要出头,他们不动的话,卫里那些老爷也不能不管了......”

    说到这里,朱达忍不住问了句:“向伯,咱们盐贩充其量比村里其他人家过得好点,可也好的不多,咱们盐贩家里都有兵器,后面也有靠山,这伙贼兵算计的这么精,还敢冲咱们下手?”

    “他们也要吃盐,这就要过冬了,人人都要吃盐。”向伯简单回答。

    朱达恍然大悟,盐是不能缺的要紧东西,没有盐,人会生病会虚弱而死,但他总有个惯性思维,朱达总觉得盐是无处不在,随时都有的,而且可以无限量充足供应,但在这个时代这个区域却并不是这般,大多数人家用盐都要仔细算计。

    他这话却让向伯感慨起来:“可惜手里没有多余的盐货,不然这次就能占了下马村那边,还能多赚不少,咱家手里屯着的盐只够咱们村过年吃的。”

    每家每户用的盐都是有限,一年进货的次数不多,每年年底年初都是卖盐的好时节,因为那时候冬闲过年,大家相对舍得花销,向伯给朱达他们讲过,过年各处的盐价都会向上涨个一成或者两成。

    至于“占了下马村”的话,周青云听得糊涂,朱达却明白原因,这两个村彼此都是相邻最近的,下马村盐贩子被洗掉,盐也被抢了干净,贩私盐都是坐商,本村有头脸有手段的坐地贩卖,现在空缺下来,如果向伯过去,正好能占住这个空缺,而且这生意说不上太大,看到有人操持,外人未必来抢,向伯口中的上面估计也会默认这个。

    但现在向伯手里没有多余的盐货,白堡村是根本,要保证这边的供应,而且一个村子所需要的盐货置办起来所需的钱粮不少,向伯手里没有这个余度

    “向伯,昨天李家的两个儿子在咱们家吃的,还带来了块猪油,今天中午就用这个来炖鱼吧!”周青云急忙说道,然后转头对朱达说道:“咱们一起做饭去!”

    折腾一上午,因为等待向伯又耽误了许久,大家肚子都是饿了,向伯也是如此,往日里朱达就会干脆答应,可这个时候却没有作声,居然在那里发呆了。

    本来周青云还要催促,可看到朱达苦苦思索的样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师父,我有个法子能弄到盐......”朱达有些没把握的说道。

    他这话出口,向伯和周青云立刻瞪大了眼睛,这盐都是北边和南边贩来的,他一个少年从何处弄到盐。

    “师父,这个法子未必准,可能还要进山,但不会入山太远,您要试试吗?”朱达镇定了下,开口问道。

    “真能弄到?”向伯下意识先问了句,然后又是说道:“准不准的总要试试,只要别夜里回不来,别进山太深,没什么大事。”

    向伯已经兴奋起来,他搓搓手,又看了看颇为忐忑的朱达,却是想起来另外一桩事,笑着开口说道:“真要是有盐,能把下马村的生意拿过来,赚来的钱分给你家一半!”

    听到这话,朱达连忙躬身行礼说道:“多谢师父!”

    当想到可能弄到盐之后,朱达也想过开口求分润,但考虑后没有说,以自己师父的为人处世肯定会主动分配,如果自家开口反倒生分了。

    “中午先吃几块饼子将就下,不能耽误时间,再晚恐怕就找不到了。”朱达急忙说道。

    他这突然着急起来,让向伯和周青云都很莫名,但谁都知道这的确要紧,真要耽误弄到盐那就耽误大事了,去厨房里拿了几块饼子用锅里的热开水泡了下,大家就着咸菜吃了,然后披挂准备。

    进山可含糊不得,遇到野兽甚至遇到贼兵,到时候不求能胜,起码要有自保之力,向伯把两把刀都是带着,又装了些干粮,葫芦里灌满了凉开水,周青云背着弓带了五根箭,向家一共十支箭,朱达也把匕首别在腰上,除此之外还拿了个口袋,这是装盐用的。

    “你也不用想太多,是老汉自己要进山碰碰运气,要是没有盐,就当领着你们俩去见世面。”临出门前向伯宽慰了句,朱达笑着答应,他越来越认可这个师父了。

    朱达走在最前面带路,让人没想到的是,他领着去了村子另一头,然后向山那边走去,边走边盯着地上的什么印记,向伯和周青云都是经常进山打猎的,很快就知道朱达在看什么了。

    “羊蹄印有什么可看的?咱们村那头羊跑出去多少次了。”

    “就跟着这个进山,我现在说不准,如果我估计的不错,那里面肯定有盐。”

    周青云和朱达聊了聊,虽然纳闷,但还是自告奋勇的去盯着蹄印走,他这方面的经验可比朱达强太多了,到时候向伯老少也明白朱达为什么这么急着出来,这小雪下过,羊蹄印在路上很是显眼,如果耽误的时间多了,那些蹄印很可能被雪覆盖,到时候就没办法追踪。

    路上几乎看不到别的蹄印,因为几个村子的存在,野兽轻易不敢下山,因为贼兵作案,村民也不敢离开太远,在村子附近羊蹄印还略难辨认,越远越是清楚,甚至路上就只有这一种蹄印了。

    开始时候走得很轻松,师徒三人说说笑笑,等快要进山的时候,周青云把弓从背上取下,搭上了一支箭,向伯也抽刀出鞘,并且示意朱达走在自己身后。尽管除了三人外没有他人,甚至除了鸟叫之外都没有其他鸟兽活动的迹象,可气氛还是紧张起来。

    到这个时候,雪已经停了,可羊蹄印已经很模糊难认,时间越长雪盖住的就越多,好在向伯是老猎手,一直还能分得出。

    那头羊的足迹没有入山太深,进山一里左右,就拐到了很隐蔽的山窝里,那边因为地形起伏和枯树遮掩,不走近了根本发现不了还有个山窝,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山窝里还有个山洞,蹄印就进入那个山洞中。

    看到这个山洞后,向伯和周青云都有几分糊涂,但一直忐忑紧张的朱达却露出笑容,总算能松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