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二章 比外面好吃
    “下雪了!”

    “还没过秋就下雪,明年年景怕是悬!”

    “家里的柴草还没凑齐,得抓紧出去忙活了。”

    围观众人开始议论,算是给朱达和李家兄弟的冲突做了结尾,当李家兄弟赔礼道歉的时候,大家就没太有兴趣了,天大地大,哪有庄稼地的事情大,来年的收成才最要紧。

    站在朱达后面的周青云已经收了弓箭,走到门前并肩而立,看着门前的李家兄弟,李家兄弟神色尴尬委屈,左顾右盼就是不肯看过来。

    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村民们开始散去,李家兄弟则是没动,周青云却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局面,只在那里看朱达,他知道自家同伴肯定有主意,而且能妥帖处置。

    其实朱达也有些诧异,他之所以有底气不过是李总旗好歹能讲道理,而且抽丁出丁的事自己帮了大忙,有份人情在,不会陪着两个儿子来无理取闹,但也想不到李家兄弟两个会登门赔礼,这面子未免太足了。

    心中诧异,朱达脸上却有笑容,开口说道:“都是乡亲,这么客气作甚。”

    得到这句话,李家兄弟两个好受了些,李应表情僵硬的回答说道:“好,那我们兄弟就回去了。”

    不知不觉间,他俩已经把朱达当成长辈那么对待,这边刚要转身,身后朱达开口把他们喊住:“李家大哥二哥,先别急着走。”

    眼下这场面看似自家得了面子,可这仇怨也就算结下,如果这么回去,藏在心里,闲来无事的时候胡思乱想就会让怨恨加重,因为这鸡毛蒜皮的冲突结下怨恨未免太无聊了,再说了,在这个小环境里,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你还想干什么?”李和回头问道,语气很是不善,已经暴露了心中所想。

    “你们不是想要抓鱼吃鱼吗?可你们什么都不会,我教给你们,愿意学吗?”朱达笑着说道。

    一听这话,李家兄弟在那里愣住,边上的周青云则是发急,拽了把朱达,急忙说道:“你傻了,这法子教给别人干什么?”

    “咱们有更好的法子,用这个交朋友有什么不好。”朱达低声回答,语气很是轻松。

    李应和李和彼此对视,李和闷声说道:“你不骗我们,真的肯教,也能像你做饭的时候那么香吗?”

    “当然,我既然要教,肯定不会骗你们,你们先回去,等午饭时候带着干粮和油盐过来,一起去河边,一起吃个午饭。”朱达说道。

    如果现在就去河边的话,未免太主动热情,对方反倒觉得你有所图,这点分寸朱达把握的很清楚。

    年纪小的人忘性大,即便李和十五岁,李应十八岁,对新鲜事物和美食的渴望已经压过了刚才的怨气,两个人现在还有些端着,可那一脸兴奋瞒不了别人。

    “中午再说,我爹回来了,可能还有些公事要忙。”李应故作矜持的说了句。

    院门前恢复了清净,两个人回到院子练武,没等周青云开口,朱达笑着说道:“这条河这么大,鱼这么多,多几个人抓不耽误我们吃鱼的,再说了,多几个朋友不好吗?”

    周青云撇撇嘴没有接话,连李家兄弟这个年纪都记仇不忘,不要说刚十三岁的他,说起来,这几个年轻人中,年纪最小的朱达反倒是最豁达的一个,这自然有那二十余年人生的经验。

    那“罗汉六刀”动作姿势很是单调,练习重复过程枯燥异常,朱达再怎么努力专注也是走神,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那二十多年间朱达愤世嫉俗,可不知道怎么交朋友,参加工作后运气不错,有人愿意点拨几句,这才明白很多东西,想通了从前很多不足,但已经晚了。

    这“午饭时候”对白堡村的大多数村民来说是不存在的概念,但李总旗家不同,所以李家兄弟两个时间掐的很准,雪花很小,不耽误练武,也不耽误出门。

    “你们家这日子还过得真不错,村里谁也不舍得这么用铁家什。”路上朱达调笑了两句。

    村民们的农具都是几代传下来的,使用小心,保养在意,除了农活之外轻易不敢乱用,毕竟找铁匠修理要花费钱粮,打造一把新的更不用说,而李家兄弟为了抓鱼挖坑,直接拿了很齐整的铁锨和镐头。

    朱达说这个的时候语气很自然,这倒让对方又去了几分别扭,他们在白堡村也很孤单,同龄人要不就是谄媚讨好,要不就是畏惧疏远,根本没什么能玩在一起的,朱达这种自然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亲近舒服,这两兄弟倒也不觉得对方要讨好攀附,打都挨了......

    “水有些冷了,用捕鱼坑的效果未必会好,这挖坑埋草再放碎料都有因由,挖坑是要有足够深的水装鱼,埋水草是让鱼不方便动不想动,也让饵料可以更分散些,鱼会一点点寻找,不知不觉困在里面,碎料就是不让鱼一次吃干净,而且先进来的小鱼会成为大鱼的饵料......”

    朱达把话说得很明白,李家兄弟包括周青云在内,都听得恍然大悟,这年头大家能做的事情不少,但能说清楚道理的不多。

    学会这法子,别说李家兄弟摩拳擦掌要试,就连周青云都很想自己挖坑动手,但朱达却拦住大家不让做:“现在下河不容易了,现在寒气太重,干这个起码要在河里呆半个时辰,到时候落下大病可就不值。”

    如果是昨日前日,朱达真就拦不住,可现在他说话大家都下意识的听从相信,李和满脸遗憾,倒是李应很是不好意思的说句:“白吃你家鱼,这个不好吧?”

    “天长日久的,等明年你们抓到鱼再给我就好。”朱达大方说道。

    年轻人是没有隔夜仇的,现在一缓和,李家兄弟也记起了朱达的好,真心实意的感激起来,把李总旗的讲述一五一十的和朱达他们说了。

    有些话说给别人没太多感觉,可相邻的下马村被洗的两户人家,一个是管事百户,一个盐贩,对应到白堡村可不就是李总旗家和向家,这四个年轻人都在范围内,的确是要后怕。

    “这帮千刀杀的贼狗,要是来了,要是来了......”周青云念叨几句,却说不下去,他对自己的射术有自信,可也知道凭着自己这张弓杀不了几个,十几个贼兵进村,还真是对付不了。

    李家兄弟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家事自家知,他们家倒是有一张弓两口朴刀两柄长矛,可弓箭没人射的准,朴刀和长矛除了李总旗和李应勉强会用之外,其他人就是拿着装个样子。

    气氛沉重下来,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大家却都看向朱达,都想起出丁抽丁前后,朱达出的主意,现在想来那的确是好主意,起码现在能用来应付贼兵的可行法子只有这个了。

    “下马村这事是丧事,但对咱们村不是坏事,一出这事,大家不愿意做也要做了!”朱达知道他们想什么。

    朱达和周青云还要跑步健身,先是跑着回到了村子,李家兄弟过了会跟过来,中间还抽空回家一次,按说家里孩子要油盐粮食出门,长辈总要拦阻训斥,但看李家两兄弟拿来的东西,看来家里非但不拦阻,还给了支持。

    最让人惊讶的是一块猪油,盛在个小碗里,最多一两的份量,粮食倒是小事,这白堡村里大部分人家也就是养个鸡鸭,养猪的只有两户,完全自家吃的就只有李总旗家一户了,也就是他家能有猪油拿出来......

    加入荤油之后,炖鱼的效果直接翻倍,李家兄弟的吃相和周青云不相上下,都是吃的盘干碗净,肚饱溜圆。

    “朱达你这手艺真了不得,我爹领我去千户老爷那边吃过几次席面,还比不上你这个,连这腌菜都做得这么好......”李应感慨不已,他作为总旗继承人,还是被领着去见识了不少世面。

    这评价让周青云和李和都惊讶不已,周青云更是瞪大了眼睛说道:“我还以为是咱们没见过吃过才觉得好,原来比外面也好。”

    吃完之后,双方再没有任何芥蒂,只在那里精神饱满的议论下顿饭怎么凑起来吃,这天冷有没有别的法子抓鱼,好在两家都算白堡村的头面,倒没有彼此拍着胸脯说“受了欺负来找我”这样的承诺。

    “......张家那头羊还没回来......”临走时候有人念叨了句,没什么人在意。

    午饭之后,全村所有人又被叫到了晒场那边,李总旗和大家说把人都送到怀仁千户所,但重点不是说这个,着重说得是下马村的遭遇,本来大家听得很不耐烦,初雪之后,收集柴草才是要紧事,听到这里之后,全场安静。

    大家在这个时候看向朱达的眼神又不同了,有道理是一回事,事实证明道理是一回事,性命攸关又是另外一回事,白堡村村民这才明白,朱达那晚上的毛躁和“胆小”实际上救了大家。

    接下来轮流出人组织值夜巡逻的提议没有人反驳,开始挖土修围子的倡议也没有人反驳,关系到自家安全,大家还都是分得清轻重的。

    小雪继续飘落,一天又是过去,向伯就要回来了。